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新港台就像一叶扁舟,身边航母一转弯就是海啸

龙应台: 新港台都像一叶扁舟

胡文洁

 

“20年前,我写了一篇《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惹了众怒。我相信,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大概20年光阴里,新加坡其实变了很多。”1994年,龙应台在《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一文中写道:“给我再高的经济增长,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点个人自由和民主。”她以犀利的文字,直接表达对新加坡政治体制的不认同,一度引起争议。

 

重提往事,龙应台谦虚表示,此前她加入台湾政府内阁三年,因公务繁忙,仅在“非常粗浅的印象里头”,留意到新加坡人,比以前更宽容。她以新加坡政府开放赌场为例,说明那是“一种多元态度的呈现”,并透露自己通过新加坡友人得知,新加坡人对同性恋的态度也友善多了。

 

龙应台指出,过去十年,同为华人社会的香港和台湾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变化是,社会内部的矛盾尖锐化。台湾除了社会出现问题,经济也出现衰退现象。处在这个大环境下,新加坡的社会与经济发展保持了稳健。“我不敢给新加坡建议,但是我看到新加坡的优势。”

 

龙应台觉得新加坡优势在于,它跟北京的关系不同于港台,所以,新加坡有相对从容的转圜余地与空间。第二个优势是新加坡拥有真实的多元文化,新加坡人对于非华文文化,尤其是伊斯兰文化,又相对于台湾人和香港人,有更好的条件与环境去深刻了解。伊斯兰世界的价值观、政治、军事跟经济,在全世界的新秩序里已成为重大议题。“在这样的大趋势里,我想象新加坡人要如何把心中原有的不安从负资本变成正资本,恐怕是很大的挑战。”

 

至于香港跟台湾,龙应台称,它们繁荣与矛盾背后都有最重大因素——北京。有长达五六十年时间,巨大的中国处于关闭沉睡状态。台湾跟香港得利于这个现实,实现经济繁荣发展。但仿如一夜之间,那关闭沉睡的狮子或猛兽突然醒过来,让香港人、台湾人大吃一惊,因为它挑战了他们过去60多年来习以为常的规律。“我觉得,台湾人跟香港人现在最大痛苦、震撼,是在于你原本平平静静、平平安安过日子,突然之间面对新的巨大的挑战。”

 

她认为,新加坡与香港、台湾的处境类似,犹如一叶扁舟,刚好在一艘大航空母舰旁;那航空母舰只要转一度,就足以掀起大海啸。只不过,新加坡毕竟是个独立国家,所以它跟航空母舰的关系,没有台湾跟香港这么不清不楚地纠结。新加坡还可以很冷静、理性地去处理这个国际关系,这方面对于台湾跟香港则非常艰难。

 

“台湾的问题在于台湾更是一叶扁舟,在一个航空母舰的旁边,而且这个航空母舰还对你不是无所谓的,它是对你有目的的。这点跟新加坡很不一样。”

 

她说,台湾人现在心里充满焦虑,那不只是对于处在恶海怒涛的焦虑,更因为他们与中国大陆有历史情感纠结。这导致台湾人无法认清自己是“恶海上航空母舰旁一叶扁舟”这个客观现实,不但没同舟共济、冷静思考如何面对,反而吵成一团。“这是台湾最大的危机,它充满了纠结的情感,在一个恶海怒涛上面对一艘航空母舰,我们最需要的是团结跟冷静,然后我们最做不到的是团结跟冷静。”

 

台湾自解严后,媒体百花齐放、竞争激烈。龙应台坦承:“大家都已经公认,台湾媒体本身已经变成乱源。在专业认知里,大家都说媒体应该是最冷静的力量,但在台湾那一叶扁舟上,媒体已经变成打架的一部分。”她认为,追根究底是国民素质出了问题。“如果人人都在说,这样的媒体我受不了了,那为什么没有拒看、拒听、拒阅的公民运动呢?全民抵制并没发生,根源又回到国民本身素质。”龙应台接着以新加坡跟台湾作为对比,说两者之间的自由指数相差很大,新加坡的自由大家都公认太少,台湾的自由大家都公认太多。“我觉得所谓公民素质的成熟……它不是自由多或少的比较,而在于谁对于自由跟纪律之间的拿捏是最好的,叫做成熟。”

 

美国《赫芬顿邮报》最近声明,今后不再把特朗普新闻放在政治版,而放到娱乐版。龙应台表示,这是非常重大的决定,代表特朗普已不值得严肃的公民社会去关注他在总统竞选中的言行,因为他在制造笑话,并且很有意识地占据新闻版面。“赫芬顿邮报说,我们拒绝跟你玩你要的游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娱乐版。这是一种态度啊!”台湾媒体一直欠缺这种专业态度。

 

从新加坡变得更包容这个话题,龙应台认为:“有包容,你才可能有真正的思想产生;有真正的思想和自由,才可能有个人创造;有个人创造才可能有你的文学、你的音乐、你的艺术”。她进一步解释,一个国家如果非常富有,当然可以建造全世界硬件最好的美术馆;不过建成后里头要展什么?所展东西是不是本土创作?这些问题都值得一步步去思考。

 

龙应台认为,一个地方的文化要得到发展与提升,就不能让人民心中存在恐惧。当一个人感到恐惧时,他会把自己包裹起来,把恐惧的人、事情或思想排除在外。“我们台湾人有恐惧,我们恐惧共x党;香港人也有恐惧,恐惧一样的东西;新加坡人也一定有恐惧,他恐惧很多别的东西。”当把恐惧的东西看得非常清楚后,再把恐惧放下,才能创造更大可能性。

 

在龙应台看来,新加坡有台湾与香港都没有的优势,它跟伊斯兰世界很靠近,有机会成为全世界吸收伊斯兰文化、华文文化、印度文化最透彻和最丰满的地方。此外,她相信由于新加坡的多元,它更可以打破一种观念,即华文世界太过华文中心主义。“事实上,一个文化真正要生猛、焕发,它一定是最开放的、最流通的,也最能够吸收外来的文化。”

 

龙应台特别强调,文化的根非常重要,拥抱多元不等于没有根,而是在一个最深的“文化的根”的基础上去拥抱多元。她说,若以1949年为切断点,即台湾跟中国大陆的割裂。在那之后,大陆走的路,是把自己跟自己的传统试图一刀切断。台湾走的路,是去拥抱自己的传统的根。有鉴于此,台湾的文化影响了整个华文世界,包括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

 

由于拥抱自己的语言、文化、传统,台湾的根扎得比较深,以至产生出台湾的文学创作、音乐写作,这些其实都是一种语言的表达。她指语言是很深的根,因为够深,所以能变成香港的营养、马来西亚华人的营养、新加坡华人的营养。“我们台湾面临很大的挑战,在于你那个根如何更深?长长远远地深?”

 

此外,以什么态度看待自己的根,也会呈现不同结果。龙应台以马来西亚华人说明,“因为(华人)在马来西亚政治处境如此恶劣,所以,马来西亚华人对于华文的根这件事情,是把它当做天地间必须拥抱以安身立命的东西,所以他全心、全神、全身地投入”。正因他们“用语言跟文化的根去处理马来西亚的题材”,马来西亚华人创造出朝气蓬勃、深受华人世界重视的马华文学;这是台湾跟大陆都做不到的。

 

龙应台认为,对待“华文的根”,新加坡有一点矛盾和两难。新加坡人出于实用主义,即在世界经济竞争中赚钱而去掌握英语跟华语,这态度有别于马来西亚华人想抓住自己根的渴望。“你把语言不管是英语或者华语,当做工具使用,所以你在经济竞争上胜人一筹,但你失去的是那个用灵魂去拥抱而得到的文学、文化上的深刻。”龙应台表示,这是新加坡人在建国50年后之后,面对下一个50年或者100年,值得去思考的问题。

 

注:作者胡文洁,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

每天想看更多好文,请加小编微信caring55,到小编微信相册查看,不一样的精彩等着您。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