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性公有时代

 

 

在前苏联有个被作为“国家机密”保护了几十年的档案—“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 !这份档案直到苏联覆亡后才被“解密”。

资料显示1917年11月7日,苏联迎来了十月革命的胜利曙光,苏联布尔什维克在各大城市里建立了政权,这也迎来了布尔什维克的男人们“共产共妻”的黄金时代,就是说革命者可以凭证件随便玩女人!

20世纪90年代初,辉煌一时的前苏联瞬间解体,大量布尔什维克的领袖们私生活相继曝光。据十月革命史料显示,在当时15至25岁的妇女必须接受“性公有化”。这些革命者可行使“公有化妇女”权利,即可向革命机关申请许可证,凭证可以随便玩10个女人。

当时每个学生、共青团员、工作教师等都有权利和义务来满足自己的姓需求,这个概念成为一个公理,禁欲被认为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内在局限性。如果男人渴望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她不管是否是学生、工人、甚至学龄女孩,这个女孩有义务满足该姓欲,否则会被考虑资产阶级的女儿,不配被称为共产主义者…

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实有两方面:革命者倡导并且实践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被强行“公有化”,即被强暴。许多媒体都曾无情地揭露和抨击这一罪恶制度给当时的苏联妇女带来严重的肉体上摧残和心灵的创伤。俄罗斯1990年第10期《祖国》杂志曾对俄共初期的共妻现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到处都有集体玩女人并参与强暴事件。

其实在苏联历史上,性革命的典型表现就是布尔什维克领袖们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东诺夫、克朗黛,他们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样随便。

中、低层的革命者,在玩女人方面也不甘落在他们领袖的后头,曾有历史学家这样评说,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个情人,革命者随意强暴没有护卫力量的妇女。

1918年3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时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16至25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这个城市布尔什维克组织的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玩女人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他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曾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了十个姑娘。

以下是这类许可证之一:

持有这分文件的卡马谢夫同志,有权在叶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个十六至二十岁的姑娘。卡马谢夫同志可任意挑选看中的姑娘,被选中者不得违抗。

北高加索苏维埃共和国革命军总司令部

(加盖公章)

许可证签署人:总司令伊华谢夫。

在该城中,这些红军士兵都基本上“公有化”了六十多个姑娘,她们全都年轻漂亮,大多数是资产阶级出身和在学女生。

在城市公园的一次围猎行动中,好多姑娘被抓走,其中四个姑娘当场就被强暴。

有25个被送往波罗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尔什维克占据的旅店,悉数被强暴,无一幸免。有一些女孩后来被释放,如红色刑警队头头强暴了一个女孩,然后放了她。

一些女孩在红军退却时被带走,从此下落不明。还有一些女孩的命运很悲惨,她们被折磨后被杀害,尸体扔进河里。

一个五年级小学的女生连续十二个昼夜被红军轮姧,然后被绑在树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终被枪杀。

深入研究布尔什维克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苏共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苏共制度就是要消灭建筑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

因此布尔什维克革命不仅仅限于抢掠财产和屠杀、玩女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亲们这里说句悄悄话,在这个惊涛骇浪的年代更需要大家的支持,多帮忙转发转发,看到一些热血沸腾胡扯蛋的文章无比愤慨,但是它们瞬间十万+。只是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底线,这个社会也需要一些理性的声音,所以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转变观点,不过确实也更需要大家的支持与转发。而且这场竞争是极不公平的,由于理性经常被删帖,也许为了怕被删帖,遮遮掩掩,但观点应该很明确,希望大家理解。

  70后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痴迷过武侠小说,都有一个武侠梦,不过武侠没钱,只能四处演出挣钱,演出结束后最常说的一句就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于是就有哗哗的一阵掌声,这是人场,接着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钱场。我作为70后的一员同样有这些武侠梦,只是如今已是油腻的中年大叔,再也无法浪迹天涯尝尽人生百态了,只能希望大家打赏与转发了,再次向大家拱拱手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