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遥远的情人【8】(图)

 遥远的情人【8】音乐告一段落,司事关掉了电唱机,然后向刚才牧师出来的那个小门走去。他打开门,招呼一声,上次把第一口棺材抬出教堂的那四个男人,头戴着油渍渍的线帽子,又出现了,站到各自的位置上...
阅读全文
文艺

遥远的情人【7】(图)

遥远的情人【7】 教堂的门打开了,我们退到旁边。四个男人抬着一副棺材出来,后面跟着三个小伙子,头发都长长的、乱蓬蓬的,都不超过二十岁。其中一个小伙子注意到我在看他们,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咧了...
阅读全文
文艺

遥远的情人【5】(图)

 遥远的情人【5】 午饭后,我和安娜一起出去喝咖啡。安娜比我大三岁,起初是当牙科医生,前几年由于腕关节得了炎症而改了行,又回到医护学校当麻醉学教师去了。她有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大约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