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在1958–驳叶永烈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之二(何季民京城野泳)

 钱学森在1958--驳叶永烈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之二(何季民京城野泳)

 

3、 “钱学森万斤亩公案” 

时过60年,“放卫星”?“万斤亩”?现在恐怕许多读者不懂得了,有必要先解释一下:这是大跃进运动创造的专门名词;当年中苏友好得不得了,时值前苏联发射了第一个人造卫星,于是采用“放卫星”形容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各行各业大放卫星,结果演变成了吹牛皮比赛。后来当然只落得成为大跃进吹牛皮浮夸风的专有名词之一。

当年放卫星,最惊人最典型的,是各地纷纷放出粮食高产卫星(以下简称“万斤亩”),从亩产几千斤很快就攀升到亩产几万斤,也被后世叫做“吹牛比赛”。(图3 )然而当时,这些是真是假?报纸媒体绝不会质疑更不敢批评,因为谁怀疑都会犯右倾的错误。但上上下下的心里还是不免会发问;老百姓想这是真的吗?知识分子想这样的高产可能吗?粮食产量的极限在哪里?毛主席更加会思考,甚至曾经发愁粮食吃不完了怎么办?

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自然是科学家尤其应当是农业科学家。果然有一个科学家勇敢地站了出来,但不是农业科学家而是钱学森,连发有6篇文章,像其中一篇1958年6月16日《中国青年报》发表的《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图4)一样,不仅用科学计算证明了“万斤亩”,而且豪情万丈地结论“……只要我们有必需的水利、肥料等等条件,加上人们的不断创造,产量的不断提高是没有问题的。今天条件不具备,明天就会创造出来,今天还没有,明天一定会有。”(以下简称“钱的万斤亩”)

(图5)

钱大师,跨行越界去为农业大跃进服务,最著名的就是这个为“万斤亩”提供理论依据了。不料此“卫星”非彼导弹,到后世只落得被说成大跃进亩产万斤是上了科学家的当,说他为此承认了错误!许多文字更明确地写,毛主席说上了科学家的当,就是说他,还说他当面向毛主席认了错——这一历史事实,被著名作家叶永烈称为“钱学森万斤亩公案”。

4、  2011年的“叶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   

钱学森为“万斤亩”作证,在改革开放后被广为周知,自然沦为了大跃进的最大的科学笑柄,成了他人生的两次走麦城之一(另一是支持伪气功、人体特异功能)。尽管如此,老百姓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并没因此抹杀他的科学贡献;他也并没因此受到什么“伤害”。而更重要的意义是,让国人懂得了再伟大的人物、再伟大的科学家,都不是神人圣人,都会犯错误。犯错误不要紧,只要公开了认识了纠正了,坏事就能变成好事,有利于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改革开放。

可是后来到2011年,出现了戏剧性变化,著名的科普作家叶永烈在《南方周末》发表《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长文,据说是他在2010年出版的长篇传记《钱学森》(上海交大出版社)未用的章节。要点为:一说那篇让毛主席上当的文章不是钱学森写的,二是说毛主席并没当面批评钱学森,说毛主席说“上了科学家的当”非指钱学森;说毛主席直指钱学森的,只有孤证。三是说钱对“万斤亩”并没认错、甚至一直坚持是正确的;他无须认错道歉。四是借“钱学森万斤亩公案”提出所谓客观评价,不但为“钱的万斤亩”解脱责任,还要“还钱学森一个清白”,反向批评者扣上“污化”丑化钱学森的政治帽子。

叶作家如此这般地为钱先生“平反”,虽然让少数人听信了要为钱学森恢复名誉还他一个清白。但立即遭到了更广泛的批评——笔者称为“叶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并认为:叶的评论,对一些重要事实及其分析不合逻辑非常离谱,严重地自相矛盾,其结论根本不能成立。叶的文章,曲意为尊者讳,反而越抹越黑,也违反了钱大师的本意。叶这样搞,如同雪地里埋孩子,对维护钱学森的高大形象,不但没有一点好处,反而更加坐实了钱学森对“万斤亩”之责任!更令天堂里的钱学森不安!

请扫“二维码”或“搜狗”搜“何季民书稿” (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jz京城野泳”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微信。

 

公3 钱学森在1958--驳叶永烈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之三(何季民京城野泳)

 1860

5、驳叶永烈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

(注:以下“叶写”,除另注来源外,均引自网载“南方周末”的《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原文,其中的“……”号为笔者摘录时省略)

5·1 《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的作者只能认定是钱学森  

(1)叶在“钱学森七论‘万斤亩’”一节中写:“严格地说,《中国青年报》1958年6月16日发表的这篇文章,不能算是钱学森的文章。”

(2)叶在“《中国青年报》‘操盘手’泄露天机”一节中说《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是被人捉刀的。“操盘手”承认:“是我根据钱学森在一次会议上的发言整理的。整理稿让他看过,征得他同意,就署上他的名字发在《中国青年报》上了。”­

叶根据以上调查作出结论:“可以清楚确认,那篇《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并不是钱学森亲笔所写的,而是Z君为之捉刀!”

(3)叶写:“我经过仔细的比对,发现Z君所说‘是我根据钱学森在一次会议上的发言整理的’”,接着又写:“我对照了《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的核心段,惊讶地发现,与钱学森在1958年第6期《科学大众》杂志的《展望十年——农业发展纲要实现以后》的第7段《农业生产还远远没有碰顶》几乎完全一样!”

——笔者驳:请问:“严格地说”与“不能算是”?这叫什么话!既然是根据钱学森的发言整理、核心段取自钱的文章、并征得他同意,才署钱学森之名(叶说:整理稿让钱看过,只是孤证),也足以表明文章核心内容是钱学森的本意、核心文字是钱的!谁署名谁负责,能说不是钱的文章吗?更何况,汉语“捉刀”与“操盘手”是何意?“捉刀”是“代笔”,是接受授权代人写作,署名与版权都归授权人,并非“冒名”!而“操盘”?是遵照主人的主意或接受委托去操作。叶说钱被人“捉刀”,有“操盘手”,岂不是说钱大师让人代写请人操作!从版权来说,也应归钱所有;从科学道德来说,岂不是舞弊?!

可见叶的逻辑自相矛盾,近乎荒唐! 只恐怕是叶永烈“平反”心切,连发表文章起码的规则都不懂了不顾了,完全不管会置钱学森的道德品格于何地!?

(4)叶还为钱推托:“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说钱学森有什么责任的话,那就是:如果Z君当时确实事先把“整理稿”寄给他过目,他应当表示不同意发表;如果Z君当时没有把“整理稿”寄给他过目,在事后他得知《中国青年报》发表那样改头换面的文章,应当要求《中国青年报》更正或者道歉。也许是当时钱学森并没有意识到那篇短文会产生那样巨大的影响,也就没有说什么。也许钱学森碍于他的声望,不便于在当时对Z君的“编辑加工”说什么,也就没有说什么。然而正是由于钱学森没有说什么,这篇短文也就一直被以为是钱学森写的,把钱学森推进流言的深深的旋涡之中……”

——笔者认为:这恰恰暴露了叶的调查根本不客观,事先就站在“不是钱学森的”立场上来为之辩护!但是无论叶怎么说,既然钱在事前事后都没有表示不同意,按照规则就可以视作是同意了!钱学森明知署自己的名字发表了,又不要求更正与道歉,按照规则就是表示了对文章负责,就是认领了自已的文章,当然也就必须承担带来的一切后果!

叶接着还编:钱,没有意识到影响、碍于声望、不便于说什么、也就没说什么,是外力把钱推进了流言的深深旋涡。请问叶,这是什么逻辑?全凭一已想象。钱老,未必喜欢你为他这样“圆谎”,你是写科幻吧?!

 

5·2 叶把“钱的万斤亩”推给“中青报”及“操盘手”的理由不足。 9 钱学森的几篇万斤亩 10 南方周末 钱学森公案始末 11 1958年农业卫星创世界纪录 12 北京新华书店大跃进的卫星副刊 13 北京的大跃进发射卫星誓师大会 14 大跃进 农村大炼钢铁 15 叶永烈提供的钱学森七论万斤亩

(1)叶写:“……1958年第6期《科学大众》杂志是在1958年6月16日《中国青年报》发表《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几天前出版的。显然Z君在读了1958年第6期《科学大众》杂志上钱学森的文章之后,以高度灵敏的政治嗅觉,注意到其中的第7段《农业生产还远远没有碰顶》,稍加改动,然后‘戴帽穿靴’——在前面加上‘江西井冈山农民的一首民歌’,在结尾处加上口号式的‘今天条件不具备,明天就会创造出来,今天还没有,明天一定会有!’再加上醒目的标题《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找人画了漫画,就在《中国青年报》科学版上登出来了!”

(2) 叶这样,完全出自推测和想象就在“三点客观评价”中结论:……在广大读者中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责任在《中国青年报》。……使读者误以为钱学森在为农业“高产卫星”充当吹鼓手,因而使钱学森蒙受不白之冤……引出的种种严重后果,其实与钱学森无关。”

——笔者认为:叶想象推测的即便是真的,但铁律也只有一条:默认了就是接受了,就得对之负责。何况别人只是“戴帽穿靴”,而身体核心还是钱学森的!更何况钱老并不只这一篇,另外还有五篇“万斤亩”文章!你这样,就能把随之而来的荣誉名望归于钱,把产生的负面影响都推给“捉刀”人吗!叶这样说法不但自相矛盾,而且随意嫁祸他人,不也是置钱老的道德形象全然不顾吗!

请扫“二维码”或“搜狗”搜“何季民书稿” (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jz京城野泳”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微信。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