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十问李洪元”:谁的谎言满天飞?

这两日,许多朋友都给我转发了《李案十问,把你的困惑都告诉你》的文章,这篇文章假借HR的手法,以先入为主的口吻断定“李洪元是有罪的”,然后在这个恶意揣测的基础上试图通过把“李洪元”这个卑鄙小人钉死在道德的耻辱柱上,以此来论证华为的伟大,不得不说,倘若任由这类文章泛滥,那么谁来关注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到最终,倘若我们沦陷到狼性主宰的个体,重新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中,那么,这个社会的良知何在?温存何在?
 
一驳“李为什么被解雇?”
 
按照“十问”的说法,李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能力太差,“连续工作13年才只混到15级,相当于小学12年都没毕业云云”,言外之意是华为解雇他是他活该!那么我们要问了,其一,倘若李真的绩效如此差,华为何至于13年养一个闲人?要知道华为内部竞争激烈的末位淘汰,能坚持13年,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其二,即便李被辞退是因为绩效差,那么,难道李不应该拿劳动法规定的合法补偿金吗?
 
二驳“公司为什么不给2N补助?”
 
按照“十问”的说法,公司给N+1的补偿就够了,李要求2N属于非分之想——这个很有迷惑性,因为许多朋友未必知道《劳动合同法》第14条的规定,如果一个人在一家公司连续工作10年以上、或者先前已经签订两次固定期劳动合同,按法律要求是要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解雇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员工,公司需要支付2N的赔偿费用。理解了这个,我们就知道,十问纯粹是屁股歪了,华为不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是它违法在先,所以李要求按照无固定期劳动合同支付2N的赔偿,于法有依,何来敲诈?
 
三驳“为什么通过秘书私人账号转30万?”
 
按照“十问”的说法,它已经认定李是坏蛋,所以咬定是李“迫使”主管支付2N,然后还恶意的反问道,李为什么不走劳动仲裁呢?言外之意就是李做贼心虚,不敢走仲裁。反驳这个,很简单,我甚至怀疑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否做过HR,关于离职赔偿都是先与企业沟通之后,倘若沟通无效才会走劳动仲裁,在主管已经同意的前提下,李为什么要一开始就走劳动仲裁呢?所以屁股歪了,看什么都是歪的!
 
四驳“他为什么能迫使主管”?
 
按照“十问”的说法,已经咬死李威胁并迫使主管支付额外的补偿,试问,倘若这个属实的话,李现在就不是251,而是在监狱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了!可是“十问”的作者,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就开始先假定前提成立进而推论,这在逻辑上相当荒唐:再者,李早在2016年就已经向华为公司举报造假,事实证明无济于事,又何来拿着个做要挟呢?
 
五驳“主管的钱从哪里来?”
 
按照“十问”的说法,这个钱是部门的小金库,还搞了一大堆的“秘书管钱、主管分配”的内部模式云云,倘若这个说法成立,那么这就不仅仅是内部管理问题,而是涉嫌挪用公款了,甚至不排除存在偷税漏税的可能性李的主管用挪用的公款支付给李30万,华为应该起诉的是李的主管,而不是拿李开刀了!
 
六驳“主管想陷害李吗?”
 
按照“十问”的说法,主管真心和解,主管心虚,什么主管违规不违法,所以主管是委屈的,是李狮子大开口:可驳斥第二条的时候我们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李按照《劳动合同法》讨要2N的赔偿于法有依,再者,连检察机关都没有李威胁勒索主管的证据,“十问”的作者又是如何代替法官的角色来判案的呢?退一步,既然主管心虚,我们能不能是李提出30万、主管直接顺水推舟给李30万呢?倘若这样,难道也是敲诈勒索吗?这明明是李挪用公款来掩盖自己造假的事实!
 
七驳“怎么曝光的?”
八驳“为什么拿钱几个月才报警抓人?是不是故意的?”
 
第七条和第八条放在一起驳斥!按照“十问”的说法,是内部审计时发现,然后并立马报警的。那么有两个问题无法解释,其一是根据兽爷的文章《大象踩了他一脚》,2018年2月2日华为已经对造假高管进行处罚,那么此时必然发现了问题,何至于在2018年3月8日又给李转了30万呢?甚至于,在2018年9月还缴纳了税款呢其二,倘若真的是审计发现李敲诈勒索,也应该是以敲诈勒索的罪名向警方报案,而不是以泄露商业机密报案将李抓捕(2018年12月15日),然后在该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又于2018年12月28日补充证据说李敲诈勒索,这是无法自圆其说的:我们只能理解为,华为就是要把人送进去,然后补充证据!
 
九驳“为什么251?”
 
按照“十问”的说法,李是个坏蛋,所以一开始就做足了准备,竟然还选择性的录了音,可问题是,这只是“十问”作者的推测,没有证据的恶意揣测。接着,作者又一次把假设作为已知的事实开始推论,把华为HR当成了善良的任人宰割的羔羊,可问题是,这些年进去的难道只是“李洪元”一个人吗?难道这些人都是恶意的坏蛋,都想敲诈勒索公司?那么,一个孕育了这么多敲诈勒索犯员工的企业,又是什么企业呢?十问愀然不答……
 
十驳“公司为什么不说明”?
 
按照“十问”的说法,公司之所以不说明,是因为检察院已经放人了,再解释就是诽谤了,所以打掉牙往自己肚子里吞。解释的多么冠冕堂皇呀,人家已经被关了251天,即便你认为自己是对的,可是群议汹汹,你至少应该是把自己视角下的经过告诉公众吧?然而,华为就是牛气的不屑于回复,还很硬气的告诉李和关心这件事情的公众:有种去告呀!
 
所以我们批评华为的傲慢,不是因为他那句“有种去告呀”,而是它对于事情的起因、经过一言不发,这在公众眼中就是不屑于回复,再加上“有种去告呀”的姿态,我们怎能不对华为有意见?
 
我还看到有朋友提到,这是一场黑公关借机抹黑华为的宵小狂欢:是的,我不否认有黑公关推波助澜,可是难道华为不应该反思反省吗?黑公关即便要黑你,也要找到“口实吧”?你如此傲慢到一点都不屑于解释,甚至摆出来一副“有种去告”的姿态,普通人有什么理由绞尽脑汁为你辩护呢?
 
无数的人因为华为的傲慢纷纷“粉转黑”难道,这个罪名也要全部怪到吃瓜群众太愚昧头上吗?如果华为依然不知道反思反省,不知道换个姿态与公众对话,与无端遭受251天牢狱之灾的李洪元对话,那么很遗憾:我这个全网第一个站出来纪念孟女士被捕一周年的人,也要很遗憾的对华为说一句——我很失望……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