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元“自制”假药,正把罪恶散播到中国400万肿瘤患者之中

“印度代购”曾是整个抗癌世界里公开的秘密。

“印版9291、印版2992、印版7080”……印度药商们把这些数字背的滚瓜烂熟,在外人看来不知所云的一串串数字代码,曾经对一部分肿瘤患者而言意味着生命。

“9291”与“2992”大家可能更熟悉一些,分别是国内肺癌新药奥希替尼与阿法替尼的代码,对肺癌患者来说是极为重要的靶向药物;“7080”是肝癌新药仑伐替尼的代码,是近十年来唯一获批的肝癌一线药物,也已在国内上市。 

从这些代码出发,我们可以在这个印度代购的江湖里找到更多专有名词,“黑盒9291”、“孟加拉代购”,甚至前不久传出的“印版PD-1”。

对一些患者来说,付不起动辄每月数万元的药费,为了活着,“印版”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也有不少人确实获益了。

电影《我不是药神》的热映让印度抗癌药披上了一层“物美价廉”的光鲜外套,让寻求印版药物的肿瘤患者数量激增,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然而,这根稻草真的能救命吗?

恐怕未必,甚至可能是将我们推下深渊的那只罪恶之手。

PART 1

15亿元假药和丧心病狂的“老林”

《资本论》中马克思做过这样的引用,“只要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这句话用在假药贩子老林身上,恰是他最好的注释。

2018年11月,假药贩子“老林”落网了。随着他一块落网的,还有近15亿元老林自产的“印度抗癌药”。

事实上,写下这篇文章时我的心情无比愤怒。当金钱多到一个程度后我们便很难感知它的数量,而当这些金钱全部出自本来就举步维艰的肿瘤患者时,更是让人心头火起。15亿元救命钱,这会害得多少癌患家庭家破人亡。

丧尽天良,千刀万剐。

这些老林自产的“印度抗癌药”究竟是怎样进入患者的手中的?随着警方一步步披露的细节,我们才最终了解到他所谓“印度代购”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黑暗链条。

2017年7月,江苏宿迁警方得到了一条来自地下钱庄的线索: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从一个叫老林的男子处购买假冒孟加拉克唑替尼药物向国内销售,非法获得暴利,涉案金额巨大。

从这一关键线索出发,警方顺藤摸瓜把目光集中到了假药贩子老林身上,很快,广东人老林浮出水面,以其为核心的犯罪团伙也随之显形。

林某涛,广东东莞人。常年流窜在广东各地,建立了一个在国内从事生产假冒孟加拉、印度抗癌药,并经他人从国内带至印度药店销售的产、供、销一条龙犯罪团伙。

老林藏身处搜获的假药

而老林所生产的假冒抗癌药,购买者多为他的下线,也就是各类“印度代购”药商以及从国内到印度购买仿制药的患者。

老林的假药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生产的:

寻找假药化学式,了解下线需求→购买相关假药的原材料→将原材料快递到不同的生产窝点→按客户要求生产不同假药→将假药快递到老林弟弟小林处集中储存

现场的假药还有电子秤

而假药的销售,老林也“开辟”了多种销售渠道:这些假药同时销往国内与国外。

销往国内的部分,由老林直接销售给他的下线,也就是各种“印度代购”药商们,老林也会直接把药物销售给各类“慕名而来”的患者。

销往国外的部分,老林则进行了更为复杂的处理方式:将生产好的假药通过快递邮寄至云南人华某手中,再由华某途经缅甸,带至缅甸与印度交界处的印度因帕尔,由因帕尔转至印度德里等地销售。

最终,老林等团伙骨干成员6人被警方抓获,同时警方摧毁假药生产、储存窝点5个,现场查获制药设备30余台,查获假冒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泰瑞莎等国外10余种抗癌药5900余盒,标识标签、包装盒等10万余件,制药原料、辅料150余公斤,涉案总价值近15亿元。

虽然老林一伙人被抓获了,但他们给中国肿瘤群体带来的伤害,则永远无法弥补。案件目前仍在侦破中,暂未披露更多细节,我们尚不得知老林一伙人已经售卖了多少打着“印度药物”旗号的假药,但从他们被查获时巨额的药物库存来看,这一时间想必不短。隐藏在15亿元冰山一角之下的,可能是50亿元,甚至100亿元的巨额假药销售。

印度药是一些国内患者的无奈之选,而这些披着“印度药”外衣的假药,将为肿瘤患者带来多少副作用和病情的贻误,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只愿警方的及时行动,能让未来更多患者免受假药的伤害。

PART 2

抗癌药“提效降费”,中国药物在路上

抗癌药进入中国时间长,价格高,一直是中国肿瘤患者面临最大的困境。在过去,一款新药进入中国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即便上市每月的花费也动辄3-4万,对中国普通家庭而言是一笔难以承受之痛。由此,才有了“印度抗癌药”在中国肿瘤患者之间的心照不宣。

随着国家对抗癌药物的不断重视,新药的审批速度与价格都在一步步照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在中国,肿瘤患者用上高效低价的抗癌药这一目标正不断成为现实。

审批加速,抗癌药“跑步”进中国。2018年,数种重磅抗癌药就已在国家的推动下,“扎堆”通过评审,在国内上市。其中就包括上文中提到的仑伐替尼、奥希替尼、阿法替尼等。此外,2018年上市新药名单还有长长一列,多种重要的“救命”药物均列其中,风头正劲的免疫治疗药物PD-1抑制剂,也于2018年完成了上市。毫不夸张的说,2018年这些新药的上市,让中国的癌症治疗水平跨越了一个时代。

慈善援助,减轻患者负担。为了减轻癌症家庭的支付压力,新药上市之后一般都会推出慈善援助政策,一般是患者“自付”几个月药物,符合一些条件之后基金会会援助几个月。比如针对黑色素瘤,PD-1抗体Keytruda(K药)的政策是“3+3”;针对肝癌,仑伐替尼的政策是“(2+2)+(2+PD)”。

 

医保报销。2018年3月、4月、6月,李克强总理多次在专题会议中对“高价抗癌药”宣战,先后颁布了抗癌药零关税等多项措施。最终,经过艰难的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17种重要抗癌药被纳入医保范围,价格平均降低了56.7%,这其中就包括了前面提到的9291(奥希替尼)和2992(阿法替尼)。

 

抗癌药“提效降费”,正是为了让更多患者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顶尖的抗肿瘤治疗,也是国家正在不断做出的努力。

希望通过这些重要的措施,自产假冒“印度抗癌药”的悲剧能不再上演。

评:这个世界害中国人最多的就是自己人,印度人生产假药的微乎其微,为啥,人家还有信仰怕遭报应,印度人认为走私能做,造假药是要遭报应的!

最近随着朝鲜中药的火爆,广东人又掀起了一波造假高潮,目前广州很多中药市场上出现了价格低廉的仿制品,很多国人已经没有人性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