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榆林最牛职业放贷人:治安大队教导员帮讨账

10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对非法放贷的认定标准进行了界定。

其中,两年内向不特定多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及个人以超过36%的实际年利率放贷200万以上,应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然而,陕西榆林市榆阳区的职业放贷人徐玉霞,多年来以高额利息,向不特定对象出借资金无数次,其中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能查到的就达17次之多;同时,其以年利率36%单笔放贷就达200万,累计金额超过400万。

经典的是,徐玉霞的17起案件无一败诉,民间称她为当地最牛职业放贷人。当然,这还不算最牛的。据民主与法制网报道,身为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的张保平,还亲自出面帮其“讨账”。

 

职业放贷人的民事判决

徐玉霞究竟向多少人放贷了多少钱,如果没有刑事强制手段,估计很难查清。但是,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能公开查询到她涉及的民事案件,高达37件,其中绝大部分是民间借贷。下面小编来罗列一下:

 

第一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3)榆民高初字第00266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谢加芳、高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3年6月21日立案受理后,8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原告徐玉霞诉称:2008年6月16日,被告谢加芳已故的丈夫高怀旺立据向我借款50万元,约定月利率1.5%,期限为一年,按季度付息,超期则按月利率2%计算利息,被告高琛作为连带保证人在借款条上签字予以确认。该笔借款高怀旺利息结算至2011年12月22日。20111223日,高怀旺又立据向我借款80万元,约定月利率3%按季结息,该笔借款高怀旺利息结算至2012年3月22日。之后,经我多次向高怀旺、被告高琛催要借款本息未果。被告谢加芳之夫高怀旺于2013年6月底病故,为此,其将被告起诉至法院。

2013年8月29日,法院判决:被告谢加芳立即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人民币800000元。并支付借款800000元从2012年3月23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算的利息。

 

第二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3)榆民一初字第01576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陈治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3年11月8日立案受理。

2014年2月8日,法院判决:由被告陈治一次性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人民币35000元。

 

第三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5)榆民初字第01089号民事判决。原告王宝玺、徐玉霞与被告谢峰、李雨合同纠纷一案,该院于2015年1月19日立案受理。

2015年8月27日,法院判决:由被告谢峰、李雨共同一次性偿还原告王宝玺、徐玉霞欠款人民币207000元及从2013年12月4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1.8%计算的利息。

 

第四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67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杨珍、杨秀、屈恩念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5年12月22日立案受理。

2016年3月28日,法院判决:由被告杨珍、杨秀共同一次性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人币10万元整;并支付从2014年12月10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月利率按照2%计算的利息;被告杨珍、杨秀、屈恩念负连带责任。

 

第五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4738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黄塬、刘春莲、刘汉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4月29日立案受理。

2016年6月30日,法院判决:由被告黄塬、刘春莲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592000元并支付从2014年5月1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按照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二被告互负连带清偿责任(但被告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400000元与以最初借款本金400000元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从2012年5月1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

 

第六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7531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王铨衫、赵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7月27日立案受理。

2016年8月25日,法院判决:由被告王铨衫、赵莉共同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人民币4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利息。

 

第七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4390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王宝玺与被告陈建波、李荣荣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4月19日立案受理。

2016年10月9日,法院判决:由被告陈建波、李荣荣立即共同一次性偿还原告徐玉霞、王宝玺借款本金人民币4万元及从2014年3月18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二被告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第八起:榆阳区人民法院 (2016)陕0802民初8616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王铨杉、赵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8月26日立案。

2016年10月26日,法院判决:由被告王铨杉、赵莉共同偿还原告借款本金人民币36万元及借款本金12万元从2015年3月18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借款本金24万元从2015年4月24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被告王铨杉、赵莉互负连带清偿责任。

 

第九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9492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王铨杉、赵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9月19日立案。

2016年10月27日,法院判决:由被告王铨杉、赵莉共同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36万元,并按月利率2%支付利息。

 

第十起:榆阳区人民法院 (2017)陕0802民初6748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吕克、乔艳平、田群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7年7月10日立案受理。

2018年5月4日,法院判决:由被告吕克、田群共同一次性偿还于2012年12月7日所借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人民币5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2014年3月7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二被告互负连带清偿责任。由被告吕克一次性偿还于2012年5月9日所借原告徐玉霞剩余借款本金1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自2015年9月28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第十一起:榆阳区人民法院 (2017)陕0802民初6747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吕克、乔艳平、程怀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7年6月23日立案受理。

2018年6月4日,法院判决:由被告吕克一次性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人民币8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自2014年4月22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第十二起:榆阳区人民法院 (2017)陕0802民初6749号民事判决。原告徐玉霞与被告吕克、乔艳平、张彦斌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7年6月23日立案受理。

2018年6月4日,法院判决:由被告吕克一次性偿还原告徐玉霞借款本金人民币80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支付自2015年9月28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上述12起民间借贷案,徐玉霞出借款项合计超过530万元。

 

年利率36%和她的“影子”放贷人

如果说上述12起案件属于正常民间借贷,那么下面的4起就不再正常了。

首先,我们来看看年利率超过36%的借贷案。

 

第十三起:赵军、徐玉霞向榆阳区法院起诉称,2015年1月19日,曹福堂因资金周转困难向赵军借款200万元,约定月利率为3;2015年1月27日,曹福堂又向徐玉霞借款150万元,约定月利率3。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及担保人清偿借款(月利率3分就等于年利率36%)。

榆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9)陕0802民初1898号民事判决:由曹福堂立即偿还赵军借款本金200万元,并按月利率2%支付从2017年12月20日起至还款之日止的利息;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由焦同祥、王建武、榆林市榆阳区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由曹福堂立即偿还徐玉霞借款本金150万元,并按月利率2%支付从2017年12月28日起至还款之日止的利息;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由焦同祥、榆林市榆阳区顺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16日作出(2019)陕08民终1849号民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显然,法院是不支持年利率36%的,因此才作出上述判决。但在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年利率超过36%的,还有另外1起。

第十四起:榆阳区人民法院 (2019)陕0802民初2254号民事判决。原告赵某与被告曹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9年2月15日立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5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玉霞,被告曹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东到庭参加了诉讼。

原告诉称:2015年4月26日,被告曹某向原告赵某借款27万元,约定月利率3%;2015年8月26日,被告曹某再次向原告赵某借款330000元,约定月利率3%,其中有之前借款利息5000元。

2019年5月23日,法院判决:被告曹某偿还原告赵某借款60万元及从借款之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2%计算的利息,并偿还原告借款利息5000元。

小编注意到,这起案件虽然年利率是36%,但与其它案件的不同之处在于,原告自己不参与诉讼,而是以授权委托的方式,委托徐玉霞以代理人的名义参加诉讼。如果没猜错的话,本案当中的原告“赵某”,很可能就是徐玉霞的丈夫赵军。

 

 当然,妻子代理丈夫参与诉讼尚属正常,但下面这两起就显得有点诡异了。

第十五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5819号民事判决。原告王某某与被告薛某某、米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该院于2016年6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徐玉霞,被告薛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米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审理。

2016年7月22日,法院判决:由被告薛某某、米某某共同一次性偿还原告王某某借款本金人民币30000元及利息。

 

第十六起:榆阳区人民法院(2016)陕0802民初字第00066号民事裁定书。该院在审理原告徐莲莲(委托代理人徐玉霞)与被告康世忠、曹连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原告徐莲莲于2016年1月4日向本院书面申请撤回对被告康世忠、曹连霞的起诉。

2016年1月5日,准许原告徐莲莲撤回对被告康世忠、曹连霞的起诉。

从这两起案件可以看出,徐玉霞均以代理人身份参与诉讼的,并且能决定案件的走向。为此,这两起案件当中的原告,很可能就是徐玉霞放贷所利用的“影子”,其实际放贷人仍然是徐玉霞,这是符合高利贷行业之行规的。

 

治安大队教导员帮“讨账”

上述16起案件,徐玉霞无一败诉,民间称她为当地最牛职业放贷人。然而,这还不算最牛的,据民主与法制网报道,身为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的张保平,还亲自出面为徐玉霞“讨账”。

关于张保平去讨的这笔账,是因为榆阳区人民法院民作出的(2015)榆民初字第00818号民事判决。

判决书的原告徐某诉称:2012年5月1日,被告折某向原告借款123万元,约定月利率1.5%。借款后,被告将利息清偿至2013年4月1日。

2015年6月5日,榆阳区法院判决: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被告折某立即清偿原告徐某余下借款本金人民币1035780元,并支付借款本金1035780元从2013年9月24日起至款付清之日止以月利率1.5%计算的利息。

              这个判决的起因,是徐玉霞与折某的一起房屋租赁纠纷,徐玉霞作为“二房东”,将榆阳区检察院的楼房转租给了折某,而折某因经营不善无力支付房租引发诉讼。

据2017年4月28日民主与法制网报道:“折建军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徐玉霞称榆阳区检察院商部承租并转包总共三个股东,一股是她,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治安大队教导员张保平和他朋友一股,另外一股是一位领导。

对此,张保平称其不可能参股,不过确实和榆阳区民爆公司经理钞增飞去折建军宾馆办公室要过房租,但仅仅是帮朋友讨账。”

当地人都知道,徐玉霞是远近闻名的职业放贷人。而作为人民警察的张保平,居然去帮她“讨账”,这给公众留下太多的想象空间。

 

综上,根据《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精神,作为职业放贷人的徐玉霞,已涉嫌非法经营罪,公安机关可依法对其进行立案侦查。

而作为人民警察的张保平,为什么要出面帮徐玉霞“讨账”?同时,是否有公职人员拿资金通过徐玉霞放贷、是谁在为她充当保护伞?期待纪委监察委等部门依法依纪对此进行调查,维护良好的金融秩序。

关于徐玉霞与榆阳区相关部门更多诡异的合作问题,我们将进一步揭露!(监察参考)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