Z86之聚散依依

   
 

 

  有时候想去一个地方是想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

  有时候想去一个地方是因为那里有想见的人。

  北京,曾经去过2次都是为了看看皇城的风土人情。

  这次,除了给丫头送机,就是想去见见你——我一直心仪仰慕的才女亚平姐姐、joan,还有我真心钦佩的川月先生。

  亚平姐姐

  我人未动身,先收到亚平姐的短信:“蓝啊!夜里梦见媒体都报道金缕曲到京!……”心里着实感动!这是什么样的情缘啊!素昧生平的两个女人,就是因为彼此的文字惺惺相惜,然后就有了那样的惦念!

  最初在五十网上注意到亚平就惊叹:多么雅致的女人啊!

  读着她的美文,一方面被她优雅的文笔所吸引,一方面为她睿智的感悟所折服,而这个出自北大的才女,不但一手文章漂亮,拉琴、唱歌、游泳、旅行、摄影,什么都玩得漂亮!更而且,相夫教子、社会活动、主编杂志、……,一个人,能把自己的人生 活得如此精彩,怎能不叫我又仰慕又艳羡!

  然而百闻不如一见,虽然我一直知道亚平雅致,却是相见之下才真懂什么叫雅致——那种雅致是装不出来的!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从她温婉的一言一语中、从她轻浅的一颦一笑中、从她端庄的举手投足中散发出来的,正如joan所说:“姐姐的端庄、优雅、大气,迷死我”!

  joan(上善若水)

  夜,冷清的地铁出站处,那个身影是你吗?!我们通过无数次电话,互发过许多照片,网上的交流更是让我们觉得彼此早已是老友。远远望去我就知道那一定是你,但到了眼前我却忍不住惊叹:“天!你怎么这样年轻!”

你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女子,善良到老天爷觉得应该善待你,所以给了你那么体贴的丈夫、那么优秀的女儿、那么幸福的家庭,还给了你那么强的工作能力、那么有成就的事业,甚至还有,比实际年龄小10岁的美丽容颜。一定是你的善良真诚让你如此得天独厚!

  虽然我再三叫你别来接站,你还是冒着冬夜的寒冷来接我!不但是你,你丈夫也被你拖了来,而且白天就已经先去踩过点!你丈夫跑了2趟车才把我们连人带行李都送到旅社。马上又把我们带到饭店用餐。这一份热情真挚,我都张不开嘴说声谢谢,只觉得说一声谢谢实在太寡淡,我说“joan,我们抱一抱吧”,希望这一拥抱能把我所有的感激感动之情都传递给你!

  第二天是你上班的日子,但你还是为我安排了下午的聚会,而我直到聚会结束才得知你明天要出差,这聚会半天耽误的工作你需要晚上加班去补做!

  你还有个网名叫“上善若水”,你在我眼里就是那若水的女子,文字婉约柔和如一江春水,情感细腻真挚如涓涓清流,心胸宽广厚道如海阔江宽,事业不让须眉如溅沫飞流……

  川月

  说起段先生,joan的评价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而亚平姐姐的评价则是:“那写就高深文章的段先生一点也不‘高深莫测’,竟是那么平易谦和”。呵呵,以前对段先生的印象都是文章中来,总以为是一个像他笔下的历史那么厚重、像他的论文那么严肃、像他的哲学思考那么曲桀獒牙的人。及至见了面,和joan、亚平的感觉一样:段先生真是一个非常实在、非常谦和的人。

  D320到达北京南站是晚上7点,段先生晚饭没吃6点多就去南站等我们,见面没有任何寒暄就直接去接丫头那个25公斤的大箱子,丫头不好意思劳累段先生,坚持不撒手,结果两人就在出站口抢那个箱子,我在一边心里惨叫:“天哪!这是什么状况啊!”后来还是我打圆场,平地就让丫头自己拖着,遇到上下台阶就劳驾段先生搬运(看不出来段先生这么个瘦瘦弱弱的书生,25公斤的箱子居然也举重若轻,呵呵)。

  不光来接站,他见丫头行李多,就说丫头走时他帮忙一起送机。段先生的住处到我们下榻的旅社路上要花一个多小时倒地铁。那天早上段先生5点多就起床,7点钟就到了我们旅馆,而令我们汗颜的是,我和丫头还在那里呼呼大睡!

   在joan安排的聚会上,我们五个女人(亚平、joan、我,还有一对同年的姐妹花--我和joan的女儿)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段先生笑嘻嘻坐在一边基本不插话,我侧过脸看他,心里想:这就是那个写《元代许衡的哲学思想》、《阿勒坦汗与藏传黄教》、《论儒家学说对蒙古封建化的影响》……的川月吗?!

  聚散依依

  难忘相聚!温文淡雅的语句,浓香怡人的杯茗,漫无边际的遐思,安然恬静的欢颜,清淡如水的友情,美轮美奂的聚谈!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来去太匆匆。聚也依依,散也依依,聚散两依依。

  是夜,亚平姐短信:“蓝啊,有聚必有散,聚时的温情却不会散!”

  我的朋友,腊尽春将还,诚与君念!迢迢千万里,惦念冷暖!人或有聚散,温情绵绵!

(关于那天的聚会详情,链接亚平姐姐的实时报道,请各位欣赏:http://blog.china50plus.com/blog/article_view.php?blog_id=1749&msg_id=1063063

   

 
   

 

金缕曲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