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首都红卫兵报》34与35合刊揭幕红卫兵的派斗与大分裂

1967年《首都红卫兵报》34与35合刊揭幕红卫兵的派斗与大分裂
(注:图片中的空白,原为主席形象,是为遵守规矩避免误会,删掉了。)
前面谈过1976年的《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破浪前进—清华北大教育革命文章选编》,勾起我的潘家园之瘾,便又去了一次。那旧书摊老样子还有不少老面孔,好歹买了十几份老报纸没空手而归。最扎眼的是1967年文革高潮的《首都红卫兵》与《新北大 文学战报》——最吸引我的是载有“首都红卫兵革命造反展览会于六月一日正式开幕”,正好配已有的照片与说明书。
(图1 孔夫子网1967年3月月日《首都红卫兵》创刊号)
看这“首都红卫兵”五个鲜红大字,真是吓死个人!不全因那划时代的大名,还因它完全跟党报大刊一样,经常刊登主席大幅照片,足显了权势与地位!
那是在1967年WG前期的红卫兵高潮中,2月22日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了《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并发出了《给毛主席的致敬信》,标志着WG红卫兵运动达到了颠峰,到了争权夺利抢夺果实派系大战之时!
3月3日,《首都红卫兵》这“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主办的机关报,创刊了。
(图2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
(图3 1967年6月7日《首都红卫兵》报)

时到1967年6月7日,《首都红卫兵报》红三十四与红三十五号合刊,头版刊登毛主席大幅照片,下加社论“伟大的战略思想”;2版整版是“惊心动魄的文艺战线大博斗——文艺战线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续)”;3版上为通栏“严正声明——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委员会”,下为“抓住主要矛盾,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中国医科大学红卫兵《红旗公社》直捣城市老爷卫生部”;4版6篇文章:头条“首都无产阶级革命派举行集会热烈庆祝毛主席批准发表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一周年”、“通告”(注:外地师生返回原地)、“首都红卫兵革命造反展览会于六月一日正式开幕”、“臭苦力杀上来,资产阶级滚下台”、“革命的大批判好得很(北京工农兵体院毛泽东思想兵团《体育战线》)”、“中国红卫兵誓做阿拉伯人民的坚强后盾”。
争权夺利——揭幕首都红卫兵的派斗与大分裂
那时,讲究无产阶级一定要掌握“刀把子”和“印把子”,即军队枪杆子与政权权力。WG前有出著名的戏剧与电影《夺印》,“学以致用”夺权就是夺印。长期路线斗争的教育,从小学习政治斗争,以斗争为乐,要到那个大海里去经风雨见世面。
(图4 1967年6月7日 《首都红卫兵红34 35号》严正声明)
WG一到,各地立马“夺印”成风,上演了许多如把公章系在裤腰带牢牢不放的真实笑话!这场人为的严重的政治斗争,自然就成了冒险家们的乐园与舞台,武斗早已不可避免地开始了……这期《首都红卫兵》头版社论《伟大的战略思想》与3版的《严正声明——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委员会》,看上去毫不相干,却是揭开了首都红卫兵的派斗与大分裂!,
头版社论《伟大的战略思想》冠冕堂皇无比正确,却掩盖不住矛头所向就在3版的《严正声明……》,特为摘录如下:
“一、(摘注:戴了个无比正确的大帽子,关键要害在下面)……目前有人想唆使一部分群众从右的方面,或从“左“的方面动摇党中央的领导,分化左派组织……。
二、六月四日,红代会中某些人发出了一个所谓的”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通告”,强行通过十八个组织加入红代会。这件事既没有经过红代会组织组全体成员批准(全组五人,有三人完全不知道此事)也没经过红代会核心组讨论通过(全组九人,有五人完全不知道此事),更没有跟市革命委员会打招呼。他们这样独断专横搞突然袭击,是完全错误的,他们发出的所谓“通告”也是完全无效的……
三、红代会中某些人采用不正当手段,先后骗取、抢走“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委员会”、“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首都红卫兵报编辑部”二枚公章、并营私舞弊,滥用红代会的公章伪造文件……
四、《首都红卫兵》报是红代会的机关报……最近,出现了所谓《首都红卫兵》报“新编辑部”……不能代表红代会的。我首都红代会委员会根本不承认这个《首都红卫兵》报“新编辑部”及其报纸。
五、(摘注:略去) (“首都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委员会”钢印)”
当时不笑而让后世可笑的,还有末尾的“钢印”两字——一张张报纸不好盖章,就用两字代替,还是加大加黑铅字;此等笑话,成了那荒诞时代的标志! (20190605)
4 1967年6月7日 红34 35号首都红卫兵 严正声明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