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系列:中国侠客其实都是“瞎客”,“大瞎”们先是复仇,后是寻仇,最后死在被招安的路上……
    2018年11月08日  分类 文史   阅读   博主 ge, lu

 

 

水泊梁山杀富济贫,究竟济了谁?只看见打家劫舍、造反受招安,游击队变正规军,享受国家干部待遇——叱咤风云、充栋历史的各路“英雄”也就这点境界了!

 

   

我们必须承认特色国确实深具“特色”,几千年古文明史把每代人都流水线产品一样描绘出基本相似的“命运”K线图,折腾一世,狼狈一生,猥琐一世,苟且一生,阴暗一世,鬼祟一生,仅有的孔夫子赐与的“道德零件”一路走一路丢,到最后都裸呈相见、全身上下无一处好肉,不是坏人变老了,基本上25岁以后就没“好”过。这大概就是“中国式××”的起源。

是谓“特色”。

旧道德丢了,新道德没学会。

我们已经见识过了中国式过马路、中国式离婚、中国式拆迁、中国式股市、中国式市场经济……还有文盲率很低脑残率却极高的中国式素质教育。这篇文章要说的却是“中国式侠客”。

 

如果我说,行侠仗义是中国传统中一个登峰造极的浪漫情结,大概没有基友反对?至少在少年时代,每个中国人都悄悄做过侠客梦,要有一身飞檐走壁的好功夫,还要有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宝剑,首先要给在村里倍受欺凌的爹妈报仇,手刃村霸乡霸生产队长,其次便是干掉不顺眼的班主任总是打小报告的科代表还有在冬瓜上写“我”名字骂大坏蛋的邻居王二狗,然后像梁山好汉一样,被迫离家出走,从此仗剑天涯,一路高歌“人间处处有不平,哪有不平哪有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样一路走下去不知不觉便掉进了遍地是坑的“中华武坛”。天外有天,江湖上传言有本《九阴真经》下落不明,据说练成之后武功盖世,打遍天下无敌手,于是秘籍争夺战之后势必就是武林争霸战。

不然山洞闭关十八年的苦岂不白吃了?

虽然只有“除暴”没有“安良”、只有“杀富”没有“济贫”,但“侠客”的名头却越来越响,“剑侠”、“棍侠”、“独臂侠”、“脑残侠”、“江南七侠”等各色人物都闯出了名号,于是“神圣的事业需要你”,和红花会、同盟会之类的地下组织接上了头,对方一脸严肃做“思想工作”:“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沦为了朝廷鹰犬”,最后表明身分,是总舵主孙文派来的,目标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你的任务就是给各位“革命家”做保镖,陪嫖看赌顶枪子。革命成功后当论功行赏,封官进爵,各位便可以衣锦还乡,光宗耀祖了。

感觉是在合伙做生意,“行侠仗义”公司化经营。

水泊梁山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们到孙中山时代,都配上了新名片:革命家。

 

 

有关少年中国人的“侠客梦”还有另一条主线:除了“行走江湖,除暴安良,杀富济贫”的伟大梦想外,还梦想着有个艳若桃花、冷若冰霜、武功盖世的白衣女侠,一阵恩恩怨怨,终于卿卿我我双贱合璧。夕阳走天涯,人间任我行。

从此江湖上又多了一个传说。

可尼马这究竟是爱情偶像剧呢还是豪侠之路?别说跟除暴安良、杀富济贫八竿子打不着,根本就是来打情骂俏、惹事生非的,先是出没在长城绝岭,天山大漠,男的追女的跑。观众自配画外音: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接着便在高手云集的龙门客栈选个僻静之处坐下,切三斤牛肉,要两碗米酒,不动声色等着仇家上门。一场汤汤水水的混战,死的全是武林中人,没一个是欺男霸女的地方恶霸。从文明价值观角度说,只有“义”没有“正义”,而“义”也基本上就是仗着酒劲和刚刚炼成的《九阴真经》报私仇。

但故事不应该这样简单来讲好波?

历史上终究还是出了几个“价值倾向明显的著名事件:女侠吕四娘不是选妃进宫斩了雍正首级吗?别说有多痛快了,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手刃仇家,谁叫当初雍正害了吕留良呢?战国荆柯,不是出于燕国的民族大义视死如归行刺秦王吗?虽然都跟除暴安良木有关系,但也把本民族的文化虚荣心给肥皂泡一样鼓起来了。吃瓜群众还感觉特别痛快,狗日的就该杀!

 

俺琢磨,金庸古龙看多了也是一种病。

中国式侠客情结固然和世道一向黑暗不公有关,可也更和文学作品的强力渲染有关,中国古代是个尚武社会,动不动就杀杀杀,文人墨客也得配把宝剑,叫做“书剑合一”,浪漫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美女相伴,吟诗作赋,挥剑杀人”;诗坛大V李白写过《侠客行》,声称“十步杀一人”,大诗人辛弃疾干脆就是个被时代错为文人的武将军,所以一边写诗一边老想着跳槽。到了明朝张献忠,杀人王终于有所“反思”,留下“七杀碑”启迪后世,把价值观低级混乱的种群对整个世界的厌倦推上了新高度。

假如真有上帝,当掩面而泣:看这地界,以后再也不这样约炮了。 

金庸、古龙、梁羽生的小说里面时常出现“侠客”二字,用心一琢磨全是错别字,正确的写法应该是“瞎客”。

有个小说干脆就叫《侠客行》,大约是描写一群“武林大瞎”在一个叫瞎客岛的地方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号“比贱”,比赛着杀人,不管恶还是善都是武林自己人,所谓“恶”大概也就是用迷魂散偷了“九阴真经”之类秘籍独自修炼,而善则无非是白衣飘飘口里念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呛然而涕下”,作绝世独立孤傲状,关键时刻一把折扇救了“小黄蓉”,害得纯情小女子肝肠寸断,寻死觅活。殊不知绝世独立孤傲状其实是绝世独立空包弹,肚子里除了陈年老八股和男盗女娼没什么货色。

一种虚高的人格,距离理性的思考和价值追求十万八千里。

唯我独尊,这个“尊”叫“尊显”而不是“尊严”,方向都搞错了。方向错误意味着折腾越厉害错得也越厉害。总之,各路英雄们一阵瞎胡闹,“杀富”而不“济贫”,“除暴”却不“安良”,一路“行侠”而来基本上是“瞎行”。

但“侠义”二字终究还是贯穿了两千多年征战杀伐的主题。

除了一本正经的成语古训,更是满天乱飞的正能量大盖帽,每个武林人士都被称为“武侠”,讲这些故事的文学作品便有了“武侠小说”的光荣称号。在“艺术的感召”之下,关山阵阵苍,历史“杀意”浓

与“武瞎”相对应的是“文瞎”,这个要严格些,基本上说话粗鲁一点,个性张狂一点的文人,比如北大孔庆东之流就被冠以“文瞎”称号,发给“忠言犯贱、瞎肝厉胆”锦旗一片,至于抢着埋炸弹抢着“下地狱”的汪精卫则扣死了“大汉奸”帽子,其年轻时可圈可点的侠义之举倒真是白瞎(侠)了。

 

 

武侠情结简直就好像一棵歪脖子树,吊死了崇桢,还吊死了无数要为爹妈报仇的纯情少年,自打李连杰的《少林寺》后,无数吃过河南面粉的年轻人都成了大大小小的“武林人士”,随着时代车轮混乱前行,一片鸡飞狗跳的嘈杂中,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支撑着被酒色财气掏空的身体,为开发商做保镖。

民间“侠客”层出不穷,连开个同学会也总会有几个男女生被封“×大侠”,这个当然当不得真了,只说明“侠义”二字之深入人心。“何侠何义”倒在其次,“何为侠何为义”就更在其次了。国人向来都只想知其然而不愿知其所以然,除了传销那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赚钱方式大家特别拎得清外,吃喝玩乐之外的事全都一片茫然。

所以世界上有两种“侠客”,一种是罗宾汉、佐罗这类追求自由正义之士,一种是黄飞鸿、霍元甲这类只管比武斗狠的中国瞎客,基本是两个物种。根本原因是霍大瞎们都只知道“义”却不知道“正义”。把俄罗斯大力士沙比诺夫打翻在地,旁边大烟枪痨病鬼们一片欢呼:“乌拉,霍大侠扬我国威!”

看过李安《卧虎藏龙》的人一定会毫不手软地往李慕白身上猛贴大英雄专用标签——“侠肝义胆”,这个角色最接近中国人心目中的“大侠”——大概也只有周润发化妆一番才能让各位美梦成真。时代太黑暗,寄望在侠客。可是侠客们也跟你们一样的“瞎”啊!

 

真相系列简介:柏杨说中国文化是一坛酱缸,他指的应该是古文化,如今再加点西式调味料,口味更杂也更重了,“真相系列”力求从各种“滋味”中品咂出一些“线索”,以飨读者,各位“思考爱好者”不容错过!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