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为了人民而战!

 

贸易战:为人民还是为权贵

 

郭戍华

 

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双方均声称责任在对方。

当然,腔调最高的还是中方的商务部外交部以及党政官媒。诸如“美方倒行逆施”、“对中国片面施加不公平关税”、“美方反复无常,一意孤行挑起贸易战”、“美国罔顾事实,中国无端获咎”、“此种贸易霸凌行径公然违反世贸组织规则,挑战多边主义和贸易自由,剑指中国正当利益,不仅损害双方经贸利益,而且危及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阻碍世界经济复苏,引发全球市场动荡,并殃及更多跨国企业、中小企业和消费者”等等指责充斥人耳。是否符合事实以及国际舆论如何看姑且不论,至少忽悠得国内一些吃瓜群众又一次斥骂美帝霸权。

但我以为,在纷纭复杂的贸易问题上,评判各方行为是否公平正当,最根本的一条,还是看其更多地有利于民众,抑或只有少数人从中获利?

其实,在当代国际贸易体系中,所谓自由平等原则,其出发点正是民众福址。道理很简单:所谓自由平等交易,就是自愿的、交易双方都认为对自已有利无害的、不受强权干涉的、行为透明而不包含欺骗或强买强卖的交易。只有这样的交易,才能增进交易双方的福利因而可以持久地推而广之。只有这样的交易,才是对广大民众福祉有利的行为。

基于此,我们不妨看看中美双方的所做所为谁对人民大众更有利。

 

美方对中方指责主要是:

第一,指责中方对美国出口中国的商品征收不对等的高额关税。比如美对中国汽车只征收2.6%的税额,而中国对美方汽车却征收高达25%的关税。这导致中美贸易上中方获得巨大顺差,因此要求中方降低关税到美方同等水平。

 

谁都知道,中国对美产品征收高关税,除了对中国政府的收入有好处外,对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都没好处。

高关税必然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升,中国消费者要付出更多钱才能购买。

高关税必然导致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销量减少,美国生产者就会收入减少甚至失业。

可见中方的进口高关税对人民大众不利,无论中国大众还是美国大众。

也许有人会说,多收了关税,中国政府收入多了,可以增加人民福利啊。然并卵,你若了解了中国政府收入中用于教育卫生社保等民生福利的支出还不足财政总支出的四分之一,你就会醒悟,这种假公权之手增加福利的想法,在公权不受制约一一也就是民众管不住党政钱包的情况下,不过是你一相情愿的美梦而已,还不如减少关税降低物价,直接减轻百姓负担。

 

第二,指责中方没有履行加入WTO时的承诺,实行自由的市场经济,而实行的是政府权力主导的国家资本主义。特别是大规模国企垄断和出口补贴,对其他国家构成低成本倾销和不公平竞争。

 

其实何止是对其他国家不公平,首先是对中国绝大多数民众不公平!

加入WTO近二十年来,由于美欧日对中国开放市场,中国迅速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国。但在国内资源配置方式和政治经济结构上,却依然维持着政府主导和国有垄断的主体格局。

首先是土地、金融、油气、交通、通讯等基础生产要素都掌握在国有资本手中,由国企垄断经营。这种垄断一方面表现为高价格、低效率、质量差,另一面就是以其与政府权力的亲缘关系形成资源和市场优势,而对非国有的民营企业与外资企业造成排挤效应。

权力主导经济以及国有垄断对国民的损害是有目共睹的。典型如中国油气产品的长期质次价高局面。政府为保护国企“两桶油”利益及其附着其中的将近价格一半的税费收入,竟不顾政府信誉,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和公共听证,就撕毁了既有的国内油价随国际油价浮动的规定,出台了涨价不封顶、降价有底线的霸王条例!

另外如金融垄断、电信垄断、交通垄断、能源垄断,都以低效高价推高了经济运行和民众生活成本,不仅造成巨大浪费,而且形成社会不公,剥夺广大民众利益,使政府和国企经营团体获得超常收入。

其次在市场控制方面,权力更是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更无情理。比如最近发生在北京的驱逐外来人口行动,明明是当年政府为促就业鼓励民众利用自有住房出租经营,现在却为最领导个人好恶和虚无缥缈的“首都功能”,强行清理“拆墙打洞”,禁止住房出租经营,一夜之间把十数万外来务工经营者及其父老子女赶到初冬寒冷的街上!如此权力无法妄为、朝三暮四朝令夕改,何来法治?何谈市场?

这种强权和垄断,以对国内民众福利的剥夺扭曲了劳动和资源成本,加上严格的外汇管制,就形成了政府高收入可用以大量补贴外贸出口,低成本向西方特别是美国倾销廉价产品获取外汇的经济运行,必然对美国市场和就业造成冲击。直接表象就是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

可见,特朗普要求中国遵守WTO条款,放弃权力主导经济和国企垄断,不仅是保护美国经济和民众就业,客观上也将改变中国民众被权力垄断盘剥的低福利状态,无疑有利于中国民众。

 

第三,指责中方利用市场准入权强迫美企转让技术(所谓用市场换技术),实施网络攻击,盗窃美方知识产权;限制外资控股比例,限制外资进入某些服务业,等等。

 

长期以来,作为后发国家,中国依靠市场广大的吸引力换取西方先进技术,甚至用非正常手段“山寨”西方产品,为经济起飞和超常发展开辟了一条捷径。但其潜在机会成本高昂,不仅对中国自已科技创新能力提升形成了遏制作用,而且对全社会道德水平造成不良冲击。

中国为吸引外国投资,除了以庞大市场需求和城乡二元经济制度及剥夺工人组建工会权利而形成的低福利劳动成本优势之外,还提供了诸如税收减免、土地使用权出让优惠等超国民待遇政策,似乎对外资很好很优待;但在政府主导一切的非市场非法治环境下,此种对外资的超国民待遇,也很容易瞬间变为“关门打狗”之事。近年屡屡发生的外商撤离竟被限制资本转出,就是明证。

至于股权比例和投资领域限制,更是超出市场经济常规。虽然今年中美贸易开战以来,为显示开放姿态,发改委紧急推出一批扩大市场准入和取消股比限制的措施,但对于互联网内容服务、新闻出版、电视广播、教育等涉及意识形态传播的产业,依然未有明确的说法,事实上不予开放。相反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方却可以并且事实上用政府资金在美欧日等西方国家自由举办电视台、报纸、互联网信息服务,以及建立大量孔子学院等教育机构。

更可怕的是,在权力常常超越法律之上的中国现实中,即使外资获得法律许可的正常经营,当遇到某种政治需要时,其利益也可以种种口实被侵犯。比如中方因萨德问题掀起抵制韩企时,消防、安全、卫生、税务等各种方法都成为限制手段,甚至纵容民众变相实施暴力,逼迫韩企不得不主动撒离。

必须看到的是,这种缺乏法治和产权保障的经济发展模式,伤害的绝非仅是外企外资和他国民众的利益,同时也在物质上和精神上损害中国民众,而获利的只有少数权力集团和附着在权力上的国企经营者。

 

从上述三方面可以清楚看出,美方指责不仅事实基本清楚,而且,改变这些事实,绝不是仅对中美统治者或仅对美方民众有利,而是对包括中方民营企业、中方劳动者、特别是中方消费民众在内的广大中美人民都有好处的事情!

当然,唯一不利的,就是依靠高关税、国企垄断和权力主导一切而生存的中国庞大官僚权力体系。因此他们才坚决反对,百般抵赖,甚至不惜以民众福祉为代价,要“共渡时艰”。

虽然他们口口声声代表人民,坚不承认他们维护的是权力集团和垄断国企等少数人的利益,但此次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一个客观结果就是已经让绝大多数中国民众都看清了事实。

最简单的道理就是,中国进口高税收对人民福址不利,特朗普要求中方降低关税对人民福址有利!这个道理,不用具备中方媒体为掩盖实质而扯的那些外贸高深理论,任何不愿说谎的人都能明白!

 

 

2018年11月1日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此文说真话,代表了老百姓的心声。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