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思源《中国营造学社》与“庚款”(图)

饮水思源《中国营造学社》与“庚款”
    接前文“知恩报恩《中国营造学社》与‘婉漪’”,《中国营造学社》与“庚款”,也有着许多渊源,虽然大多已被国人遗忘,但是毕竟涂抹不尽;不管怎么说,“庚款”也是《中国营造学社》和《中国营造学社汇刊》能够成功的后台老板(可能有人会说,庚款本是我们的白银?)。
    《中国营造学社汇刊》,起迄1930~1945年,共7卷23期22册约5600页插图约1600页;抗战前六卷,从用纸到印刷都属高档出版物;第七卷两期,在抗战中是土纸石印。
     题图是1936年9月《中国营造学社汇刊》第六卷第三期“本社纪事”一页,记载着:
    “请求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继续补助本社经费:敝社在过去七年中,受贵会补助……经常费及专任研究员薪俸概于贵会补助费内支给。去岁以来,虽又受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每年补助出版费一万元……请求贵会从下年度起继续补助敝社经费三年,每年以二万元为度……  中国营造学社社长朱启钤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二月三日。
   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复函:……经第十二次董事年会议决……补助壹万五千元,以为研究中国建筑学之用,自二十五年七月起二十六年六月止期限壹年……
    请求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继续补助本社编制图籍费及调查费 致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函:……蒙贵会议决补助敝社编制图籍费国币贰万元,分两年拨付……恳求,贵会除继续补助敝社编制图籍费外,并加调查费,每年共计壹万八千元,暂以三年为限……中国营造学社社长朱启钤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二月三日
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复函:……议决,补助五万肆千元,自二十五年度起分三年拨给,每年一万八千元,指定专充编制图籍费之用……”
   

由此联想,今天我们遭遇的“土豪”危机,国力越强却形象愈差,挥金抢购、打架骂人、随地吐痰、当众挖鼻子等等,还是小节;最难看的是选择性地遗忘,都忘记了三十年是怎么向先进国家学习的,简直是从做方便面学起!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