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红卫兵报 红20号》诬批刘少奇与追悼地院“烈士”李全华

 

 

《首都红卫兵报 红20号》诬批刘少奇与追悼地院“烈士”李全华  

前写“1967年《首都红卫兵报》34与35号合刊揭幕红卫兵的派斗与大分裂”,好象有点讨读者喜,就再说说红卫兵“烈士”李全华(再下篇说北京101中学的潘仲成与贺英、“江工温家圳4烈士”)。但先要说明这种捍卫○○○○○○○○的“烈士”双方都有,后来并不算数、官方从没承认;他们都是白死了,轻得不如鸿毛!

(图1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

1967年的《首都红卫兵报  红二十号》  1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 2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 第3版 3 不知名的文革北京红卫兵武装照片 4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 第4版 5 1971年红小兵组画选

1967年5月12日的《首都红卫兵 红二十号》,头版头条是“本报编辑部”的长篇大论《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叛徒——二评刘少奇的修正主义》,接着第2版续一整版,到第4版才续完。各节标题指刘少奇是:“反对当代列宁的丑角”(注:把毛主席比作列宁)、“美帝国主义的哈巴狗”、“扼杀各国革命运动的刽子手”、“赫鲁晓夫的把兄弟”。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文章完全是疯狗般的语言!能当美帝的哈巴狗、能扼杀各国革命运动、是赫鲁晓夫的把兄弟?也是没脑子抬高了刘少奇。

这时WG的形势,全国各地的小武斗变成了大武行。这报纸作为北京中央遥控WG的重要喉舌,自然作出了严重的反应,头版同时发出了“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委员会”的《对首都大专院校目前形势的几点意见》,透露了权力斗争的公开、明朗与武斗化。

(图2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第3版)

第3版刊登《惊心动魄的文艺战线大博斗——文艺战线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1949-1966)》,联合署名的“红代会中央美术学院燎原战斗团”、“红代会北京电影学院东方红公社”、“红代会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东方红公社”、“中国科学院教育电影制片厂红军战斗团”、“中国舞蹈学院红旗兵团”,也是一朵朵WG奇葩。

第4版:集中报道的字里行间,露出了大规模武斗;其中8条《要闻简报》,有5条是各地“武斗”。

(图3 不知名的WG北京红卫兵武装照片)

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模范社员”红卫兵“烈士”李全华   630

第4版头篇文章,吓死人的“打倒李井泉,解放大西南!”署名“32111英雄钻井队副队长四川石油革命造反司令部 彭家治”。另一条“强烈抗议河南公安公社一小撮混蛋的法西斯暴行”,这时河南的武斗还稍逊一筹。

“披露”出的最血腥的武斗,在四川;大量的宣传围绕一个主角,叫李全华——北京红卫兵、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的大学生,在成都光荣“牺牲”了!

(图4 1967年5月12日《首都红卫兵红二十号》第4版)

其中一条:“五月八日晚,在北京地质学院举行万人大会欢送四川革命派打回四川去,打倒李井泉,解放大西南!……地质东方红在成都壮烈牺牲的红卫兵小将李全华的哥哥特地从山东赶来并讲了话。”

另一条:“五月十日在北京地质学院召开了李全华烈士追悼大会。李全华烈士被追认为东方红公社模范社员和优秀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战士。大会向李全华烈士的母亲和哥哥敬献了红卫兵袖章和毛主席像章……”

另据报道,参加这追悼会的还有来自八个国家的几十位国际友人造反派;《白求恩─延安造反团》一位代表、《国际燎原造反队》一位代表与一位法国女专家发言,要同中国的“红色造反者”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夺取“文化大革命”的最后胜利,并争取“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全世界的胜利。

(图5 1971年《红小兵组画选》)
原来,那场武斗发生在1967年5月6日(WG史简称“成都五·六事件”),对打的双方是如今著名的军机制造公司的“成都国营峨眉机械厂(代号132厂)”的两派组织,开头使用砖头棍棒等冷兵器,据说后来是处于守势的保守派动用了枪支。乘车前去支援造反派(另说跟随解放军宣传车进厂)的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的红卫兵李全华站在车上,被一枪贯穿咽喉,被赞为 “第一个壮烈牺牲的”。另说,与李全华同时中弹“牺牲”的还有成都红卫兵范培瑾。据事后最轻量级的记载,是一共打死48人打伤127人,都成了白白送死的WG冤魂!(20190605)

请关注公众号:“何季民书稿”(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季民书话”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