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1960年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简报》

1 中国数学会历届学术年会 2 中国数学会历届学术年会 3 1960年 中国数学会二次代表大会简报 4 1960年中国数学会二次大会简报第九期 跃进诗歌 5 1960年中国数学会二次大会简报第十一期 决心书
1960年,令国人至今胆寒的“三年灾难”的头一年!马上就饿得勒紧裤腰带了,哪曾想刚过去的“大跃进”的1958、1959年,庄稼烂在地里甚至无人收。
但是,在中国科学殿堂里的“中国数学会”,还是斗志高昂、实则糊里糊涂地胜利召开了继续跃进“数学革命”的“中国数学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图1与图2 中国数学会历届学术年会)
中国数学会——这个中国数学科学工作者的学术团体,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7月25至27日由33人代表全国几百名数学工作者开会创立。但新中国成立后,不承认前4届,故在1951年8月15日召开了“中国数学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1960年2月召开了“中国数学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简称:“1960年中国数学会二次大会”),文革后1978年11月召开了“中国数学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这三次大会与后来1983年的第四次大会,既是新中国科学事业的专科工作会议,也有学术内容,所以都被现在中国数学会的会史认作学术年会,并且应是划时代里程碑意义的会议。
1960年《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简报》 638
“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承前9年启后14年,到如今快半个世纪过去了,那盛会开得怎样?好奇的读者应当看看这一套《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简报》,虽然表面看中国最高科学会议拿出这样的东西太不起眼太简陋了,但那会议内容还实在是震憾人心的!
(图3 我的《1960年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简报》)
这一套会议简报,连正经的封面都没有,与内页封底一样,全是打字油印的粗黑纸,好几期是一根线订两针成册,上栏“中国数学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简报”、“大会简报”编委会编辑,还印着“内部刊物不得外传注意保存会后收回”。
(图4 1960年中国数学会二次大会简报第九期 跃进诗歌)
话说这次大会提出继续跃进发动“数学革命”,雄心大话满篇,照那时的普遍做法照例还要写写跃进诗表表“决心”,兹录小诗一首:
“湖南两广干劲足,越穷越是要革命;藐视困难志气高,决心赶上最先进!”
再录《决心书》一篇:
(图5 1960年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心书之一)
“我们数学改革小组全体同志向党表示决心,我们要坚持政治挂帅,大搞群众运动,苦战三天,炼出数学教学改革的红纲。我们向兄弟组提出挑战,我们保证做到(1)坚持……思想挂帅,(2)鼓足革命干劲,(3)苦战一天贴出我们小组的红纲,请同志们帮助,助炼纲。”(本文注:红纲,指数学革命大纲或纲要)
——如今读来很值得赏折,您别以为这样的文字就是老农民的水平!那是您不知那时提倡需要这样的大白话,您若文诌诌的便可能当成了资产阶级情调。只不料三年灾难一过,接着就是轰轰烈烈的“文革”,数学大会一停10多年,那一切的一切全都落了空!
请“搜狗”搜“何季民书稿” (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jz京城野泳”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

“1960年中国数学会二次大会” 字字高喊“数学革命”
这次中国数学界的最高会议在24日开幕,实际在头一天23日就开了会,按“简报”第一期的首篇[本报23日讯]是“建立党的支部,确定大会目的和要求……数学会党的领导小组今天上午召开了扩大会议……正式成立了支部与支委会”。
(图1 网载当年的动态 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
“简讯”报道:“截今天为止,大会已报到代表107人,其中女代表7人,党员61人。”“大会会期暂定九天,其中二天大会发言,三天小组讨论,二讨论教改,可能有一天半参观,半天选举。”,24日晚,接受复旦大学招待在天蟾舞台看京剧《红梅阁》。
(图2图3 《科普博览》网载“华罗庚连续三届任中国数学会理事长”)
按现在《中国科普博览》网载“华罗庚连续三届担任中国数学会理事长”,是这样写的:
“……1960年2月,中国数学会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到会正式代表128人,列席43人.这次会议主要讨论数学发展方向以及各类学校的教育改革问题。这次大会要求以祖国建设需要为纲来发展数学,进一步强调理论联系实际,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也有一些提法如‘任务带学科’等不够妥当,特别对基础理论的研究有所忽视,带来一些不利的后果。这次会议的第二个议程是讨论如何根本改革各级各类学校的数学教学问题。北京、上海以及各地一些学校提了一些改革方案,步子都比较大,要求过高,不切实际,学生无法接受,后来没有实行。不过对于开阔数学教育工作者的视野,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以上叙述避重就轻“任务带学科”,但显然还是不能不说这次会议出了问题!轻描淡写的,哪是什么问题呢?
(图4 1960年数学会大会大话阶级斗争)
首先要看看这“简报”第一期的第一篇正文,是为会议定的调子“解放思想,总结经验,大搞数学革命”,本文摘录如下:
“……这次会议对于适应社会主义建设来发展数学有重大意义,而当前的大好形势是开好这次会议的极为有利的条件……会议议程有三个方面:第一是数学发展的方向问题;第二是数学的教学改革问题;第三是改选理事会。而中心是前二个问题,这实质上也是一个问题,为了一个目的既彻底地进行数学革命……会议一切活动应围绕这个目的进行……也贯串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观点之间的斗争。”
再看2月24日大会正式开幕,先由复旦大学副校长苏步青致的开幕词:“……指出了这次会议主要讨论的问题是……两个问题围绕着同一个目的是彻底地进行数学革命。”
随即由中国数学会理事长华罗庚进行工作报告“……指出大跃进以来,全国数学工作者把数学……发挥了敢想敢说敢做的风格,做出了史无前例的辉煌成绩……”
既然上面明确指示了这是阶级斗争,代表们便不敢落后纷纷表态,比如华东代表在3月2日的“讨论情况”就发出了这样的豪言壮语:“华东地区师范组,猛攻方案劲道粗,既务虚来又务实,决心冲锋要带头。”“改!改!改!这代表们从心底发出的非改不可的强烈要求……科学在一天天发展着,若再老样子慢慢的读书,真要一辈子读到胡子白了,改革就是一场阶级斗争的过程。” ——显然,这次会议的指导思想、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以及要达到的目的,不能否认都是进行“数学革命”!
请“搜狗”搜“何季民书稿” (微信号hjmjzyy29130112)与“京城野泳” (微信号hjmjzyy20120112)。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