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会主席”朋友 杂谈

我的“学生会主席”朋友

刘子 每次跟老毕碰面,都要“尊称”他一声“主席”。他在我们大三时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一年是“主席”,终身是“主席”。 可惜他这个“主席”,与最近大火的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同学判若云泥。除了多个“主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