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的朝鲜

2017年全世界的焦虑的目光都对准了朝鲜,人们不知道哪一天早上,眼睛一睁开,便会读到半岛战争爆发的毁灭性新闻。地点就在中国的家门口。

全世界都在问,朝鲜为什么如此疯狂地呼唤战争,而且是核战争。

想要读懂朝鲜,首先要研究的是朝鲜的饥饿,弄清了朝鲜的饥饿,对朝鲜的核战争的渴望便有了答案。

全世界对朝鲜说:我们给你粮食,你把核弹放下。                       

朝鲜指天为誓:一旦发生争端,韩国全境将下起核报复的阵雨

这件事得追溯到四年前,2013年3月8日,朝鲜宣布,全面废除关于朝韩互不侵犯所有协议。

3月30日,朝鲜正式对韩国宣战! 朝称朝韩关系正式进入战时状态。

2013年4月5日,朝鲜称核攻击行动己获批准。

对此,朝鲜劳动党的机关报《劳动新闻》进一步评论说:

一旦发生争端,韩国全境将下起核报复的阵雨。

这话听得让人毛骨悚然。一个国家竟宣布,要对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兄弟姐妹动用核武器,要在朝鲜民族的另一半国土上,下起“核阵雨”。动用核武器的级别竟低到“发生争端”。让人该如何评论说这话的人?

更可怕的是,那还是个饿得前心贴着后心的人。

如果一个富裕的有核国家,发动一场核大战的概率为1,那么,一个饥饿的有核国家,发动一场核大战的概率为100。如果一个民主制的有核国家,发动一场核大战的概率为1,那么,一个只有一个人的声音的君主制的有核国家,发动一场核大战的概率为100。

可朝鲜是一个饥饿贫穷的核国家,发动一场核大战的概率应该为100×100。

如果,在朝鲜半岛上爆发核战争,中国还有和平可言吗?那绝不仅是中国的灾难。

我们的地球己经许多年许多年不曾听到核爆炸的声音了,当我们在庆幸人类离开核战争的噩梦越来越远的时候,我们的“嘴唇”引爆了核弹。

我们还能沉默吗?我们还能连一句话都不说吗?我们的纵容真的连底线都没有吗?

一页旅游日记     

……大约7点多,天已经黑下来,列车再一次“临时”停车,肚子饿了,列车上没有食品供应,有心计的女团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鸡蛋,火腿肠,小点心等充饥。

这时有人发现路基上站着一位朝鲜男子,他抬头仰望列车车窗,面无表情,这令正在进食的团员们略感不安。试想当你在长途旅行中的小酌,旁边却有一双饥饿的眼睛紧盯着你,那是一种什么感受。

但是出发前宣布的注意事项中,明确规定在列车上不得向沿途朝鲜人赠送食品,所以团长关照大家关闭车窗,不再理会外边。

大家试图言及其它,忘掉刚才的尴尬。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火车还没有动静,终于有人又向车外扫了一眼,天哪,他还站在那里!

“不行,我受不了,你们把导游引开,我们给他点东西”,团里的一位女高工吩咐大家。于是行动起来,有的与导游胡聊,有几个人站起来挡住导游视线,大家拿了三包方便面,四根火腿肠递给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立即撕开一包方便面,狼吞虎咽下去,剩下的食品以及那个方便面的塑料袋揣到怀里,看来他不想留下任何痕迹,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读这篇日记,让人想落泪。

当全中国胖人瘦人都减肥,当中国面临着成为胖人国的威胁的时候,当中国以瘦为美,“楚王爱细腰,国人多饿死”的时候,朝鲜人却饥饿如斯。

当中国正在举国实行“光盘行动”的时候,朝鲜却在为“光盘”而犯愁。

当中国人到朝鲜旅游时,都受到了这样的警告:不得向沿途朝鲜人赠送食品,违之将要受到惩处。

《2016年全球饥饿指数》

如果不是每年一届的全球饥饿指数的发布,也许我们不会知道,朝鲜的饥饿问题有多严重。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IFPRI)在2016年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前夕发布2016年度“全球饥饿指数”(Global Hunger Index),2016年全球饥饿指数/The 2016 Global Hunger Index (GHI)以多维度的方法衡量国家、地区和全球饥饿状况,并着重于如何在2030年以前实现全球零饥饿。

全球饥饿指数主要是依据人口营养不良 比例、5岁以下儿童体重不足比例,以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作为统计。

指数以百分制来衡量一个国家,其中0为最佳(“不存在饥饿”)100为最差(亦即分数越高,该国的食物状况越差,尽管这两个极端都不是在实践中取得)。分数低于4.9表示“低饥饿”,分数在5至9.9之间表示“适度饥饿”,10至19.9之间表示“严重饥饿”,20至29.9之间表示“饥饿程度惊人”,而30以上表示“非常令人担忧的”饥饿问题。

在有统计数据的118个国家中,印度排在第97位(28.5分)。朝鲜排在第98位(28.6分)。显示饥饿的程度惊人。

而如果我们不知道朝鲜的饥饿问题有多严重,我们便不能理解朝鲜半岛上空五次升起的蘑菇云,和从朝鲜射向公海的导弹为什么一枚接一枚。

我们更弄不清一个只有2300万人口的国家,为什么会装备110万正规军, 350万武装力量。一个国家为什么如此穷兵黩武到如此程度?而13,4亿人的中国,才230万军队。全世界军事力量最强大的美国,总兵力也才146万人。

朝鲜2016年的军费开支为160亿美元,美国的军费预算2017年达到了6557亿美元,朝鲜的军费开支不到美国的零头,就这么可怜的一点儿军费开支,不要说打核战争,就是打一场小小的常规战争,都支持不了几天,就这么可怜的一点军费开支,却占到了朝鲜GDP总量的40%!

朝鲜的贫穷可见一斑。

军费开支能占到GDP如此之高的比重,全球找不出第二个国家。

我们可以这样比较一下,近10年来,中国军费占GDP比重平均仅为1.32%。美国为1.7%。

而如此庞大的军队和惊人的军费开支,正是朝鲜贫困的原因。

二战后,战败的日本急剧崛起,成为世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经济大国,迅速成为富裕程度世界仅次于美国的国家,日本人庆幸地说,他们是世界上只有自卫队没有军队的国家,他们是世界上军费开支最少的国家。

 

我们是不是该从这里悟出点儿什么?

如果我们不知道朝鲜的饥饿问题有多严重,我们便难以知道,我们该如何正确处理我们的对朝关系。

 《2016世界饥饿指数》报道称,在全球十大饥饿指数(GHI)恶化国家中,除朝鲜以外,其他国家都位于非洲,其中包括斯威士兰和津巴布韦等。

也就是说,在全球十大饥饿指数(GHI)恶化国家中,朝鲜是惟一的非非洲国家。

在1990至2016年期间的《饥饿指数恶化排行榜》上,朝鲜继刚果之后位列第二。

一页中国日记 

我家的邻居来了位特殊的亲戚,是从北朝鲜来探亲的,邻居带她到超市里购物,她惊呆了,眼花缭乱,不知所云。大部分的食品不认识,走到水果摊看见了又红又大的苹果,惊奇地问邻居:

这是什么?

答曰:苹果。

又问:这么大的苹果是真的吗?

答曰:这还有假?

一阵感概后回答:金正日也没有吃过这么好看的大苹果,然后啧啧称赞。

又走过卖肉的摊位,邻居买了很多的肉类,回家精心烹饪出美味的佳肴,让亲戚解馋,谁知客人享受不了美食,消化不了,泻肚不止。邻居犯难了,不知如何招待这位客人。因为他们多年的挨饿,胃肠蠕动已经减慢,消化功能减弱,很难消化这些肉类的食物,我听了让我感到阵阵的辛酸。

慢性饥饿的国家 

1990年代中期,朝鲜发生骇人听闻的大饥荒。根据逃亡韩国的已故朝鲜领导人黄长烨的记载:

到了1995年,平安北道发大水,粮食危机变得日益严重起来。街上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因为抢粮食而引发的杀人、强盗事件,也越来越多……只要稍微离开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饿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尸体。

黄长烨引述朝鲜党内组织部的说法称,1995年共饿死50万人,包括5万名党员,到1996年11月中旬已经饿死约100万人。军需工业的工人约50万,其中就连那些技术最高超的工人也饿死了超过2000人。有一半的人,饿肚子无法干活,只能躺着。

韩国统一研究院2004年的研究成果认为,1994-2000年间,朝鲜因饥荒造成的人口损失,至少63万-69万,最多在58万-112万之间。 

大饥荒过后,朝鲜虽然也经历了数次粮食危机,但未再出现先前的惨烈景象。但饥荒似乎从未离开朝鲜半步,只是变成了日常而缓慢的饥荒。这让中国人难以想象,1959-1961年的国内“大跃进”,似乎已是对饥荒惨状的记忆极限了。

朝鲜的饥饿人口,在90年代初约为420万人,90年代中期增加到700万人。之后经历了10年以上的漫漫粮食危机,到了2007年,33%的国民,即780万人处于营养失调状态。这在亚洲,独一无二。

关于朝鲜的饥饿的外电报道:    

目前平壤的粮价已经达到自2004以来的最高纪录,大米的价格为每公斤2000朝鲜元,而去年4月为700至900朝鲜元;猪肉现价为每公斤5500朝鲜元。朝鲜人均月工资约为6000朝鲜元。

也就是说,朝鲜人均月工资只能从“敞开供应”的市场上(中国人挨饿的时候,也有这种市场,叫“自由市场“。)买到3公斤大米,或一公斤猪肉。

朝鲜元的官方汇率1美元兑换150朝鲜元,而民间1美元可兑换2,900朝鲜元左右。(黑市价)。我们历来关注的是自由汇率,因为它才是真实的市场价。也就是说,朝鲜人均月工资约为2.01美元,中国的人民币15元。

朝鲜的贫穷以至于斯。

据韩联社报道,WFP平壤事务所所长玛勒祖里当日在北京召开记者会表示:“最近3个星期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一起在朝鲜全境实施了紧急粮食安保评估。”

玛勒祖表示:“500-600万名朝鲜居民因粮食紧缺而挨饿,或以野果、草根、树皮充饥,朝鲜的饥荒已达到非常严重的地步。”

他还称:“朝鲜政府每天向城市居民配发的粮食由以往的人均450~500克,减少到了150克,城市居民将孩子送往粮食情况相对较好的乡下。”

你可以想想,每天150克粮食,即3两粮食,人该如何生活。

经历过中国的1959、1960、1961年大饥荒的人都还记得,那时,中国城市居民的定量为每月27斤,学生30斤,即每天450克到500克,人被饿成了什么样子。全身浮肿,面有菜色。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那种恶梦般的日子,这辈子不愿见到第二次。

可朝鲜的情况更糟。

我们接着读外电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说,世界粮食计划署曾对375户朝鲜家庭进行过调查,发现超过70%的家庭吃野菜,作为对粮食不足的补充。这种野生植物很难消化,对儿童和老人来说尤其如此。调查还发现,大部分朝鲜成年人开始省略午餐,每天只吃两顿。

中国人,现在也吃野菜,是为了健康。中国人现在崇尚粗茶淡饭,是为了减少体内的脂肪堆积。

那些反对改革开放的人,那些诅咒改革开放的人,你们可以移民到朝鲜去,过改革开放前的日子。在朝鲜时光可以倒流。你们可以一夜回到改革开放前。

2017年朝鲜大旱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与欧洲委员会的联合研究中心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在2017年的粮食生产,包括主食类大米、玉米、土豆和大豆,都受到了持续许久的干燥天气的严重影响,威胁到了朝鲜很大一部分人口的食品安全。

根据粮农组织,今年朝鲜人民共和国国内主要农作物生产地区在四月到六月的降雨远低于长期降雨平均水平,严重破坏了生产活动,破坏了2017年主要作物收成。

朝鲜的饥饿越发严重。

全世界对朝鲜说:我们给你粮食,你把核弹放下

在说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先说,为什么朝鲜这个传统的农业国家的粮食为什么不能自给。是地不好天不好吗?

朝鲜的地理位置自然条件与中国的东三省相仿,可中国的东三省是中国最重要的粮仓,仅中国的东三省每年打下的粮食,便够中国13。4亿人吃上小半年。所以,不能把责任推给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说自然灾害,也不能一连三十年的自然灾害吧。

问题出在朝鲜至今固守的合作农场制度。

合作农场在中国叫人民公社,在前苏联叫集体农庄。

中国是第一个在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了在农村的“包产到户”的国家,自此,中国的人民公社解体。于是,中国农业的灾难熬出了头,中国人吃饱了肚子。

这时前苏联还在饿肚子。他们也急了,于是,学中国的样子,果断解散了集体农庄。于是,俄国人也吃饱了肚子,再不为粮食犯愁了。

可朝鲜食古不化,于是,他们饿了三十多年的肚子,还得接着饿。金正恩会按过金正日的接力棒,会“我办事,你放心”。

世界从来没有慢待过朝鲜。

旅游日记

……在韩国时,我们曾去参观位于汉城(现在叫首尔)的国家电视台。在那座雄伟建筑的大堂里,发现不少人围着一张告示在默默地观看。找来翻译打问,才知道告示上公布着如下内容:“让我们每个人都节省一顿午餐,去救助那些正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北方同胞……” 

多年来,韩国一直是朝鲜的主要粮食来源,每年提供近50万吨大米和约30万吨春耕肥料。但是李明博的保守派政府上台後,来自韩国的援助趋于枯竭。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朝鲜对韩国宣战。不给我粮食,我就打死你,用原子弹炸死你!

世界粮食组织每年向朝鲜提供40%的粮,中国提供30%的粮,而且一直提供了30年之久。

韩国,作为朝鲜的主要粮食援助国之一,从朝鲜进行导弹试测后,暂停了粮食供给。而另一个主要援助者中国,在过去的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的粮食供应量。


朝鲜绑架中国船员、军队开仓放粮、金正恩视察军工食品厂,国际舆论又自然的把这些朝鲜最新动向与国内饥荒联系在一起。自上世纪90年代,由于苏联解体援助停止、美国的制裁,加之国内耕地与人口不成比例、闭关锁国经济落后等原因,饥荒与朝鲜总是“结伴”出现。朝鲜领导人塑造的强硬形象,与平民的积贫积弱形成鲜明对比。

1997年6月21日-24日之间,黄海北道平山人民医院,住院的朝鲜人。1990年代中期,朝鲜发生骇人听闻的大饥荒。根据叛逃韩国的已故朝鲜领导人黄长烨的记载:到了1995年,平安北道发大水,粮食危机变得日益严重起来。街上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因为抢粮食而引发的杀人、强盗事件也越来越多……只要稍微离开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饿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尸体。

1997年5月14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朝鲜江原道地区做调查,这里许多孩子都营养不良。黄长烨引述朝鲜党内组织部的说法称,1995年共饿死50万人,包括5万名党员,到1996年11月中旬已经饿死约100万人。军需工业的工人约50万,其中就连那些技术最高超的工人也饿死了超过2000人。有一半的人,饿肚子无法干活,只能躺着。
1997年8月14日,朝鲜黄州,集体农场的经理表示玉米只有往年的一半高。韩国统一研究院2004年的研究成果认为,1994-2000年间,朝鲜因饥荒造成的人口损失,至少63万-69万,最多在58万-112万之间。
1997年4月24日,朝鲜Hwanghe省,老妇和孩子走在Kumchong县农庄外。大饥荒暴发两年后,朝鲜韩国同意在北京会谈,讨论粮食援助问题。
1997年6月21日-24日之间,黄海北道,一名朝鲜男子端着玉米粉混合野草的食物充饥。
1997年7月28日,黄海北道联保县,一个男孩在啃着土豆。大饥荒过后,朝鲜虽然也经历了数次粮食危机,但未再出现先前的惨烈景象。但饥荒似乎从未离开朝鲜半步,只是变成了日常而缓慢的饥荒。
2003年11月24-29日,朝鲜平安南道肃川,工人的午餐在吃煮玉米。朝鲜的饥饿人口,在90年代初约为420万人,90年代中期增加到700万人。之后经历了10年以上的漫漫粮食危机,到了2007年,33%的国民,即780万人处于营养失调状态。这在亚洲,独一无二。
2011年9月29日,农场的一名妇女在家中煮饭。
2011年10月1日,营养不良的婴儿躺在病床上。在这所儿童医院里,孩子们两人一床躺着,严重营养不良引发皮肤感染、头发稀疏、他们看起来个个表情冷漠倦怠。
2004年8月4日,平安南道省新阳郡,3岁的宋哲因营养不良住进医院,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了营养丰富的粥。
1997年8月8日,朝鲜元山,老妇从红十字会领取的450克玉米,用来养活3个人。
2005年10月24日-31日,朝鲜平安南道,粮食计划署公共配送中心,妇女在排队领取玉米
2002年11月13日,朝鲜咸镜北道清津,两个朝鲜女孩在政府开办的幼儿园吃面条
2000年4月17日,黄海北道省,朝妇女在种植玉米。世界粮食计划署驻朝鲜地区总代表让-皮埃尔-迪马杰瑞200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朝鲜缺粮有许多结构性的原因。“一是朝鲜可耕地比例低,朝鲜国土面积虽然有12万平方公里,但可用于耕种的土地只有18%,这个比例在世界上也是最低的之一。还有,朝鲜缺少足够的化肥、生产设施和农业机械,灌溉和抗自然灾害能力也弱。每年夏天,朝鲜都会发生或大或小的水灾,还有春季的干旱和秋季的台风,这些都是造成朝鲜农业很容易减产的原因。”
1997年5月31日,朝鲜红十字会配送中心,朝鲜居民排队领取口粮。红十字会宣布,70万朝鲜人接近饥荒。1995年朝鲜发生严重水灾,损失惨重,于是向国际社会发出请求,自此国际粮食援助成为朝鲜人民温饱的重要来源。自1995年以来,国际社会向朝鲜提供了超过1200万吨粮食,每年都有几十万吨粮食援助流入朝鲜。
2000年10月23日,两名朝鲜孩子在美国援助的小麦和食用油旁。1995年至2008年,中国是对朝鲜援助最多的国家,占全部援助朝鲜粮食的26.9%,其次是韩国占26.5%,之后是美国和日本。
2000年8月12日,时任朝鲜领导人金正日饮酒庆祝。尽管几十万吨的粮食缺口对于正常国家来说几乎不值一提,但对于始终处于慢性饥饿之中的朝鲜民众来说,却有可能意味着生与死的区别。而在朝鲜内部,不同阶层的人,吃到粮食的机会完全不同。国际社会的援助粮同样如此。处在食物链最底层的人始终缺粮,这也是困扰国际社会的一大难题:有可能最需要国际社会帮助的人群,却是最没可能吃到援助粮的人。
2007年11月,朝鲜官方公布的照片,平壤万景台区的民众在制作泡菜。进入韩国的咸镜北道高层“脱北人士”并不认为居民们能拿到食品。该人士称:“2008年有1万吨级的船只装载着玉米、大米进入了清津港,但是变成了军粮。”因此朝鲜民众虽然会听到“装载玉米的美国船只进港”等传闻,但(由于不会进行分配)实际并不关注它。他介绍,如果有船舶到达清津港,那么最先装载货物的火车保卫人员实际上是换了便装的黄海道(2军团)、江原道(5军团)的军官们。此外,干部盗取物资现象严重。,朝鲜平壤的一家食品店出售的食品。2011年4月韩国相关组织对500名“脱北者”进行的问卷调查中,仅有1人回答一般居民也得到了国际社会食品支援,仅有10人表示分配给了弱小阶层的幼儿。
2009年4月28日,朝鲜官方公布,平壤的披萨店。联合国称,饥饿迫使朝鲜人吃草,美国韩国要求提供蔬菜进行人道主义援助。朝鲜称危机被夸大。问卷调查显示,得到物资的有军队(73.6%),党、军部(69%),政权机关(48.8%)等特权机关。
2009年4月6日,平壤人民文化宫殿,庆祝金日成生日进行的烹饪大赛。
2010年10月11日,朝鲜一个公园的快餐店,3名朝鲜男子在里面摆着pose。对朝援助团体“好朋友们”强调,朝鲜是把粮食分为四等级进行配给的。也就是党中央机关、各级党委员会成员和居住在平壤中心地区的居民为供应第一位,军队和跟军队有关的人员为第二位,特级企业(大企业)员工为第三位,一般居民为第四位
2012年4月18日,朝鲜平壤山顶公园,平壤工人庆祝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生日期间享受野餐。
2012年2月20日,朝鲜平壤,金正恩下令沿大同河建立十几家餐厅,几个朝鲜男人在其中的一家喝啤酒,该餐厅提供七种不同风味的啤酒,鸡尾酒,咖啡和零食。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怀疑也比比皆是,有人认为平壤曾实施多次粮食欺骗,粮食主要掌握在该国的军事和政治精英手中。去年,朝鲜更是削减了40%的粮食进口经费,但在弹道导弹计划和奢侈品进口上却没有削减开支。
2010年12月3日,韩国首尔,示威者手举金正日和营养不良孩子的照片进行抗议。有人认为,只要朝鲜领导人愿意购买,朝鲜并不至于粮食短缺到如此地步。尽管如此,即便国际社会有9999个理由不对朝鲜进行粮食援助,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加上不采取行动进行救援的代价有可能比被欺骗来得惨重,因此源源不断的国际援助仍会流入朝鲜。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