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 .梦 .女人3
    2017年08月03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男人 .梦 .女人3

               李 峰

              

当男人和女人做了那事,过程当中快乐赛神仙的何止单独某一方,为双方才对劲。由此女人的肚皮日渐“膨胀”,当然非胖了,是什么? 女子本身明白,干了“坏事”的男人亦不糊涂。
这一日,女人对男人说:“你的减肥效果挺显著,可是重量级的换成我。”调侃的味道浓烈。
男人立即回应道:“宝贝,你在完成一项光荣而神圣的任务,令人讨厌的重量级不过是暂时的,你的美丽是永久的。”
“亲爱的,我当局者迷,你旁观者清,所以问你,你必须如实告诉我,是不是我坐下不起来的时候不显肚子,一旦起身站起来立马显得肚子特别特别的大。”   女人说完,果真两种姿势交替反复N遍,直瞅得男人有些目眩。
“拜托你消停一会儿,好吗? 即便你不累的慌,我可迷糊。”男人不得不说,女人于是不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改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男人,“眼下的你含情脉脉,和想当年初吻你之时的神态简直一模一样。”男人说,分明被陶醉。

“男人、女人,相互离不开,对否? ”管它这句是男人问女人,或者调过来,女人问男人,反正有人在问。男人所解读的究竟同女人所解读的存不存在差异,若存在,十分正常,大气的也许是男人,小资的也许是女人,哪种解读比较偏重理性?
“世界上的女人也好、男人也罢,都是你们女人生的,不愧伟大的性别。”
“羡慕我们吧? ”
“嗯!”
“唠起羡慕,是彼此的,我羡慕你的地方,你猜得到。”
“你羡慕我终于瘦身成功,对不对?”

当特殊阶段的女人见不着男人的啤酒肚,嘴里表达出的羡慕难道会往嫉妒,甚至恨上发展,羡慕、嫉妒,以致于恨,三者的界限何在? 为啥偏偏叫女人那个,如果男人具备那个的功能……大胆的构想? 为何老公是男人,我是女人,是啊!老公怎么能是女人,我的性取向? 我是男人? 证明男人真正能够那个? 人嘛!非男即女,不男不女? 第三性? 无非从心理层面算不折不扣的变态,从生理层面属于特别罕见的畸形。

“你雌雄同体该有多妙!”“啊……你说什么? 我? 雌雄同体?”针对女人突如其来的异想天开,男人边说边显露诧异的表情。

“没错,好体会一下那个的滋味,今生无憾。”

“那个是哪个,你神神叨叨的。”

“就那个呗,爱懂不懂。”

女人佯装生气,由此局面僵持住? 不再好好地玩耍?

顷刻间假如地上掉根针,听得清清楚楚,男人、女人均无语,似乎暗地里较量做哑巴的本事。

趁俩人一律不言不语,足够默契,不妨插入回忆。什么? 可比广告般的无聊,先别急于下结论,我还没插。

我巴望你插,我格外憧憬!

讨厌!讨厌!实在讨厌!相当讨厌!小黄人!

“耕田的力工谓之男,挨累的命,都说女人命苦,男人其实同样命苦。NO!女人的命一点不苦,男人挣钱女人花,美事!”男人突发灵感,进而吐露心声的话塞满女人的耳膜。

“妩媚、婀娜、娇嫩,数不胜数带女子边的字组合的词语,衬托令人遐想的美感,女加子念好,男加子,不叫字。”大玩文字游戏的女人顿时骄傲满格。

男人又说:“哪天我的小弟弟吓跑你的大姨妈,休怪我呦!”女人又说:“你敢!我的大姨妈可不一般,你的小弟弟得退避三舍,绝对没那么厉害!”

沉默的当口,男人忆起同女人昔日一段有趣的对话,结合现状,险些笑出动静,“小样的,你仅仅嘴硬而已!”男人心底的独白,并从回忆里退出。

“刚才那阵儿合计什么? ”一片寂静靠女人打破,那个是哪个,装没装,姑且糊涂神迈进糊涂庙,岔过去,朦朦胧胧的,合适。

“就那一会儿,能合计什么。”男人不“老实”,没实话实说,“瞒我,是吧? 没准一合计到时不时欺负我的片段,浑身上下的爽!”“我啥时欺负过你,至少是共赢,互利互惠!”男人振振有词。

“傻样,得便宜卖乖!”

“得便宜? 卖乖? 说的绝!讲的棒!今晚我继续占你的便宜,你继续卖你的乖,我百看不厌,不对,数字应该进位了,是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男人仍然一套一套的。

说归说,男人怎不晓得到哪站办哪站的事,女人谈不上虚惊一场,紧张得不得了,了解男人有时愿意过过嘴瘾。

没必要躲藏,男人雷声大雨点小,女人光笑,等男人下面的话,“暂且欺负不了你,大不了我自己欺负自己,献一把身。”

女人理解男人说的“献身”的含义,“那样等于伤害你的身体。”“知道,我偶尔,不常做,放心,没事,有科学依据。”“你把握尺度,我俩的好日子长着呢。”女人意味深长,男人无比欣慰。

当女人将各式各样的裙子堆满床,包括连衣裙、一步裙、牛仔裙、百褶裙,长的、短的,应有尽有,男人疑惑,“你这什么意思?”但听女人回答:“这些我现在上不了身,可惜。”不及男人说话,女人顿觉眼前一亮,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男人一番,“你的眼神特怪异,我发毛。”男人这回彻彻底底的没撒谎。

“毛什么,你说过我是母老虎,你是公老虎,公老虎从来不怕母老虎。”女人揭男人的底。

过了一小会儿,早已打上女性烙印的几件裙装居然穿在了男人的身上,望见“人妖”尽在眼前,女人问:“满不满足?高不高兴?”“是你逼我穿的,哪是我主动穿的,性质不同。”男人答非所问。

女人不在乎男人的“耳背”以及认准自身“无辜”,且自有不正面回答的妙处,而让堂堂正正的纯爷们为此吐口说满足、说高兴,好难为情,索性依旧朦朦胧胧的,刚好合适。

男人脱下最后一件“妖物”,说:“有了这一出,保不齐半夜做噩梦。”“做的肯定是美梦,有的男人做梦想成为女人。”女人好像说半句留半句,余下的半句大概是:你没做梦,成了,极其成功的女士装扮,你还不手舞足蹈、欢天喜地。

“你收好,待你身材迅速恢复过来,照样能穿,照样靓丽。”男人将话题切换的自然,不觉别别妞妞,“我检查检查,看一看你那不安分的小弟弟流没流口水,脏了我的裙子。”女人欲“勘察”男人的“犯罪记录”。

“经我一丝不苟的检验,你的小弟弟安分守己。”
“可不嘛,咱要美就美在心里边,流什么口水。”
男人无意说漏?
“唉,你说是提供原材料一方的相对重要,还是最终生产出产品的一方重要。”
女人转而提出貌似比较专业的问题,男人不假思索地说:“没研究过,与我从事的行业相距甚远,另外,你咋想起来问我这个,莫名其妙。”
对于女人的隐语,男人不大像虽准确拆解却故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真不解“妻”意?当之无愧的表演天才? 随它去。
“当我没问你,下面我问你第二个问题,如果女人闯进男人的梦境,如何解释?”

“改我问你,是如果男人闯进女人的梦境,如何解释?”

“你不答我问你的,反倒由我问你的派生出你问我的。”

问了你,你不见得非答不可,之于男人,之于女人,同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男女之间有梦维系,男版、女版,大不同?

男人那点事,女人那点事,男女那点事,点破无毒,不点破或许更加唯美。

这时感谢梦的及时出现……

“猜你梦见自己更改了性别,上身那什么,下身那什么,走起路来那什么,心里感觉那什么。”

“猜的不准,乱猜、瞎猜。啥呀?一连串那什么。”

谁先说的,谁后说的,一目了然?

男人做梦?做女人的梦?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