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雪耻》第五章 罹祸

几天后,学校领导听说赵胜群把男生藏在床底下睡觉,暗中叫去一些学生调查,又装着过路,在她窗外朝床下瞟一眼,然后就去文教局反映,文教局长又将此事汇报请示张书记。张书记常想看媳妇,可是赵胜群不去他家,现在她闹出天大丑闻,他决定将她踢出门!他听完局长汇报,指示道:“这事要认真调查,严肃处理!她与我家无关,我儿子早就提出离婚……”局长刚走,张书记给儿子打电话,要他马上回来离婚。

这天,赵胜群正在寝室看书,文教局两个人员带着相机和学校负责保卫工作的老师来到她寝室,床下床上满屋照相后,要她到学校办公室接受调查。她竭力冷静,认为自己没有理由不去,便跟着出门来。一个人员提醒她:“把门锁上。”赵胜群说:“没有什么。”任随木门虚掩就走了。教工们三五成堆,到处站着,远远观看赵胜群被调查人员带到办公室,都诧异她那么端庄高雅,原来满满装着一肚子男盗女娼。

赵胜群在学校办公室愤怒不满,说她班男生寝室非常挤,说她班清洁卫生遭扣分,她才那样安排!她的名誉受到如此伤害,她坚决要求文教局和学校当众平反,当众向她认错!调查人员桌上一巴掌:“你为啥不找学校解决学生睡觉问题!?你该把男生藏在床底下……”赵胜群这才想到她的软肋,她无法理直气壮,真怕调查人员再高吼。她在心里问自己:“难道你真的是为了工作?难道你真的没有师生恋?”她想着她暗恋男生时的异常幸福和异常痛苦,想着她天天眼看那男生学习下降,明知毁他前途,明知不该产生这种感情,但是她没有自拔出来。她知道教师职业决定师生恋爱永远是错误,她承认自己没有为人师表,承认自己丧失师德,她有什么理由可辩?她的精神一下崩溃,见许多学生下课来窗外看稀奇,学校领导不停驱赶,她顿时无比羞耻,只想钻进地洞永世不出来。

调查结束,赵胜群顶着各种目光回到寝室,真想马上关起门窗,但是她要强装没事,让门窗像往常一样开着。她怕外面看见她,不敢坐在窗前,拿了椅子坐到屋角里,忧虑她的祸事。她发现床下没了那男生的地铺,背筐也不见了,他去了哪里?自己退学?学校劝他退学?还是学校把他安排到了其他班的男生寝室?今天上午学校把他叫去调查没有?他是怎样回答问话的?他有没有落进别人设下的险恶圈套和陷阱?现在她的信息很闭塞,没有任何教工来跟她说话,连那些往日馋涎欲滴的男教师也离她老远,她真想出去寻找那男生,或者去教室叫个学生来问问,但是她怕见人,尤其害怕见学生。她一下变得孤僻了,很想去城外山上,在那人迹罕至的密林里躲藏。她从墙壁缝隙看外面,见师生中午吃饭,外面人少,她点儿食欲也没有,连忙溜出校门去。

赵胜群多么希望帮助,多么希望有人参谋建议,消除这场灾难啊。她倍感娘家亲热,在城外山上藏一阵,想回娘家求帮助。但是娘家能够给她什么帮助?也许她的丑闻早就传到娘家,自己冒着各种眼神、议论、讥笑和谩骂回去,倒给娘家丢脸,倒遭哥嫂冷遇和爹妈责骂。这样想着,她走出树林,下山去到城边人少处,买了一瓶安眠药,回到寝室关起门窗,打算结束生命。

屋里很黑,只在桌面有一片从木窗缝隙漏进来的弱光。赵胜群坐在桌前拿着一把安眠药,迟迟不想跨进鬼门关。她放下药丸,看一阵自己年轻的手掌,又拿镜子欣赏自己精致的脸蛋,还有这软在椅上的漂亮身材,还有自己没写完的长篇小说,还有文学大师们创造的那些美妙绝伦的作品,还有大自然馈赠人类的那么多的美景……她实在舍不得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她要厚着脸皮,忍受痛苦,顽强硬撑活下去。

张书记不等儿子回来,帮他写了离婚起诉状叫老婆交到法院,法院马上立案,不通知原告被告到庭,就判决赵胜群和丈夫离婚。这天赵胜群躲在寝室正想她的祸事,法院传达员送来离婚判决书,她感到法院判案程序不在理,但是国家法律没普及,她跟全国绝大多数人一样,从来没有见过法律书,她不懂法律,怎打官司?并且她哪有力量斗赢张家和法院?她早想离婚,虽然现在离婚不光彩,虽然不满法院判案程序,到底接受了判决。

文教局等到法院判决离婚后,向全县各校发去通报,批评南戳中学女教师赵胜群把她班男生藏在自己床底下睡觉,又发文件给予赵胜群行政记大过处分。这天晚上南戳中学全体教职工开会,学校领导读完通报和处分文件,就叫教职工们发言,批评教育赵胜群同志。大家踊跃发言,有的义愤填膺,说她丧尽教师的德,丢完学校的脸,有的又说又笑,拿电影《柜中缘》取笑她在表演床下缘,有的含沙射影,说她每晚跟那男生睡在一起,有的旁敲侧击,怀疑她跟学校某个男教师还有问题。散会后,赵胜群回去自己寝室躲藏,走到暗处,有只男手摸捏她,耳边一句悄悄话:“不㞗怄,哥们跟你做朋友……”她猛打耳光,男人没出声,连忙转过墙角去,走进了另一处黑暗里。

第二天校长把赵胜群叫去,说是学校为她不便登台讲课作想,决定安排她在教职工食堂帮助工人做饭。赵胜群自从出事,进教室如进火海,上讲台如上刀山,她每次一出现在教室门口,满堂学生闹闹嚷嚷,说说笑笑,议论她的丑事,久久静不下来。她不敢批评,不敢生气,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开始讲课。她用深厚的知识,精湛的技巧,流利的语言,和蔼的态度,努力把课讲生动,努力把课讲精彩,希望吸引学生注意,学生们还是闹闹嚷嚷,说说笑笑。现在她听校长安排,虽然遭贬,倒也乐意,就默然接受了。

赵胜群去食堂上班,带班师傅迫不及待,在案前一面切着热气腾腾的熟肉,一面看着她淫笑,安排说:“去把隔壁保管室的白菜拿出来洗,筐子在那儿!”另外几个工人也馋涎欲滴,有的正剁冬瓜,停下菜刀,看她入神,有的装着过路,绕到跟前,擦她乳尖。赵胜群拿了筐子进到潮湿阴暗的保管室,她正弓腰装白菜,带班师傅进来,在她背后用两只油手抱住她,一手摸胸,一手插进她的裤子。赵胜群忙用白菜打脸,她要马上冲出食堂去向学校和派出所举报,但是她本来名声就很糟,这事一闹出,各种取笑议论更是铺天盖地,并且她在他的领导下,往后日子还很长,她不知道禽兽怎样收拾她。

这天,赵胜群正在案前切肉,带班师傅又趁无人,丢了煤铲来抱她,赵胜群气昏头脑,转身一刀砍在他那肥大结实的屁股上,带班师傅顿时倒地,鲜血直流,第二天派出所把她抓去拘留十五天。拘留所每个犯人每天三碗稀糊糊,全用剩干饭、焦锅巴,掺上生霉玉米粒煮出来,全然没有菜叶和油星,别的女犯多从农村来,终于吃过单位饭,不但没有抱怨,反倒心里有自豪。赵胜群吃了两天受不了,送饭看守见她漂亮,又想她是大学生,每天给她扔进一个馒头,两天三天给她买来一包卤肉,让她感激,让她生情。她等看守走后,把馒头卤肉与女犯们分享,心里充满高人一等的宽慰。

其时全国开始向钱看,南戳中学顶班工人很多,劳动人事局又塞来一些待业青年,全校后勤人员比教学人员多,许多人只拿工资不做事。学校无钱给教职工发奖金,便把临街房子改成茶馆饭店,安排后勤人员对外经营,创造收入。赵胜群从拘留所出来,学校安排她在临街饭店工作,她怕见人,很愿继续藏在教职工食堂,但是她带罪在身,只能服从。

全县到处在笑谈赵胜群的漂亮,到处在笑谈赵胜群把男生藏在床底下,到处在笑谈赵胜群用菜刀砍伤厨房师傅屁股关进拘留所,她比从前更有名,许多乡下人不惜车费,专门进城来看“南戳第一花”的骚情和漂亮。他们花上两角三角,吃碗稀饭或者面条,然后赖在饭店空坐几小时,又说又笑把赵胜群看个够,直到新的顾客来了没坐处,经理来赶,才悻悻离开;那班认为饭价太高的,或者在家刚刚吃过饭的,就在外面站着看,一直站到街对面,大南街上每天拥挤不堪,行人车辆无法通过,只得绕道而行。

南戳县公安局要召开一次批斗犯人的大会,杀鸡儆猴,教育群众。这天,公安局局长、副局长和刑侦队长在办公室研究批斗犯人之后的游街路线,副局长说:“大南街每天那么多人看赵胜群,就怕汽车一去,发生拥挤,像去年闹元宵一样,踩死踏死几十人。”局长说:“赵胜群真的很漂亮?那么多人看!”副局长说:“哼!那硬是像书上说的,‘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他记不起了,“反正没有一点谈头!”刑侦队长笑着说:“狗ri梁乌子给眼睛打了好多牙祭!赵胜群拘留十五天,他每天都要把她提出来单独教育学习……”局长说:“你们把赵胜群说得那么漂亮,我还真没看到过。”刑侦队长说:“这多简单!后天批斗犯人,把她抓来陪场……”

赵胜群很想藏在饭店里面,低着脑袋洗碗理葱,饭店经理偏要安排她在前台卖票,兼卖临街橱窗里的油条和煎鱼,让店内店外观众都能看到她,这种不要脸的东西就该惩罚!这天,大河公社信用社两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姑娘进城来看赵胜群,她们在饭店外面双手护胸,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在临街橱窗跟前看着赵胜群,低声又说又笑,不知她怎么不害羞,不知她怎么还有脸面活在世上。赵胜群知道她们在看她,装着没事一样,问道:“你们买啥?”两个姑娘慌了神,连忙看着橱窗里,一个姑娘笑着指指说:“我们想买一个油煎鲫鱼。”赵胜群说:“五角一个,买吧。”两个姑娘工资低,五角一个买不起,挨了半天不拿钱,仍然看着橱窗里。赵胜群说:“鲫鱼这么小,两个人买一个,怎么吃?要买就多买几个吧。”两个姑娘一个煎鱼也买不起,怎敢多买几个,正窘没钱,赵胜群乘胜追击:“又想吃鱼,又不拿钱,姑娘家家的不害羞,还看什么看!早点回去做点自己的正事!”两个姑娘反倒害羞起来,连忙转身,藏进人丛。

两个姑娘刚转身,几个男子挤上前,浑身上下笑看她,目光停在两峰上。一个男子想摸赵胜群的手,伸进钱去笑着说:“买根油条!”赵胜群用夹子夹了油条给他,然后伸手去接钱,那男子捏住她的玉手不放,赵胜群慌忙抽出手,把钱丢在小箱里,转过身去忙卖票。这时门外人群里几个公安人员左推右挤,很快挤进饭店来,拿出手铐铐了赵胜群,叫来经理接管前台。

店内店外更拥挤,争看抓捕赵胜群,有个女人说:“你看她不怕呢。”一个六十几的老头说:“怎么不怕?脸都青了,你没看到?”有个三十几岁的男人问:“为啥?为啥?她刚从监狱出来,又为啥?”另一个男子说:“你在鼓里活人?这段时间正在严打,打击那些抢劫的,杀人的,卖淫的,嫖娼的,偷情的,公安局明天批斗犯人,西街农贸市场已经在搭台子了,你没去看?”三十几岁的男子正打算晚上去嫖小姐,现在暗自庆幸:“幸好听到这消息!”有个老头的媳妇常跟别人偷情,他非常愤恨,说:“该整!多整他妈几个!”

几个公安人员押着赵胜群出饭店,人们连忙让路,挤倒一潮又一潮。许多人跟在公安人员背后,都想多看一眼赵胜群,有个小伙子色胆包天,趁着拥挤摸一把赵胜群牛仔裤里圆鼓鼓的屁股,刑侦队长想老子们还没摸呢,你倒抢先了,飞起一脚踢倒他:“狗ri的公开耍流氓,把他带走!”几个公安扭住小伙子,拿出手铐铐了他,和赵胜群一起抓到公安局。身后人群有感叹:“好胆大,连命都不要了!”

第二天一大早,西街农贸市场还不见公安人员和犯人们的影子,只有昨天搭的台子和贴的标语,这里就来了几千人等着看热闹。人们等到八点,才见有人来布置讲台和高音喇叭,许多人高兴说:“快啦!要快啦!”会场来人越来越多,有的站在水泥板上,有的站在瓦砾堆上,有的挤在会场旁边的石梯上,有的骑在树丫上,有的坐在批斗台对面瓦房的房脊上,一眼望去,人山人海。

一会儿,公安局长副局长一班人来到台上就座,人们看着台上,无不佩服他们的威武,低声讲说这是谁,那是谁。接着公安兵们押着三十几个男女犯人来了,人们兴奋起来,都伸长脖子看犯人,犯人判刑的和没判刑的,一个个都反剪双手,低着脑袋,胸前挂着一块写有各自罪名和姓名的硬纸板,由身后的公安兵抓住臂膀带到上台,面向观众,跪在台边。赵胜群脖子上挂着一双破鞋,显得有些与众不同,胸前交叉的法绳躲过两峰,捆紧上衣,更加凸显她的骚情罪证。公安局的头面人物在犯人背后坐成一排,局长坐在正中,眼睛寻找漂亮女犯,副局长在他身旁歪着脑袋低声说:“挂破鞋那个。”

大会开始了,局长对着桌上的喇叭,用他洪亮威严的声音,高声宣读办公室主任帮他写的严重不通的讲话稿,讲说严打运动的伟大意义,讲说犯人们的桩桩犯罪事实。他每读一句,都要抬起头来看会场,瞟一眼赵胜群的屁股,然后埋下头去读下句。台下几乎无人听讲话,都在看着赵胜群,讲说她把男生藏在床底下,讲说她用菜刀砍伤工人师傅的屁股。有个男人说:“漂亮婆娘性欲强,十有九个都偷人!”另一个男人连忙拿桃色新闻做佐证:“你看那些电影明星,哪个才一个男人……”有个老太婆看着赵胜群说:“凭她穿那裤子就不是正路货!我们以前哪里见过这种裤子?”有个汉子真想看赵胜群全裸,情不自禁喊出声:“把烂货的裤子脱啦!”另一个汉子也高吼:“对!脱啦!叫她站起来,看她还要不要脸!”李要饭从来不洗澡,毫米厚的老甲把他变成非洲朋友,手上脸上脖子上,活像农田开裂缝,有的地方翘起边,指甲一抠就下来,现在他站在赵胜群前面的台下,担心她在监狱没吃饭,从褴褛衣衫拿出半个没肉的菜包子,踮脚举臂,企图喂到她嘴里,但是他腰身粗矮,几次没有成功。一个公安兵飞起一脚把他手里的包子踢出老远,台上几人也来驱赶乞丐,台下许多人大笑,有的说:“李要饭,你吃了几顿饱饭啦?”有的说:“一个要饭的,也晓得怜香惜玉!”有的说:“他想当赵胜群的野老公!”有的吼:“把他抓上台去斗!”

批斗结束就游街, 公安兵押着犯人站满几辆货车车厢,每个犯人脸朝外面让人看,赵胜群几次想撞死摔死,都被身后公安兵紧紧制住。车队在县城大街小巷徐行,前面第一辆货车安装的高音喇叭,震耳欲聋地响着一个中年男子雄壮威严的声音,宣讲党的政策法律和专政机关铁拳的厉害,两边街民有的停下匆匆脚步,有的停下手中活儿,都睁大眼睛看犯人。赵胜群在最后一辆货车上,大群男人在汽车扬起的灰尘和纸屑里,笑闹奔跑追看她,有的说:“你看那对奶子好大!”有的笑:“那么骚,可能要好几十个男人!”有的喊:“赵胜群,下来我ri你!”李要饭也在人群里奔跑,扭头对那男人说:“你们家里还是有姐儿妹子!”那男人追赶他:“老子打死你狗ri的!”追了几步,捡起地上果皮去砸赵胜群。

车队在公安局门外停下来,公安兵们解下赵胜群和昨天摸她屁股那男人的绳子释放回家,押着其他判刑的犯人进了公安局。赵胜群再也无法活下去,连忙拐进一条行人稀少的窄巷子,要去城外山上树林吊死。她刚进巷,几个男人连忙追去,其他男人想分羹,跟着跑进窄巷里,那班没有恋爱对象的姑娘,满满的胸部需要男人碰撞,也跟去凑热闹,有的中年妇女本想回家做饭,见巷里跑去许多人,也去看究竟,一时间窄巷挤满许多人。前面男子追上赵胜群,堵住去路一边摸她一边嬉皮笑脸说:“哎呀,我给你让这边,你要走那边,我给你让那边,你要走这边!”后面涌来许多人把赵胜群团团围住,有的伸长脖子看热闹,有的浑水摸鱼占便宜。赵胜群吓得哭叫怒骂,抓咬啃打,人群里有怒吼:“你们在干啥!?光天化日之下,公然侮辱妇女!”另有一个男高音:“这种骚货不要脸,就该让所有男人强奸她!”李要饭隔在赵胜群和男人们中间推挤拱挡,努力不让色欲狂们得逞,挨了许多拳打脚踢。这时有人高声喊叫:“公安局来啦!公安局来啦!公安局抓人来啦!”几个流氓信以为真,连忙逃跑,晃眼就消失在前面拐角处,其他男女也躲藏,赵胜群大泪滂沱,朝城外山上跑去了。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