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可:带鱼研究

说点家长里短,封,讲点历史,封。这待遇,快能上封神榜了,只好向挚友老王请教,问何去何从?他告诉我,要么老老实实去养猪,要么一心一意品菊花,实在痒得不行,就写点科普文章吧!

老王老婆是我前妻,可谓平生至交,最了解我。我原本放下笔,养猪去了,可不巧总是雾霾天,连猪都得了抑郁症,奈何?品菊花确是我的长项,水平绝非公公们可比,问题是再好的菊花,一口气品了十几年,也难免满嘴臭鸡屎的味道。

混吃等死当然也是个选项,诚如老王所言,因书生意气,心里多少有点痒。不痒我就不回来了。尽管我虚伪地说:亲爱的读者朋友,我回来只是因为想念你们。那完全是乱煽情,跟读者朋友没任何关系,只是痒得不行,如此而已。

既然什么都不能说,那只好写点科普文章了,这总该不算妄议吧。正好我养猪时,邻居是贩带鱼的,除了伺候猪圈里那一群抑郁症患者,我也抽空研究了一下带鱼。这位朋友以前养哈巴狗,只是现在哈巴狗太多,竞争激烈,就转型做带鱼了,可能带鱼比较正能量吧。

诸位如果不是从小出家,大概都吃过带鱼,就算没吃过,也应该在水产市场见过。跟草鱼王八一样,带鱼是非常普通的一种水货。因为造型细长,有好事者称之为“龙的传人”。在我看来,这种类比很缺德,虽然都是长条状长着胡须,但带鱼就是带鱼,跟龙的传人何干?

当然了,在有些地方,则另当别论。据我考证,在太平洋一个叫奥吉亚斯的岛上,有一个叫浆糊族的原始部落,就把带鱼当神来祭拜。浆糊是音译,意译应该是“善良的缺心眼的人”。浆糊语作为古老语种,曾流行于亚洲大陆,现只有浆糊族在使用。全世界能读懂的专家,一个是我,一个是哈佛大学的皮特教授,但他去年死了。

浆糊语的特点就是一切反着来,是非颠倒、香臭不分,假话即真话,比如心里想吃饭,就说“我根本不饿”,想睡某个姑娘,浆糊语的表达是“滚一边去,不知道老子是太监吗”等等。

对于带鱼崇拜,如果你读过一些文化人类学的著作,就知道这种现象很普遍,所谓自然崇拜。在远古,我们的先人也崇拜各种动植物,比如鸟啊蛇啊蜥蜴啊等等。即便今天的印度,牛也是圣物,包括老鼠,在某些地方也享受玉皇大帝的待遇。

在浆糊族看来,带鱼是智慧与正义的化身,类似古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他们的祭祀方式也很特别,就是每人准备五根狗毛,编成类似中国结的东西,扔进火里,然后在脸上涂抹浆糊,围着祭坛载歌载舞,集体吟唱:带鱼啊带鱼,感谢你赐给我们智慧,带领我们找到真理……等等。由于雾霾等因素,浆糊族现在快灭绝了,我正给联合国起草一个报告,呼吁全世界要关注浆糊族,拯救这种奇葩的文明。

但这不能说,我就认同浆糊族的文化,只是作为文化人类学大师,我不得不这样做。事实上就智慧而言,带鱼实不足论。看了很多分析带鱼无知的文章,我觉着这些人真是弱智得厉害,这还用分析吗,瞅瞅他的小脑袋,跟王八的差不多,里边能装多少东西?简言之,无知是带鱼的本色,不无知就不叫带鱼。除了浆糊族,谁在乎带鱼的智慧?

带鱼是一种很普通的水货,大众消费品,大家经常吃。我家乡有一道名菜,叫“吉祥三宝”,就是把带鱼猪腰子土豆炖一起,很鲜美。但凡红白喜事,总少不了它。当然了,我们那里只吃臭带鱼。就是把新鲜带鱼买回来,放在一堆臭鸡屎里边,发酵几天,等长出红毛,洗干净即可食用。其实这也是有些南方人的饮食习惯,比如臭豆腐。带鱼只有臭了,才能增加酶的活性,提升营养价值和口感。

 凡事也有例外,带鱼虽是普通水货,但如果走了狗屎运,碰上特殊机遇,那就不同了,比如说进过御膳房。按理说御膳房不会采用带鱼这种食材,但因为有些客人的特殊嗜好或口味,也会带鱼跳龙门。类似北京的驴打滚,一个面疙瘩,就因为老佛爷喜欢,变成了京城名吃。物以人贵嘛,完全可以理解。再名贵的裤头也是裤头,可如果是老佛爷送的,就类似黄马褂,不得了了。

假设带鱼进过御膳房,哪怕一次,就有可能从食材升级为宠物了。现在这个时代很乱,民众嗜好千奇百怪,在家里养狗养猪养老鼠,什么都有。我有个朋友,去年就养了几条带鱼当宠物,他原本养缅甸蟒蛇的。一次我去他家,开门的竟然吐着舌头,没把老子吓死。我朋友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不是不想,是不敢,因为一旦有女人来,他养的蟒蛇就很暴躁,准备弄死他。

他养的那几条带鱼我也见过,粉红色,小脑袋,眼睛贼溜溜的,一看就不像好东西。据我朋友说,这是他特意从四川搞过来的,珍稀品种。我本想带鱼这种贱玩意,应该很好养吧,我朋友听了直摇头:非也,比卧龙的熊猫都难伺候,养几条带鱼,不比养个儿子轻松。

据我朋友讲,这种四川的宠物带鱼,生活习性非常特殊。因为它完全是冷血动物,所以室内必须保持低温、黑暗,见点阳光它就翻白眼。另外,它每天的食物,必须是进口饲料加最新鲜的哈巴狗屎。屎一定要特别臭,否则它一口不吃。最难办的,就是它的肺构造奇特,受不了新鲜空气,必须吸雾霾才能活。虽然现在北京不缺这个,但也要有备无患,在朋友家里,有好几个煤气罐,装的都是高浓度的雾霾。人吸几口必死无疑,但四川的宠物带鱼却爽得不行。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让人叹为观止。

总之,想养宠物带鱼的朋友,一是最好选择四川的品种,而且买来后必须阉割,这个手术不复杂,可参考净身房指南;二是家里一定要低温、黑暗,并准备大量的臭狗屎和雾霾,否则死得快。如果跟王八一起养,形成一种生态小循环,效果可能更好。

带鱼最大的特点就是油滑,我抓过一次,根本抓不住,除非用钢叉控制住它的小脑袋才行。看着它无助地摇摆着水蛇腰,跟老鼠一样吱吱叫,特别好玩。其实带鱼这个词,来源于塔玛语,原文是“☼♧♉♈♐”,译文为机会主义。估计大家可能第一次知道,机会主义的本义是塔玛的带鱼。

塔玛人是塔玛河谷一个古老的部落,我曾带博士生考察过,很熟,也精通他们的语言。塔玛人之所以把带鱼称作机会主义,就是他们发现,带鱼这种水货,非常狡猾,善于伪装和表演,能24小时装X都不累,一切行为的目的,就是投机、投机、投机!在塔玛语里,机会主义和投机分子的词根是一样的。

在塔玛部落,老百姓是不吃带鱼的,嫌它有一股异味。塔玛人从小接受一种教育,为了塔玛河谷的未来,为了塔玛人民过上好日子,必须时刻警惕带鱼这种投机分子,发现一个消灭一个。抓的带鱼多了,还有奖励,授予民族英雄称号。他们抓了带鱼怎么办,就是跟鸡屎搅拌,作为肥料,种植一种叫塔玛丢丢的植物。

不啰嗦了,这都是与文化人类学有关的学问,感兴趣可报考我的博士生,系统研究塔玛带鱼学。总之,对于带鱼这种水货,各民族看法不同,除过缺心眼的浆糊族,没人拿它当回事。就算再折腾,脑袋那么小,能装多少脑子,何况还有大量的水,搞不出什么大名堂。它最好回归本位,作为一种食材,帮助老百姓填饱肚子,岂不更好?

第一次写科普文章,不得要领,让大家见笑了。这也没办法,至少比较安全一些嘛。如果连科普文章也被封杀,那我只能去养猪了。就这样失去一位文化人类学大师,你们忍心吗?我挂了,谁还帮你们研究那些善良的缺心眼的特殊人类?

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可以继续做这方面的研究并分享,比如说写篇哈巴狗的科普文章,如何?

辛可2016年12月27日于北京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