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 .梦 .女人4
    2018年01月27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男人 .梦 .女人4

               李 峰

              

女人终于成功“卸货”,男人在一旁寸步不离。

事先商量妥的,男人对女人维持小宝贝的昵称不变,未来要与之见面的,无论小子或丫头,一律叫小小宝贝,绝对不能乱套。
“小小宝贝长得像你,有朝一日嫁个好老公。”
“这么说你不够好呗。”女人逮住男人言辞的“漏洞”。
“后浪推前浪,自然规律,将来的女婿一定稍稍比我强。”
男人迅速地“补漏”,“你这算发扬谦虚的美德还是转弯抹角的抬高身价?”女人问男人,“小宝贝,你怎么理解皆可。”男人赐予女人极大的想象空间。
“我认为包括男人女人在内,必须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女人抛出其观点,“这个我基本认可,该高则高,该低则低,别轻易混淆了,不过我问你,做梦属于哪一类调门,明明是被动做的呀。”男人的问话极其刁钻。
“梦看似被动做的,提醒你千万莫忘夜有所梦的前一句。”未出月子的女人挺会“整事”,试图纠正一孕傻三年的说法。
男人这会儿觉得不便顺同一话题聊下去,梦的“属性”暂且放一边,晓得关于解梦的书常温习乃硬道理。
“国家已经允许生二胎,等过一年,咱俩再要一个,最好跟我一样,带把的。”男人轻声对女人说,“那得劳驾我老人家再大一次肚子,这样,你那天正式求求我。”女人“掌权”,岂肯“放过”男人。“搞得像求婚那样吗? ”男人问道,“你说呢。”女人不正面作答。

男人呀男人,女人都等于变相答应你的要求了,你走走形式而已,至于同求婚可否有一比,你掂量着办,深度的默契靠一点一滴的日积月累。

女人出了月子,身材正有条不紊的开始恢复,回想男人那天向她单膝跪地“求子”的场面,惬意万分,“这家伙说到做到,二一回向我单膝跪地,冲他的举动,身材大不了到时候一块恢复,添个带把的正好儿女双全,岂不美哉;一旦再添个小棉袄,不信他有所失落,他不封建的。”女人细致盘算,并扫一眼身旁熟睡的“小棉袄”,“当你具备了性别的意识,假如当上了姐姐,对待小弟弟或小妹妹可得好呦。”女人往长远了合计。

男人舍得跪,女人便舍得生。

男人养精蓄锐……
“仅须喝下这杯水,男人就可以变成女人。”有人在搭讪男人,随话音一落,观察男人脸上的表情。
“我不变,我不喝。”男人表态,几乎面无表情,“依你的自然条件,不变可惜了。”
“全愿意做女人,全不愿意做男人,世界将不成样子。”男人不卑不亢的回应,“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不客气了,不但动口,而且动起手来,你不喝,好办,我强灌你,男人无还手之力,没搞清楚谁灌的,甚至是什么性别的人,反正水“喝”进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不情愿地变了,女性化的痕迹特别明显,男性化的标识一扫而光,各式各样的裙子名正言顺的穿在身,讲起话来娇滴滴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
这些远远不够,居然很快拥有六甲之身,一个月、两个月……七个月,“身”不由己,衣裙一概大码的,否则盖不住越来越像小山一般的腹部,“俺连男朋友都没有,身子重得莫名其妙。”“她”边挪动蹒跚的脚步边寻思,相同的念头何止始于眼下,“她”无力改变现状,唯有任其发展,“好家伙,肚子这么大,通过比较,做男人好? 做女人好?”突然有人冲“她”言道,相当耳熟。
但见“她”顷刻间使出浑身力气扑向来人,说:“还我男儿身,我不当大肚婆。”“不识抬举的主。”来人躲开“她”,且丢下上述话,然后竟然消失了,“她”险些动了胎气,“仇人”来无踪去无影,“说我不识抬举,笑话、笑话、笑话。”大吼三声的“她”醒了,原来是做了个梦,一场虚惊,“她”“变回”了他。

男人的怪梦如实向女人述说,一则没什么难言之处,二则尽可能不遗漏掉每一细节。
“瞧你神态飞扬的,暴露了你的本质,口口声声不情愿当我们女人,纯粹口不对心。”
“谈不上情不情愿、口不对心什么的,我是完完全全按照故事讲的,神采飞扬,不对吗? 唉,帮我分析分析。”说着说着,男人求助女人,“你手头有解梦的书,不能白买。”
“我想参考参考你的见解,我的小宝贝。”男人的遇事认真曾令女人以为值得托付一生,这当口倒特生厌?
“容我思考思考。”女人慢条斯理的话足矣令男人满意,心说:有门!
转眼超过二十四小时,天知晓是否抓紧所有空闲,全力以赴的进行思考,男人不急,没准就那么顺嘴一问,根本不指望女人给出什么答案,给出了,接近意外收获的感觉?
“你变女人是天意,难违的天意,那个你不知是男是女的人是老天爷的化身。”女人公布思考的结果,“简洁不失哲理,等你生完二胎,攒够钱,我去变性。”男人的语气平稳,半似调侃半似顺应天意。
女人肿么啦? 好似乐意男人“切换”成与自己同一性别,莫非料想俩人做夫妻早晚腻歪,不妨改做姐妹,追求新鲜、刺激。
男人肿么啦? 万一女人假借天意试探你,你毫无防备,抓你抓个正着? 不怕被抓?你也晓得我平时擅长过过嘴瘾,看出来没?
女人没肿么,即使端出天意,人定胜天,听没听说过;男人没肿么,句句说未必句句做,分啥事啥场合。
过了一年,女人又大肚,“没有我办不成的事。”男人的牛皮吹上天,“忘了跪地下求我的一幕。”女人说则说到点子上,“没忘,那不恰恰证明我有多牛。”使男人无语,忒难。

“按你的逻辑,下跪的都是牛人,尤其长跪不起的。”凭女人的口吻可否在迎合男人,反正男人不在乎,既然过过嘴瘾,目的达到,其它无所谓。
“养胎安胎、优生优育,哪朝哪代不过时……”男人慢慢深入,一套一套的。
“你快成相关方面的专家了,看解梦方面的书,顺便看了有关胎教的书。”

男人多多少少的不高兴了,女人有所洞察,“人说怀了孕的女人爱情绪化,我没情绪化,你反而情绪化。”

男人的确不知由哪天起对“梦”心存忌惮,你言语里面的字眼虽是一带而过,我……

“我情绪化了吗?人有时需要某种程度的情绪化,你没情绪化,是个特例。”

男人说的不痛不痒,完了,避开女人的目光,特殊时期、敏感问题,求大同存小异。

涉及男人、女人,暨性,不用羞于启齿,早过了十八岁,若中间惊现男人“客串”女人的梦,涵盖穿衣打扮、言谈举止、以致生育,但愿能够拉近男人和女人相互的距离。
故事到了这里,笔者不妨插一嘴:世间的女人实在不易,“但凡是人全不易,哪是唯独女人。”反驳我的人见仁见智,却大男子主义的思想一度殃及处在天与地夹层中间的人,确切地说是女人,君不见当代的女性欲挣脱传统观点的束缚,走上自立自强的道路,于是任凭汗水流淌,因此断言女人更难一些,最起码我这么看,何惧同性们拍我的板砖。

男人着力使本身的心理无比强大,男人味爆棚;女人尽量在男人面前温柔妩媚、优雅贤良,女人味十足。
在忽略隐私的情况下,男人不跟女人说,怎么证明重温怪梦的心思不存在,哪怕一星半点。
“小宝贝,告诉你,我正在构思、酝酿一篇文章。”

“什么题目?”

当男人报出《男人 梦 女人》的题目,女人连忙说:“那把你身边的三位女人全部写进你的文章。”不提写进你的梦,体贴、细心。
“啊……”
“啊什么?”
“咋出来仨女人?”
“我、大女儿、小女儿。”
“你敢肯定肚里的不带把。”
“肯定,因为在我的肚里,没在你的肚里。”
“哪天借我肚里呆两天,第三天准还你。”
“不借、不借、就不借。”

“那我明抢。”
“你敢,我是重点保护,稀有。”

“你敢情是大熊猫,国宝。”

“我是家宝,你的专属。”

…………
降生在即,是腹中孕育的胎儿,也是题为《男人 梦 女人》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