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雪耻》第六章 逃往深山

赵胜群藏在密林深处哭一阵,解下皮带拴在树上,刚把脑袋钻进活套跳下石头,李要饭喘着大气跑来救下她。

李要饭抱着赵胜群坐在地上劝说:“你不会想……天天把我抓去批斗游街,我都不会去死……你到我们山里去,我们山里穷,但是人好,不像你们南戳县……”赵胜群在饭店上班时,李要饭常来挑煤扫地,抹桌收碗,顺便用舌头把盘碗打扫得干干净净,赵胜群看也不愿看一眼,此刻在他臭气熏天的怀里,感到他比爹妈亲,他比姊妹亲,更比她的所有朋友亲。她丢脸以来,爹妈姊妹没有进城一次,没有看她一次,朋友们不仅躲她老远,还在背后叫骂讥讽,落井下石。现在她感到满世界只有李要饭给她一丝温暖,她点儿也不嫌他脏,不嫌他臭,不嫌他笨了,真愿跟他躲到另一个星球去生活。

李要饭抱着赵胜群,憧憬他俩未来的幸福:“我老家有房,培修一下就不漏雨……夏天我给你打扇,给你赶蚊子,冬天炒一碗干胡豆,我们藏在铺盖窝里,你多吃,我少吃……”李要饭老家几千里,那里是无穷无尽的崇山峻岭,有时几十里几百里不见一户人家,赵胜群真想躲在那里生活,永世不见南戳人。她不想死,她要活下去,她对李要饭没有一丝爱情,但是李要饭能够给她温情。爱情是未遭大难、吃饱穿暖之后的浪漫,她现在有无爱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地方躲藏,这就完全满足了。

李要饭带着赵胜群徒步回老家,赵胜群努力战胜自己,也无法去要饭,李要饭叫她躲在近旁,他去施展专业,要回饭来先让赵胜群吃过,自己再吃。赵胜群走得脚打血泡,李要饭一双赤脚长满粗茧,走路没有点儿困难,白天他背着赵胜群爬山过河,穿林踏刺,晚上和她在山洞过夜,在石腔过夜,在人家的房檐下和柴草堆里过夜。这天,他们来到一处地方,见房前院坝满满坐着十几席客人正在吃宴,主家和帮工端着满碗满盘在灶房和席桌之间忙着往来,李要饭藏在厨房后门外面的刺丛里等了很久,等到客人吃完宴席到处玩耍,主人、帮工和厨师坐在院坝轻松吃喝,他连忙溜进后门,在灶房四处一看,端起灶上一笼蒸肉就跑。他和赵胜群跑了很远,才藏到树丛里美餐,然后摘来菜叶包了剩下的蒸肉,用桑枝皮捆好,又把蒸笼里里外外舔干净,连缝隙里眼屎大的米粒也用草棍掏出来吃了,就丢下蒸笼,提着蒸肉上路。

李要饭吃了两顿饱饭,顿时有了精神和力气。他背着赵胜群走了一阵,来到一处树林边,就钻进林去,说是休息一会儿。二人坐在林间草地说话,李要饭不断把话题扯到男女之事,说自己三十一岁了,从来没尝女人味。“哦,不对,”他纠正说,“来过一次!”就对赵胜群讲起他和外甥女七八岁时的事情来。那时他还没有害脑膜炎,脑子跟别的孩子一样正常,有一天他和外甥女在山上捡柴放猪,两个孩子说一阵就骂起来,李要饭寻找最狠最痛的话骂外甥女:“你输不输我来几guai子把你ri死!”不料外甥女一下变得温柔了:“来哇,来哇,来ri哇!那么能干,啷个不敢来ri哇?”李要饭就到她跟前,低声说:“走,我们到那洞里耍。”外甥女就跟他去了……李要饭讲完,突然抱住赵胜群,求她做做好事。赵胜群猛地推开他,正要起身出树林,李要饭将她按倒在地,一边不让她挣扎,一边嚎叫:“哎哟,没办法!哎哟,没办法!哎哟,非来不可,没办法……”

赵胜群坐在地上大哭,李要饭看着自己手指:“这是哪来的血?我手上没有伤口啊?你怎么有血?”赵胜群想着男生睡她床下,有天半夜偷偷上床来,她害怕出事,吓得打抖,几次把他推下床,想着南戳县铺天盖地的谣言和叫骂,想着文教局对她的通报和处分,想着她在学校教工食堂和临街饭店遭受的各种侮辱,想着大会批斗和游街,想着刚才李要饭对她的践踏,她脑子出现一幅奇异图画:一头蠢猪穿着华丽锦缎,在冰天雪地里拼命奔跑,跑进一座皇宫,拱翻满桌玉盘珍馐,在地上疯狂抢吃,然后跑回臭气熏天、满是猪屎的圈里呼呼大睡……她起身猛打李要饭几耳光,一瘸一拐走出树林。

二人走了大半年,终于来到李要饭老家。李要饭人缘很好,一进村就喜气洋洋招呼:“大爸你在放羊?二嫂你在种洋芋?幺妹你在背娃?梁婶你在吃饭?三哥你在打柴?六爷,你在背棒子?来,我帮你背!放倒,你这么大岁数,警防摔跤……”人们看着赵胜群都诧异,有的说:“墩子,你回来啦?”有的问:“墩子,是谁?”李要饭笑得合不拢嘴:“我的婆娘!”有个老妪嘀咕:“你龟儿子想婆娘想疯啦。”有个老头在他耳边提醒:“娃,你莫乱说,警防人家姑娘打你嘴巴!”

李要饭带着赵胜群走拢他的房前,赵胜群里里外外看一遍:

烂圈垮棚,浅藏在幼树林中,丫干支撑朽木;断砖残瓦,深卧于杂草丛里,根须缠绕碎块。厕所倒墙,石头填进粪坑;厨房垮灶,土巴埋着饭碗。正屋掉瓦,横房歪柱。正屋掉瓦,粗块细尘落满桌面柜板;横房歪柱,长木短棒撑遍房檩山墙。正屋掉瓦,上见天空,下生草树,墙边毒蛇消化蛙鼠;横房歪柱,左有裂缝,右垮墙土,檐下烂布生长苔藓。棉絮是半张罗网,堆在床头像团猪油渣,散出五十年汗臭霉臭;木墩为整个树头,弃于桌下如个牛脑壳,留有三百载斧痕刀痕。门前木柱,挂着高祖与曾祖时之半根牛绳、一只草鞋、两把猪梳刮;窗边篾墙,吊有祖父和生父辈的几捆竹竿、两根木材、一个牛枷档。

李要饭和赵胜群在邻居家里吃住,第二天找来几个男子培修房屋,又找来牛二痞打灶。男人们非常羡慕李要饭㞗运好,休息时趁着赵胜群不在,都拿她的漂亮说话,再三追问他,赵胜群那么漂亮,那么有文化,怎么瞧得起你,为啥愿意跟着你。李要饭牢记赵胜群路上的叮嘱,不管别人怎样问,他都只是笑着说:“她愿意呢。”一个小伙子扯着他的耳朵高声说:“问你她为啥愿意跟着你!”李要饭还是笑着说:“她愿意呢。”有个男人说:“墩子,你这么矮,站着吃奶要搭板凳呢。”李要饭笑着不说话。另有一个男人说:“墩子,我们帮你干活,钱没有一分,饭没有一碗,把你的婆娘让我们睡一晚上?”李要饭笑着不说话,心里很为难,牛二痞高声说:“我打灶是要收钱的哟,没有钱我就ri你婆娘!”李要饭说:“我帮你干活。”牛二痞说:“不行,我要钱!”大家一齐劝说李要饭,说得久了,李要饭怕伤大家感情,才笑着勉强同意:“我倒是没意见,晓得她同意不啊?”大家都教他如何劝说赵胜群,如何睡到半夜假装出门解便,让他们一个个去睡赵胜群。李要饭又笑着说:“这几天我在跟幺哥睡,她在跟幺嫂睡……”大家更来兴致,都说等到房子补好了,两口子睡在一起了,再按他们的教导行事。

忙了好几天,李要饭赵胜群终于能在自己家里吃饭睡觉了,赵胜群用自己仅有的十几元钱去场上买了一床新被子,换去那团猪油渣。晚上李要饭脚也不洗,迫不及待要上床,赵胜群在邻家过了几天正常生活,爱干净爱整洁的天性冒出来,颇嫌李要饭,喝道:“去洗澡!”李要饭才去房子旁边的瀑布下面洗了澡,又急着来床上抱住赵胜群。赵胜群仍然嫌弃,脑里又出现蠢猪穿绸著缎践踏满地玉盘珍馐的画面,但是命运安排她跟李要饭在一起,她别无选择,只好像个死人任他作为。她仍然想那男生,竟然忘掉李要饭,不停叫道:“高峰!高峰!我的高峰……哎哟,展劲!展劲!我的高峰,展劲……”李要饭说:“我不叫高峰,我不叫高峰……”践踏一阵,他从她身上滚下来,有气无力抱怨说:“你经常说我脑壳笨,你的脑壳才笨,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帮忙修补房子的几个男人到底没有晚上来李要饭门外,候着轮次睡赵胜群,可是牛二痞只要碰到李要饭就问:“工钱!?没有工钱,我ri你婆娘!”李要饭借粮吃饭,每天和赵胜群上山找天麻找山药卖了,买回盐巴,买煤油,买衣裤等等急需品,哪有工钱啊,每当牛二痞问他,他总是笑着求情:“再等几天……”牛二痞哪能再等几天,天天打着赵胜群的主意。

这天中午,李要饭编筐,坐在正房门槛上花着篾条,牛二痞来问工钱,跟李要饭说一阵,见赵胜群在灶房,便进灶房去,李要饭仍然坐在门槛上花篾条。牛二痞进去把门闩了,赵胜群高声叫喊李要饭,李要饭说:“你在叫啥哇!一个人没法做饭吗?”赵胜群气得要死,一边挣扎一边骂:“笨狗ri的,快点来一下!”李要饭万事不着急,见老婆骂他,抱怨说:“没有见过一个知识分子,生一张臭嘴,有话不好好说,开口就骂!”接着生气问:“来干啥哇!?”赵胜群气疯了:“你的婆娘遭ri啦!”李要饭这才丢下篾刀,跑来打门,打了很久打不开。赵胜群叫他跑后门,他绕了一大圈,从后门进到灶房,边拉二痞边下话:“二痞呀二痞喲,我给你这先人老子跪倒多磕几个头都要得呀,你回去ri你自己的婆娘嘛!”

赵胜群穿着拉烂的裤子坐在桌旁哭一阵,起身要去乡政府,李要饭深怕闹出事情费脑筋,连忙死死按住她不准去。赵胜群气得打他几耳光:“龟子!人家给你戴绿帽子……”李要饭说:“戴么戴嘛,吃点亏啥关系嘛!我戴又不是你戴……”赵胜群又痛哭,李要饭安慰说:“闹出去大家都不好,我去找他大哥教育他!”山区人烟稀少,李要饭房子周围两三里没有一户人家,赵胜群估计无人知道此事,她想:“牛二痞不要脸,但是我要脸,事情闹出去,我在这里怎么做人啊……”就同意李要饭去找牛二痞他大哥。

李要饭来到牛二痞大哥家里告状,牛二痞大哥听了半天才听懂,他知道弟弟完全会那样,但是他家出事,他怎能帮外人说话,板着脸说:“‘母狗不摇尾,公狗不上身’,你老婆平时不勾引,哪个鸡巴敢那样!?”李要饭没有话说了,把茄叶卷了安在竹管上点燃,低着脑袋咂烟,继续听说话。牛二痞大哥说:“过去有个女人向县大老爷告强奸,县大老爷说,‘来人!把裤子给她脱啦!’十个差沟子一齐脱那女人的裤子,女人抓住裤子又蹬又咬不让脱,结果裤子没有脱下来。县大老爷说,‘十个男人都没脱下你的裤子,一个男人能吗?你自己不脱裤子,哪个能够强奸你!?’……”李要饭听完故事,更觉自己没理由,他要回家哄老婆,说牛二痞遭他大哥弄跪倒,狠狠打了一顿大竹板。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