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之孙“叛逃”真相

周海婴全家福照片

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中国先是反对帝国主义,后来同时反对帝修反,民间对外交往的空间急遽缩小,涉外婚姻成为罕见的现象。直到80年代,中国重新对外开放,涉外婚姻才日益增多。

祖母许广平的去世,是周家一个很大的转折点。

周家不能再住原来的超大房子了,搬到一个比原来小得多的地方,周令飞与两个弟弟挤在一个房间里,由于放不下三张床,只好用书箱当床脚,自己买木板架在上面,在这种被周令飞称为“克难床”的床上,兄弟仨一住十二年。

周家在家里会见外宾的权利也被收回了。

家庭的变故,部队大熔炉的历练,特别是翻云覆雨的政治形势,让周令飞逐渐觉醒。

“鲁迅的基因”爆发了。他开始拒绝参加各种充斥谎言的学习会,有一次,当编辑组长批评他时,他说:“你信不信现在的报纸?如果你真的相信,你可以批评我;如果你也有一分不信的话,请你不要硬拉我。”组长闻言无语。

周令飞对文革的反思与批判,即使今天看来也是颇具深度的。“今天的‘指令’转眼之间就作废了,明天的‘原则’后天又变成狗屁不如的废话,这种翻来翻去的变化,使得人民多少都有点‘神经质’。大家无法再用单纯的眼光来看人了,无论什么事情,人们都习惯考虑前因后果,计算利弊得失。谈话时一定各备一手,‘坦然相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周令飞还写道,在日本留学时,他发现,与台湾同学相处,不必高具戒心,精神上觉得放松许多。他为此感到痛心。“中华民族原是朴直而单纯的,人与人的关系原是亲切而和善的,十年文革,使人民的性格起了很大的变化,没有一个人敢于轻易相信对方。”。

他并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朴直单纯变为复杂猜忌的情势,已经深入中国人骨髓,是“深入民族灵魂的伤痕”,只怕几代人都无法医好。而这才是中国最大的灾难,中国人民最深的苦痛,也给后人留下最惨的教训。

周令飞还认为,如果祖父鲁迅活到今天,会不会成为旗帜,实在是个很大的问题。

这样的思考与文字,是不是让人依稀嗅到鲁迅之风?

另外,正如以上所说,促使周令飞出逃台湾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爱情。周令飞可以说是80年代初最早的涉外婚姻当事人之一。他择偶的对象不是外国人,而是一位台湾姑娘。

周令飞生于1953年,在“文革”中参军入党,转业后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1970年代末,国家准许自费出国留学。他和妹妹周宁申请赴日留学。申请报告交上去以后,有关部门最初不批准,后同意“公派自费”,即费用自己筹集,对外的名义是国家派遣。他们兄妹进入改革开放后最早的留学生行列。

周令飞到日本以后,最初感到学业紧张。来自台湾的女同学张纯华伸出援手,帮他补课。两人产生爱情。青年男女因求学而相爱,本是浪漫的美谈。可惜当时两岸处于水火不容的敌对状态。

鲁迅已经去世几十年,两岸评价存在尖锐的对立:一边奉为头等圣人,一边视为文化异端。宝岛姑娘爱上鲁迅长孙,引起了台湾官方的注意。张纯华的父亲本是一个普通生意人,迫于压力,只好把女儿召回。

爱情的力量不可低估。女儿以口头保证作为缓兵之计,重返日本后还是毅然投入心上人怀抱,决心缔结百年之好。周令飞为了心爱的姑娘,也不惜公开发表声明,“此举纯粹为了爱情,而没有任何别的企图;这事与我父母无涉。”

当时周宁从电视新闻中看到这则消息,紧急打电话向父亲周海婴、母亲马新云报告。父母如同听到晴天霹雳一般,马上向广电部领导汇报,又向主管留学的国家教委汇报,还向熟悉的老首长廖承志汇报。最初廖公以为婚礼在香港举办,说了几句宽心话。但周张的婚礼是在台北举行,周海婴夫妇遭遇了巨大政治压力。

当时谣传很多,说张纯华是“受过长期培训的女特务”,“经验老到”,惯于施用“美人计”,已经勾引过多名大陆男子“投奔台湾”。

广电部长吴冷西找周海婴谈话,开门见山地说:“周令飞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叛逆行为?政治影响极坏,你负有教子不严的责任。”并让他马上写声明,宣布与周令飞脱离父子关系。

还向他宣布三条纪律:一、最近一段时间内不会见任何记者,尤其是外国记者。实在避不开的,可回答“无可奉告”;二、表示已经和儿子划清了界限,断绝了父子关系;三、暂不出国。

本来周海婴公务繁忙,需要阅读的文件很多,需要参加的会议也不少,此后文件不再交他处理,事业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也有名无实。他向徐崇华副部长要求工作,徐副部长表示爱莫能助,说:“你就看看书,休息休息吧。”他原是全国人大主席团成员,出事后主席团成员资格也被取消了,只保留人大代表资格。

马新云是中学外语教师。当时新学期刚刚开始,学校突然通知她说,学生不欢迎你讲课,让她改去图书馆上班。马新云不接受,于是提出到外语学院进修。校方倒是答应了。从1983年到1986年,她前后四年没上讲台。

周令飞在台湾结婚后,曾将一叠结婚照托经商的朋友捎到北京。台湾商人把照片放在饭店大堂服务台,打电话请周海婴夫妇去取。周海婴想到组织纪律,赶忙请示徐副部长,徐沉吟片刻说,让我们研究一下。过了一会,答复说:“照片去不去取由你们自己决定。”

马新云念子心切,说:“我不是党员,我怕啥?我去把它取来!”照片取到,夫妻俩一张张地观看,如同打翻了五味瓶,百感交集。事后,周海婴还是汇报了妻子取照片的事。徐副部长说:“有人认为,这是对你的考验。”

主管人事的郝副部长还找到周海婴谈话,让他写信把在日本读书的周宁召回,说,“万一你的女儿也跑掉了,岂不问题更加严重?”还说,他女儿目前正是一个台湾男子的“目标”。还是马新云态度坚决。她说:我是党外人士,你们组织的决定对我没有约束力,我是她娘,我不同意她回来!

其实周令飞、张纯华的婚姻完全出于爱情,没有任何政治背景,所谓“特务”云云,全是无稽之谈。周令飞到台湾后,拒绝了各种安排和当地媒体的邀请,进入了岳父开办的百货公司担任协理。后来岳父公司破产倒闭。夫妻二人一度甚为窘困,买了一台爆米花机,靠批发爆米花维持生计。

后经过多年奋斗,周令飞写成研究舞台艺术的专著在台湾出版,才进入台北娱乐界成为节目制作人。张纯华相夫教女,是个本分的妻子和母亲,对公婆也十分尊敬。

好在数年之后,官方承认事实。先允许周令飞回大陆探亲。廖承志通知周海婴:“你儿子不是叛徒。”周令飞回来时,新华社还发了消息,宣告风波烟消云散。1995年又批准周海婴到台湾访问,亲家、公媳、爷孙得以欢聚。最后周令飞张纯华携一对女儿到上海定居,并到鲁迅墓前祭拜。

回望当年周张婚恋的轩然大波,官方的反应显然过度了。周令飞对记者所说:“台湾、大陆都是中国,一个中国男人和一个中国女人,有恋爱结婚的自由,也有选择居住地的自由。”当时似乎匪夷所思,如今却成了常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