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在秦城监狱被虐待
    2017年01月24日  分类 文史   阅读 44,771   博主 卧底

[转载]王洪文在秦城监狱生活(图)邱会作回忆狱友王洪文
《邱会作回忆录》由香港由新世纪出版社出版。在回忆录中,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邱会作披露:王洪文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邱会作回忆录》,页866,以下页数均指《邱会作回忆录》)
1981年,“两案”(“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宣判后,秦城监狱允许被称为“林彪死党”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与王洪文生活在一起,他们之间相互交流了一些极为重要的信息。王洪文就是在这期间向邱透露了他所遭受的酷刑虐待。
初见王洪文时,邱会作发现王的身体极差,当问及原因时,王洪文说他被关押第一天起就戴着重刑具,它会自动地紧固,要是挣扎,它就会逐渐加紧,像念紧箍咒一样,如果用劲挣扎就会把人摔倒在地上。王带上刑具后就没有卸过,晚上睡觉也要带着。
最早,王被关在人大会堂地下室,那里装了“电响器”,每隔几十分钟就会突然响一次,发出的声音让人感到钻心的难受,对人的神经刺激,让人亢奋,无法抑制。
有一次王洪文喝开水,水还没有进口就睡着了,突然响声震醒了他,开水还是烫的,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
王洪文说,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饿得全身发软、连头都抬不起来。到了公审之前,才给他吃得饱一点,但吃得很差,人都浮肿了。”(页865-866)
“到了监狱之后,是每两小时‘查房’一次。他们查房每次都要同我说话,即使睡着了也要叫醒,从不例外”王洪文说。(页931)
关于提审,王洪文说,对他审问时“电响器”暂停一会儿。王洪文说他渴望睡觉,受审时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或是困得不会说话了。(页866)
王洪文说:“为了要什么材料,对我搞车轮战术是常事。有时说着话就睡了,他们曾经几次给我注射过针药。只要注射了那种药,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得特别痛苦。我坚决拒绝打针,他们就强给我注射。后来的交换条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针了。”(页931)王洪文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页866)
有一天“放风”,王洪文最后一个出来,刚走了没几步,人就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邱会作等人刚要去扶他,监管员阻止说动了他就很危险,只有让他自己慢慢缓过来才成。“过了两三分钟,王洪文才慢慢侧过身来,鼻子磕出血,半个脸都是灰土。王洪文见我们几个坐在那里,只是一丝苦笑。”(页931)
邱会作、王洪文有关资料
据有关资料,邱会作曾任中共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中央政治局委员。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和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一起,被定为“林彪反党集团”主要成员。邱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2002年7月18日89岁时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
王洪文,曾在上海国棉十七厂当工人,在文革中在上海靠造反起家。1969年当选中共中央委员,1973年进入中共政治局,并晋升为中共中央副主席。1976年10月毛泽东去世后不足一个月,叶剑英联合华国锋、汪东兴,逮捕了王洪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将之定为“四人帮”。王于1981年被判处无期徒刑,1992年8月3日58岁时在北京病亡。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