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已改变,有人却还浑然不知!

当今世界,美国已彻底改变,有人却还在观望、浑然不知

谁在观望?就是那些在固有游戏规则中享受到利益的集团,他们已经习惯了陈旧的利益分配格局,渴望巩固自己的利益蛋糕。但是,他们为什么不用脑子想一想:过去的那一套游戏规则是谁发明出来的?又是谁着力推动的?现在美国“老大”不玩了,你还在那里意淫什么呢?

到底又在观望什么呢?首先是观望特朗普被弹劾,希望由一个“温和”的总统掌管美帝。又在观望特朗普无法连任,再熬两年,等特朗普下台之后,美国的形势又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了。这部分梦中人,把美国现在的改变归咎于特朗普的搅局。这太可笑了!

现在的形势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了:美国的改变根本不是特朗普的一厢情愿,恰恰是世界形势已经发展到了这个节点,必须要改变了,否则美国撑不下去了,否则美帝的霸主地位要丧失了。美国现在的改变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美帝国家意志的体现;无论是共和党、还有民主党,这种改变的趋势是无法阻挡的;区别在于:用哪种策略效果更好一点。

即便是特朗普被弹劾、无法连任,美国的保守思潮已经形成,不可逆转。“反恐战争”已经结束,“大国竞争”已经形成,现在的国际形势与“二战”前期的大国格局非常相似;制裁与反制裁,封锁与反封锁;间谍与反间谍;资源争夺与战略围堵,高科技垄断与军备竞赛等等。

当下的世界格局争斗中没有意识形态,仅仅是“国家垄断”与“目田市场”之间的利益争斗。希特勒的纳粹代表的是什么意识形态?希特勒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看看现在的形势,又被谁复辟了?希特勒的“日尔曼复兴”和“德意志崛起”,构筑了一个“德国梦”,有效地统一了思想,创造了神话般的行动力和执行力。如果美国不及时出击,难道要等德国统一欧洲、实现全球“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全面胜利吗?一个繁荣的“资本垄断帝国”怎么可能容忍“没落美帝”的存在呢?这个问题可以留给读者思考一下。

那么,美国到底改变了什么?

可以说,美国的改变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理念方面,还是经济策略、国防战略和高科技封锁和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统统都已经改变;这种改变源自一个深层次的认知:美国人已经感受到了国家安全受到了威胁。美国人发现:有人企图想要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有人企图想要影响美国的治理体系,有人企图想改变美国人的宗教信仰。这才是美国人决定要改变的最强大的紧迫感。

数十年来,美国其实已经被渗透,大量移民的出现和外部的压力,导致体制已经开始出现松动。有的人不理解,美国为什么要花费3000万美元对特朗普进行为期两年的“通俄门”调查,许多人觉得美国是“没事找事”和“大惊小怪”。其实,美国人最恐惧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企图想改变美国的制度和国家运作模式。美国人认为:自己国家的体制是当今世界最好的,虽然不完美,但没有比这更好的了。谁企图想改变美国、渗透美国、左右美国大选,那么,对不起,美国就要改变,就要全体行动起来,美国的国家机器就会开动起来。

为什么说,现在的国际形势与“二战”前夜非常相似呢?因为美国已经被恐吓到、感受到威胁。当9.11事件发生之后,美国人的恐惧感是瞬间的,因为恐怖分子的破坏力是暂时的,不可能持久的。但,现在不同了,美国人开始要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担忧了。

大家可以想一想:假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发生,德国纳粹的国家资本主义获得巨大成功,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领导欧洲、或整个世界,那还有今天的美国吗?那么,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为什么会成功?因为他采用了“国家垄断资本”,用一部国家机器对付市场私有经济。

从“二战”的历史经验发现:美国倾国家之力对德宣战、向日本开战,都是在向“国家垄断资本”宣战。美国的存在就是要向“国家垄断资本”开战的,除非这种“国家垄断”的力量非常弱小,力量可以忽略不计;只要这种“国家垄断资本”的规模有超过美国的趋势,美国必然会感受到威胁,必然要出手遏制。

美国正在的改变出现两种理论:

一种是认为:美国也可以象“国家垄断”方向发展,全面收缩和保护,实现由政府主导的经济管控,为企业提供支撑,实现与“国家垄断资本”公平竞赛的条件。

另一种认为:全力遏制“国家垄断”势头,对那些“国家垄断”的对象实施全面的打击,通过综合手段摧毁全球范围内的“国家垄断资本”,维护“西方市场体系”的健康存在。

那么,美国现在的改变采取了哪一种措施呢?显然是双管齐下的,一方面是有针对性地强化政府对敏感领域的管控和引导;另一方面又出重拳遏制威胁到美国利益的“国家垄断资本”。这种双管齐下是基于美国的实力进行的,因为美国现在手头上还有资源可以使用。

关于美国未来改变的内容和方向,我不想在这里多说,我只归纳一点提醒大家:就是美国所有的改变目的,是在准备“战争”,经济战争、贸易战争、理念战争、信仰战争等等,美国人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

首先,当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伟大”、“恢复美国制造业”和“买美国货”的时候,难道仅仅是为了简单地解决就业问题?为什么要恢复美国的制造业?没有制造业的国家如何有战争能力?美国为什么能够在对日宣战后,3个月内武装3000万?待战争全面打响之后,接近1亿美国人在为战争服务。这种强大的内生力出自何方?就是拥有强大的制造业体系。

特朗普的改变就是要恢复美国的基础工业,就是要把发动战争的能力留在美国,而不是被“某些势力”左右。当下的美国表面上虽然军事实力还强大,但能力是局部和不可持久的,因为基础工业的根已经丧失,国内产业已经出现真空,系统化的工业体系已经被打破。这是美国近30年自废武功的结果。因为当时的美国政客们乐观地估计:“全球化”和“一体化”之下可以演变所有国家的体制,确保“目田市场体系”和私有体系在全球遍地开花;事实证明美国当初的判断错了。这个世界又出现了“纳粹国家垄断资本”的成功典范,所谓“由政府支配的经济奇迹”不断诱惑着世界各国的神经。“美国衰弱了”、“目田经济失败了”、“国家主义胜利了”等等观点甚嚣尘上。

如果美国能够留住核心制造业,再对初级制造业的分布进行优化,让自己的盟友更多地掌握基础工业品的制造能力,那么美国就不会丧失未来战争的主导权。

其次,美国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严重关注“强制技术转让”的政策,出重拳维持美国的科技优势,说穿了就是在确保美国的军事优势,通过高科技的“不对称”战术抢得先机。

改变之后的美国将减少、或杜绝与“相关国家”的科研交流,对军民两用技术实施更加严格的控制。这种措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以上才有效果,将成为国防基本战略。

这又让我想起“二战”前夕,美国与日本之间的“情报战”和“科技战”处于白热化状态;两国间谍互相渗透,表面上两国外交人员还在“友好往来”;即便是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成功之后,日本外交官还在忽悠美国政府,鼓吹“两国友好”,气的美国人大骂日本人的“虚伪和狡诈”。

美国对日本的改造是长期和全方位的,即便是“二战”结束后、已经占领了日本,美国也没有放心让日本全面掌握制造业,而是鼓励日本企业到美国设厂,渴望把制造业留在美国。当日本成为制造业大国之后,美国又通过金融手段对其进行改造,使其彻底成为服务于美国的附属。

第三,美国通过“退群”和“改变国际组织和体系”的方式,强行中止“某些大国”持续享受“国际发展福利”的趋势,这种改变非常明显,弄的“某些大国”非常不舒服,这等于掐断了他们发财的机会。这种非公开的暗中“封锁”可以让人联想到“二战”前期的对日封锁;所谓“伊朗核问题”和委内瑞拉局势的变化,就是一个能源问题。这种渐进式改变不但起到了演变式的作用,同时也会有效切断“大国”与美国竞赛的通道。

当特朗普坚持要“建墙”和实施“新移民政策”时,全世界都哗然,民主党内部的移民团队成了反特朗普的主力军。这种现象充分证明:特朗普的政策是多么必要和及时,因为一个传统的美国已经不存在了,美国已经被异化,开始走向“国家垄断的福利性”社会了,私人边际在被蚕食,个人价值、企业精神和人文宗教在被毒化。

值得庆幸的是:美国本身有一种自愈能力,当事物发展到一个极端时,内部会产生一种“渴望改变的动力”,虽然这种反应有些愚钝,但一旦形成共识就会义无反顾。

美国现在的改变看上去是一种防御,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就要收缩和保护。“贸易谈判”虽然还没有结果,但无需有结果,因为结果已经产生;逼你改变,若不改变,美国就会自己改变(政策)!当美国改变了,那么你的不改变就没有意义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要警惕,希特勒后继有人!
    “希特勒的纳粹德国为什么会成功?因为他采用了“国家垄断资本”,用一部国家机器对付市场私有经济。”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