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文革欲孽回信的各位大仙的一封信

李龙吟

 

各位大仙:你们好!

看了你们给那位中学生的信,包括中学生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弟弟,我一定还没看全。

我觉得你们有点儿装。

那信是中学生写的吗?一定不是!你们也知道不是,那还假模假式地给他回什么信?你认为是什么人写的,直接给他们回信不就完了吗?

我就不会拐弯儿,我认为这封信是“四人帮”余孽写的。

为什么这么想?因为这封中学生的信让我想起另外两封信,一封是一个想上大学的,后来成为大学生的叫张铁生的人写的,另一封是个小学生叫黄帅写的。

张铁生是辽宁的一个农民,一九七三年全国要从工农兵中招收大学生。既然是招生,就要考试。张铁生在考场上连考题都看不懂,他在考卷上写了一封信。意思是那些考题他不会做,他是一个农民,一个生产队小队长,每天忙着在地里干活,没时间复习功课。这样考试,是将他这样的工农兵拒之门外,这说明教育还是被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统治着,他不服。

就这么一封信,在全国掀起轩然大波。全国各大报纸纷纷转载这封信,张铁生也以“白卷先生”名扬天下,他很快被一所大学录取,还没毕业就当上了学院党委副书记,还荣登全国人大常委。

“四人帮”被粉碎后,那封信被揭发出来是辽宁“太上皇”毛远新组织泡制的,目地是给当时想重新整顿教育的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回潮一个打击,以防文化大革命成果被破坏,后来张铁生和毛远新都进了监狱。

黄帅是北京海淀区一个小学生,一九七三年底,她给报社写了一封信,反对“师道尊严”,认为经过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小学生也要有造反精神,反对老师用资产阶级教学方法腐蚀小学生。这封信也在全国流传,小黄帅成了“敢于反潮流的革命小闯将”。我记得当时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了一个新闻纪录片,在什么活动上,江青拉着小黄帅一起出席,真是风光无限。

“四人帮“被粉碎后,又揭发出来那封信是“四人帮”死党迟群、谢静宜等泡制的,目地是“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他们利用小学生的一封信,实现他们把持教育大权的目地。当然,迟群、谢静宜也陪着江青进监狱了。黄帅是个小学生,没有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那个时候,一个大学生,一个小学生的信都引起巨大轰动,现在出来一个中学生。大、中、小学生的信齐了!真是奇葩。

这三封信的风格、样式、口气都太像了,真是同出一辙。都是利用学生的口气,都是把矛头指向知识分子,都是教育“臭老九”要老实点儿,不要不识好歹,要夾起尾巴做人,都是打着革命、正义的旗号,警告臭知识分子不要乱说乱动。

不过这封中学生的信有一点和那两封信比不了。那两封信虽然是有幕后泡制者,但是他们相信他们会胜利,所以用的是真人真名,等着庆功那天要论功行赏的。这封中学生的泡制者对胜利没有信心,只能匿名。

这封中学生的信的内容,你们都分析了,我就不分析了。之所以给各位大仙写信,是想提醒你们,不要批评错了人,不要批评一个并不存在的中学生。这事儿根本是赖“四人帮”,是“四人帮”搞乱了人们的思想,是“四人帮”余孽还在兴风作浪,要批,就批“四人帮”,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否则,各位大仙痛打一个摸不着影的人,简直是浪费体力和精力。

不说了。

祝各位大仙别生气了!为一个没有的人生气,不值。

布礼

 

                                  爱你们的:关东散人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      

您热爱脚下的这片土地吗?那就在她最需要时候善意的提醒她,这样才是真的热爱。批评也是为了她变得更好,让自己的民族更加强大、更加富强、更加和平。

谢谢各位的打赏,您小小的支持,让我们才能更坚定有力的走下去!感谢大家!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