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永旭被举报强占水库: 山是他的, 水来自山上, 所以他说水库也是他的
    2019年08月02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ge, lu

离开少林寺16年后,释永旭再次与它产生关联。

作为出身少林寺的僧人释永旭,此次以涉嫌涉黑恶的新闻曝的大名。官方原本想8月1日这天,在偃师市大口镇政府旁的广场上,举办有关释永旭涉嫌黑恶犯罪团伙的揭发检举大会。但在该新闻的发酵的第二天凌晨,偃师警方却突然宣布活动取消。前一天搭建好的会场,也于凌晨匆匆拆除。

现场涌来的不知情群众,为没能看成这场“大戏”唉声叹气。但还有一些人,尤其是释永旭的举报者们,则担心案件是不是又有变动。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释永旭显得更加神秘。

揭发检举大会突然取消

大口镇很久没这么热闹了。

8月1日早7点多,从周边村庄赶来的村民,就开始“制造”起了交通拥堵。很多人都自带交通工具,尤其在河南农村风行的电动三轮车,不大一会儿,便塞满了镇政府门前的马路。鸣笛声响成一片,你推我挤地涌向“会场”方向。

然而,众人很快回过神来发现,前一天搭建好的会场不见了,现场干干净净,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现场疏导交通,顺带劝返村民的工作人员解释,“接上级通知,活动取消了。”

但工作人员毕竟人手有限,现场还是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一名自称赶了几十里路过来的村民,懊恼地表示,“群众百忙之中过来看这个会,怎么说没就没了。”说到激动处,他甚至要求有关部门给个说法,“不然这像什么话嘛”。

更多的村民则如潮水般来,又如潮水般散去。中午时分,偌大的马路上已难觅人影。

不过除了看热闹的,还有一些人则在失望中夹杂着一丝恐惧。他们是释永旭的举报者。他们有的人原本想着当天要上台检举控告释永旭,将自己多年来承受的委屈和不公倾诉出去,并为此准备了许久。但不成想,活动突然取消,这让他们感到泄气。“搞不懂为什么”。

因为搞不懂为什么,有的人甚至开始“胡思乱想”,猜测这个案子是不是会有变动,“是不是释永旭能量很大,让会都开不成了”,在得到分析者的一致否认后,悲观者才又拾信心,表示自己会坚持举报下去。

80多岁老母不知释永旭被抓

目前已知,释永旭在偃师市有两处住房:一处位于大口镇山张村,一处位于大口镇上。

山张村距离大口镇十几分钟车程,位于大山中。天气晴朗时,去往山张村的路上,可以在路边遥望到数里外的牛心山,高高的牛心山顶上,是释永旭掌管的牛心寺,攀爬上去要一个小时左右。

释永旭的三层白色小楼,位于村里的一处水塘旁边,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楼房,依山面水,景色优美。据村民介绍,目前楼房里住着释永旭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保姆。因为老母亲身体状况不佳,无论村民还是亲属,至今没有告诉老人释永旭被抓的消息,“怕她承受不了”。

而释永旭位于大口镇上的房子,早已于今年5月12日被警方查封。

释永旭的师娘郭桃说,释永旭一直没有还俗成婚,因此没有子女,且户口一直在寺庙中。

此外,释永旭创办的嵩山少林寺禅武学校,因没有办学资质,不在正规武校之列,目前已被撤销登记,依法取缔。

洛阳市公安局此前发布的通告称,该局侦办的以释永旭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已有释永旭、袁明山等犯罪嫌疑人16人落网,初步查明该团伙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违法犯罪活动。

潇湘晨报记者在大口镇山张村和马村采访期间,多名村民称其曾被释永旭殴打过,有的人甚至被打致重伤。但也有和释永旭相识的人称,释永旭性格温和慈祥,不相信其卷入黑恶。

有人说他恶霸,也有人称其性格和善

山张村村民王五生是至今仍在坚持举报释永旭的人之一。

据其讲述,村里一处100余亩见方的水库,原本镇政府由他管理,主要任务就是观测水库水文状况,随时向政府报告。这份工作没有工资,但好处是政府允许其在水库中养鱼,收成则全归他所有。

然而,2006年,释永旭突然带人找到他,声称水库上面的山已经由其承包,山上的水是属于他的,而水库的水来自山上流水,水库也就是他的。因此,他告诉王五生,从此不许在水库养鱼。

王五生说,因为对此事存有异议,释永旭便叫人将王五生夫妇堵在水库边上,当着王五生妻子的面,扇王五生耳光,并逼迫其下跪,承诺不再碰水库。无奈下,王五生被迫同意。“那简直是屈辱”,王五生说,从2007年开始,他便再没有养鱼,失去了这块对他来说很重要的收入。

不止如此,多民村民表示,将水库占为己有后,释永旭还截断水库出水口,导致村里数百亩农田无法灌溉,导致农田减产。72岁的山张村村民温少祥说,因为灌溉的事情,他也被释永旭打过。“他还说我不服的话就把我丢水库淹死”。

而大口镇焦村的前村支书焦纪安,和袁寨村副村支书袁会战,则指控释永旭用暴力手段插手村委会选举,威胁村民,并且强占村集体土地。

不过对于这些控告者描述的释永旭形象,也有人表示不相信。无论释永旭的师娘,还是其寺庙中的僧侣,均认为释永旭性格和善,并非外界形容的恶霸。其师娘郭桃表示,释永旭非常孝顺,逢年过节都会登门拜访,对师父师娘嘘寒问暖。其寺庙中僧侣也表示,释永旭对下面的人始终一副笑脸,甚少生气。“反正外面传的那些我不相信”。

不过,无论是褒是贬,失去自由的释永旭都暂时无法回应有关他的非议。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