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给特朗普上课

 

谁在给特朗普上课

 

郭戍华

 

 

近日,据说美国经济学家、诺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在美国一向与总统特朗普唱反调的《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叫作《中国试图教特朗普一点经济学,但失败了》的文章,批判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是错误的。以某时报为首的一众中国爱国媒体,立刻象苍蝇嗅到屎一样纷纷转载,意思显然是要告诉国人:你瞧,连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这么高大上的学者都说了,中美贸易战是特朗普错了。

 

我之所以把克鲁格曼的文章比喻成屎,绝无污辱之意,而是爱国情操愤怒使然──因为他在他那狗屁文章中,严重抹黑贬损了我们伟大的中国!

 

他为了让特朗普可怜中国,不要“伤害到中国”,竟把中国说成是“相对贫穷的国家”!更可恶的是,他还罔顾中国早在2015年就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的事实,竟将我大中国与墨西哥那个又小又穷、靠和美国做买卖才能生存之国相比,得出“中国经济对贸易的依赖程度较低”这种抹黑贬损中国的论点。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奇怪的是,一向坚决捍卫国家尊严,坚决反对西方抹黑中国的爱国媒体,为何对克鲁格曼贬低我们贸易大国地位的胡说八道,竟视而不见呢?

 

至于这个美国佬在文章中,无视我国政府发言人8月7日关于“人民币汇率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不存在汇率操纵的问题”,中国政府“没有也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的严正声明,把本周“人民币的象征性贬值就能使美国股市暴跌”,说成是中国“可以通过人民币贬值来增加向世界和美国出口”,还说“我的猜测是中国使其货币稍稍贬值是试图用现实教育特朗普”,更是对中国政府的恶意揣测!

 

他这明明是在提醒特朗普警惕中国的所谓“操纵汇率”将伤害美国,怎么竟被咱爱国媒体引为知音了?

 

我之所以称克氏之作为狗屁文章,还因为至少从中译文字上看,其逻辑的可笑,与他经济学诺奖的大牌实不搭调。

比如,他说特朗普加征的高关税等“正在做的一切事情毫无意义”,贸易战将“伤害美国农民”;但作为大牌经济学牛人,他是否认为过去二十年来,中国高于美国十倍的关税,并不伤害美国生产者?更不伤害中国民众?

 

再比如,他对特朗普的另一个批评,就是特朗普的“无条理性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特朗普一方面“一直抱怨美元强势”,另一方面又称“来自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大量资金正涌入美国”是“一件漂亮的事情”。按诺奖经济学大伽的思路,这显然是自相矛盾,因此他质疑说:“当大量资金涌入你的国家时会发生什么?你的货币会升值,这恰恰就是特朗普一直抱怨的事情”。

 

但我们这些经济学小学水平的人,很想弱弱地问一句:当大量资金涌入美国时,如果假没美国国内生产规模和资源供给不变,首先会推动美国资产升值;如果这些流入的资金是美元,当供给不变时,美元的购买力会下降,也就是货币贬值。这难道不是最简单、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吗?

 

当然,考虑到美国是完全自由市场经济,这种资产升值货币贬值只能是局部的、短期的,并不能改变美元对其他货币的强势地位。正因如此,特朗普才一直在抱怨美元强势,但他针对的显然是美元与其它货币的全局和长期汇率问题。这与欢呼资金流向美国有何矛盾呢?实在不明白!

 

总之,克氏这位让我们一直崇敬的牛人,能写出这种贬损中国又有损他智商水准的东西,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我们知道,美国众多“白左”精英之所以仇恨特朗普,出发点还是他们秉持的全球化、多元包容、经济平等、反对强权等等近百年来成为西方主流的普世价值观。在他们眼里,特朗普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流氓商人。而特朗普回答这些普世价值主义者的就是:要战胜流氓,就得比流氓更流氓。

 

不管特朗普是否流氓,让人惊奇不已的还在于,为了打击特朗普,咱们这些昨天还在严厉批判西方普世价值的人,今天却把西方坚持普世价值的精英引为同道了。真不明白,倒底是谁在给特朗普“上经济课”?

 

最后必须声明的是,以上我的所有立论,都是建立在中国媒体译转克氏文章真实准确前提之上的。考虑到中国媒体不只一次发生过对外国人言论断章取义的情况,这个前提是否成立,恐怕也要打个问号。但我们又不能违法翻墙,去查阅《纽约时报》进行核实,若有论说失误,也只好不负责任了。

 

 

2019年8月11日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