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外报网的形成

在华外报网的形成

  鸦片战争后,除香港、上海外,来华的外国传教士、商人以及其他各界人士,还在广州、宁波、福州、厦门等通商口岸积极从事办报宣传活动,办起了一批近代报刊。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汉口、九江、南京、镇江、天津、烟台、潮州(后改汕头)等地成为通商口岸,外国人在华的办报活动也开始从东南沿海逐渐扩展到中原腹地。
  值得注意的是,各地出现的第一份报刊大多是在华的外国传教士创办的,宗教性报刊仍是在华外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仅据1890年美国传教士法罕在在华新教传教士本年度的年会上宣布的不完全统计,自1860年至1890年,基督教系统在中国发行的报刊累计已达76种,其中宗教性质的40种,“世俗”的即所谓“文化”性质的36种。1895年,李提摩太在天津《时报》上发表《中国各报馆始末》一文,公布了教会方面关于我国报纸出版情况的统计数字:自1815至1894年,除《京报》外,全国先后出版的中文近代化报纸共有76种,计香港6种,粤东6种,台湾、厦门、汕头共5种,福州3种,宁波2种,上海32种,汉口5种,九江1种,天津1种,北京1种等。以刊期计,月报为36种,周报为8种,日报为21种,旬刊、二日刊与三日刊各为1种。其中60%为教会方面所主办。仍在出报的,仅《循环日报》、《申报》等28种,其中教会方面主办的为15种,占54%。
  在办有外报的城市和地区中,广州是仅次于香港、上海的重要基地。鸦片战争后广州出现的第一份近代报刊是《广州探报》(ReportstomCanton),1843年创刊,用竹纸手抄,每期20页,内容均为当地新闻,主要供澳门英商阅览,但在中国人中毫无影响。1845年后,早在1835年在广州创刊的著名英文报纸《中国丛报》重新迁回广州出版,但影响不大,至1851年时只有300家订户,年底自行停刊,从1835年算起共出版20年之久。1859年,台仁特主编的《中国之友》从香港迁往广州,为鸦片战争后广州出现的第三份近代报刊。60年代广州出版的外报,除1860年从香港迁广州出版的英文《中国之友》外,还有1865年创刊的中文《中外新闻七日录》(英文译名是:ChineseandForeignWeeklyNews)和《广州新报》。《中外新闻七日录》创刊于1865年2月2日,由约翰?查美斯(JohnChalmers)主编,中文周刊,所刊内容有新闻、科学、宗教、杂组等,先后出版152期。《广州新报》创刊于1865年,周刊,出版6年后停刊。70年代后,广州报业较大规模地发展起来,举其要者有:《小孩月报》(英文译名是:TheChild’sPaper)、《西医新报》、《纪南报》等。但是,广州在鸦片战争前的报业龙头老大的地位则一去不复返了。
  宁波也是最早出现外报的城市之一。1854年,《中外新报》(英文译名是:ChineseandforeignGazette)创刊,为外国传教士主办的宗教性报刊,美国浸礼会传教士玛高温(D.J.MacGowan)、应思礼(E.B.Inslee)等先后担任主编,内容分宗教、科学、文学、新闻等类,“以圣经之要旨为宗旨”,出自1861年停刊。当时,上海虽然已有外报,但尚无中文报刊,因而就中文报刊的出现而言,宁波还早于上海。1870年,《宁波日报》创刊,由外国传教士主办,福特莱尔任主编,不久即停刊。1881年2月,《甬报》创刊,由英国牧师阚斐迪邀李小池等合办。
  在福州,最早出现的是《福州信使报》(Foochow-fooCourier,又称《福州府差报》),1858年10月12日创刊,由英国人主办。继之而出版的有《福州广告报》(FoochowAdvertiser)、《福州每日广告与航运报》(FoochowDailyAdver?tiserandShippingGazette)、《福州捷报》(FoochowHerald)、《福州每日回声报》(TheFoochowDailyEcho)、《中国纪录报》(ChineseRecorder)等英文报刊。最早在福州出版的中文报刊是《教会使者报》(英文译名是:ChurchMessenger),1860年创刊,月刊,是一份用方言拉丁文拼音的教会刊物。其他中文报刊还有《中国读者》、《小孩月刊》、《郇山使者报》、《闻见录》、《闽省会报》等。
  厦门虽然也是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第一批对外开放的通商口岸,但外人的办报活动则迟至70年代才出现。第一份近代报纸是英文《厦门航运报道》(AmoyShippingReport),1872年创刊。1886年,《厦门新报》创刊,为当地出版的第一家中文月刊,由英国传教士布德(C.Budd)主办,用闽语方言写作,内容I般新闻及教务方面信息为主。1888年,《漳泉公会报》创刊,月刊,为一份用闽南方言编写的基督教教会刊物。1889年,《厦门画报》创刊,为教会方面主办的儿童画报,不久停刊。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开放的通商口岸,数汉口和天津两地的报业最为发达。
  在长江中游重镇汉口,1866年后报业开始起步。是年1月6日,英文商业报纸《汉口时报》(HanKowTimes)创刊,为武汉地区出版的第一份近代报刊,由美人汤普生(F.W.Thomson)主编,日出对开1张,专供在汉口的外国侨民阅读,至1868年停刊。1874年,英文《汉皋曰报》在汉口创刊,创办人为罗底斯(P.Rhodes),不久停刊。1888年5月,英文《中国传教士》创刊,季刊,由基督教文华书院主办,以外侨及传教士为读者对象。汉口中文报刊的创办,则始于《谈道新编》,1872年创刊,月刊,为英国伦敦布道会教士所办,沈子星、杨鉴堂主编,出至1876年停刊。1875年,中文《开风报》创刊,由外国传教士主办,宇阿鲁主编,最高发行数字曾达3000份。1880年,中文《昭文日报》、《新民报》先后创刊,均为基督教会主办。1883年5月,《武汉近事编》创刊,周刊,汉口基督教伦敦会传教士主办。1887年2月,《益文月报》创刊,为外人主办的中文月刊,内容以自然科学方面的报道为主,首先是天文、地理、物理,其次是各种“新机新法”的介绍,另以部分篇幅报道“各省近事”,末录诗词歌赋及医学。1893年3月23日,英商主办的《字林汉报》创刊,日刊,社址在汉口英租界一码头后,姚文藻、梅问羹任主编。该报以上海《字林沪报》为后援,有英国方面的背景。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英、美、法等国先后在天津设立租界,天津成为中国北方的外贸交易中心。外囯人在天津积极开展办报活动,是因为天津密迩朝廷所在地北京。1880年,天津第一家近代报刊《北方邮报》(NorthernPost)创刊。这是一家非时事政治性报刊,主要刊登海关贸易统计之类的材料,社会影响很小。1886年,天津海关税务司德璀琳(S.Detring)与怡和洋行总理笳臣等集资创建时报馆,同时出版中文《时报》和英文《中国时报》(TheChinaTimes)中文《时报》创刊于1886年11月6日,日刊,报头横书,以海上日出为背景图案,报名上有“在明明德”四篆文。该报广登京津地区新闻,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得到直隶总督李鸿章的支持。1890年7月,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TimothyRichard,1845-1919)应李鸿章之邀出任《时报》主笔,每日著论一篇,每七日登一插图,宣传中国应仿照西方,实行“新法”。由于中国知识分子中酝酿着变法维新的思潮,因而《时报》的这些有关变法的言论在中国政界和知识界引起巨大反响,使该报与南方《万国公报》一样,成为当时在华外人主办的最有影响的政论性报刊。1890年8月23日,李提摩太还创办起《时报》周刊,选载《时报》一周中重要谕旨、论说与新闻,向外地发行。英文《中国时报》创刊于1886年11月,周刊,其特色与中文《时报》相仿,主笔为亚历山大▪梅基(AlexanderMichie),被认为是“在华外国报纸中最有才能的一位编辑”,曾撰有《在华英人》(TheEnglishmaninChina)-书。经常在该报发表文章的还有玛丁(W.Martin)、英诺森(P.Innocent)、亚瑟▪斯密斯(A.Smith)及李提摩太等,多数是当时所谓的“中国通”。1891年6月,中文《时报》停刊。同年,英文《中国时报》因主笔梅基退休而宣告停刊,其产权为英商天津印刷公司(TientsinPressLtd.)购得。1894年3月,英文《兄津泰晤士报》(PekingandTientsinTimes)创刊,由英商天津印刷公司创办,初为周刊,后改日刊,英国人贝林汉姆(W.Bellingham)主编。该报是一份反映天津英租界工部局观点的报纸,重视京津和北方新闻,经常评论时政、发表政见,但其标榜的办报目的是:“把西方的文化介绍于中国,并应用西方批评的标准,激动中国根本之变革。”在旅华的外侨中,该报有“外人在华北的圣经”之称,日销约1200份。1895年1月26日,《直报》在天津创刊。德国人汉纳根主办,主编杨荫庭。该报日出4版1张,星期日无报,设有上谕恭录、评论、新闻等栏目,创刊初期曾刊载过严复所写的《论世变之亟》、《原强》、《辟韩》等政论文章。
  在其他通商口岸,外报出现得较早的有潮州、九江、烟台等地。1889年,《潮惠会报》在汕头创刊,是一份以潮汕方言编写的基督教教会刊物。1890年,《护教者》(TheChurchAdvocate)在江西九江创刊,月刊,白话文言合刊,为基督教会主办。1894年,英文《芝罘快邮》(ChefooExpress)在山东烟台创刊,周刊,由德商沙泰公司发行,1900年停刊,1901年更名《快报》(Express)复刊,日俄战争时期由美国人麦克米德接办,并得到沙俄政府的支持。
  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虽然不是通商口岸,但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也成了外国人觊觎的办报之地。1871年9月,在北京的英、美等国传教士发起成立“在华实用知识传播会”,以帮助华人“增广见闻,扩充智虑”为名,集议倡办报刊。1872年2月,正是这些外国传教士在北京创办起《中西闻见录》月刊,由美国传教士丁題良(WilliamAlexanderParsonsMartin)、英国传教士艾约瑟(JosephEdkins)和包尔腾(JohnBurdon)等人任主编。丁趣良为美国长老会传教士,曾受清廷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之聘,担任京师同文馆总教习,与官场高层人士往来密切,为他在京都办报提供了便利条件。《中西闻见录》作为“在华实用知识传播会”的机关刊物,为北京乃至华北地区最早的近代化报纸,自称“系仿照西国新闻纸而作”,每期发行千余份,多数为免费散发。该刊杂录各国新闻近事,以及天文、地理、格致之学,对科技知识的介绍比较多,既详细又实用,曾刊有介绍电报、瓦斯工业、铁工业、照相水和蒸汽机用途等方面的文章,其中艾约瑟翻译的《泰西河防》一文,对防治河患很有参考价值,为时论所称道D郑观应《盛世危言》中的部分篇章也曾在此刊发表,郑在该书的《自序》中说明道:“蒙向与中外达人哲士游,每于酒酣耳热之余,侧闻绪论,多关安危大计,且时阅中外曰报所论安内攘外之道,有触于怀,随笔札记。历年既久,积若干篇,犹虑择焉不精,语焉未详,待质高明以定去取。而朋好见辄持去,猥付报馆及《中西闻见录》中。”该刊也刊有新闻,但以各国科技新闻为多,对时事政治问题和国内新闻很少涉及。《中西闻见录》在北京的出版,突破了外人从事在华办报活动的最后一个禁区。1875年8月,《中西闻见录》出至第36期后停刊。1891年,《华北新闻》创刊,为基督教华北公理会主办的中文刊物,由美国传教士梅子明(WilliamScottAment)主编,每期发行约500份。
  澳门作为中国近代报业的发源地之一,其报业虽然在鸦片战争后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已日渐衰减,但仍有所发展。自1842年至1894年间,澳门出版的葡萄牙文报刊有《大西洋国》(Ta-Ssi-Yang-Kuo)等17种。由于当时中国人中懂葡萄牙文者为数甚少,且这些葡文报刊所刊内容以葡萄牙政情为主,因而其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力也十分有限。第一份对中国社会发展产生较大影响的是1893年7月18日创刊的《镜海丛报》。该报为周刊,分葡文、中文两版,发行地区遍及香港、石歧、佛山、广州、福州、厦门、上海、汉口、新加坡、菲律宾、旧金山等,刊有各类新闻、言论等内容,“东主兼督印人”是葡籍印刷商法▪连斯哥?飞南第(FranciscoH.Fernandes)。该报与孙中山关系密切,曾刊有孙中山所写的《农学会序》等宣传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思想的文章,第1版所刊的针砭时事、鼓吹反清革命思想的文章,据说都是孙先生的手笔,第5、6版还刊有孙中山的《医药问答》、经孙中山治愈的病人刊登的鸣谢和赞扬孙中山医道的广告等,由此而有人认为该报的实际主持者及编辑者是孙中山。《镜海丛报》出版两年后,其中文版于1895年1月23日停刊,葡文版于1895年6月10日停刊。

郎伦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