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房价不涨要怪曾国藩?

01

长沙,幸福感爆棚第一城,北漂沪漂广漂深漂最后的乌托邦,在饱经沧桑的游子们心里,长沙是一块流淌着蜜和奶的土地。

每逢假期,出世的心灵赴西藏,入世的肉身来长沙。长沙总会沦为打卡圣地,被烟花、臭豆腐、小龙虾和几千号的排号条霸屏。黄兴路口的黄兴雕像,大衣里似乎揣着一个小目标, 豪气干云地对着人群说:你们放肆呷!我黄某人来买单。

游子们爆棚的幸福感来自哪里?

来自十二时辰里能接连安排小吃、晚饭、唱K和夜宵四场活动,见缝插针的还能挤进去一场洗脚或一场麻将;其他和成都打个平手,硬是要多一场洗脚。

还来自人群里一扎扎闪现的湘妹子水灵灵的面孔,身边哥们儿带着“啵、咧、咯、撒”尾音策你的湖南普通话;

更来自长沙低房价衬托出自身身家陡然上升好几个海平面的高原反应:别看我在北上广深津杭蓉宁为房贷苟且,如果移居长沙,北京1套房变长沙6套,深圳1套变5套,分分钟实现诗和远方。

各省会、直辖市房价情况

长沙的低房价,在江湖已不争很多年。

长沙的房价即便放到中部六省的郑州、武汉、长沙、合肥、太原、南昌里来对比,也是低得令人一头雾水。

2018年中部六省会房价与地价

论GDP,2018年全国16名“万亿俱乐部”成员里,武汉、长沙、郑州入列,长沙在中部六省省会里仅次于武汉;

论人口,长沙仅落后郑州、武汉,且近5年增速位居第一,净增84万人;

论消费能力,2018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中,长沙率先步入5万元阶段。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数据中,长沙为85187元,领先其他5城。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与在岗职工平均工资

论藏富于民,2018年,长沙民营经济实现增加值6788亿元,同比增长9.1%,占全市GDP比重为61.3%,占比高于民营经济活跃的深圳、杭州、成都和厦门等城市。

02

不久前,一篇大V文章《长沙,房价调控下的倔强》刷屏,把长沙的低房价归结于历年的精准调控,政府意欲通过第房价引入产业和人才回流。

长沙房价低,的确有调控的功劳,多年来紧跟政策热点,客观上为游子归巢时减轻了羽毛的重量。但是,2007年就拍出了92亿北辰地王的长沙,却并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佛系同学,和其他城市同样一直走在“运营城市”的路上,力图通过房地产为改变城市面貌、推动经济发展助一臂之力。

从2014-2018年的商品房成交面积来看,在中部六省的省会里,长沙的成交量领先不止一个身位。

2014-2018年商品房成交走势图

长沙低房价的成因非常复杂,我总结有以下几点:

1、饱受近现代革命熏陶和杰出人物影响的湖南,人民和当政者的政治觉悟都不是一般的强,每逢中央发出地产调控信号,总会率先响应并且加码落实。

2、城市规划四面开花,几年一个热点,省府城南,市府滨江,城北两馆一厅,梅溪湖、洋湖垸、松雅湖,只要有江有湖就能规划一个新区,土地供应巨大。反观郑州,这些年一张蓝图干到底,坚定不移的建设郑东新区。

长沙滨江新区远眺

3、2000年前后,长沙开始了大规模的单位集资房福利房建设,很多工薪阶层都有一套三居室打底,而且早期的户型面积十分阔绰。

4、近5年内长沙净增人口84万人就像一道小学数学题:一个水龙头在进水,另一个水龙头在放水,流入的大部分是地市流向省城,其中学位需求是主因。可是不要忘了,广深加起来,每年净增近100万人口,其中湖南人占20%,长沙流出的大部分为本地高校毕业生等新生力量,他们源源不断的把智慧和三代人的积蓄奉献给了大湾区。

03

为什么GDP总量、人口、产业、购买力、供需关系差距不大的一些省会城市,房价还是比长沙高出一截呢?

抛开上述因素,长沙房价低还有一个被忽略的城市性格因素,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长沙市民,尤其是长沙男人,我的总结就是: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和天下。

和天下是长沙卷烟厂的高端产品,翻译一下就是:我们长沙人,混得好就要干革命改变世界,如果混的一般般,那就及时行乐咯,哪怕口袋里只剩最后100块钱,先买包和天下抽了再说。

长沙城有2000多年历史,是历史上唯一从未更名的古城。别看今天的长沙人民天天吃吃喝喝歌舞升平一派不知忧愁为何物的样子,从前的他可是一个凤凰男,勤俭节约,低调奋进,在关于长沙的文史材料记载里,极少出现“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的逸乐场景。

19世纪中叶,一群留长发的广东广西人和一群湖南人的火星撞地球,间接改变了长沙的人设。1864年,曾国藩曾国荃两兄弟率部攻入天京,湘军把太平军数年搜刮积攒的江浙富庶之地的财富运了大半回到长沙湘潭,也因此诞生了湖南近代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军功绅士。

军功绅士得胜回乡之后,他们用搜刮来的钱财强买土地,进行地租剥削,反对有损于自身利益的改革,成为社会上一股最为保守的势力。湘乡除曾氏兄弟购买了大量的田产以外,许多湘乡将领也纷纷回乡置田建庄。如官至提督的黄田乡章合才,在湘乡置田6000余亩,同治三年至光绪三年,建成108间和94间的庄园各一栋。

这些军功绅士由于文化素质不高,往往目光短浅,不愿做长期和风险投资,也反对别人投资近代企业。这就是湖南虽然积资数百万、数千万的军功绅士很多,投资近代企业的人数却最少,而汉口和福州则成为了近代工商业的摇篮。

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军功绅士们,大概是看透了生死,今朝有酒今朝醉,挥霍之风一时流行开来。

湘潭长沙一带,自古力事稼穑,游闲甚少,但是自军功绅士成批涌现之后,长沙府县之人“衣必绮罗、出必舆马、宴客必珍味,居处必雕几”;

“及寇平,诸将拥资还博戏倡优,相高以侈糜”,湖南娱乐频道和歌厅的长盛不衰,绝对不是偶然的,有着深厚的历史传统。不事经营,一味追求个人享受,在军功绅士间几乎是极为普遍的现象,使得昔日俭朴持家的社会风气荡然无存,也让及时行乐逐渐刻进了一座城市的DNA。

这一段容易被忽视的历史,再加上抗战期间的“文夕大火”将长沙城毁于一炬,短短百年内兴衰、贫富、荣辱、忧乐间几个来回的更替,客观上改变了这座城市的财富观:

1、近现代工商业不发达,战争和革命使民间财富大起大落难以传承,致使居民长期理财的观念不强。

2、经历“平淡—绚烂—平淡”以后,人们领悟到人生无常,不如秉烛夜游享受当下,有钱先消费,投资放一边。

3、以书生领军的曾国藩和其弟子们,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以后,结合自身阅历告诫人们:财富不能传家,耕读、诗礼才能传家。对湘人影响至深。

我们还用得着去讨论长沙房价为什么老不涨、以后能不能涨、几时才是抄底机会诸如之类的问题吗?

在湖南近现代的百年孤独面前,

这些问题无疑是肤浅的。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