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深喉”爆猛料, 剧情恰似当年尼克松

 更让人担心的不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所做的事,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对我们所做的事。我们与他一起沦丧!

  ——深喉

 

 深喉往事

1972 年 6 月,民主党总部水门大厦发生盗窃事件:以时任总统尼克松为首的共和党为了获得大选,竟然派人窃取民主党文件并对水门大厦进行窃听。

水门事件意外失手后,尼克松使出百般耍赖招数否认自己“知情”。

白宫内鬼给予尼克松致命一击: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伯恩斯坦依据线人“深喉”( DEEP THROAT )的消息,捅开“水门事件”的内幕,一时间举国哗然,尼克松黯然辞职下台。

此后的 33 年间,“深喉”的真正身份成为美国政治和新闻界最大的秘密。直到 2005 年《名利场》( Vanity Fair)的一篇爆炸性报道揭开了谜团:马克·费尔特(W. Mark Felt)承认自己就是当年“水门事件”中的神秘线人。

随后被伍德沃德和《华盛顿邮报》证实。费尔特(Mark Felt)堪称FBI 元老,从 1942 年起加入联邦调查局,至 1973 年退休,三十年间从一名忠于胡佛的普通特工逐步晋升为联邦调查局第二号人物。

  扳倒尼克松的小记者伍德沃德

1970 年,伍德沃德被哈佛法学院录取,但他没有入学,而是选择到《华盛顿邮报》当两周的实习记者。他被派到《华盛顿邮报》下面的一家小报工作,干得很成功,不到一年就成了头牌记者。

1972 年,《华盛顿邮报》一位编辑安排伍德沃德与另一名记者伯恩斯坦合作,跟踪报道民主党在水门饭店的总部被非法侵入一事。得道“深喉”的帮助,两人的报道迫使尼克松1974 年辞职。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因此名声大噪,成为改写美国历史的人物。彼时,伍德沃德只有 31 岁。

▲伍德沃德与伯恩斯坦伍德沃德与伯恩斯坦

  白宫“深喉”再现

9 月 5 日《纽约时报》刊登一篇自称为白宫高官的匿名信,以罕见的严词抨击特朗普,震惊美国政坛:

特朗普任命的许多人都发誓要尽其所能来保护我们的民主制度,同时阻挠特朗普更多的错误冲动,直到他下台。

哇噻,太给力了!

  人们争相辨认这位匿名官员的身份。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要求《纽约时报》:

立即把他/她移交给政府部门。

  这一匿名信在白宫丢下了“深水炸弹”,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国土安全部长、财政部长排队声明否认自己是“深喉”。

  《纽约时报》社论部知道作者的身份,称作者是特朗普政府里“从内部不懈努力,以挫败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倾向”的许多高级官员之一,不过“假新闻”《纽约时报》不会屈服于特朗普的压力:

时报今天采取了一个罕见的做法,刊登了一篇匿名观点文章。我们这样做是应作者——一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的要求,我们知道这位人士的身份,一旦被曝光,将会危及他/她的工作。我们认为,匿名刊登这篇文章是能向读者传达重要观点的唯一方式。我们也邀请你在这里提出关于这篇文章,或是对于我们审核过程的疑问。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本文作者为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

  特朗普政府面临着对其总统任期的考验,而这与现代美国领导人面临过的都不同。

  不仅是特别检察官的问题很突出。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国家由于特朗普的领导而陷入痛苦分裂。甚至也不是他的党派可能会在众议院输给执意让他下台的反对党。

  他的政府中许多高级官员都从内部不懈努力,以挫败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倾向,而他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困境。

  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明确地说,我们的抵抗并非那种盛行的来自左派的“抵抗”。我们希望这届政府能够成功,并且认为它的许多政策已经让美国变得更加安全、更加繁荣。

  但我们认为,我们的第一责任是对这个国家负责,而总统却持续以一种危及合众国健康的方式行事。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特朗普任命的人士都誓言要竭尽所能,在阻止他受到更多误导冲动的同时,维护我们的民主体制,直至特朗普下台。

  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没有道德观念。任何与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会被指导他决策的清晰可辨的基本原则所束缚。

  尽管他是作为共和党人当选的,但这位总统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对保守派长期奉行的理念的认同:自由思想、自由市场和自由人民。最好的情况是,他在按照脚本规划好的环境里提到了这些理念。最糟糕的情况是,他直接攻击这些理念。

  除了大肆宣传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这个概念外,特朗普总统的冲动基本上都是关于反贸易和反民主的。

  不要误会我。有些亮点,是媒体对这个政府几近无穷无尽的负面报道所没能捕捉到的:切实有效的放宽监管;历史性的税改;一个更加强大的军队等等。

  尽管总统的领导风格是冲动鲁莽、对抗、小气和低效的,但政府还是取得了上述成功,虽然它们并非因为特朗普的领导风格而得来的。

  从白宫到各个行政部门、机构,高级官员都会私下承认他们日常对这位统帅言论和行为的质疑。许多人都在努力将自己的行动和总统的心血来潮隔离开来。

  与他的碰面常常会离题偏轨,他会不断咆哮,他的冲动往往会导致考虑不周、信息不全,有时还颇为鲁莽的决定,而这些决定必须被撤回。

  “很难说他是否会在下一分钟改变注意,”一名高级官员最近向我抱怨,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对一周前作出的重大政策决定改变了态度,这令他火冒三丈。

  如果不是白宫内外的无名英雄,那么这种不稳定的行为会更令人担忧。他的一些助手被媒体描绘成恶棍。但在私下里,他们已经竭尽全力,让错误的决策不传出白宫西翼(美国总统的日常办公地点——编注),尽管他们显然并不总是能成功做到。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这可能只是冷冰冰的安慰,但美国人应该知道,房间里还是有成年人的。我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在努力做正确的事,即使唐纳德·特朗普不会这样做。

  其结果是总统的统治在双轨上运行。

  以外交政策为例: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特朗普总统都表现出对专断者和独裁者的偏爱,比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并且对于那些将我们与志同道合的盟国联系起来的纽带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真正的欣赏。

  然而,敏锐的观察家们已经注意到,政府的其他部门正在另一条轨道上运作,在这条轨道上,他们呼吁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予以干涉和相应的惩罚,并将世界各地的盟友视为同伴,而不是视为竞争对手加以嘲笑。

  例如,在俄罗斯一事上,总统不愿意驱逐普京的众多间谍,作为一名前俄罗斯间谍在英国遭到毒杀的惩罚。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抱怨高级幕僚让他陷入与俄罗斯的进一步对抗,他对美国继续因俄罗斯的恶行采取制裁表示沮丧。但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更了解情况——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使莫斯科承担责任。

  这不是所谓的深层政府在工作。这是稳定政府在工作。

  鉴于许多人目睹了这样的不稳定状态,内阁中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第 25 条修正案,这将启动一个罢免总统的复杂程序。但没有人想要引发一场宪法危机。因此,我们将尽我们所能,让政府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直到——不管以哪种方式——一切结束。

  更让人担心的不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所做的事,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对我们所做的事。我们与他一起沦丧,让我们的话语被剥去文明的外衣。

  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他的告别信中说得最好。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听听他的话,摆脱部族主义陷阱,以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对这个伟大国家的热爱,实现团结的崇高目标。

  我们失去了麦凯恩参议员。但他的榜样永存——他是恢复公共生活尊严和国家对话的代名词。特朗普先生可能会害怕这样可敬的人,但我们应该尊敬他们。

  在政府中那些选择将国家放在首位的人们身上存在着一种安静的抵抗。但真正的影响是超越政治、超越党派分歧的普通公民做出的,他们决心抛弃所有标签,只留下唯一的一个:美国人。

  伍德沃德归来

  几乎是与“深喉”不约而同,“干掉尼克松”的传奇记者伍德沃德,这次也向特朗普开炮。

  伍德沃德即将出版新书《恐惧》,揭露白宫真相——疯狂动物城。这本书立马飙升至畅销书第一名。

  伍德沃德在一本广受期待的书中将特朗普的白宫描述成一个拜占庭式的、变化莫测、经常失控的运作系统,被一个冲动、孤陋寡闻、无章可循的总统心血来潮的念头所左右——用幕僚长约翰·F·凯利( John F. Kelly )的话来说,是一座“疯狂城”。我们先睹为快:

• 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 )在去年 1 月与特朗普总统讨论朝鲜核僵局。在这场讨论中,马蒂斯感到十分震惊。他恼怒地对同事们说,“总统表现得像——他的理解力也像——‘一个五、六年级学生’。”

• 马蒂斯将军经常嘲弄总司令(特朗普总统),并会慢吞吞地执行在他看来鲁莽的命令。朝鲜峰会时,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高压下会面。特朗普问马蒂斯,美国为什么要在朝鲜半岛保持军事存在?“我们这么做是为了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马蒂斯回答。

▲特朗普与绰号“疯狗”的马蒂斯将军特朗普与绰号“疯狗”的马蒂斯将军

• 2017 年 4 月在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对自己的人民发动化学袭击后,特朗普打电话给马蒂斯说,他希望美国暗杀阿萨德。“我们派人去叙利亚吧,”总统说,加了一连串咒骂。国防部长挂断了电话,对他的一个助手说:“我们根本不会这样做。我们会慎重得多。”

•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曾经告诉一位同事,为了保护国家安全,他拿走了跟韩国自贸协定有关的信件。后来,当特朗普指示要一封授权美国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的类似信件时,科恩和其他助手想办法阻止他继续采取行动,他们担心此举会严重破坏稳定。“我可以阻止它,”科恩对幕僚长罗布·波特( Rob Porter )说。“我就直接把信从他的桌子上拿走好了。”

• 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 Abdel Fattah el-Sisi )就释放一名在开罗被拘捕的埃及裔美国人进行谈判,他在电话中说,“唐纳德,我很担心这个调查,”他指的是通俄调查,“你还会在这个位置上吗?”

• 白宫幕僚长、退役海军陆战队将军凯利经常向同事发泄对总统的不满,说总统“精神有毛病”,是“白痴”、“脑子坏了”。 凯利有一次开会的时候说,“我们这是在疯狂城。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是我做过的最烂的一份工作。”

• “试图说服他任何事都是没有意义的,”凯利在一次会议上哀叹道。“他脑子坏了。”

• 特朗普称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是只“小老鼠”,只会“四处乱窜”。普利巴斯把白宫描述成一个霍布斯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官员们喜欢背后互相捅刀。“当你把一条蛇、一只老鼠、一只猎鹰、一只兔子、一头鲨鱼和一头海豹放进一个没有围墙的动物园,事情开始变得血腥,令人厌恶,”普利巴斯说,特朗普最终撤了他的职,把他扔在了被雨水打湿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停机坪上。

• 特朗普总统前律师约翰·多德( John Dowd )认为总统不应接受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质询。“不要作证,”多德告诉总统。“要不就得进监牢。”去年 1 月,多德在白宫举行了一次演习,用戏剧化的方式模拟特朗普与穆勒会谈时可能面临的压力。总统一再结结巴巴、自相矛盾、满口谎言,最后愤怒地爆发。“这件事是一场该死的恶作剧,”特朗普宣称。“我也不想作证的。”

• 多德递给特朗普一封给穆勒的信,信中强调了总统终止调查的权力。特朗普很喜欢。第二天,满怀欣喜的特朗普打电话给多德。“我昨夜睡得像块石头,”总统说。“我喜欢那封信。”

• 多德告诉穆勒,总统新上任不久,工作繁忙,没时间接受问询。穆勒回答说,“我对这一点非常敏感。我将尽力而为。”不过,穆勒有一次对多德说,他可能得到大陪审团的传票。穆勒据称对多德说,“我不是在试图威胁你们。我只是在考虑这里面的各种可能性。”在与穆勒的一次见面中,多德为了明确表示自己对特朗普可能犯伪证罪有多担心,请来了特朗普的另一名律师杰伊·塞库洛( Jay Sekulow )来重现 1 月份与特朗普进行的那次演习。

 总统对重大问题缺乏兴趣和了解多次令特朗普的顾问感到震惊。2017 年 7 月在五角大楼举行的一次会议,在他周围的人试图阐明阿富汗战争的目的时,特朗普发牢骚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开始打赢几仗?我们看到的都是这些图表。我们什么时候能打赢几仗?你们为什么总给我讲这些东西?”特朗普攻击了在场的将军和内阁成员,令时任美国国务卿的雷克斯·W·蒂勒森( Rex W. Tillerson )怒不可遏。据称,蒂勒森在特朗普离开后说,他是个“白痴”,还用了一个脏字。

• “似乎很明显,总统的许多高级顾问们,尤其是国家安全领域的顾问们,都极其担心他的古怪性格、他的相对无知、他的不愿学习,以及在他们看来很危险的看法,”总结写道。 

• 当科恩因特朗普在 2017 年 8 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白人民族主义者游行后所做的评论时而辞职时,特朗普对他表示轻蔑,但劝他留下来。凯利随后将科恩拉到一边,对科恩的待遇表示惊讶。“这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自我控制,”凯利说。“换了我的话,我会拿起这封辞职信,往他的屁眼里塞六次。”

  《恐惧》引发了特朗普的恐惧。

  在完成手稿之后,特朗普打电话给伍德沃德,因为没能和他说话而表示遗憾,并说这都怪助手没有告诉他相关事宜。伍德沃德告诉特朗普,他在很多白宫官员下班后采访了他们,并收集了大量文件:

  • 伍德沃德:

这是对这个世界、这个政府和你的严厉审视。

  • 特朗普:

好吧,那我猜这意味着它会是一本负面的书了。

  在新书内容泄露给记者后,白宫发飙了:

  • 特朗普:

这只是又一本烂书而已。伍德沃德有许多可信性问题。

  • 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

书中除了编造的故事,什么都没有。

  • 特朗普指责伍德沃德捏造了马蒂斯和凯利的引语,犯下“欺骗公众”的罪。在一则推文中,他暗示伍德沃德是一名民主党特工,选择在中期选举前出版本书来在政治上伤害总统。

  谁是“深喉”?

  谁是特朗普的“深喉”?除非特朗普能从内部成功破案,否则这个谜底或许很多年后才会被揭晓。     

  笔者大胆推测,可能性最大的“深喉”是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 Jeff Sessions ),理由是:

  • 此人的级别应该很高,否则不会有机会听到如此多的高级别官员的私下“吐槽”。

  • 此人应特别“痛恨”特朗普,而塞申斯曾多次被特朗普公开羞辱——“士可杀不可辱”,估计没文化的特朗普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被特朗普骂过的人不少,但被多次“公开羞辱”的首推塞申斯。 

  2017 年 7 月,特朗普说:

塞申斯不应该回避“通俄门”调查。如果他打算回避,接受这个职位前就应该告诉我,我好选择其他人。

  2018 年 8 月,特朗普推文指责: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司法部部长塞申斯应该立即停止这场被人操控的政治迫害,不能让美国的声誉继续被玷污。

  塞申斯是特朗普最早的政治支持者之一,但特朗普嘲笑对方“智障”,是“愚蠢的南方人”,模仿他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的口音,取笑他吞吞吐吐的回答。

  • 冒险的机会成本不大:特朗普已经多次被传出要“开除”塞申斯。索性,破罐子破摔!  

  • 此人的工作性质富有正义感,而司法部长最能体现这个特点。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谢文斗 谢文斗

    是一桩意味深长的事。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