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被冤枉了!(深度分析)

5月16日,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联名向联想集团全体同仁发出了一封信,题为《联想荣誉保卫战》。这封信摆事实,讲道理,动感情,也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悲愤融贯其中。信一发出,立即引起强烈反响。

在我看来,“柳传志之呼”的核心,是企业和社会、文化的关系问题。

 

这封信的背景,是2016年,国际通讯领域的一个标准化机构3GPP就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进行讨论和投票。

第一轮投票时,联想集团基于自身前期的技术和专利储备,选择了LDPC技术方案。该方案由高通、三星、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提出,LDPC使用时间更长、技术更成熟,这个领域专利权最多的是三星;第二轮投票时,联想集团综合考虑了国家整体产业的合作创新与发展,选择了自己之前没有太多技术积累的Polar码方案。该方案由华为提出,该领域拥有最多专利的是诺基亚和高通。华为在LDPC和Polar两方面都有一定专利,Palar可能更多一些,但并不绝对领先。

最近,这件事突然被翻出来,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联想甚至被扣上“卖国”的帽子,理由是“不支持华为,支持了高通”。放之中美贸易争端的大背景下,这个话题被炒作演绎得不亦乐乎。

事实究竟如何?柳传志信中说:“我专门和华为的任正非先生通了电话,任总对我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我们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团结,不能被外人所挑拨。”

华为公司具体参与当时会议的负责人也作出了澄清。华为官方声明说:“移动通信是个开放的产业,需要业界各方携手合作。华为公司一直致力于与产业伙伴合作,共同打造全球统一标准,建设开放、创新的健康生态环境。”

会议资料都已公开,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继续研究。我的基本看法是:

  • 第一,企业选择什么样的标准,应基于市场化和专业化判断,以及自身的适配性,尽量减少非市场化因素对决策的干扰。3GPP和所有国际性技术组织一样,非常忌讳某个国家的参与者抱团拉票(类似“围标”)。
  • 第二,技术标准讨论,应该避免标签化的、上纲上线的政治话语。LDPC最早是1962年由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提出的,Polar最早是2007年由土耳其比尔肯大学教授提出的。华为公司与会的代表说,各方如何“站队”更多是商业考量,“不论是LDPC码还是Polar码,都不是华为首提的技术。因此最终选择哪个技术方案都和国家或者民族自豪感无关,这仍然是纯粹的利益问题。不能说华为的方案别的中国公司就该支持。”
  • 第三,市场是充满竞争与合作的开放过程,不应用“敌人”、“阴谋”等极端化思维去理解。中国加入编码方案的国际讨论是一个进步,今后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参与甚至主导的技术标准得到国际认可。这种讨论完全公开,不是靠搞“阴谋”能得逞的。每一轮讨论,因为条件的变化,各个企业的选择也可能变化。华为没有赢得有些信道的主导权,不等于全输,因为仍会参与其中;华为赢了Polar码在控制信道的主导权,也不等于全赢或者碾压了谁,因为这个领域也要合作。全球化,开放的世界,全球价值链,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绝对“通吃”、绝对“独食”是不可能的,而是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既然事实本身并不复杂,要澄清似乎并不需要用一场激烈的“保卫战”的方式。那么,柳传志为什么要振臂一呼?在我印象中,联想以这种方式表达一种集体的决心,是非常罕见的。

类似情形大概只有上世纪90年代中发生过。当时政府为了提高国民经济的信息化程度,降低了进口门槛,将进口电脑关税从200%减到20%,外资品牌大举进入,国内电脑企业溃不成军。这时柳传志率领联想高管到电子工业部,表示要高举民族工业大旗,把国产电脑做好。自此,联想自觉地将自己的命运和整个民族电脑产业的命运关联在一起,奋力拼搏,以弱抗强,最终成为市场第一,让国产电脑走进千家万户和各行各业。联想是中国的联想,是在电脑产业代表中国的联想,家国情怀是联想的天然基因。

 

如果了解联想这段历史,就会明白柳传志为什么愤然而起。当他最深切的、刻骨铭心的情怀,以及联想最本质的精神基因,不仅不被认可,还被泼脏水、被妖魔化,能不拍案吗?柳传志待人平和,但在关系到大是大非时,他的态度从来是不含糊的,有棱角的。这时如果不旗帜鲜明表态,那反而不是柳传志了。

 

我理解柳传志的态度,但多少还是有些悲哀。

悲哀之一,是74岁的柳传志现在也要站出来为自己的初心辩白。因为不辩白,糊里糊涂,可能就会蔓延,甚至变成一种“政治不正确”。因此必须表态。这有点像《孟子》里说的,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爱人敬人,但还是有人“待我以横逆”(对我很粗鲁),尽管我自我反省,并没有不仁不忠,但有人还是继续“横逆”。如果像联想集团这样的国产PC品牌领头羊,从中国走向世界、在个人电脑市场上做成世界第一的探路者,还要回过头来自陈“我的中国心”,正常的商业决策也要先戴上一个正确的帽子,难道不令人唏嘘吗?

悲哀之二,是联想集团在收购IBM PC业务后,已经不只是中国品牌,也是全球品牌,其技术和服务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在此背景下,联想集团当然是我们国民的企业,就像丰田和索尼是日本的国民企业,但同时它也是世界的企业,它要在全球发展,就要适应全球各个区域的文化、法律、市场和消费者要求,在各个国家都尽到企业公民的责任,而不能再简单沿用“我是中国人的企业,代表中国开疆拓土”的思维。同理,如果将华为主导的Polar码贴上民族标签,似乎选择Polar就是支持中国,支持中华民族,还有哪个国外运营商敢支持我们,它们如何向本国国民交代?

悲哀之三是,联想集团作为一个有430亿美元年收入、5.35亿美元净利润(2016年数据)的企业,作为Interbrand全球品牌100强之一(源自中国的还有华为),代表的明明是中国的正能量,正资产,却莫名奇妙被当成负资产贬损。徒叹奈何!联想集团不是互联网时代最鲜活领先的企业,从战略和产品角度看也有不少值得反思和自我超越的地方,但它一直在脚踏实地前行,创新求索不停步,始终坚守诚信和品质。联想集团有教训,但这种教训和那种对客户和合作伙伴不诚信、不正当、违背商业文明的问题有本质的区别。联想集团这样的企业在中国不是多了,是太少了。假如没有联想集团,就像20多年前国外PC产品在中国卖得比在母国贵一倍一样,中国消费者得到的福祉只会更少。作为联想集团CEO的杨元庆,自2004年后就开始领导一个在全球运营的企业,其所付出的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他在本土化和全球化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的不易也难以言表。这样的企业和领导人,被数落成“卖国”,谁痛谁快?!

大企业往往被人们视作强势、巨头的代名词,但大企业其实也很脆弱。除了新技术的颠覆(如柯达的教训),消费者的离弃(如三株口服液和三鹿奶粉),在社交化传播年代,不测的声誉危机也会让大企业感到焦虑和恐慌。对大企业来说,如何建立和公众更好的沟通方式,让社会更好地理解自己(包括自己的问题),这是新时代的挑战。与此同时,社会舆论也要力避"三人成虎"的非理性扩散,否则再大的企业也抵抗不了。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中国企业能够走多远,中国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两个轨道,一轨是制度环境,一轨是社会文化环境。制度环境的关键是法治化的市场经济,社会文化建设的关键是理性、客观、文明、负责的社会文化氛围。

 

中国企业不需要浮泛的赞美,但也需要社会的支持。我们的社会要有更多开放之心、同理之心、建设性批评之心。

最近看微软CEO纳德拉的《刷新》一书,印象最深的地方是同理心。“对于合作和建立关系来说,感知别人的想法和感受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能力。同理心在机器中难以复制,在人工智能的世界中,它将是无价之宝。”

纳德拉分享了自己的面试经历。面试官问:“设想你看到一个婴儿躺在街上哭,你会怎么做?”他回答:“拨打911。”面试官说:“小伙子,你需要一些同理心。如果一个婴儿躺在街上哭,你应该把这个婴儿抱起来。”

中国企业正在走向世界,也许还不成熟,那就给他们更多包容。让他们的心态也更加开放而不是狭窄。

中国企业会有各种挑战。他们不会哭出声,但他们心里也有泪水。那就给他们更多善良的目光,如果你不打算搀扶一下的话。

中国企业也有不少毛病。那就基于事实勇敢批评,治病救人。但批评不是为了毁灭,而是为了建设。

如果“柳传志之呼”能让更多人思考这些问题,那就会带给我们的商界和社会更多外溢的价值。同时,我也相信联想集团会充分地信赖绝大多数民众的判断力。联想集团的发展离不开30多年来中国消费者和社会的支持,心中常怀感恩,能够激发更强的迈向未来的动力。一次声誉的危机,只是历史长河中被某块突如其来的石头所溅起的浪花,它改变不了江河的航道,也影响不了智者的视线。联想集团的发展关键,还是要进一步加快在智能化、网络化时代的转型和创新。未来,掌握在联想人自己手里。

联想集团要保卫多年积累、视为生命的名誉。我们的商业社会要保卫改革开放年代中国经济的宝贵资产——企业家精神与市场理性。由此出发,我们才能更好地共建开放的市场经济,法治化的市场经济,有同理心的市场经济。

知乎技术专家点评《如何看待5G标准上联想的投票?》

作者:郭跃超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5922735/answer/392102424
来源:知乎

首先利益相关,我从14年7月毕业到16年8月,大概两年的时间有幸工作在联想北京的标准team,现在热议的事件大概发生带16年的10, 11月的时候,距离现在差不多一年半了。后来离开联想之后已经脱离通信圈,去做一些异构计算,深度学习相关的东西,但是这个圈子里发生的事情,大概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当时在联想工作的时候,主要做一些波形,毫米波,接入技术的研究,还开发过仿真软件来评估华为的SCMA接入技术方案等。从我个人的研究经历上说,各家的信道编码技术路线,技术方案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看了上面很多回复,情绪化的东西很多,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或者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关于3GPP组织本身的运作模式,以及这个组织工作的目标和各个企业花一大笔钱参加这个会议的现实驱动力是什么。

如果想要了解这些问题,以及联想为什么采用这样的投票策略,需要从头开始,去了解3GPP这个组织。

首先,3GPP是个纯粹的企业组成的以商业利益为目的的技术会议,简单的讲就是全球那多家公司花一大笔钱注册费用参加这个会议,每次会议在全球各个城市举行,公司员工的差旅费又是一大笔钱。公司愿意付出这样的成本,有且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实现公司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脱离了这个主线,就无法理解每个公司的行为了。

在3GPP中实现公司利益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多的将自己的技术研究形成的储备专利,以及衍生的技术方案体现在最终形成的标准文稿中,这里有个很的专业的概念,叫read on(我不太清楚中文应该怎么翻译)。就是如果某个专利的文本描述和标准文本的文本描述能匹配的上,那这个专利就是标准专利,含金量是很高的,如果有很多的标准专利就可以组成标准专利池,即可以进攻,例如高通一样,到处靠着自己的专利池收费,搞得大家怨气很重;也可以用来防守,我虽然专利池不够大,但是用来防守还是可以,你也别想跟我漫天要价。而专利的目的就是,get free action of business,使自己公司在某一领域可以自由的做生意,说白了就是自由的赚更多的钱,不必担心准入问题。

接下来要引入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提案,相当于一个技术解决方案,在3GPP中公司针对某一项技术提出自己的提案(proposal),如上图中一样,蓝色的就是提案编号,事实上每次会议每个议题都会有很多提案,如果每个公司的提案都讨论开会的时间是根本不够用的,因此通常会议开始前,主席会挑选一些比较典型的提案供大家讨论。所以会议的主席是有一定的自由裁量的决策权力的,可以利用这些决策权将会议讨论的方向引向主席所属公司有利的方向,当然会议的主席也不能胡来,要不然也会被其他公司的怼的,其实这样的组织方式也是为了充分博弈,最大限度上保证整个组织的公平,公正。

同样,公司耗费资源撰写提案,也是为了将自家储备的专利所形成的技术方案,包含进入,这样一但自家的提案的技术方案获得通过,相关的会议的editor会根据这个提案为蓝本,撰写最终的标准文稿,那么自家公司的储备专利就有更大的概率可能read on标准文稿,变成标准专利。

这里我用的是更大的概率,而不是一定你主导的提案,就一定能把自己的技术方案变成标准,通常公司为了让其他的公司支持该提案,会妥协修改很多内容,比如我参加会议的时候,经常看到在茶歇的时候,提提案的公司的参会代表周围围了一圈其他公司的人,指指点点,目的也不过是通过修改提案增加或者删减一些内,把其他家公司的可能的贮备专利包含进去,以换取支持。而且这只是会议现场的妥协,更多的妥协可能发生在会场外,比如为了获取支持,可以减少一点专利费用,供应链的公司优先供应你,反方是只要是商业上的都是可以妥协,可以谈的。有点像现代议会政治模式下,政治议题的推进一样,充满了妥协与取舍。

关于联想争议最大投票发生在RAN186bis会议,是关于eMBB数据信道(data channel)的,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投票需要往前看上一次会议的讨论:

基本是三大阵营高通领衔的LDPC阵营,华为领衔的Polar,还有就是LG领衔的Turbo阵营,各自阵营都有人支持,各自阵营都既有国内公司也有国外公司,但是这次并没有投票,因为现场技术讨论十分激烈,因此会议主席把投票放在了下一次会议。

然后就出现了争议最多的投票截图:

这次投票是决定技术方向的,主要有四个方向:

1. 高通牵头的纯LDPC方案

2. 华为牵头的纯Polar方案

3. Turbo+Polar双码方案

4. LDPC+Polar双码方案

其中方案2, 3基本上没什么人支持,应该就是直接判死刑,剩下就出现争议了,大多数中国公司支持方案4,而联想支持了高通的方案方案1,所以出现了很多情绪化的描述,仅仅以投票跟高通的提案一致就吐槽联想,其实是很有问题。首先这个投票联想的投票是没起到作用的,上图最终的Agreement中,依然是将Polar作为短码的候选码的,其实如果仔细翻看后面的记录,在决定是否要采用Polar码作为数据信道的短码编码方案的投票的时候,联想是投了华为的,只是因为投票权重不够,信道编码的短码编码部分依然是LDPC。但是很快在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中华为主导的Polar方案大获全胜,那次投票联想也是投了华为的方案的。

回到这次有争议的投票中,这次投票是决定技术走向的,据我所知,摩托罗拉(MotM)之前在LDPC方向布局一直是有的,4G时代MotM就布局就研究过LDPC手里是有一些专利储备的,投票也是跟自己的利益一致的,即如果技术路线往纯LDPC方向发展,那么motM手中的专利就有用了。另外大家难道不疑惑,小米(Xiaomi)和联发科(MTK)在上一次会议中(参考上上图)是支持高通的,甚至不支把Polar码当做信道编码候选码,为什么到这次会议就支持LDPC+Polar了呢,无非就是相互的利益妥协呗,联想作为一个理性投票人觉得根据自己手里持有的专利,选择方案1的收益更大,我觉得是无可厚非的。

退一步,就算联想投票高通牵头的方案1一定就是损害了国家利益了吗?这里我先分的清国家利益是一个抽象概念,并不是实例化的某一个公司,某一个人,而是一种总体的概念。在3GPP各种技术研究中,大一些的公司都是两头下注的,华为中兴手机既有Polar码的专利,也有LDPC的专利,高通和其他公司也是,而另外一些没有很强能力的公司往往研究覆盖远不够全面,那么对于一个一个新兴的技术方向Polar码,大公司可以短时间内投入很多人力物力研究,造成的结果就是Polar码技术的专利可能会比较集中,而LDPC是一个出现比较早的技术,相对研究的人多些,专利相对分散。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上上图投票中,小米投高通的原因,LDPC虽然是高通牵头,可是因为专利分散,高通就不能那么的强势的去argue专利费, 这是小公司为自身利益考虑的一种投票策略。

所以,选择单纯的LDPC方案可能因为专利分散的问题,中国所有大中小公司综合收益也许还要比出现几个专利巨头(华为,中兴,高通等,华为收中国公司的专利费也是一点也不手软的)要好一些。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的博弈路径,现实中大家都不知道对方手上的专利实际情况的,都是在看不到对方的底牌,信息不可见下的博弈,要复杂的多,投票策略也很复杂,投票结果也多种多样。

但是我觉得我们得承认这种多边会议框架是解决不同国家,不同行业之间复杂利益的有效方法,前提是承认公司必须是基于自身利益的理性投票人,为自己利益而战,但是最终结果就是通过一些列复杂的博弈,妥协达到平衡,所有的参与者都可以从之中收益,技术也得以发展。就像在自由市场上,每个人最求自己的利益,最终结果是整个社会的福利提高了。

最差劲的方法则是将国家利益实例化,进行排他性的叙事,而这种排他性的叙事很容易进入“滑坡陷阱“中,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在4G时代中,运营商的授权频段都是私有财产(国内是行政划拨,国外通常是竞拍,花费数十到数百亿美元不等),授权频谱作为一种稀有资源,运营商靠着这些频段挣钱,基本上是不可触碰的红线。但是作为用户更关心的时如何更便宜的上网,后来有公司推一个叫非授权频段的LTE,和WIFI一样运行在非授权频段,但是LTE技术更先进可以提供更好的接入服务,还不收钱或者远比授权频段低的多的费用。但是几乎所有的运营商都是反对非授权频段的LTE的,你会看到在投票的时候运营商态度坚决的在同一阵营,设备终端厂商华为,中兴,联想,高通等是站在同一阵营的。如果你硬要套用国家利益的实例化的叙事模式,那么到底谁更能代表国家利益,是运营商,还是其他中国终端公司?

所以,放开手把公司自身的利益放在3GPP框架之内进行充分博弈,最终所有公司都有收益,相应的国家利益也得以体现,而真正要做的就是监督这些会议的运作,保证这些会议能够公开,透明,公正的组织运作下去。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