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总统怎么跑了?!

近期,抗议在智利、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南美安第斯国家扩散。11月10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宣布辞职。随后,副总统利内拉、参众两院议长、最高选举法庭庭长,以及三名部长、数名议员和州长等政府高官集体辞职。
莫拉莱斯担任玻利维亚总统近14年,也是拉美地区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统之一,为何在10月20日总统大选出现选举舞弊的三周后,就黯然辞职并流亡?
01

总统寻求第四任期

玻利维亚国土夹在智利、秘鲁、巴西、巴拉圭、阿根廷五国之间,一向并不显山露水,也很少受到美国关注。因此,这次“变天”纯属内因使然。
10月20日总统大选的投票存在“明显操纵”,计票一度中断了24小时。最高选举法庭在25日公布的选举结果是:莫拉莱斯得票率47.01%,反对派领袖梅萨得票率36.51%,两人得票率相差10.5%。
恰好,根据玻利维亚2009年宪法第166条第1款,总统候选人得票率要超过50%,或者排名第一的候选人得票率超过40%且与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存在10%以上的得票率差距,才被视为当选。
在选举结果的公正性被质疑后,首都拉巴斯以及圣克鲁斯、苏克雷、科恰班巴等大城市都爆发了抗议和罢工,要求第三任期将满的总统辞职下台。

选举是竞争性威权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用以评估公民的政治态度。莫拉莱斯无视2016年全民公投所表达的民众意愿,毅然参加了2019年第四次总统大选,而且采取不公正选举方式获胜,激起了选民的强烈反对。
在总统制或半总统制民主国家,宪法有明确的公职竞选任期限制。莫拉莱斯是玻利维亚1982年开放选举后,第一位印第安原住民出身的总统。他于2006年年初上台后,削弱司法机构并打击反对派,又在任期未满的2009年进行修宪。
虽然修改后的2009年宪法保留了限制总统任期的条款(规定总统任期5年,可连任一次),但莫拉莱斯在2009年连任后,又在2014年第三次任总统。之后,他不满宪法的任职限制,开始寻求第四任期,意图成为终身总统。
莫拉莱斯寻求第四任期存在以下原因:首先,天然气和各类矿产出口所带来的经济繁荣,创出了2006—2018年GDP年均4.9%的增长率、可观的税收收入,以及原住民的脱贫(全国贫困率从2006年的38%降到了2018年15%),当局寄望于经济繁荣转化为民众支持。

其次,作为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MAS)领袖,党内尚未培养莫拉莱斯的接班人,再加上莫拉莱斯在党内个人化领导的负面影响,如果他不寻求第四任期,意味着在下次总统大选中玻利维亚会出现政党轮替。
最后,莫拉莱斯政权已实现对司法机构、立法机构和中央选举委员会的俘获。莫拉莱斯在司法、选举机构大量安插人马,执政党控制着国会参众两院,降低了总统寻求第四任期的门槛。
不过,莫拉莱斯寻求第四任期的努力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进行全民公投取消总统任职期限遭挫,2017年莫拉莱斯转而通过宪法法院废除总统任职期限。但没想到,通过宪法法院获取第四任期竞选资格,却成了他权力衰落的起点。
02

辞职避难是唯一选择

2005—2015年是玻利维亚大宗商品出口的繁荣时期。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出口形势逆转,债务飙升,占GDP37%,是2014年的2倍。外汇储备也下降,2年内减少了60亿美元。
此外,莫拉莱斯还被传出了腐败、滥用职权等负面问题,比如涉嫌为前女友任职的外企谋利。
1982年玻利维亚结束军人政权后,莫拉莱斯已经是第三位迫于抗议压力而下台的总统。

△墨西哥外长埃布拉德在机场迎接来接受政治庇护的莫拉莱斯
2000年玻利维亚对科恰班巴国有自来水公司进行私有化,引发了科恰班巴民众的抗议,外界称为“科恰班巴水战争”。当时的莫拉莱斯,领导原住民参加了抗议,最终导致时任总统乌戈·班塞尔辞职。
2003年贡萨洛·桑切斯·德洛萨达政府进行财政预算紧缩并上调工资税,也引发了民众抗议,最终导致德洛萨达总统辞职。
其实,2000年后两位总统在抗议压力下辞职,原因之一都是军队与警察的分歧。
威权领袖待在位置上,需要强力部门精英的忠诚和支持。像苏丹的巴希尔、土库曼斯坦的尼亚佐夫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卡西莫夫等,都相当依赖强力部门的忠诚。
至于玻利维亚,在10月21日至11月10日持续三周的抗议之下,军队和警察高层不再支持总统,武装部队总司令卡里曼和警察总长马里斯卡尔公开呼吁莫拉莱斯辞职,是威权政府倒台的核心原因。
玻利维亚军队经历过1964—1982年军人威权时期的政治化,之后已经不再是一支政治化的军队。

而且,玻利维亚军队内部是多种族结构,军队中高级军官由欧洲混血后裔构成,基层军官和士兵由印第安原住民构成。莫拉莱斯上台后,打破了欧洲混血后裔垄断中高级军官的局面,晋升了印第安原住民军官,以此获得被提拔军官的支持。
不过,莫拉莱斯为了防范军队精英的反弹,每年对军队高层进行例行性轮换,此举减损了军官团在莫拉莱斯面对危机时继续提供支持的意愿。
另外,玻利维亚军队2000年、2003年两次介入抗议均未取得成功,2003年那次尤其损害了军队在民众心中的形象,致使军队对介入抗议采取审慎态度。
玻利维亚警察的工资一直低于军队,工作条件差,警察与军队对抗议的态度一直存在分歧。2000年、2003年两次抗议,警察都消极应对,且与军队对立。2012年、2014年,玻利维亚警察还两次抗议低薪收入,要求军警收入持平、改善工作条件。
莫拉莱斯在担任总统的14年内,一直未实质改善警察待遇。在民众抗议他纵容选举舞弊时,一些警察也加入抗议,至少有3个地方的警署倒戈。

总之,莫拉莱斯对军队高层的轮替、警察待遇与军队的差别,导致军警高层采取中立态度,不再支持莫拉莱斯。
因为明显的选举舞弊、经济繁荣不再,作为莫拉莱斯政治基础的玻利维亚工人联合会,也不再支持他。

而国际组织作为第三方对选举结果的质疑,成为迫使莫拉莱斯辞职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应对反选举舞弊抗议,作为权宜之计,莫拉莱斯求助于美洲国家组织(OAS)对10月20日的计票结果进行审核。不料,11月10日美洲国家组织发布的审核报告不利于莫拉莱斯,并建议玻利维亚重新举行总统大选。
至此,莫拉莱斯在国内外都陷入孤立,辞职避难是唯一选择。他于11月12日飞抵墨西哥。这位前强人表示,墨西哥提供政治庇护救了他的命。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