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商人曹波
    2019年03月26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ge, lu

文/包小姐

3月20日,牡丹江的天气还很冷。

一大早,副市长就往郊外赶。

坐在小车里,副市长一路都黑着脸,一言不发。

副市长此行的目的地,是距离市区10多公里外的大山密林深处。这天并非周末,副市长也并非前去度假。

副市长的黑色小车跑在前面,国土、水利、公安,以及各路媒体记者等多辆车紧跟在后面。车队过后,郊外的公路上尘土飞扬。

半个多小时后,车队停在了一栋高大的门楼前。

门楼仿古建造,青砖灰瓦,红门红柱,高高翘起的屋角上,悬挂的铃铛在风中叮当作响,大门上方上书两个大字:

曹园。

这里就是副市长他们的目的地。

可此时,三扇高大的红色拱门全部紧闭,更不见有人出门迎接,一行人被挡在了门外,进退不得。

3月的牡丹江,气温本就不高。此地位于深山之中,更觉寒气逼人。

赶快想办法,一定要把这门打开。

站在寒风中,副市长紧锁眉头,一行人都看着他,他必须马上做出决定。

叫门、打电话、绕墙四处查看,随行的人八仙过海,一顿忙乱。可高高的城墙冷冰冰的,无声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一群人折腾了大约30多分钟,朱红色大门这才终于吱溜作响,缓慢打开。

副市长见状,一个转身,大踏步进入曹园,一行人也紧跟着鱼贯而入。

01

进得曹园,蔚为大观。

亭高听涛,榭低弄水;廊庑曲折,钟楼高耸;影壁石雕,栏杆玉砌;奇石异木,散见园中。

整个曹园格局宏大,各建筑群落以山分割,以森林隔断,处处都独具匠心。

屋内,更是富丽堂皇。

古人手法,实木雕刻;牙雕玉雕,恐龙猛犸象;奢华珍贵,囊括其中。

另外,高大围墙、狩猎场、跑马场、温泉酒店、人工湖,外加规划中的高尔夫球场,这座投资过亿,历时10多年建设的私家园林,处处彰显着尊贵:

曹园汲取了大东北文化的营养,堪称中国古建奇葩。

面对此景,见多识广的副市长一行也心生感叹。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高山密林深处,竟然还藏着这样一处世外桃源。

可是,这座处处精美的曹园,却是削山毁林的严重违法建筑。

在19公顷的土地上,挖开大山,毁掉原始森林,然后大兴土木,违法建造了大片的仿古建筑,称之为曹园。

整个工程从2005年开始,历时十几年,方演变成如今的庞大建筑群。

3月19日,央媒的一篇报道平地起雷,瞬间传遍全国。

黑龙江一把手闻之,怒批两字:严查。

曹园的主人名叫曹波,牡丹江当地人。在省市两级的高压之下,很快,曹波就走上了央视屏幕。

让人大为意外的是,如此奢华富丽私家园林的幕后主人,竟然是一个清瘦缺齿的老人,无论是从穿着还是神态,都毫无半点有钱人的模样。

而且曹波在电视上刚一现身,就抹起了眼泪:

手续没有完善,我就先把它做了,心急嘛,就想把项目做好,想攒点钱把文化园做好献给社会。

02

曹波是何来头?他曾是牡丹江的首富。

曹家的商业财富始自曹波的父亲,曹国臣。

一个暂未证实的消息是,曹波早年曾是牡丹江道上的人物,在牡丹江发迹,二十多年前就拥有名车多辆,房子20多套。

之后,在上世纪90年代,曹波离开牡丹江,前往上海发展。

如果传言真实,这算是洗白上岸吧。

在上海,曹波结识了一位贵人。

曹波在上海掘的第一桶金,来自1998年。

那一年,曹波斥资收购了一家位于松江区的钢丝厂。后经曹波运作,钢丝厂成为上轮集团轮胎用钢丝的供应方。

第二年,曹波又在奉贤区成立了上海天轮钢丝厂,也专为上轮集团提供钢丝。 

这边尽管生产,那边放量收购。背靠着上轮集团这棵大树,曹波在上海的日子自然很美好。

但好事多磨,这样的好日子曹波刚过了2年,2000年,上轮集团领导班子调整犹如一记重锤,一下就将曹波打懵了。

之前的集团领导到龄退休,一个名叫范宪的人接替董事长一职。

新官上任总要烧几把火,曹波没想到的是,范宪第一个矛头就对准了他,取消了他两家工厂对上轮的专供权。

这两年来,上轮集团是大树,曹波是藤蔓,藤蔓缠在树上才能生存。可如今,大树却向藤蔓伸出了砍刀,这可急坏了曹波。

曹波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新任董事长疏通关系,可范宪却压根就不给他见面的机会。

路被堵死了。

但曹波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思来想去,他走了一步险棋。

前两年,曹波工厂的资金遭遇周转困难,上轮集团二话没说,出面为曹波作保,向银行贷款1000万。这些年,曹波一直在如期还贷。

如今生死攸关,曹波思来想去放出了狠招:

停止向银行还贷。

曹波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既然范宪故意不见他,那他就借此逼迫上轮集团来找他,变被动为主动。

由于上轮集团是当初曹波银行借贷的担保方,很快,到期没收到还款的银行,马上就从上轮集团的账上划走了余下所欠款项。

事情很快就传到了董事长范宪的耳朵里,他马上派人找到曹波,让他董事长办公室面谈。

曹波心中大喜,这正是他要的结果,只要见了面,一切皆有可能。结果见面后,果真如曹波所料:

这是我和范宪的第一次见面,谈的结果是我们继续供货,1000万从货款中扣除。

这次见面,双方都领教了对方的厉害。商人曹波,诡计多端老谋深算;领导范宪,手握大权一言九鼎。

之后,曹波工厂的产品继续供给上轮集团。供需关系虽然恢复了,但曹波总感觉他与范宪的的关系,并不像与范的前任那么融洽。

不过,机会很快就来了。

2003年底,范宪在一次锻炼中脚部扭伤,住院治疗。曹波连忙赶到医院,问候中将一个装有2万元的信封塞到了范宪的被子底下。

范宪并没推辞,这让曹波放心了不少。

很多时候,正是不经意间的一件件小事,最终将你推向了深渊。

03

没过多久,曹波儿子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曹波的儿子名曰曹超,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帮着打理生意。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能说会道。

一天回家,曹超对父亲曹波说,我交女朋友了。

儿子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交女朋友也很正常,可听到儿子女友时,曹波很是吃了一惊。

儿子曹超的女友不是别人,正是范宪的女儿范颖颖。

这可让曹波喜出望外。正愁没法与范宪进一步交往,如果双方果真结成了儿女亲家,那后面的事自然就都水到渠成了。

这边曹波高兴,可范宪那边却并不赞同。但奈何不了妻子和女儿的坚持,只能默认。

之后,曹超对范颖颖展开了凌厉攻势:

彼时,范颖颖在德国读书,每次往返,曹超都早早买好机票,迎来送往;

曹超特地给范颖颖买了一辆保时捷,就为了她放假回国时方便使用;

并且,曹超还多次飞往德国,去看望范颖颖。

情窦初开的少女哪受得了这种攻势,很快就乖乖就范。

2007年的夏天,曹超用拉杆箱装了200万现金,送到了范宪家,名曰让他们搞投资。

第二年,范曹两家商量孩子的婚期时,曹母当面又给了范颖颖一本存折,说是聘礼,里面存有600万。

曹波就是靠着这样的方式,与范宪一步步拉近了关系。顺理成章,曹家工厂生产的钢丝也全部销往了上轮集团。

在儿女亲家的招牌下,曹家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但是,曹范两家联姻,是否曹波为了生意一手策划,不得而知。

不过后来,范宪因为贪污受贿被判处无期。而曹家父子却在这场风波中奇迹般的逃离,却实在诡异。

04

与范家走近的那几年,也是曹波财富急剧膨胀的几年。

至今,曹家在全国至少拥有15家公司,足迹遍及东北、江苏、上海等地,生意最远做到了祖国的最南端三亚,资产达10亿。

2005年,曹家辗转拿到了一片山林地,将之开发成曹园。

人老了都恋家。曹波将上海的生意交给了儿子曹超打理,自己则常年待在牡丹江,伺弄曹园。

曹波显然很喜欢这个园子,每年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

曹园里有多道山岭,曹波将其中最高的一道山岭命名为国臣岭。国臣是曹波父亲的名字,以父亲之名命名,这曹波还真是个大孝子。

曹园占地2.3平方公里,这么大的林区,袍子野鸡等动物都有。曹波的枪法不错,这些动物都是他瞄准的目标。曹园博物馆里的不少动物标本,都来自曹波的枪下。

有人曾劝说曹波,这些都是保护动物,不能捕杀。曹波却不以为然:

我在自己家中打猎,也违法吗?

赏花打猎,曹园堪称曹波的御花园。在他眼里,已然将曹园当成了家。

但那么大个园子,一个老人住在里面太孤单了,所以曹波会经常邀请一些三教九流来园子游玩。

2010年6月,牡丹江诗词楹联家协会的一帮人来到了曹园,亲眼目睹了曹波的富有:

一个专门窖酒的山洞里,储藏了各种酒,其中有一整个虎骨架,用200斤高度白酒浸泡着。

2015年,曹波儿子的婚礼就在曹园举行。婚礼规模大,在当地震动也很大。

婚礼现场,曹波那辆挂着黑C88888牌照的劳斯莱斯幻影,甚是晃眼。

 

名曰开发旅游,但建设14年,曹园一直不对外开发,成了曹家的私人府邸。

原本日子就这样过去,该多美好。但该来的总会来。

从2018年开始,有人开始四处举报曹波违法建设曹园。

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进驻黑龙江,曹波觉得不妙,赶紧对外宣称曹园是旅游项目,愿无偿捐献给国家。

但最后,虚惊一场。

持续举报曹波的是一个名叫张学成的人,此人原是曹波的生意伙伴,但后来也因为生意两人闹翻了脸,于是张走上了报复之路。

在将近一年的坚持后,央媒的一篇报道,终于开花结果。

目前,曹波已经接受调查。面对各方议论,走上央视屏幕的曹波这样解释:

建池塘、小桥是从项目上考虑,在法律角度上,我可能是违规违法了。但我自己认为,我做的没有破坏环境、损害老百姓,我骨子里没有这个想法。

“曹园”主人往事:上海发迹 曾牵涉千亿贪腐大案

3月23日电(董湘依)20日深夜,随着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全面进驻“曹园”,其背后的神秘主人曹波被刑事拘留。当天,他在电视镜头前声泪俱下。

曹波接受采访的画面

目前,曹波正在接受调查。

随着更多内情曝光,曹波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水面。他是牡丹江市的民营企业家,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除此之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波名下有15家公司,担任三家公司的董事长。

曹波在当地颇为知名,是“有钱老板”,不过,在“毁林私建庄园”事件曝光之前,网络上却鲜少见到此人的相关报道。行事低调或许是曹波留给外界的印象之一。

与很多商人一样,曹波格外喜欢“吉利数字”,比如,“曹园”的电话号码后四位都是“6”;再比如,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06年6月6日。

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到,大约在16年前,曹波曾卷入一桩轰动一时的千亿腐败大案,其借助商业往来打通私人关系,对时任上海三家国企的董事长范宪行贿数百万元。

“毁林私建私人庄园”事件曝光

3月19日,“牡丹江毁林百亩建私人庄园”事件经由中国之声曝光,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舆论一片声讨,更惊动当地政府。

同日,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作出批示,要求省委省政府成立督查组,推动牡丹江市开展调查。

20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等9个省直部门组成的联合督查组到达牡丹江市开展督查工作,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全面进驻“曹园”。曹波接受调查组调查。

21日,据央视消息,曹波及其项目经理已被刑事拘留。

牡丹江“毁林私建庄园” 图源:中新网

“曹园”首次开放

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火车站出发,顺着主城区沿山路而上,便能看到一个颇有恢弘气质的古建城门,上方挂有鎏金牌匾的“曹园”题字分外显眼。这座私人建筑群,于2005年建成,占地近3000亩,总投资上亿元。

据中国之声3月19日报道,在“曹园”大肆建设的过程中,有大量林木被盗伐,造成国有林地和生态遭到严重破坏。里面还设有狩猎场,不少野鹿、野猪等野生动物被捕杀。2013年,为了调整风水,曹某还在山腰处筑起蓄水大坝,利用山水造出一个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人工堰塞湖。

媒体实地探访“曹园”的过程中发现,其内部亭台楼阁随处可见,高高低低的建筑全部是仿古样式。在园内博物馆中摆放着20余种野生动植物标本,其中包括猛犸象等一些珍贵化石。

牡丹江“毁林私建庄园”内有多种动物标本图源:中新网

直至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进驻“曹园”,这座富丽堂皇的私人庄园才得以首次对外开放。

一个被广泛报道的细节是:20日当天,调查组赶到“曹园”现场调查,但在“曹园”门外被堵了半个多小时。经过多方沟通,联合调查组才得以进入。

公开信息显示,“曹园”背后的运营主体是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曹园文化”),曹波为法定代表人。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园文化成立于2006年6月6日,注册资本8000万元,由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100%控股,经营范围为文化创意产业、旅游产业投资。

宣称打造“中国文化精神高地”

据曹园文化官网介绍,中国曹园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西北方,张广才岭的大森林中,距市区约10公里,总占地2.3平方公里。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曹园所在的张广才岭是是兴安岭山系长白山的支脉,其山势高峻,地形复杂,既有悬崖绝壁,又有深谷陡坡。历史上曾为中国北方肃慎人、靺鞨、女真族建立的渤海国、金、辽、清等势力管辖,清代长期为清王朝禁地。是金、清两代王朝的发祥地。

“曹园”鸟瞰图,地处张广才岭大森林图源:曹园文化官网

即便被指“毁林建设”“削山造湖”,曹波本人却不认为建“曹园”破坏了生态环境。

在3月20日晚央视播出的《新闻1+1》节目中,曹波表示,他做的是一个旅游项目,该项目已向省市等相关部门申请立项,但由于急于求成,在土地审批手续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开工建设,造成了一定影响。

曹波说,“建池塘、小桥是从项目上考虑,但在法律角度上,我可能是违规违法了。但我自己认为,我做的没有破坏环境、损害老百姓,我骨子里没有这个想法。”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曹园文化此前在官网上宣称,要“把曹园打造成中国文化精神高地,中国东北养生胜地”。

在曹园文化官网的“资讯中心”一栏, 仅2015年6月23日转载了一篇有关生态环境保护的报道,此后再未进行过更新。

此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根据该公司所留的联系方式多次拨打电话,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了解,“曹园”所在的国有林区所有权归属于央企中国农业发展集团军马场有限责任公司。

至于为何要在国有林场里建设庄园,曹波和该公司负责人苏林芳均对外表示,是为了搞旅游开发。但事实上,官方并未准许其“搞旅游开发”这一用途。

19日,牡丹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称,“曹园”压根不具备旅游开发的任何条件。相关负责人表示:“它不符合景区的相关条件,不符合条件我们也没有给它(审批),后来他们就自己放弃了。可能这里面还涉及到旅游基层设施的投入,资金上也有问题,就没有再申报。”

另外,相关行政处罚文书显示, “曹园”因违建问题有过三次处罚记录。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分别于2009年、2015年、2018年对曹园未经批准违法占地建设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的违法占地面积分别是7000平米、5736平米、2367平米,按照每平米5元的标准进行处罚,并责令其自行拆除。三次罚款共计7.5万元左右。

令人诧异的是,“曹园”三次共计形成违法占地面积为15103平方米,但处罚数额仅为7.5万元。而此前同样引发争议的石家庄西美金山湖小镇违建曾被官方认定违规占地10649平方米,罚款金额却超过623万。相较之下,两者处罚力度有云泥之别。

“神秘商人”曹波

曹波有何能力染指千亩国有林地? 随着更多内情曝光,神秘东北商人曹波的商业版图也浮出水面。

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波名下15家公司,在中国东北、江苏、上海和海南遍布其商业足迹,经营范围更是涉及文旅投资、地产开发、机械制造、娱乐餐饮、医疗服务、航空器材和生物科技产品研发等多个领域。

曹波的15家公司

第三方网站还显示,目前,曹波担任董事长的企业有3家公司,分别为牡丹江超越娱乐有限公司、黑龙江天懋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森懋实业有限公司。另外,曹波为8家公司的控股股东,2家为全资控股,分别为黑龙江海东青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如皋投资有限公司(已被注销)。

与此同时,有关曹波的周边风险多达42条,其中,“曹园”背后的运营主体,即曹波担任法人的“曹园文化”曾卷入5起法律诉讼案,其中4起都是因合同纠纷而被他人起诉。另外一家同样由曹波任法人的海南天懋投资有限公司,2018年被法院2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而曹波本人也先后2次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曹波的周边风险多达42条第三方网站截图

“上海天懋钢丝销售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懋”)也是属于曹波的多家公司之一,他曾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为何特别提及它?因为,曹波正是在担任上海天懋董事长期间,卷入了原上海轮胎集团董事长范宪的千亿腐败大案。

据了解,曹波与其子曹超是与范宪的双钱集团关系亲密的供货商,也是范宪受贿大案涉及的关键人物。

牵涉千亿国企腐败大案

范宪曾任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名噪一时的“上海市优秀企业家”“中国化工十大风云人物”,还一度被媒体称为“扭亏大王”。

但在2009年5月25日,范宪被检察机关指控,涉嫌贪污1725万元、涉嫌受贿800万元、涉嫌挪用公款5700万元三项罪名。2010年4月2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范宪贪污、受贿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据法律文书网显示,范宪贪腐案中,“被告人范宪利用担任轮胎股份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与天懋公司的业务交往中,接受该公司前后两任董事长曹波、曹超的请托,为他们在融资、收购如皋投资公司股份等业务中提供帮助,先后收受两人以探病等为名,给予的贿赂款共计202万元。”

《时代周报》此前刊文称,2003年,双钱集团决议前往如皋市开设分厂,其中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公司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出资约1590万元,占总注册资本比例18.17%。但这个方案并没有通过上海证监局的检察,当年12月,上海证监局发出《整改通知》,要求1590万元投资必须退出。范宪点名要求曹氏父子接手,并在两人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挪用了3100万元的资金,以预付款的名义打给了曹氏父子。而在2007年的增资扩股中,再次挪用2600万元资金给曹氏父子。

商场如战场,商人“拼杀”靠头脑,也要有一定手腕。2010年,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检察风云》杂志曾刊发一篇长篇报道《“双钱”范宪的标本反思》,里面描述了曹波的一段商业往事。

曹波、曹超父子二人是来自东北牡丹江市的商人。90年代末,他们来上海掘到“第一桶金”,先后成立了两家工厂,为上轮集团提供钢丝。但在2000年左右,上轮集团领导班子进行调整,范宪担任董事长后就不让曹家的工厂提供钢丝了。

曹波想了个“狠招”。他将上轮集团提供给他们1000万担保停止还贷,随后银行很快把上轮集团的1000万钱划走了。此后,范宪还专门找人来找曹波商量此事,答应让其继续供货。

曹波也深谙人情世故,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2003年,范宪在担任双钱股份前身轮胎股份以及上海轮胎橡胶如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时,曹波以探病为名,给其送去了2万元钱。

2010年,范宪一案宣判,当时判决书中称曹波、曹超被“另案处理”。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经商难啦,不攀上国企怎能发家?那些手段,多少是商㐀行为,多少是违法行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