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收官,特朗普确实悬
    2018年01月30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大山

 

「纽约时报」2018年1月25日揭露「通俄案」新事实:川普总统去年6月,曾下令开除特别检察官穆勒。如消息属实,显示川普一直阻挠通俄案调查,去年5月开除前FBI局长柯米后,一个月后又要开除穆勒。法界人士认为,川普的举动已足以构成妨碍司法罪。最新发展,穆勒要求川普宣誓作证,川普公开响应愿意。显示通俄案已到收网阶段,很快会作出是否起诉川普的决定。形势对川普不利,他可能陷入一场生死攸关的司法缠斗,就像尼克松1974年因「水门案」辞职前的困兽之斗一样。

 

纽时的爆炸性报导刊出后,前白宫新闻主任史卡拉穆奇(川普支持者、哈佛法学院毕业)立即为川普辩护说,川普虽下令撤换穆勒,但没有成为事实,未构成不当行为。但法律专家普遍认为,川普炒穆勒的「动机」(intent),已足以构成犯罪。川普炒穆勒之所以没有成事,是因白宫律师麦甘恩拒绝执行川普命令,甚至威胁辞职,逼得川普最后只好让步。

 

「妨碍司法罪」的法律条文,对犯罪「动机」有如下规定:「任何人在腐败(corruptly)的情况下,影响、阻挠或妨碍司法工作,已属犯罪行为。」「腐败」一词最具关键,所谓「腐败」,在川普开除柯米和意图开除穆勒上,主要指「蓄意和怀有动机」。举例说,一名公司主管知道公司生意失败的情况下,抢先在消息公布前出售手中股票,就构成蓄意行为。

 

怎样证明川普蓄意阻挠调查?主要证据是川普开除柯米和穆勒的行为模式。川普去年5月开除柯米,之前他先约柯米至白宫见面,要求柯米向他効忠,并停止调查佛林(当时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及竞选团队要角);柯米拒绝向川普个人効忠,不肯停止调查佛林;不久后,川普就下令司法部开除柯米,之后承认是他下的命令。同样行为模式也出现在下令开除穆勒上;两件事相距仅一个月。

 

另一重要证据是川普向司法部施压,要求执行他的开除穆勒命令。严重的是,不但白宫律师麦甘恩威胁辞职,司法部长塞辛斯、副部长罗森斯坦、现任FBI局长雷伊都曾以此威胁要辞职,以抗拒川普给他们压力;川普因此用推特多次抨击和侮辱塞辛斯。

 

司法官员反抗显示,这些官员知法,明了一旦执行川普命令,必然触犯妨碍司法罪,后果严重,也是律师麦甘恩反抗的原因。但川普不知法,也不在乎,他无所不用其极,只想设法阻挠调查。他内心应明白,穆勒调查他的团队,就等于调查他,调查进展最后必然让他难脱干系。

 

穆勒上周已传讯塞辛斯,谈话数小时。日前也传讯佛林,去年柯米已作过证,证词可能都不利川普。穆勒现在要求川普作证,显示调查进度接近川普核心。川普目前处境极危险,因为穆勒从塞辛斯、佛林和柯米获得的证词和证据虽未公开,但已被穆勒掌握,川普是否触犯妨碍司法罪,关键在此。

 

川普态度向来反对自己作证,日前态度突变,表示愿配合穆勒。现在被揭发曾下令开除穆勒,可能有人证和物证(书面或口头、电话指示仍未知),如果他不作证,将带来更严重后果;如果否认,法律上就构成作伪证,罪加一条。川普作证时也必须解释,为什么下令开除柯米和穆勒?

 

就开除穆勒,川普曾提过三个原因:一,穆勒曾因会费问题,离开川普的高尔夫球俱乐部;二,雇用过穆勒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曾代表川普女婿库许纳;三,川普在找寻FBI局长人选时曾约谈过穆勒。川普说,这三项都涉及利益冲突,使穆勒不宜负责调查。但法界和舆论普遍认为,三件事都与撤换穆勒没有直接关系。

 

综合来看,穆勒调查已直逼川普。合理推论,塞辛斯、佛林和柯米在不能作伪证的法律压力下,可能说出不利川普的证词,指向川普妨碍司法;穆勒请川普作证,必然会询问川普炒掉柯米和想炒穆勒的原因。川普要辩护没有下令,难如登天;如承认下令,有什么合理的理由?不能说服穆勒和公众,川普的麻烦就大了。

 

川普执政刚满一年,态度和政策开始出现妥协迹象。有评论认为「川普变了」,川普被「驯化」背后有什么重要原因,穆勒的调查进度和后果,川普或许心知肚明,所以用妥协来缓和气氛,为自己可能面临司法麻烦预留政治空间。是耶非耶?很快就可见真章。

 

注:原文为美国《世界日报》2018年1月28日社论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权力必须用“笼子”来朿缚,这是法治社会的核心,也是民主制废的前提。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