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我辞去了公务员

这是一位辞去公务员进入企业后的年轻人写的工作体验和人生感悟。没有愤慨偏激的言辞话语,只有细致入心的真实笔触。这只是一个人的选择与思考,但可能会给更多体制内的中青年提供一个视角和参考。

01  2019年,很多人都被现实上了一课

谈起2018年3月-2019年3月,如果要总结这一年的中国社会的话,我们可以想到很多关键词:

中兴事件、中美贸易战、P2P雷潮、经济寒冬、消费降级、民企危局、失业潮、290万人考研、210万人考公务员、华为事件……

 

总之每一个中国人都觉得似乎这一年间我们经历的事情比过去五年都要多,日子似乎有点紧巴巴的滋味,钱似乎也没原来好挣,即使挣了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的花了,青年人不爱谈恋爱了,大龄青年们不爱结婚了,生了一胎的也不敢要二胎了,爱折腾的人似乎也不像以前那样到处跳槽了......

 

是的,似乎这一年下来,每一个人都被现实上了一课,教育得明明白白。

 

又假如这一连串的词放到一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身上,放一个“敢问路在何方?”的疑问在他头上,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整个社会都会无形的给他指上一条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然而放在2019年的环境下什么工作是最稳定的,那么耳畔会响起一万个回声,那就是当公务员。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2019年,我离开了这个人人挤破头想进来的机关单位,如同一叶孱弱的扁舟驶向了一片深不可测的汪洋大海。

02  我,像一个逃兵

从组织部在辞去公职申请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上交自己的相关工作证件后,组织员给了我一张盖上单位大印的《关于同意xxx辞去公职的批复》的红头文件。

他笑着告诉我:手续办完了。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组织员会去编办注销我的编制,然后去出入境部门解除我的出入境限制。

 

就这样,我拿着这张一式三份的红头文件和退还给我的护照、港澳台通行证等私人证件,正式跟这个机关单位告别。就如同结婚要领结婚证、离婚要领离婚证一样,机关单位也十分注重这种形式上的庄严感。

来的时候给你发一张任命文件,走的时候送你一份离职文件,这是一个阶段的注脚。

 

一个星期前单位的常委会讨论了我的辞职请求并予以同意。在这之前处室领导和组织部长,分管的厅领导已经按照惯例分别跟我谈完了话。谈话的尾声都是“出去了好好干,跟我们常联系,以后还是朋友”。

看得出来,随着近年来公务员离职的增多,加之我是一个外省人,可能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很显然没人会劝你留下,因为机关的围城心理很普遍。

很多人都想走,但是很多人也只是想而已,更何况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主任科员。

 

走出组织部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跟处领导和同事们告别。两位处领导都问了下什么时候离开B市,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离开的时候开车路上小心。同事们说以后有空回来找我们玩,换了电话告诉我们一声。

大家都很礼貌地保持着刚来时候的客气,听到这些,对于一个工作不到两年的异乡人而言至少心里有一丝暖意。毕竟我们是社会主义大家庭。

 

离开的那天下起了小雨,我刚好没带伞,处长特意让一个同事拿了一把伞送我出去。就这样我离开了这个城市最高级别的机关单位。

虽然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但是走出这个机关大院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心理似乎空落落的。

对于公务员而言,最体面的离开方式应该是被上级机关以提拔的缘由调走,或者交流到其他地区其他系统工作,那样的话领导同事们都会跟你一一道别,照一张喜气洋洋的集体照。

而不是像我,一个逃兵似的静悄悄地离开。

  

03  下马威式的报到

正式离职的第一个夜晚,我不禁回想起两年前刚来这个机关的场景。

两年前,我通过该省组织部门的定向选调生渠道分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尽管对于帝都还有着深深的眷念之情,但是来到这个机关大院里心里就散发出一丝优越感。

毕竟这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国家机关,一切的政策命令都从这里出发辐射到整个城市的边边角角。

 

刚来机关报到的第一天,我拖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首先拦住我的是门卫大叔和门禁。

大叔徐徐问道:“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组织部刚分配来的公务员,叫元蓝。大叔继续问:“那你是哪个处的?”额,我还真不知道我是哪个处的,于是我赶紧打电话给组织部的组织员,说我来了在楼下进不去呢,门卫问我是去哪个处?

组织员说我被分到了D处。我立马告诉门卫大叔我是D处的。门卫大叔拿出来电话薄给D处打电话说来了个报到的,挂了电话告诉我:“一会有人来接你”。

 

啧啧,大机关就是不一样,真是戒备森严。很快D处的一位副处长下楼接我上去了。就这样在一个下马威之后,我开始了我的机关公务员生活。

04  机关的“机关”

 

我也一直很费解为啥政府部门都称为机关。古代政府部门一般称为衙门、官署、府衙。国外一般称为市政厅、议院、警察局。我们国家一般把行政单位都称为机关。从字面上看,机应该是机密的意思,关是关口。

机密的关口就是政府部门了。

 

机关虽然有大有小,但是机关里面仍旧会有很多小“机关”。刚开始工作的愣头青没人指点往往到处踩雷,呆久了就会摸清楚很多“机关”了。

比如:

门卫是不能得罪的,尽管他们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合同保安或者机关工勤人员,但那可是门神。小年轻们有时候带个朋友进来或者收个快递、信件总得需要门卫帮忙。所以对门卫一定要客客气气的。

 

再比如:

司机是单位的情报中枢,司机长期给领导们开车掌握的信息最多。一次领导去省委开会,我陪司机大哥在外面闲聊。司机大哥把单位各个领导的履历、年龄、爱好都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顺带还指点了我仕途应该怎么走,让我瞬时觉得司机才是官场的钓鱼翁。

还比如:

上年纪的大妈们一定要客气,恭维她们。尤其是中年以上的主任科员阿姨们,她们才是单位的话题制造者

 

另外,领导们的排名、座位的排位,陪领导出去开会的时候,领导们的称呼、公务接待、参加集体活动……

这些工作中都会有很多“机关”,需要自己慢慢摸索才能正确打开。

 

05  沉入海底的鱼

机关的生活是波澜不惊的,也是暗潮涌动的。

上班之后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把我的护照、港澳通行证等出入境证件都交给了组织部门保管。于是在手续上我因私出境基本没了可能。尽管说的是代为保管,但因私出境时层层的审批流程足以让你断了念想。

 

机关的生活是单调而枯燥的。

由于我住在机关大院的宿舍区,每天的生活地点基本就在这个大院里面。差不多只有上班、吃饭、睡觉三件事,活动也只限于办公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周末更是没地方去,只能去办公室上上网看看书。一年多下来实在是过的单调乏味。

机关干部们过的都很清苦,大家穿着很朴素。很多干部30多了还是单身,一般也不会参加聚会。最多吃饭的时候大家坐一起说会话。

我办公室的领导和同事基本都是本地人,他们一般回家吃饭,所以吃饭的时候我只能一个人去食堂。

我旁边办公室的小哥很朴素,白衬衫都开始发黄了依旧穿着,每天加班到很晚。尽管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啥,只是每次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就看着他对着电脑敲键盘,脸色暗黄而没有生机。

我办公室一个小哥是从乡镇一步步走上来的,很是勤勉,服务了几任领导,但十多年了仍是科员,看得出来他也是有一点郁闷。

我的处领导十多年前就已经是副县长,现在仍然是副处级主持工作,生了二胎之后生活过得很焦灼。

我在他们身上似乎看到了未来自己的影子。

 

每天我打开电脑,查看各个处室转过来的文件,再打印出来送给各位领导签字,再就是编辑公文、收发文件、联系下级单位、整理报表、开会、写会议纪要…… 

我没什么娱乐活动,也不关心什么流量明星,无法参加各类的社交圈,也没有钱去灯红酒绿,更触碰不到什么时尚前沿……

我像一条沉入海底的鱼在冰冷的海水中慢慢沉沦,头顶似乎有一束光亮,但是我却看得到摸不着。

 

06  孤独的旅行者

假如问一句:“是什么促使了你的离开?

我想真诚的说一句:“是捉襟见肘的贫穷。

记得刚来上班的时候,一位领导问起本单位一个科室的青年干部成家没有。该干部说结婚了,爱人也是某市直单位的公务员。

领导来了一句:那你们的日子过得不容易哦。我想他指的不容易,更多的是两口子都在机关单位上班,经济上会很拮据。

 

老实说,我们每个月的工资除去租房、生活、交通等必要的开支,基本上不会有结余。但是下一年度会根据考核情况发一笔奖金,不过要等到下一年,所以刚入职的公务员的经济状况往往都是入不敷出。

我身边刚毕业的女孩子参加工作后都抱怨很少买新衣服和化妆品,因为实在没怎么有多余的钱。或许有人会拿北上广深的公务员收入来反驳,但是我想说一句,公务员的收入是由当地的经济水平决定的,不同的省、市之间没有参考性,实际的收入情况千差万别,只能说全国大部分地区收入都比较低。

 

若是还有什么原因促使你离开,就是自己幼稚而偏激的心态了,这是离开了之后反省出来的。

公务员收入是很低,但是解决温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还是自己想得过于天真。

后来跟一位博士毕业在西部省份做县级领导的师兄聊天,他对我的离开很是意外,开导我说:

“做什么你都可以着急,唯独做官是急不得的。”

是的,就是因为自己进机关以后沉不住气,想要的太多,得到的太少,心浮气躁,总对外面世界的五光十色、灯红酒绿抱有很大的幻想。

 

离开的那天,我没有太过声张。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声张的,又不是提拔又不是外调的,闷着走就行了。走的前一段时间,倒是有很多一起来的朋友们到家里坐了坐,吃了半个月的送别酒,回想起这些心里还是觉得很温暖。

 

自己开着车独自离开了这个工作两年的城市。

车疾驰在高速公路上,两旁是蔚蓝的大海和翠绿的森林,音乐放着《阿甘正传》的插曲《blowing in the wind》:

一个男人走过多少路,才能被称为男子汉。一只海燕要飞越多少片海,才能到达可以休息的海滩。

 

我像一个孤独的旅行者,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07  生活就是围城

 

很遗憾,我离开公务员队伍之后并没有像以往10W+的套路一样,去了一个高大上的单位然后一飞冲天,一鸣惊人,走向了人生巅峰,然后把体制内形容成一潭死水,再批判一番,实际上体制并没有亏待我。

首先,它给我的简历镀了一层金,我借助厅级机关副科级公务员的身份很容易的拿到了几个央企、国企的职位。

另外,在机关两年我交到了很多朋友,尽管他们一些是领导职务,离开了我没有再继续联系的勇气,但是仍有一些同事可以称为一辈子的朋友。

就像莫泊桑在《羊脂球》中说的那样: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

 

离开体制以后,我去了一个一线城市的名企。日子过的不咸不淡,但是却没有了在机关时候那种赤诚的感觉。原来常在嘴边的书记、处长、主任、科长变成了老板、某某总、经理、主管,甚至一时间这样的称呼让我觉得很拗口。

日子一天天过去,体制内体制外似乎通行着很多一样的法则:

领导都是空降的,职业的天花板哪里都有的,勾心斗角的办公室政治也是存在的,点头哈腰、溜须拍马都是惯用伎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事实上,体制外的这些民企、外企、上市企业,老板们的压榨,同事间的猜忌倾轧,员工走后的人走茶凉,受到行业政策波动频繁的跳槽失业,不执行国家规定的假期制度、社会保障政策、劳动权益的事情,比比皆是。

只能说,体制内体制外,都没有世外桃源。

 

工作半年后,一位之前出差学习认识的一面之缘的朋友,得知我离开机关了,一直问我辞职和求职的事。他已经36岁了,有妻儿老小,有房有车,在地级市处级单位正科,他觉得单位就是一潭死水,一直想出来去大城市打拼从头开始。

但是我并没有鼓动他出来。很显然对于一个学历不高、技术性不强的中年持家人,这样莽撞地离开体制后,很可能经不起外面极大的变数,况且体制外现在也并非遍地都是黄金。如果失败了可能连现有的生活水平都保不住,但不知道他后来采纳我的意见没有。

 

08  写在人生边上

 

在朋友圈中,总可以看到一些关于逃离体制、追求自我、挞伐年轻人追求体制内的稳定而不去江湖上拼搏、安于小城不去周游世界的文章,这些文章常常采用一些离开体制后高歌猛进、一路顺风顺水最后完成了自我救赎的套路。

看到这样的文章,我只能说,作者或者是一直待在体制内从没有出去过,一直沉浸在对外界的幻想中,或者是一直待在体制外从未进入过体制。

只有一直处于同一个环境中的作者,才会用单一的、逼仄的视角去审视体制内外的差异,用一些似真似假的个案去冲刷流量,人为地制造一些焦虑在自媒体蔓延。

体制内有体制内的优势,体制外有体制外的好处,人才的流动也是正常的现象,任何企图以偏概全的诱导,特别是对于一些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来说,都是极不负责任的。

 

在《士兵突击》中有一句台词我受益至今:

做每一件小事都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抓住了一棵参天大树。

我始终觉得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别是思维模式的差异。一个思维模式真正优于常人的人,无论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都能干好。

 

25岁我进了机关,

27岁我离开了机关。

社会是一个大熔炉、大学校,

我相信经过社会的敲打与洗礼,

以后无论是体制外还是体制内,

我都能以一个更成熟的心态去面对。

毕竟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

那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后,

仍然热爱生活。

如此而已。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