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雪耻》第二章 赵家攀上张书记

几天后大队支书来叫赵胜群写入党申请书,全家当然高兴,胜群爹连忙叫老伴做客饭。去年,胜群妈把几两猪油切成小块,一个个只有蜗牛肉大小,家人嘴舌生疮,说话困难,大便干燥,屙得流血,胜群妈每顿做饭都舍不得拿一块来滋润家人,而要留着待客,现在支书来了,她化了一块,加水加菜煮出小碗面条,双手端到支书面前。支书身体空乏,正需补养,吃了面条非常感激,他欠赵家人情大,马上还了心才安,他接过胜群爹递来的旱烟边吸边聊天,不仅透露张书记赏识胜群的消息,还当场任命胜群作大队妇女主任。

胜群爹看到女儿前途有希望,非常高兴。女儿读书天赋高,完全应该走出农村大有作为,但是胜群小学没毕业,全国学校就停课闹革命,大学中专不招生,她和同学们各自回生产队干农活。毛主席说,“农村是个广阔天地,在那里能够大有作为”,他怎么也看不出女儿在农村能有什么大作为。大队妇女主任算农民,一辈子在农村吃苦下力,生儿育女,侍候丈夫就完了,他还是打算攀上当官的,让胜群成为国家正式干部,学校不招生,女孩子家想出头,只有这条路可走。现在张书记赏识胜群,又吃了他家花生,多少有点人情,他决心攀上张书记。

胜群爹不仅多养了两只母鸡,天天忍受邻居眼红辱骂,让它们到处啄菜吃粮,还买了一只小猪儿,计划给张书记送去鸡蛋和干肉。家里连人都吃不饱,哪有粮菜喂猪?每天,全家在生产队干活收工,一路找猪草找蜗牛,带回来丢在槽里,小猪饿得发疯啃圈,哀嚎不已,见主人喂它,连忙来抢。胜群爹最爱看猪儿吃食,家里洗锅洗碗水清得啥也没有,他每顿饿着肚子留半碗,端去倒在猪食桶里,加上洗锅洗碗水,提进圈里喂猪儿,猪儿用长长的嘴巴在石槽的水里慌忙搜找。胜群爹舀来半瓢米糠倒在槽里,伏在猪圈栏上一面看它抢吃一面摸背脊,盼望长肥长大。猪儿抢完了米糠抬起头来拱他手里的葫芦瓢,嘴毛沾满米糠,嘴巴滴着脏水。胜群爹又舀来半瓢米糠,拿着棍子边倒边搅,叫它把水喝光,猪儿抢完水面浮糠又不吃,再次抬起头来乞求他。胜群爹好想再舀一小把儿米糠来啊,但是米糠篓里不多了,一顿吃完,以后喝清水?

全家经过半年奋斗,猪儿长到一百斤,胜群爹请人杀了,按照政策规定,给国家交一半,自家留一半,除去毛骨内脏和猪头,只有十几斤。他将十几斤鲜肉全部腌干,加上一百个鸡蛋,春节背着背筐进城去。他在小旅店放下东西,揣着廉价香烟到处拜访本公社在城里工作的熟人,终于打听到张书记的住处,就背了礼物去敲门。门缝露出半张横眉怒目的老妇脸,胜群爹见张书记坐在屋里,忙拿女儿做名片:“张书记,我是赵胜群她爹,来给您拜年!”老妇正要“嘭”地关门,张书记说:“让他进来。”

张书记下乡检查沼气化以后,很想提拔赵胜群,但是他怕赵胜群当上国家干部,就被青年才俊吸引,嫌弃他的傻儿子。现在他见赵家来攀附,心里自然高兴,说话几次提起赵胜群,又几次提起他的儿子。胜群爹见张书记的猪嘴傻儿子刚才吃过许多糕点,又去厨房找吃的,跟群儿一点也不匹配,但是他家攀上县委书记是天大喜事,一下就能改变命运,便说:“张书记,我那胜群您是看到的,如果她有那福气,依靠张书记提拔,我别的不能感谢大恩人,女儿的婚姻我能做主!”张书记心里大喜,低声说:“但是两个娃儿暂时不能见面,甚至不能让他们晓得!”胜群爹忙说:“这当然!这当然!”老妇在旁听得,换了脸色,又拿些水果糕点出来招待未来的亲家。

赵胜群读书回乡天天蹲在沼气坑里打石头,完全是大寨式的铁姑娘,完全应该成为全县典型,胜群爹刚走,张书记叫来王秘书,要他马上给县广播站写新闻稿宣传赵胜群。半个月后,县委组织部任命赵胜群当高岩公社党委副书记,半年后又提拔赵胜群当了五沟区区委副书记。许多人非常佩服赵胜群,想她十几岁就当区委副书记,定有惊人才干,老远见她,连忙招呼,连场上那些单位头头在她面前都低头哈腰,恭顺至致。

赵胜群对官场一窍不通,对工作毫无经验,处处说真话,事事讲真理,结果处处碰壁,事事失败,戳了许多漏洞,闹出许多“笑话”。官员们都知她不是当官料,都当她是花瓶,心里点儿也瞧不起,然而都因她是张书记提拔,都因她鲜嫩漂亮,才把想说的话藏在心里,才给她许多友好,在工作上帮她补洞,在官场上帮她灭火。她努力不说真话,工作中看到的许多事实,想到的许多灼见,汇报时完全藏在心里,只说领导爱听的话,开会时她端坐台上,一面听着别的领导讲话,学习官场那些稳妥的假话、空话、套话,一面在心里修改自己的发言。她努力不讲真理,努力服从上级,努力完成任务,一面认为她干那些表面文章的工作劳民伤财,毫无价值,毫无意义,一面咬紧牙关,虐待自己,顽强地去做她没有点儿兴趣和积极性的事情。她努力保持官场的大度、稳重、文明和体面,心里蕴藏的熔岩不能暴发,情绪不能写在脸上,嘴角天天挂微笑,下乡检查工作,学习大首长到民间,不管男女老幼,不管认识不认识,见人就伸出友谊的巴掌:“您好您好!您好您好!”有个年轻农民莫明其妙就被她握了手,幸福得心花怒放,高兴得到处奔跑,逢人就高声炫耀赵胜群和他握手:“嗨哟,好安逸!她刚握住我的手,我一下子全身通电,差点晕倒……那感觉,说不出有多神奇!”

赵胜群实在难以熬下去,每晚总做噩梦,梦见自己努力像个当官的,但是仍然被人轻视、被人笑话、被人当众羞辱,醒来在枕边唏嘘流泪,焦虑害怕,真想马上申请辞职。她认为自己混官场是在浪费青春和生命,她常想读书和创作,第二年来了师范大学招生名额,她忙找张书记要求读书,张书记同意推荐她去读大学。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