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的敬礼

Toggle this item 2008-11-04 | 图片:贵州的敬礼

  设置分类


          贵州的敬礼 
           庄子惠

  最近,贵州黄平学生向汽车敬礼的事情,报纸上面反对声一片,说此举有“奴化”学生之嫌。尊重媒体的关注,一纸通知即可取消黄平学生的敬礼。黄平相关人员“避开”敬礼主要功能,只强调已经实行多年了,并且确实对学生出行安全有效,想继续实施下去。

  据我知道,九寨沟的学生也在向汽车敬礼,那些高举的小手,是景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2005年我去九寨沟旅游时,曾经隔着摇晃的车窗玻璃,用相机去抓拍那些敬礼的学生。导游的解释是:当地政府将旅游总收入的一部分划拨给学校,学生们上学是免费的(2005年时候,全国农村孩子读书还没有免费的说法)。饮水思源嘛!学生们用敬礼的方式来欢迎游客,那场面令所有人都感动。我的旅游消费能够帮助当地农村的孩子读书,我当然高兴啦。导游还说,当初开发九寨沟时,当地的藏民并不理解,曾经搬大石头来阻拦工程车。从当初的阻拦到后来的敬礼,其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给人感受是:不仅景区的设施、管理是一流的,甚至景区沿途周边道路的临街建筑,也由政府出资改建得漂漂亮亮。九寨沟旅游业的健康发展,带动地方经济快速攀升,也给当地农民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实惠和变化。

  多彩贵州正在用旅游、生态、气候等优势来打造贵州的飞速发展。非常感谢社会各界长期关注贵州,真心欢迎各位网友对贵州横挑鼻子竖挑眼,尊重并认真接纳各种批评、建议,修正不足、改正错误,贵州才能够健康快速地发展。

  向您们致以贵州的敬礼!

               搭车的卓玛                        

               庄子惠

    
  我去九寨沟旅游时遇到搭车的卓玛,如果卓玛没有来搭车,我不会知道自已错过了些什么。导游是位叫李平的小伙子,圆润的嗓音透过车载麦克风在说:“叫我小平同志好啦!”。乘客来自好几个省、市,既然同车旅游,当然应该同舟共济啦,何况出来旅游嘛!  也应该放松放松心情!  小李想活跃一下车上的气氛,要求大家作个自我介绍并出个节目,结果是较冷场,没有人响应。也难怪,在城市生活久了,大家早已经习惯了住在同一幢楼里平时见面也不用打招呼,城里人的冷漠有时候是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一时间要改变恐怕很难。

  高原乘车忌讳打瞌睡,小李使尽浑身解数数落瞌睡的陋习,“上车猛睡觉,停车猛撒尿,到景点猛拍照,回家一问甚么都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一叠叠风景照上每一张都笑得那般灿烂,都标志着本人到此一游。不过仔细想想,还真的觉得是缺少点什么东西。缺少人文背景吗?来九寨沟之前我曾经去网上查过,但是在网上九寨沟的相关信息少得可怜,连景点的温度都查不准,来了之后,光是穿衣服就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一会穿,一会脱,一会晴,一会雨,一会又是雪的。况且,人到景点一切都是浓缩的、拥挤的、紧张的、疲倦的,虽然向往闲情逸致终不可得,所以上车打打瞌睡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在一次临时停车时,卓玛和她表姐格桑来搭车,导游要求大家用掌声欢迎“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的藏族姑娘”为大家唱歌。卓玛大方地接过麦克风说:“看来不能白搭车,那就为大家唱了。”卓玛的普通话讲得不错,唱的是大家熟悉的流行歌曲的调,歌词却是卓玛临时填的。几首歌下来,大家都已经报以热烈的掌声了,真的是一路的歌声,一路的欢声笑语了,瞌睡早都跑了。

  卓玛要挑选一位“阿哥”来伴唱了,车上的男士们纷纷往靠椅背后面躲,装瞌睡的,称感冒的……“感冒也行,就唱感冒歌好啦,邀请不唱不礼貌而且是民族问题。”卓玛这一招真起效,着急的人们开始去推青春笑脸的导游小李出来对唱。“当导游的都在景区放过三年牦牛了”,卓玛轻轻一句话就放过了导游,卓玛家中有999头牦牛就缺一个放牦牛的阿哥,卓玛要爱这位阿哥一万年。卓玛的豪爽和大方赢来一片欢笑声,先后有两位被挑中的男乘客上去勉强唱了一首歌就败下阵来,逃回座位再也不敢唱了。邻座的调侃卓玛说那位长得帅气的重庆小伙可以留下来放牧。伶俐的卓玛嘴不绕人地说:其实是你心里想留下来吧,只是你身边有位漂亮的爱人管着你。卓玛还加上一句话,你们城里的女人都是醋坛子,所以我只敢挑选身边没坐女人的阿哥上来唱歌。果然被选出来的两位阿哥都是两位男土坐同排的,这么说来卓玛不仅聪明而且十分精灵了。


  格桑用感冒的嗓音唱了一首有难度的歌(好象是天路吧?),如果不沙哑真的会如她说的比卓玛唱得还好。用歌声表达自已的心愿是她们的强项,那么雪域高原的藏族姑娘真正的是个个都不简单了。卓玛28岁,有3个孩子,只读过小学二年级,她们家姊妹8个,她排行五。这些歌是跟着电视机学的,电视是这两年才接通的。因为没文化也没技术,卓玛和格桑在风景区周围推销项链、珠子等饰物,也用饰物调换藏民们喜欢的物品。她们身穿的这种色彩鲜艳的运动服,彩屏手机也都是调换来的。

  卓玛不知道贵阳、重庆在哪里,我和那位重庆小伙给她解释:我们是邻近省的邻居。其实,我们同样也不知道扎西德勒(藏语:吉祥如意),不知道卓玛。卓玛给我们留
手机号码,热情地欢迎我们去她家作客,免费食宿,可惜现在景区管得很严了,不能带我们免费进去了,以前是可以的。我很难用城里人的标准来判断卓玛,我们奉行不同陌生人说话,当然更不能留手机号了,那么,我应该告诉卓玛不能相信包括我们在内的城里人吗?作为礼尚往来,我也该邀请卓玛来贵阳做客,但是,按照社会的发展速度,到这一天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要走。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西部农村和卓玛样的农民们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们在歌里唱道:祖先们千年的愿望在她们身边实现了。


  生活在贵州高原的我对山的高度当然心中有谱啦,但是,这里的山似乎要比贵州的山高出去许多,不是抬头看必须要仰视才行。而且,山上面总是弥漫着神秘的云雾,不经意间在云的缝隙之中还会露出些树枝来。那么,山顶还在云上面何处呢。在山人为峰嘛!我庆幸这次旅游途中能遇见搭车的卓玛,并祝福卓玛们生活更加幸福、美满。

  现在人们频繁外出旅游的真缔到底是什么呢?  有句老话叫“穷家富路”,和家中相比,人们花费几十倍、几百倍的钱从都市跑到农村来观风景,来散散心放松自己,真的值得吗?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人们都是从农村往城里面迁徙。城市化之后人们的经济、文化、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但是城市化的另外一个后果是喧嚣、焦虑、烦燥、竞争、压力也同时加剧了。人们失去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平衡,人们渴望回归大自然,渴望返朴归真,渴望天人合一,渴望从大自然中找回自己。也许,这才是人们出行的真正动力吧?滿车的人唱不赢搭车的卓玛是一个令人深思的有趣现象。其实,城里人并不是唱不赢卓玛,而是在城市化的过程当中,人们已经丧失了包括放声歌唱在内的许许多多基本的功能了,大家掌声如此的热烈,就是人们心底渴望回归大自然最好的证明。

      改变应试教育的办法 

         庄子惠

  最近,我去了趟九寨沟旅游,临行之前我暗下决心,想把这个困扰自己多年的难题抛到一边去,那怕只是几天也行。当我们乘坐的大巴驶近九寨沟时,路旁的学生们在频频向我们行举手礼。导游解释说:当地县财政规定旅游收入的20%划拨给教育,过去羌族的孩子没法读书,现在可以免费上学了,因此,学生们都会向每辆旅游车敬礼。我急忙掏出相机,隔着晃动的车窗玻璃去照那些小手……躺在景区寂静的旅馆里,我觉得应该尽快把这篇文字写出来。
 
  改变我国应试教育的状况属世纪级的难题,有人甚至说今后数十年内也无法解决。本文奢谈改变的办法当然纯属是空想、幻想、痴心妄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当你看了本文并觉得是有那么一丝可能时,我就会心满意足了!如果你还愿意添加自己的建议并说我们何不真的试一试创业呢?那么,我会非常地高兴的!

  组织老师到惠水摆榜这样的西部农村去,对准备进城打工的50名学员进行为期1个月的家政技能培训。在贵阳市蟠桃宫社区对800户教师公寓住户进行保洁、护理、保姆家政服务需求调查,组织学员在指定用户进行为期2个月的家政服务实习。还要安排50名学员的集中食宿和学习场地,并且在学员服务之余的白天、晚上继续对学员进行培训、管理,争取使每个学员都能在实习期满时取得社保部门颁发的初级家政服务员证书。

  老师教给学员的知识和技能必须要保证学员能够就业,老师和学员的共同努力和共同劳动必须经由市场承认之后才能换回报酬。50名农村学员实际上是享受免费培训3个月,学员实习服务期间获取的劳动报酬除去学员食宿等外还要支付教师课酬。按照现时市场上保洁公司服务员月薪500元的参考价匡算,如果学员的培训费用是每人1000元则50人是50000元(要除去学员食宿等),教师们经过3个月的辛苦、劳累,所获报酬并不相当,何况,这是一项需要所有教师、学员充分发挥潜能创业的困难事情。但是,当我们以3个月为一个周期,用这种模式对农村学员5000人、50000人进行循环培训时,这件事情的价值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本身了(据说我国的家政服务需求岗位是数百万)。

  家政技能培训怎么可能改变我国应试教育的状况呢?人们早已经习惯了每年被独木桥淘汰下来的大量的城市和农村的学生的现状,更何况很多人对家政服务业是瞧不上眼的。城市里有九成的老人在为没找到工作的孩子的生活买单,在1·5亿向非农领域转移的农村富余劳动人口中青年学生占相当大的数量。当农村的学生不用父母交费,靠自己的劳动走出农村在城市站住脚跟,并且靠自己的努力从初级、中级到高级的家政技能培训学习中成才时,这当然是一场对应试教育的变革和挑战了。  
  

 发布日期: 2005-10-18
 


上一篇:呼唤中国的尤伯罗斯
下一篇:怀念王选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