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与150位澳洲养老院里的老人聊天, 刷新了对“孤独”一词的认知

作者简介:
Barbara Barbosa Neves博士是Monash大学的社会学高级讲师,她也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2019年Top 5 的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学者。

照片:Barbara博士花了5年时间与150多名住在养老院里的澳大利亚老人聊天。

·  正  ·  文  ·

今年90岁的Gurney告诉我,他想要加入一个青年俱乐部,或者去滑旱冰。他是位风趣又机智的老人。
他对养老院生活感到厌倦——尽管那地方并不算糟糕。
又是一个游戏宾果之夜。无聊、孤独。
他感觉没有人可以倾诉——他指的是,“真真正正”的那种倾诉。
Gurney已经在维多利亚养老院住了七年了。他的妻子已经去世,唯一的儿子住在苏格兰。他身体虚弱,不能独自外出。

“当你老了,你就会被孤独吞噬,”他说。

Gurney是我在研究【孤独】这一课题的这五年历程中,交谈过的那150位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中的一位。
根据我的了解,他的经历并不算罕见。
其他养老院居民告诉我,他们的孤独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他们感到“不受欢迎”、“被抛弃”、“被遗忘”。

他们只是在“等死”

他们哭着入睡

那么,沟通交际软件、虚拟现实VR甚至机器人——这些东西会不会有用呢?

照片: “你为什么对老年人感兴趣?”这是Barbosa Neves博士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Unsplash: Christian Langballe)
太多人对【孤独】有误解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Australia Talks全国调查结果显示,六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感到孤独,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说孤独对他们来说是个问题。
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有时候一整天或更长时间内都不会与他人进行交谈;而50岁以上的人更有可能有过这种经历。
但是,关于什么是孤独,我们是否意见一致?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评论: “养老院居民们应该不会感到孤独吧,毕竟他们周围有这么多人不是吗?”
还真不太是。“孤独”这件事,关于缺乏友谊,关于没有归属感。
我们可以在拥有许多朋友和家人的情况下,仍然感到孤独。这个问题不在于你社会关系的数量,而在于它们在我们生活中的质量。换句话说,这个问题的重点在于“有一定意义的社交关系”。
“和别人一起生活,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会感觉和他们很亲近。” 
并非所有老年人都孤独,但孤独确实是晚年生活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五分之一的澳大利亚老年人感到孤独,尤其是7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
那些住在老年护理机构里或独居的人,以及行动不便,或是有健康状态不佳的人更容易感到孤独。
随着人口的老龄化,澳大利亚老年人感到孤独的人数估计还会急剧上升。
孤独是一个社会和公共健康问题。
孤独的老年人更有可能出现抑郁、身体和认知能力下降的症状,以及其他一系列需要长期护理的疾病。
例如,孤独会使老年人患痴呆症的风险增加40%,不管是什么性别、教育程度、人种甚至遗传风险如何。
孤独也是老年人被社会排斥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都是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

一只叫“饼干”的机器狗

大量的研究显示,科技有帮助解决孤独问题的潜力。
但我们也知道,一刀切的方法是行不通的。老年人群体在资源、能力和生活憧憬等方面,都有着很大的个体差别。
而科技——如果人们在经过深思熟虑,且心怀敬意的情况下使用它,站在以人为本并从用户出发的角度去设计它,那么它就可以被量身定制,满足不同的个体需求。
例如,我在养老院的时候评估过一个iPad应用程序,它能让Pam(一位养老院居民)通过视频、短信、音频和图片的方式更轻松地与家人交流。

照片:当技术得到有效利用时,它就可以对孤独产生巨大的影响。(Getty: Hero Images) 
既得我刚开始见到Pam时,她从来没有笑过,也没有和我对视过。我们谈话时,她会看着窗外,然后陷入沉思。
她的家人住在国外,她在养老院几乎没有朋友。
使用这个应用程序超过三个月后,她开始微笑着迎接我的到来。
她会给我看她的孙子、堂兄弟和她重新开始联系的那些亲戚们的视频和照片。我偶尔还会听到她正在和其他居民们谈笑风生。
当我完成我的研究课题时,她给了我一个拥抱。“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她说。
VR(虚拟现实)技术也已被证明能够在老年护理环境中发挥强大作用。
83岁的Gail患有轻度认知障碍,并且行动不便,需要使用轮椅。她把自己孤立起来,对集体活动也提不起兴趣。
在我同事Steven Baker博士组织的几次活动上,Gail实现了通过VR虚拟现实技术“量身定制”自己的出行活动。
通过使用谷歌地球VR虚拟现实技术,她可以“重游”她的旧居,以及那些熟悉的老街。
在另一次活动中,她请求查找她孙女的住址,因为她想“拜访”她的住处。当她最终通过VR虚拟现实“看到”这一切时,她非常高兴,立即给孙女打了通电话。
个性化VR虚拟现实技术让Gail终于能“走出”老年之家,游览新的环境,同时也为她提供了与家人朋友聊天的新理由。
同理,机器人对此也大有帮助。它们能够帮助人们看新闻玩游戏,并让人们与和自己所爱之人以及周围的世界重新建立起联系。
以机器狗“饼干”为例。

照片: “饼干”,机器狗可能在解决老年人孤独感问题上有积极的影响。(Supplied: YouTube)
在我的同事Jenny Waycott博士领导的一项新研究中,我们将不同类型的机器人伴侣进行了比较。在研究的第一阶段,我们通过视频向Ron介绍了“饼干”。我最初跟Rom认识的时候,他还住在自己家里。但出于健康原因,几周前他不得不住进养老护理机构。
Ron曾经独自居住在自己的小公寓里,里面摆满了药物和各种纸质文件。在他客厅的咖啡桌上,有着两台班卓琴。偶尔自娱自乐地弹奏一下这些乐器,这就是他曾经“丰富活跃”生活唯一留下来的一个部分了。
现在,他很少能出去,也没有人会来看望他。只有在圣诞节的时候,他才能见到他的两个亲戚。
照片:五分之一的澳大利亚老年人感到孤独,预计这一比例还将继续上升。(Getty: Alessia Pederzoli) 
Ron说他很喜欢小小的Jack Russel。他认为拥有一只宠物狗可以解决他的孤独问题,然而他并没有能力照顾一只真正的小狗。
毛绒绒的机器狗“饼干”让他重获笑容。每当Ron看到“饼干”时,他的面部和身体表情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他能感受到这只机器狗对他的爱——虽然并不是真实的,但却也差不多足够了。

“你为什么对老年人感兴趣?

有个关键问题是,人们必须明白,科技本身并不能解决孤独问题。
如果它无法带来有意义的社交互动,那么它甚至还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疗养院里的另一位居民Chris告诉我,他曾用一个通讯应用程序给家人和朋友发消息,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此时,这项科技让他更加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我们需要拒绝“技术解决方案主义(techno-solutionism)”,以及那种“光靠技术就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想法
相反, 在使用或开发新技术来帮助应对孤独问题时,我们必须认识到不同老年人群中有着很多不同的需求和愿望。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让他们参与到这些使用技术来解决孤独感的计划中来。

照片:Barbara博士说,如果一项科技手段旨在帮助老年人,那么在设计时就必须听取老年人的想法。(Getty: Kohrei Hara) 

我们不能用孤立的眼光来看待科技——结合社会背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会对技术的使用方式及效果产生影响。
Gurney和我都心知肚明,对他来说,遭受歧视并不意外。
“有人说,‘年至90,再降一级’”,他告诉我。
"没人会觉得你还有正常的逻辑思考能力。"
当我与普通公众,或者我的学生甚至学者同事们讨论我的研究时,我经常会被他们的年龄歧视言论震惊到。
  • “你为什么不去研究孩子呢?”
  • “你看起来挺年轻的,为什么对老年人感兴趣?”
  • “但是老年人感到孤独,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总是脾气暴躁吗?”
解决这种普遍态度,是改善老年人生活以及解决他们孤独问题的重要一步。
科技是一种技术和社会工具,它也应该被作为工具而运用。当它被有效地运用于在相应的背景环境, 并得到支持时,就可以极大地改善我们社区中那些最脆弱的社区成员的生活。
但是单靠技术,是不能改变这种对老人的歧视的。我们需要做得更好。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亲们这里说句悄悄话,在这个惊涛骇浪的年代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多帮忙转发转发,看到一些热血沸腾胡扯蛋的文章无比愤慨,但是它们瞬间十万+。只是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这个社会也需要一些理性的声音,所以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转变观点,不过确实也更需要大家的支持与转发。而且这场竞争是极不公平的,由于理性经常被删帖,也许为了怕被删帖,遮遮掩掩,但观点应该很明确,希望大家理解。

70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痴迷过武侠小说,都有一个武侠梦,不过武侠没钱,只能四处演出挣钱,演出结束后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于是就有哗哗的一阵掌声,这是人场,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钱场。我作为70后的一员同样有这些武侠梦,只是如今已是油腻的中年大叔,再也无法浪迹天涯尝尽人生百态了,只能希望大家打赏与转发了,再次向大家拱拱手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