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了什么?一本书激起特朗普的冲天怒火

特朗普传记《Never Enough》的作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在CNN上评论说,《火与怒》中的特朗普,总的来说跟他的感觉差不多。但他也批评了沃尔夫的“小报文风”(tabloidy prose),提醒读者阅读时要有主见,不要被沃尔夫带偏了。(资料图/图)

 

  • 这几天,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为一本书而忙得焦头烂额,发推特,找律师,但都没起到阻止新书发行的作用,反而让《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一译《冲天怒火》)提前好几天到达了美国读者的手中。那么,这本书到底讲了哪些内幕?本文作者通读全书后,写了这篇读书报告。至于这本书的内容是否完全可靠,还有待时间的检验。特朗普、班农方面,目前看来并没有起诉作者的打算,因为作者说他的采访都有录音。

 

《火与怒》这本书的内容如果用作者的一句话来概括,应当是:

不靠谱的总统候选人只能吸引到不靠谱的政治顾问。因为靠谱的人都跑去给靠谱的候选人当顾问了。

作者迈克•沃尔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是一个老资格的杂志/网络新闻专栏作者,主要给《今日美国》、《好莱坞报告》《GQ(英国版)》写稿,也写过几本关于媒体、网络、时政的书,曾经获得两次美国国家杂志奖和一次镜奖。2008年他曾经给默多克写了一本传记《拥有媒体的人:走进鲁伯特·默多克的秘密世界》。2016年6月他为《好莱坞报告》采访了特朗普,特朗普很喜欢那篇文章和配图,再加上这作者又是军师班农介绍来的,特朗普就同意请沃尔夫到白宫记录他的“新政”。(我私下揣测,特朗普同意这个记者来写传记,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他给默多克写过传记。特朗普是默多克的粉丝,给偶像写传记的作者又来给自己写传记,肯定让特朗普美得冒泡)。

2016年6月迈克•沃尔夫为《好莱坞报告》采访了特朗普,特朗普很喜欢这篇文章和配图。(资料图/图)

本来,班农引荐迈克·沃尔夫到白宫,只是为了写“百日新政”那段时间的,作者说自己“就像墙上的苍蝇一样”默默埋伏起来不引人注意地记录白宫日常运作。但整个特朗普团队管理混乱,没人去管沃尔夫写书的主题和采访权限,他佩戴的甚至不是记者徽章而是宾客徽章,记者没权限去的房间他都可以去。沃尔夫也有些不厚道,带着录音笔把某些当事人没同意录音的私下对话都录下来了。说好的“百日新政”传记,也变成前后18个月的特朗普起居注和白宫小道消息合集。

沃尔夫说,他为写这本书,对特朗普和白宫职员做了200多次采访。(资料图/图)

沃尔夫对班农的描写很详细,班农过去的同事读过这本书后,认为至少关于班农的部分是可信的。这要归功于作者跟班农比较熟悉。书中有些班农和幕僚的饭局,作者也在座,可以说是不少事件的亲历者。比如书的一开篇,班农和福克斯新闻前总裁、特朗普竞选的资助人罗杰·埃尔斯的那次聚餐,其实就是沃尔夫做东请的客,招待了5名客人,在场的其他人已经在推特上证实了。当然由于他的立场,如果你相信书的真实性,看完对班农的印象会有提升。本书的批评者就认为,这本书只是以班农的立场来叙述特朗普当总统的第一年发生了什么。

对特朗普的描写会让人觉得他是个愚蠢的半文盲,固执但是又容易受人摆布,以自我为中心的老小孩,但是总体而言,并不是个大奸大恶的人。

对伊万卡和库什纳的描写,恐怕不管读者是什么立场都喜欢不起来,三观智商能力就没一样正常的。

至于大家最关心的“通俄门”:这本书可以说是给“通俄门”洗地的——书里引用班农的话说:“特朗普团队没有能力搞任何阴谋。”作者进一步推断特朗普团队并没有“主动的,经过精心策划的,计划周密,尽力掩饰的阴谋勾结”。不过,作者说我们不能排除叛国的可能性,毕竟叛国并不要求有智商。

1

当总统?那是不可能的

沃尔夫这本书中有个报料会让相信“天降伟人”的特朗普粉丝大跌眼镜:特朗普团队里没人认为特朗普真有胜选的可能,好吧,除了两个人:梅拉妮亚和班农(不过班农是选举前两个多月才加入竞选团队的,而且作者即便不是班农的御用作者也在感情上偏心班农,所以免不了有些美化班农“军师果然料事如神”的笔法。但是梅拉妮亚倒是让人意外)。伊万卡对此的解释是梅拉妮亚太蠢了(伊万卡跟后妈的关系不好是尽人皆知的)。书中说伊万卡跟她朋友吐槽后妈,说:“简直没法说她(梅拉妮亚),她认为如果他(特朗普)去参选他就肯定会赢。”

作者说梅拉妮亚非常害怕特朗普当上总统,因为她只想安安静静相夫教子当个生活优渥的富婆。她怕小报记者把她过去拍的裸照翻出来(后来也的确发生了,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后,先是她斯洛文尼亚老家的时尚杂志《Suzy》然后是《纽约时报》和《每日邮报》先后发表了她过去的裸照)。

特朗普从未考虑过当上总统后他生意的利益冲突问题和他是否要公布税单的问题。朋友劝他认真考虑,他推说考虑这些问题太早了会带来厄运。实情是他觉得考虑这些问题是浪费时间,因为他实在不可能当上总统。

特朗普团队是这样想的:他不可能赢。输就是赢!

1.特朗普会成为败给“阴险的希拉里”的烈士,成为国际名流。

2. 女儿女婿两口子会从不太有名的富家子弟变成国际名流,他们的时尚品牌也会一炮打响。

3.军师班农会成为茶党运动的领袖。

4.竞选总干事康威成为媒体主持新星。

5.特朗普和共和党之间的协调人、后来的幕僚长普里巴斯和Katie Walsh(普里巴斯的副职)在共和党内部影响力上升。

6.梅拉尼亚回归低调奢华的富婆日常。

——因此输了大选对每个人都好棒!

特朗普团队怀着这样的心态等待2016年11月8日大选公布结果,过了晚上8点,局势开始明朗,显示特朗普将会获胜时,一群人都慌了。特朗普的大儿子跟朋友说老爹活像见了鬼,而梅拉妮亚已经吓哭了。

2

班农为什么被踢出局

班农把沃尔夫引起了白宫,没想到却因为沃尔夫的新书被搞得这么狼狈。(资料图/图)

班农是特朗普团队的军师,中文网络上有人戏称他为“国师”,扮演的是幕后的强势人物这样的“灰衣主教”角色。

在作者看来,班农是特朗普团队里唯一的读书人(作者应该是特指特朗普、伊万卡、库什纳、特朗普两个儿子,通讯主任霍普·希克斯,竞选总干事康威,幕僚长普里巴斯这几个核心成员)。作者说班农住的是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但是堆了五六百本书(不太可能是为了展示,因为真是堆,连书架都没有)。

在胜选后到就职前那段时间,班农可能想让特朗普团队补补课,建议大家去读David Halberstam的《出类拔萃之辈》(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一本讲述美国总统肯尼迪及其智囊团如何将美国引入了越战的歧途的书,据说学生时代的奥巴马和克林顿对这本书也非常着迷),结果最后只有库什纳稍微读了一下。

班农从来不去质疑特朗普的德行或者试图校正他的行为,倒不是班农无比认同特朗普,而是他坚信“抓得住一个金主就要抓牢”,并且班农知道如果不是特朗普这么不靠谱,他也不会有机会入队。

班农是个实干家。特朗普也很有干劲。问题在于他事前无计划,注意力也容易被转移。

班农曾经评价特朗普:“他不是个硬汉。他是个暖心大马猴。”(“He wasn’t a tough guy. He was ‘a big warm-hearted monkey’”)。

班农认为:

(1)特朗普永远不会改变。

(2)试图改变他只会损坏他的风格 。

(3)特朗普的支持者根本不在乎他的缺点。

(4)他改不改媒体都不会喜欢他。

(5)跟媒体掐架胜过讨好媒体。

(6)媒体自诩理智客观公正其实都是虚伪的骗子。

(7)特朗普革命的目的就是对战世俗常理。

班农认为只要让特朗普放飞自我就行了,问题在于特朗普本人。特朗普内心深处很缺爱,所以他本人特别执着地想要得到主流媒体的赞美,越是得不到越恼火。

班农和默多克是敌人,他认为默多克不是美国人,“他既不懂美国政治也不关心美国人民”,所以班农对特朗普是默多克粉丝这事非常火大。

班农跟伊万卡夫妇(上图)冲突得很厉害。(资料图/图)

班农与伊万卡和库什纳跟是政敌。班农刚加入团队时还好,慢慢他们就开始争夺权力。一开始还只是谁对特朗普影响力更大的问题,后来就是各种政治主张分歧。伊万卡夫妇心底还是想拉拢民主党选民,讨好主流媒体,而班农一门心思想跟民主党选民和主流媒体对着干,要孤立主义,要废除奥巴马医保,要“禁穆令”。此外还有自身利益纠葛:库什纳的弟弟开的保险公司要依靠奥巴马医保赚钱,因此伊万卡两口子其实想保留奥巴马医保,维持现状。

特朗普夹在伊万卡和班农中间,他自己其实对这些分歧既没有主张,也不关心。但是谁纠缠他够久,他就终会被说服。

作者说,班农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和理念,不过他并没有任何专业知识去改变法令。他是个实干家,想做什么就直接去做。所以就有了反复被提起又驳回的“禁穆令”。这是因为班农不熟悉程序,不知道怎么让“禁穆令”顺利通过。甚至连“禁穆令”要怎么写,班农也是叫特朗普年轻的政治顾问米勒去网上现搜现学的。

班农的目标之一是让自由派不再自欺欺人,因为就算是奥巴马政府也是在控制和减少移民的(虽然奥巴马政府不嚷嚷)。班农授意故意在星期五晚上颁布“禁穆令”,好趁着周末造成大规模的自由派示威。班农的目标就是要激自由派起来搞事情。

班农认为特朗普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转移,在他看来特朗普做决定时常常是最后一个跟他交谈的人劝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因此很有必要时时陪伴在特朗普左右。班农尽量每天6点半都陪特朗普吃晚饭。(普里巴斯对作者说其实一开始人人都赶着想陪总统吃晚饭,但不久之后大家都闪了,因为实在太难受了)——另外,作者说特朗普并不跟梅拉妮亚一起吃晚饭,甚至都不跟她同房睡觉。陪伴用膳这方面,班农跟伊万卡夫妇的冲突很厉害,因为女儿女婿陪老爹吃饭毕竟正常多了。

班农在2017年8月递交辞呈的时候其实是想以退为进,以辞职为要挟逼特朗普在他跟伊万卡两口子之间选一个。结果发生了夏洛特维尔白人至上主义者撞死人的事,弄巧成拙,班农这个右翼领袖就非走不可了。

班农走后,特朗普还是很依赖他,常常背着幕僚长给他打电话,班农的朋友说,班农离开白宫后形容憔悴,瘦了20几磅,整天只吃寿司。

而班农私下似乎另有打算,作者在最后一章里写到,班农跟Breitbart的死党宣布:特朗普革命已经翻开了新的篇章,现在特朗普在特朗普革命里可有可无,而任何“局外人”都可以做反体制的领袖。有人问班农对特朗普的前途怎么看,他说“三分之一的可能被弹劾,三分之一的可能被共和党大佬用第25条修正案逼辞职,三分之一的可能做完第一个任期。至于第二个任期,绝无可能,不是说选不上,连参选的可能都没有”。另有小道消息说班农自己打算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他也跟Sheldon Adelson, Peter Thiel和Mercer家族这些大财主眉来眼去。话头也从“如果我是总统”变成“等我当了总统”。

如果说《火与怒》这本书的后记曝光了班农自立门户的小心思,这书的出版却可能直接导致班农政治生涯的终结。《火与怒》出版后,班农先是装了几天鸵鸟,后来又说自己没说过特朗普儿子叛国,说的乃是特朗普的前竞选团队主席Manafort(但是他可能怕作者有录音,没有起诉)。而特朗普大骂“邋遢班农”还让Mercer家族跟他决裂,Breitbart又把班农踢出领导层。目前看来班农是山穷水尽无法翻身了。不过还不能过早下结论,也许班农还有后招。

3

霍普·希克斯:特朗普的“真女儿”

白宫联络主任霍普•希克斯是特朗普团队的元老。(资料图/图)

国内媒体对于伊万卡夫妇的报道很多,而白宫联络主任霍普·希克斯很少有人了解,我觉得有必要介绍一下。她是特朗普团队的元老,28岁的富二代,大学本科专业是英语文学,毕业后做过模特,然后在伊万卡的公司一边做模特一边负责公关,2014年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一成立她就被叫去帮忙,职位是联络主任,负责的工作是安排记者采访和替特朗普发推特(有时候特朗普在推特上乱喷,特朗普团队的人不觉得应该限制特朗普在社交媒体的活动,而只是责怪希克斯没把特朗普管好)。总之好像是混合了私人秘书和保姆的工作。

她是特朗普团队里最年轻也是最没工作经验的一个。说实话偶像剧都不敢这么编。别说从政经历了,她连工作经历很少。但是她又的确是整个团队的元老(班农是2016年8月才加入的,离大选只有不到两个月了)。作者认为她能坚持这么久一方面是特朗普认为她很忠心,另一方面是她特别能忍特朗普的坏脾气。据说白宫职员私下认为她是特朗普的“真女儿”。

而在班农看来,希克斯只是一个蠢得无可救药的小丫头,“通俄门”出来,别人都闪了,就她还愣着。“通俄门”中好几个关键文件都是特朗普口述由希克斯誊写的,当时参加闭门小会的人怕被牵连纷纷雇了律师自保。班农离开白宫前曾经大骂希克斯“蠢得像块石头”,还说“如果你再不请律师我就打电话给你父亲叫他帮你请一个”,希克斯嘤嘤嘤嘤哭着跑开,特朗普都被骂声惊动过来问怎么了。

希克斯与班农(资料图/图)

4

白宫幕僚长的人选

关于白宫幕僚长这个职位,特朗普曾经想雇他的老友Tom Barrack来当。Barrack曾经在特朗普和他女婿库什纳经济危机时救过他们,不过他是个商人,而幕僚长这个职务需要从政经验丰富的官场老油条。Barrack考虑到自己的商业利益冲突没有敢接受邀请。

然后特朗普又想让自己女婿当幕僚长,好在马上被周围的人劝住了,“您不能雇您的子女”。

这时候特朗普想起来自己的朋友里唯一有从政经验的前新泽西州长Chris Christie。Chris Christie差点儿就当上了,最后没成。小道消息说这是库什纳的复仇。因为库什纳的老爹查尔斯·库什纳就是被Chris Christie送进监狱的(2005年库什纳老爹因为漏税和让妓女去讹诈自己姐夫被联邦监狱判了两年,最后在阿拉巴马监狱关了14个月。另一种说法是因为库什纳老爹给民主党送了50万美元的非法政治献金)。反正简而言之,库什纳认为Christie害老爹进了监狱,结果终于扬眉吐气报仇雪恨。

不过沃尔夫在白宫的日常观察中发现库什纳在老丈人特朗普面前一向谨小慎微,“踮着脚尖儿走路尽量不造成任何空气波动”,作者猜测Christie当幕僚长这事库什纳应该是不敢插嘴的,可能是伊万卡去跟特朗普撒娇说让Christie当幕僚长会让公公生气,造成她小家庭不和睦。

反正Chris Christie没戏了。然后特朗普又想让班农当幕僚长,但是默多克强烈反对。而特朗普也清楚幕僚长必须有组织能力,而班农是最无组织无纪律的:他经常不回电话,回邮件只回一个字,连跟他约定会议时间都很困难。

最后各方妥协,让共和党建制派老油条普里巴斯当幕僚长。问题在于他是个面瓜,而特朗普团队里又人人自行其是,都习惯性地绕过普里巴斯这个幕僚长直接跟特朗普交流,所以普里巴斯任职时间虽然长(大半年,在特朗普团队里算长的了),但是只是形同虚设。2017年7月31日被凯利将军取代。

特朗普团队决定要让凯利将军来当幕僚长时完全没跟凯利通过气。凯利是从媒体知道的。凯利非常强硬,他甚至会不请自来地跟特朗普、伊万卡和库什纳一起吃晚饭。伊万卡一开始以为凯利硬要挤进他们的家人用餐时间是想套近乎,后来发现其实凯利只是要避免伊万卡两口子绕过他直接跟特朗普商量事情。

5

炒掉科米

简单一句话:整个白宫都反对特朗普炒掉联邦调查局长科米,若不是女儿女婿怂恿,特朗普不会这样干,班农为此恨死这两口子了。

科米调查的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通俄的事。弗林跟俄罗斯大使基谢里亚克的对话被FBI得知,是因为FBI对于外事人员有监听,顺便就听到了弗林。在作者看来,弗林跟基谢里亚克谈了取消制裁的事然后又隐瞒不报,其实也不是有什么大阴谋,纯粹就是大意了,没拿着当回事。就跟弗林之前演讲拿了俄罗斯4万5千美元酬谢金一样,朋友劝他不要拿俄罗斯人的钱,他满不在乎地说:“这根本不算个事儿,除非我们赢了。”作者认为这说白了还是因为特朗普团队没人认为他真能当上总统。至于弗林到底通没通俄,作者引用班农的看法:特朗普团队没有能力搞阴谋。FBI抓的重点也是弗林隐瞒不报的问题。

特朗普讨厌科米调查弗林,特朗普跟弗林私交很好,而且他把这一调查视为科米对他个人的挑衅。

特朗普传记《Never Enough》的作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在CNN上评论说,《火与怒》中的特朗普,总的来说跟他的感觉差不多。但他也批评了沃尔夫的“小报文风”(tabloidy prose),提醒读者阅读时要有主见,不要被沃尔夫带偏了。(资料图/图)电视上正在播放科米被辞退的新闻。(资料图/图)

书中说特朗普本人并没有非得把科米炒掉的执念(至于“要求科米停止调查,这种行为属于总统干预司法”,在特朗普脑回路里根本不算事儿)。但是科米的调查把伊万卡两口子吓坏了,怕顺带查出库什纳家族的经济问题(库什纳家族的合作人以色列巨贾Beny Steinmetz有各种俄罗斯关系)。

说不清楚伊万卡两口子是真有什么惊天金钱黑账,还是仅仅是因为年轻怕事经不住吓——伊万卡夫妇和特朗普在纠结要不要炒掉FBI局长科米时,担心的是被查账,而不是竞选期间特朗普的大儿子小唐纳德和库什纳在特朗普大厦会见俄罗斯律师的事。这事才真是能弹劾特朗普的,比弗林的事猛多了。而且从书的后面几章看,见俄罗斯律师的事伊万卡夫妇和特朗普并不是真不怕,大儿子邮件曝光后他们全都吓得要命,但是炒科米的时候却谁也没想起这事——所以可能只是真的没想到。

当时的情况是库什纳和伊万卡很怕科米查出库什纳家族的经济问题,所以一门心思想把科米炒掉。书中报料说,库什纳告诉特朗普,民主党和民主党选民都讨厌科米(因为他在临近大选时重启对希拉里邮件的调查,从某种意义上说导致了希拉里落选),甚至FBI有75%的职员都讨厌科米(这其实是库什纳瞎编的,但是特朗普就信了),反正炒了科米大家都会很高兴。

班农、幕僚长普里巴斯、福克斯新闻前总裁埃尔斯还有其他一些白宫职员都强烈反对。班农对特朗普说:“通俄门是三流新闻,但是你炒掉科米就是世界头条了。”本来班农以为把特朗普劝住了,谁知道那天下雨没法打高尔夫,特朗普回去跟女儿女婿待在一起,又被说动了,又要炒科米,他叫政治顾问米勒去起草文件(米勒是个85后),米勒说他不会写,叫希克斯去写(88年的,好吧,真是另类意义的“后生可畏”),希克斯倒腾出一封措辞各种菜鸟的辞退信(就是后面在媒体公布的那封信,大意是科米调查希拉里邮件门工作不力,所以要炒他鱿鱼)。

班农和普里巴斯得知后马上施展拖延战术,劝特朗普说你要炒科米也可以,但是不能现在炒,要等合适的时机,从长计议,最好先跟科米私下谈,不然太羞辱FBI了(据作者打听到的白宫小道消息,其实班农和普里巴斯想搞得策略一点,比如先炒掉美国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将军,再把科米提拔到凯利的位置上,来个明升暗降。讽刺的是,兜兜转转,最后凯利被调来当了白宫幕僚长)。

但是特朗普被劝得牛脾气上来了,突然瞒着所有顾问,把希克斯写的辞退信让自己的贴身保镖Keith Schiller直接送到科米的FBI办公室。因为当时是下午5点,很多职员下班了,白宫西翼有人听了福克斯新闻的错误报道,还以为是科米主动辞职。而科米正在加尼福尼亚开会,从电视上得知自己被炒,简直没有比这更加羞辱了。

一不做二不休,特朗普第二天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大使基谢里亚克,跟人家说:“我把FBI局长给炒了,他是个疯子,神经病。俄罗斯事件给我造成的巨大压力终于解除了。”然后为了显得自己在情报方面很牛,顺嘴把FBI的以色列线人给卖了。

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大使基谢里亚克(资料图/图)

特朗普炒掉科米这一系列动作看得人简直有特朗普和女儿女婿对战全世界的错觉。书中说,班农、普里巴斯、斯宾塞等等一干人等无语凝噎。班农以莎士比亚腔感叹道:“女儿将会导致父亲的垮台!”

书中说炒掉科米这事虽然是伊万卡夫妇坚持和怂恿的,但是后来发现玩大了,这两口子给媒体透风说炒科米是班农出的主意,把班农气得冒烟。班农也还以颜色,给《华盛顿邮报》透风,说竞选期间库什纳向俄罗斯大使基谢里亚克提议建立一个“私下沟通渠道”。

6

“通俄门”

关于“通俄门”,作者认为民主党和主流媒体所渲染的“计划周密、处心积虑的阴谋勾结”是不太可能的,因为特朗普团队无组织无头脑,而且既然他们都没想到能赢也不想赢,普京跟他们商量赢了之后利益交换的事岂不是吃饱了撑的?克格勃要黑希拉里的邮箱直接黑就是了,跟特朗普团队这群菜鸟“共同策划”不是反倒误事吗?

但是保不准有以下几种可能:

1. 特朗普被俄罗斯情报部门抓住了把柄。

2. 特朗普或者库什纳家族生意里有俄罗斯黑钱。

3. 特朗普团队里的活宝在竞选期间的各种法盲操作已经造成叛国罪还茫然不觉。

1、2点是有可能的,但是考虑到特朗普有胆子炒掉科米,至少他还没担心过这个问题,所以俄罗斯就算有黑材料也还未拿去威胁特朗普。第3点就是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在特朗普大厦会见俄罗斯律师的事。

沃尔夫说,现在大家一说起这次会面就说“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会见俄罗斯律师”,其实他是被妹夫库什纳给阴了一把。这次会面明明库什纳和小唐纳德都有份。当时特朗普的竞选主任是Lewandowski,小唐纳德和库什纳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干脆二人联合起来搞掉Lewandowski。为了做点儿什么显示自己有能耐,让特朗普当时的竞选团队主席Manafort联系了几个俄罗斯“律师”跟他们讨论“希拉里的黑材料”(明面上说讨论美国收养俄罗斯孤儿的事)。这会议小唐纳德和库什纳都去了。在班农看来特朗普说不定也去了,就算没去,儿子和女婿也一定跟他汇报了,否则不是浪费了跟老爹邀功的机会?但是为了规避叛国罪的指控,特朗普一家统一口径说特朗普对这次会议毫不知情。

至于俄罗斯律师为什么要去见特朗普儿子(前提是如果没有正儿八经的阴谋勾结),沃尔夫认为:克里姆林宫不想让希拉里选上,希拉里的竞争对手他们都乐意帮一下。可能每个候选人他们都派人去试探性接触了,只是其他人知道这事非同小可,不肯会面。对于俄方,只要有会面将来可以作为把柄控制特朗普团队。对于特朗普团队来说,反正不会选上,也就不去担心将来被FBI调查了。

这次会面后仅仅几天,维基解密就宣布获得了希拉里的邮件,一个月后就将其向公众公布。

这次会议是2016年6月9日召开的,当时班农还未加入团队。后来班农得知此事,评价说:“这三个竞选团队高层人员认为在特朗普大厦25层会见外国政府人员是个好主意!还不带律师!你也许认为这不算叛国罪,不爱国,臭狗屎,我认为全都是!你应该马上通知FBI ("Even if you thought that this was not treasonous, or unpatriotic, or bad shit, and I happen to think it's all of that, you should have called the FBI immediately.")。假如你不想通知FBI,你完全没道德,你就是想收集黑材料,好吧,那就约在曼切斯特、新汉普顿的小旅馆,叫你的律师跟对方律师口头商谈,再把信息透露给Breitbart或者其他更正经的媒体。你从未见过,毫不知情,你用不着出面……但是他们以为自己有脑子!”关于特朗普到底知不知情,班农说:“小唐纳德没把俄罗斯人带到26楼他爹办公室去的几率是零。”

2017年7月7日到8日,库什纳和伊万卡陪伴特朗普去汉堡的G20峰会。据说库什纳发现那次会面已经被媒体知道,无法遮掩,于是故意给媒体漏了些细节,想把责任都推给大舅子。G20会议正在进行,特朗普得知媒体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始曝料,慌慌张张溜出去开紧急小会,这就是为什么G20会场上伊万卡会被拍到坐在特朗普的位置。

书里说,从G20回美国的飞机上,特朗普一家子继续闭门开小会,讨论如何能让特朗普不受牵连,统一口径说跟俄罗斯律师讨论的是收养孤儿的问题。这个小会只有特朗普、伊万卡、库什纳、希克斯和库什纳的新闻官Raffel参加。其他人比如政治顾问、安全顾问、新闻发言人等等都被赶到空军一号后面去看电影。白宫新闻发言人斯宾塞一度很伤心:连希克斯这个小姑娘都参加机密会议了,觉得自己被排挤了。后来才回过神,参加这个小会的人很有可能因为伪证罪进监狱!不参加才好呢。

闭门会议后,特朗普和女儿女婿统一了口径,由特朗普口述,希克斯誊写,发声明说这会议只是讨论收养俄罗斯孤儿的事,跟希拉里的黑材料完全无关,结果才过一天,特朗普的大公子就自己把邮件公布了,邮件抬头就是写的“俄罗斯—克林顿(隐私绝密)”("Russia - Clinton - private and confidential" )。这下子开了小会写了声明说见俄罗斯律师讨论的只是收养的人全都被牵连进去了。(按: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从2017年12月开始已经传唤了希克斯好几次,这就是为什么班农离职前要希克斯赶紧请律师还把她骂哭的原因。)

7

各种花边

特朗普故意把身高说得更高,这样算体重指数时他就不是“肥胖”了。

特朗普不喜欢读东西。一页纸的摘要他都懒得读。他喜欢图片,尤其是大图。

关于禁止变性人参军:那天特朗普只是在看幕僚给他做的报告,主题是变性人参军的问题的讨论要点和展开方向(没说要禁止他们参军),这个报告只进行了10分钟,特朗普就走神发了条推特说要禁止变性人参军。整个军方都不知所措。

白宫曾经跟墨西哥总统商议,让墨西哥假意保证出钱修墙,给特朗普面子。而美国私下补偿这笔钱。可惜墨西哥总统不肯陪他们演戏。

埃及总统塞西拍着特朗普的背对他说:“您独特的个性总能够做出不可能的事”特朗普回答道:“Love your shoes. Boy, those shoes, man….”。

特朗普喜欢将军们,但是不喜欢听将军们的话。叙利亚的化武袭击后,国家安全顾问McMaster(接任弗林的人)要特朗普发表措辞严厉的谴责,但是特朗普不肯。因为特朗普的行事逻辑是“让暴君开开心心”,得罪他们有什么好处呢?这也跟班农的“孤立主义”一致,班农认为世界各地每天都有小孩惨死,这些被化武毒死的叙利亚儿童又有什么特殊?但是将军们认为如果美国什么都不做就没有国际影响力。第二天,伊万卡和McMaster的副职Dina Powell给特朗普做了个幻灯片,都是口吐白沫的小孩,立马就把特朗普给感动了,顺从了McMaster的指示,下令发射战斧导弹空袭叙利亚空军基地。班农对于特朗普的情绪化和容易受人摆布也是无语了。

特朗普一住进白宫就叫人给他的卧室装了两台电视,加上原来那台就三台了。还给门加了锁。他很在意隐私,不许安保人员进卧室,尤其不许人碰他的牙刷(因为怕被下毒),他常常吃麦当劳的原因之一就是没人知道汉堡是给他叫的,因此不会被下毒。这种疑神疑鬼甚至到了不许保洁人员把他的衬衫从地上捡起来的程度。他还告诉保洁如果他需要换床单,会自己把床单扒拉下来,不然就不要换。

特朗普圈内人私底下把他的两个儿子小唐纳德和埃里克戏称为乌代和库塞(萨达姆·侯赛因两个儿子的名字)。

特朗普这个人对待朋友很有问题。他对罗杰·埃尔斯(福克斯新闻前CEO)可以说不厚道得旁人都看不下去。埃尔斯是他多年老友、盟友、竞选活动的资助人。特朗普是传媒大亨默多克的粉丝,但是默多克非常鄙视特朗普,曾经直言他只是个傻瓜,特朗普竞选时,默多克对埃尔斯说,你支持谁都比支持特朗普好,哪怕支持希拉里都行。结果特朗普意外获胜,默多克勉为其难地来结交他,他马上抛下埃尔斯去笼络默多克,埃尔斯后来被炒鱿鱼明面上是因为性骚扰,背后的原因还是因为特朗普,而到2017年5月埃尔斯意外摔倒去世,特朗普却连葬礼也没有去。

还有,特朗普跟PayPal和Facebook共同创始人Peter Thiel,也是一时好得不行,一时又抛在脑后好像完全不认识。

沃尔夫说白宫幕僚都逐渐认识到:特朗普总统非常无知。他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一点什么,也像是半小时前刚吃的夹生饭。也许可以说他专业是房地产,但是作为一个商人他连报表都看不懂。如果说他善于谈判,怎么又一幅推特喷子的德行?唯一肯定的是,他就像个明星,有一种个人魅力能吸引好这口儿的粉丝。而白宫技术派官员(甚至带着一种爱国者使命感)认为自己可以做一个好的明星经纪人,让特朗普处于掌控之中不出大乱子。

书中说,特朗普赢了大选,但是他暂时还无法理解他的新工作要他完成的基本任务。他没有做计划的能力,注意力也很难长时间集中。基本上,他无法把事情的原因和结果联系起来。比如通俄传闻,特朗普的朋友劝他说即使你没有通俄也不要给普京说好话,不然政治上会对你不利。福克斯前总裁埃尔斯劝他一定要严肃地处理“通俄门”,但是特朗普很优哉游哉地回答说自己都交给女婿去搞定了。

共和党有人曾经警告过库什纳:“别让他(特朗普)得罪媒体,别让他得罪共和党,别威胁国会,因为他们会干翻你,最重要的是别得罪情报部门,否则他们会弄死你,把通俄调查搞个两三年,每天泄露一点儿新消息。”

成为全世界笑柄的白宫发言人斯宾塞其实并不傻,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接受工作前他曾经跟朋友犹豫:“如果我接受了这个工作,会不会以后再也没有工作?”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