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崩 长安乱

唐815年,宰相武元衡在上朝途中遇刺身亡;几乎同时,在另一条道途,刑部侍郎裴度被刺负伤——刺客目的是阻止朝廷对叛乱的彰义军节度使——吴元济进行讨伐。

白居易目睹发生在长安的这两起政治谋杀案,认为是国之耻辱,上书奏请谏言。未料,谏言引发权贵怨怼,白被定僭越之罪;并被诬告他在母亲看花坠井死后仍作赏花和新井诗,实乃大逆不道,有悖名教。

白氏被贬为江州司马。于赴江州途中,他路过秦岭,望青山褐石,念出《初贬官过望秦岭》:

草草辞家忧后事,

迟迟去国问前途。

望秦岭上回头立,

无限秋风吹白须。

唐宋以降,中国文人的毛病一向如此,明明是“白须吹秋风”,却说的万物有情,附和斯人。秋风无意,何来的“吹白须”?

愁是秋意上心头,千百年来,女人的相思是对男人的相思,男人的相思是对庙堂的相思。白氏被贬5年后,重召回长安,任尚书司门员外郎,对唐王明主感恩戴德。

然而1200年以来,多少被贬官“望秦岭上回头立”,又堪忧自己白须吹秋风。千年以来,他们死了,仅留得几个名字,几行诗句。俱“立功、立德、立言”者能有几人?万千人成秦岭松柏下一摊白骨,化石归岩。

秦岭还是秦岭,长安早非昔年的长安。

新的千年,2018年,戊戌年秋,秋风再起,人在长安,却事出秦岭。

百度百科里,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的LM”——这是一个不准确的说法,文明不需要LM,人需要。秦岭被破坏了,华夏文明不会被破坏,但人寄寓会被破坏。

一场秦岭“雪崩”,引发西安乃至陕西官场的异动;秦岭“雪崩”,甚至不是导火索,只是导火索的触发点。

秦岭主峰太白山位于陕西省宝鸡市境内,青藏高原以东第一高峰,鹤立鸡群,冠列关中诸山。秦岭域内终南山被好事者誉为“天下第一福址”,道林张本之地,谁人不想择得一宅,颐养天年。

明正德御史王献臣丧志官场,归乡苏州,筑拙政园。彼时一失意官员能有多大能量,却能居得华宅,数百年流传;陕西、西安官员凭何不可,况且西安永宁门南去30公里,便至秦岭脚下。奉献陕西、西安大半生的官员,在天下第一福地泽得半亩闲田,权且是干部退休待遇的2.0版本。

十余年来,秦岭山石密林中,陆续筑起千百栋别墅。在本世纪最初的十年,谁人都觉得为党国效力,占得一方田地理所当然,无后顾之忧能在山中占得别墅之人。毋庸多想,也能料得来:省市两级官员、本土富人、文化风流人。

相关职能部门却在秦岭别墅违建上一路绿灯,乃至出现拆除时大量建在违建区内手续齐全的别墅。

个别“山里盖房子”到有关系者渐进,逐步发展为商业项目批次杀入秦岭,大肆开发。在秦岭违建别墅滋生最严重的鄠邑区和长安区,甚至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官商勾结,禁而不绝。背后的干部福利,权力寻租空间更勿庸多论。

彼时,秦岭山中数千套别墅的主人还是没有感觉到风来了;直到有一天,最高层视察西安。现在看来,秦岭违建别墅早在北京掌握之中。

最高层批示,一次、两次、三次!

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与时任市长在陕西省报撰文《以坚决态度依法整治秦岭违建 以实际行动践行生态文明理念》,西安似乎在行动。

四次、五次,还在批示。

违建别墅竟没有拆除!主要领导置上令下诉不顾,弄虚作假、敷衍塞责,基本的政治规矩被抛开。直到第六次批示,然后徐令义来了,徐是带着上意来的。

徐的身份职能与环保无关,他是中纪委副书记。当徐坐在陕西那张会议桌前时,秦岭违建别墅早已经不是环保事件了,徐令义后来说:

“违建别墅是表象,不讲政治是根本”。

最高层将“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关于一个省市似乎并不多见,而由此牵出的人事变动,更令人侧目。直到这时候,别墅的主人才真正意识到:

秦岭雪崩来了。

南方人个子普遍比北方人低,但安徽省来的赵正永很高。在网络留存的赵正永活动的照片中,赵几乎都比他的合影者高出一截,“他喜欢打网球,也是因为身高优势。”

初次进入雁塔路南段10号陕西省委大院时,赵正永立即就引起了注意。

那是2001年,赵正永时任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6月,他被交流到陕西。当时陕西给赵正永的职位也是政法委书记,但已位列省委常委。

1951年生人赵正永,那时才刚年过半百,前途在望。

“他是从南方交流来的官员,又在安徽黄山担任过市委书记。他一来,我们就对他有兴趣,毕竟当时交流到陕西的官员还少。”当年在陕西省委工作、如今已离退休的人回忆,“赵那时遇到人,先一张脸笑。”

自此一直到2016年3月——年满65岁的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任职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在陕西履职了整整15年。

赵正永在陕这15年,大略可分为5年掌舵政法系统,5年任职与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相关的副省长;余下5年则是主政一方,任陕西省长、省委书记的5年。

这15年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 、金融危机波及、煤炭能源泡沫破灭、产业业态迭代频繁、“最复杂”的15年。

陕西的十五年,同样伴随着上述大势的影响,而在主政者层面,西安原市委书记魏民洲被判刑,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被查,后五年陕西主政者赵正永被查——陕西、陕西最大两座城市原来被此等人在管理——构成了更为错综复杂、令人惋惜的15年。

2001年,陕西“国民经济保持较快增长”但彼时,陕西省国内生产总值1841.24亿元。赵正永出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负责陕西政法工作。

此前一年,国务院成立了西部地区开发领导小组,这似乎为陕西打开了一个发展的窗口。

由于非一省主政官员,赵当时曝光量较少。但目前离退休的官员回忆,赵当时霸道的风格就显现出来。赵正永行事风格霸道跋扈。据说其同样如此。曾在省委家属区,赵一曾了一位一个,而这位官员当时职位级别与赵正永不相上下。

似乎从赵正永交流到陕西省开始,他就并未将目标放在政法领域,所以他随后升任为陕西省副省长,几乎在所有人情理之中。

工农兵大学只有资历,没有学历。赵正永这个知青出身副省长一直对自己的学历自卑,他很想去“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教室体验一下”。于是2007年9月起,赵在哈佛大学研修班学习3个月。这时他已是陕西副省长——分管最重要的工作之一责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建设。

陕北能源禀赋之丰裕,毋庸再多言。

依照目前的测算,煤、气、油、盐等资源的价值超过46万亿元。46万亿元,什么概念?

2017年,中国GDP总产值为82.71万亿元,也就是说榆林地下资源产值能抵得上全中国大半年的产值。这种级别的储备下,就需要国家层面出手,来建国家级的能源化工基地,因为能源事关国家战略。

国家计委终于在2003年3月正式批准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在榆林启动建设,这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区域为榆林、延安两市。

从体量来讲,这是陕西省这样积弱省份的重头戏,所以分管建设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副省长赵正永,自然职责重大。

赵正永履职陕西省副省长的时间是2005年到2010年。

熟悉榆林能源经济走势的人都清楚,大约在2012年前后,榆林煤价断崖式下跌,能源经济在2012年之前的10年被称为“煤炭黄金十年”。在此“煤炭黄金十年”,赵正永的主要工作就是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建设。

一个煤矿从没人敢要、到区区几百万,到动辄上亿元——这是小几年间的突变。这种突变,发生在行政效能低下、监督力度极小的榆林,自然滋生出诸多腐败。而能源项目体量巨大,一旦牵扯,金额必然惊天撼地。

陕北凯奇莱千亿探矿权案,最近牵扯出最高院,被放大到全国人视野前。这个案子中,赵正永等人的支持不遗余力,神秘“女港商”刘娟拿下千亿争议矿权的审批,并将股权转给国企,套现离身。

在重审开庭前,赵正永两次召开陕西省政府党组专题会,直接认定民事合同无效,并签发了文件。

这个案子涉案至少上千亿,那期中权力寻租空间会有多大?

况且,陕北凯奇莱千亿探矿权案只会其中的一个案子。榆林靖边田违规私有化,被私人套利百亿,目前这个案子的全貌还没有浮出水面,但源于上述措辞复杂的关系,这个对于陕北靖边极为重要的数百平方公里的煤田,十多年来一直没开采。

而此期间,分管陕北能源的正是赵正永。

陕西一名知名财经记者曾枚举陕北近年四大矿权案疑云,其涉及资金动辄上百亿,要么过千亿。

而时至今日,随着榆能集团原董事长王荣泽、榆林原市长王登记、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的落马,昔年能源经济迸发时,决策者因权力寻租背后的“动作”,数万亿能源经济布局的短板,逐渐浮出水面。

榆林煤炭资源在地方,但审批权在陕西省一级。而赵正永和胡志强关系密切,这是个公开的秘密。二人均被查,更多今人侧目的“剧情”,相信随着审判,会陆续浮出水面。

作为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其建设关涉甚多。

不久之前,在胡志强被查之后,榆林一名市一级官员说:

过去在煤化工转型的短板与漏子,慢慢显现出来。我们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化工技术与理念理应是最好、最先进的,但是一些投资上百亿的化工项目,刚上马,就发现已经被南方的技术超越。

目前榆林整体能源化工产业链的意识都不强,很多做煤化工项目的,都是盯着配套的煤矿。

2011年到2016年5年间,赵正永先后任陕西省长、省委书记。

我们请教多位陕西省官员,但对方均很难系统、总结评价赵正永在此5年的政绩。

赵正永2011年开始主政陕西,2011、2012年煤炭价格开始暴跌,陕西经济受挫。在产业结构极度单一、有庞大的能源经济托底和决定沉浮的城市,主政者的执政风格都会被模糊。对陕西来讲,其产业结构一直是其备受诟病的要因之一。

对于中国来讲,经济下行压力陡增。其经济发展变得异常复杂,陕西喊出要“弯道超车”,但赵正永这个“司机”却未必做好了超车的准备。经济要追赶超越,必须要突破常规。知情人士说,赵主政期间,提出不少口号,但是成效甚微。

本世纪以来,对陕西发展来讲,最大的两个政策机会: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倡议。

但坊间一句话很值得玩味: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头戏都在陕西,但西部大开发开发了四川,“一带一路”倡议,让河南找到了崛起的机会。

陕西的确够失落!

而在坊间,对赵正永最大的诟病之一来自于其对民办院校的动作。

赵正永主政期间,倡导民间资本进入民办院校。但没多久,终于事起,期间西安联合学院等院校涉及非法集资,数十万人血本无归。这也是赵正永刚刚离职陕西,就有民办院校参与人呼吁“彻查赵正永”;这是每每有西安民办院校人维权,赵正永总成“祸首”之因。

就目前的消息来看,赵在主政陕西期间,涉嫌的领域包括矿产资源、人事、燃气、地产,所涉都是体量极大的领域。

陕西最重要的两个经济增长极就是关中和陕北,精确地说,是西安和榆林——这从历年的GDP数据中就能看得出。

我们看煤炭经济繁荣的2012年,西安以4327亿元的GDP排在陕西首位,第二名榆林的产值是2769亿元,而第三名咸阳仅为1616亿元,相去甚远。

但就在过去十多年里,这两个陕西经济最强劲的市,主政官员频出问题,西安市原市委书记魏民洲,不久之前,一审被判无期徒刑。榆林市原委书记胡志强几个月前被查,则被坊间传为“涉案资金可能特别巨大”。

看看纪委监察委给魏民洲和胡志强的“判词”:

民洲——“……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长期搞迷信活动,对抗组织审查;理想信念丧失,毫无党性原则和组织观念……”

胡志强——“……毫无党性观念,背弃党的宗旨,“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顶风违纪,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

这完全就是坏人啊!想想看,在过去全球经济最复杂、国内城市竞争白热化的时间段,陕西最重要的两个城市是被什么样的人在管理着?

而赵正永,几乎在主政陕西期间,坊间对查处赵正永贪腐的呼声就很高,这说明了什么?

2019年8月8日,陕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钱引安受贿一案开庭。

检方指控,2001年至2017年,钱引安利用在长安县县长、长安区区长、长安区委书记、雁塔区委书记、西安市副市长、宝鸡市市长、宝鸡市委书记等任上,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承揽、工程推进、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6313万余元。

上月,西安再有三名官员被查,且都与秦岭问题有关。

7月19日,西安市长安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振军被“双开”,其违法违规事项中,包含出让农村集体土地、违规为“秦岭山水”“青华度假村”“世纪科教城(南山庭院)”项目核发《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对“紫薇山庄”“鹏豪大观园”等别墅项目违法建设问题失察失管等。

同样于7月19日被宣布“双开”的,还有西安市长安区交通运输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雷鸣。经查,雷鸣为他人在秦岭北麓石砭峪塌方道路抢修等工程中谋取利益,多次受贿。

而就陈振军和雷鸣前一天,西安市规划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肖青利也被双开,其违法违纪问题也涉及在“青华度假村”项目违建拆除工作中不正确履行职责。

再往前回溯到六月。

6月19日,西安曾经的两名主官,一个叫和红星,一个叫田党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为官,但求同年同月同日被开。

“名”反其人。生在红星下,沐浴在党恩里,田党生、和明星都背弃了自己誓言。

这俩人的职务,颇为要害。和红星是西安市秦岭办首任主任、西安市规划局原局长,田党生则是西安市国土局原局长。

通报里,二人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都不如实报告个人事项、都涉嫌受贿。最显然的,便是都关乎秦岭。

其中,和红星是“落实党中央关于秦岭保护的决策部署不坚决、打折扣、搞变通”;田党生是“落实党中央关于秦岭保护的决策部署打折扣”。

秦岭案发以来,从正部级的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到副部级的魏民洲、钱引安等人,再到一众厅级干部、处级干部被查,堪称建国以来的一起特大腐败窝案。

整个西安官场,迎来的是一场持续性、破坏性的地震。

我们不妨以时间为顺序,做一个全面梳理。秦岭违规别墅一案,因为既有先落马后被披露涉案的,也有在窝案爆发后被查处的,我们只好寻找一个中间点来盘点。

这个中间点很明显,2019年1月9日,央视特别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播出。从那时开始,一个信号很明显:再也捂不住了。

节目一经播出,全国人民都知道了,那些身涉秦岭案的作奸犯科者,自然心里明镜。
节目播出仅仅6天后,2019年1月15日晚间,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赵正永被查3天后,陕西日报透露,西安市环保局原局长罗亚民,市政府原秘书长焦维发,原户县县长张永潮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这里需要提醒下,张永潮后面还有个“等”字,这说明,这不是几个,而是一窝,不是正处级以上,都没资格被直接点名了。

赵正永被查4天后,陕西省纪委原预防腐败室主任胡传祥,被立案审查调查。而胡传祥最早被查的消息,是公布于2018年8月,那时正好是第6次批示刚刚传达后。

据《财经》报道,胡传祥系赵正永外甥。通报称,胡传祥“拉帮结派、搞小圈子,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泄露案情,私自留存案件线索”。

更有意思的是,作为一名副厅级官员,胡传祥还曾巨额贿赂企业家。其行贿对象是陕西上市公司天地源原总裁李炳茂和原副总裁马小峰。前者2000万元,后者500万元。

和一些商人行贿“借权”不同,胡传祥花的是钱,图的是更大的钱。据媒体报道,这位预防腐败室主任,名下竟有11家公司,曾靠炒楼赚1300万。

预防腐败局的领导行贿上市公司高管,这一颠覆常规印象的反向操作,着实令人汗颜。

赵正永被查7天后,西安市纪委发布文件透露,对秦岭办副主任王聪林等31人采取留置措施。

赵氏一倒,七天之内便砸伤一大片,被查官员以数十计,此等效率和效果,堪称雷厉。

进入今年2月份,西安的一些腐败官员,像是从树上被摇下来的枣子,潇潇而下。

2月3日,秦风网宣布,西安市规划局原巡视员王桢被立案审查调查。

2月13日,西安市环保局原局长罗亚民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移送司法机关。此时距离他被宣布被查,刚刚过去二十余天。

2月22日,原市秦岭办党组成员、副主任王聪林被立案审查调查。通报称,“王聪林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2月26日,陕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给予西安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焦维发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犯罪线索移送检察机关。

2月28日,西安市纪委监委网站在3分钟内,发布了西安市长安区政协原副主席张军省、西安市秦岭办原党组书记杨安定两人的双开通报。二人均涉秦岭违规别墅案。

3月份,一个重要的消息似乎被忽略了。此前在公共视线消失两个多月的陈国强,终于有了消息,被免去陕西副省长职务,同时终止省人大代表资格。

值得一提的是,陈国强和赵正永不仅是安徽老乡,在赵正永担任陕西省长、省委书记期间,他担任过陕西省人社厅副厅长、省政府秘书长等职,2018年1月升任为副省长,分管省国土资源、环境保护、住房和城乡建设、交通等领域工作。

4月、5月相对平静。

进入6月中旬,西安官场又迎来一个重磅消息:西安常务副市长吕健被查。虽然是首次披露吕健被查消息,但是纪委监委直接送上了通报和处分:开除党籍、公职,移送检察机关。

以上盘点,仅仅是赵正永被宣布之后,在此之前,被查的陕西省人大原副主任、西安原市委书记魏民洲、原副省长冯新柱,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西安原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原政协主席程群力等,均涉秦岭别墅案。而这些人,都是副部级官员。

更有意思的是,对于这一群老虎来说,2018年11月,是一段必须铭记的日子。这一天,钱引安被宣布接受审查,程群力被处分,上官吉庆辞职。4天后,三人均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当月20日,魏民洲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时至今日,围绕秦岭违建别墅案,究竟有多少大小官员涉及,已经无法完整统计。别的不说,省部级大员,一个巴掌就数不过来。早前,已有媒体曾报道,该案中,1000余人遭问询。

从今年春节后上班,一直到现在,西安市委书记一职一直空缺。个中原因,想必绕不开秦岭案之沉重、复杂。

只是不知道,这个职位还要空缺多久,对秦岭一案的查处,还会持续多久。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不刨根问底、肃清腐败,秦岭山间的阴云就不会散,人心也就无法凝聚。

一个主政官员的作为、正邪与否,于一域有多大影响?明归有光在《吴山图记》中说:

夫令之于民,诚重矣。令诚贤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泽而有荣也;令诚不贤也,其地之山川草木,亦被其殃而有辱也。

这当然是笼统概述。

两天前从太原市长任上辞职的耿彦波,其“大拆大建”的为政性格,每到一地,都对该域影响至深,这些影响几乎直面一地的每一位老百姓的生活。

15年过去了,身陷囹圄,赵正永会怎么回味在陕西的这15年?

履职陕西省代省长时,赵正永矢志“不负苍天不负民”,记者问他,任期内,最希望听到百姓怎样的任职评价?

赵正永回答:

我想以我的实际行动和政府的工作效力,让老百姓认识到,这是一个心中装有百姓利益的干部,一个肯干实事、务实的干部,一个廉洁正派的干部。群众有这样的评价,我就满足了,这也是党对我们的要求。

记得在六年前,省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我任副省长的任命,在表态时我曾引用教育家陶行知的格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作为自律的承诺。会后,一位老常委致信鼓励:“鼓掌三声解意新,捧心抒志见精神,信君公诺千金价,莫负苍天莫负民”,6年来我一直视其是人民对公仆的期盼珍藏于心,一直视为明镜常照自己,一直以自己的行动默默兑现。

今天,我又接过人民交付的重任,我将以此为新的起点,继续用我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深情兑现我的公诺,做到不负苍天不负民。

赵正永被查之后,再看这段话,似乎是莫大的讽刺。但从“十八大”反腐以来,落马官员措辞的反差来看,赵正永在此言辞,其实并无多大的违和感。

撒谎本来就是心怀叵测的政客的第一堂课,再者,赵即便初心“不负苍天不负民”,但面对巨大的利诱,他终于“放飞自我”。

2011年1月22日,赵正永高票当选为陕西省人民政府省长。记者问了一句流行的问题,你幸福吗?

赵正永回复:“问我幸福不幸福,首先要问人民幸福不幸福。”

又5年,赵离任陕西,他称:“陕西是我最后的故乡,我的血脉、我的心灵早已和这里融为一体,以这里为自己人生的归宿。”

赵正永一语成谶,果然陕西才是他的归宿。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