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金正男死了,下一个一定是他!

朝鲜的政治再起波澜。

据最新报道,2名行凶女子系越南籍特工。警方相信2名女特工为某国所雇用,以展开此次暗杀行动。警方已查明女特工所喷的毒剂,是远比山埃更为剧毒的毒物。

作为金正日的长子。对于崇尚“血统”的朝鲜来说,金正男拥有着最高贵的第三代“白头血统”。

长子的童年

1971年,金正日成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的前一年,金正男出生。金正男的亲姨成蕙兰晚年出版的回忆录中透露,当时他的母亲成蕙琳和金正日同居,而且瞒着爷爷金日成。

这导致金正男的童年很封闭,比如无法以公开的身份到学校就读,在医院看病要避开爷爷的眼线等。在他9岁时被送往瑞士留学,19岁返回平壤。

金正男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并不久。1970年代中期,金正日与舞蹈演员高英姬相爱。几年后,失宠的成蕙琳病倒,多次到海外疗养。

在那段时期,成蕙琳的妹妹成蕙兰到金正日家负责照顾金正男。这位痴迷契科夫小说的女士曾经说,“金正男很热情、敏感,对艺术情有独钟”。

 

1981年8月,在平壤,金正男(前排右一)与父亲金正日、姨妈成蕙琅(后排左一)、表姐、表哥合影。

金正男10岁时,弟弟金正哲出生,又一年后,三弟金正恩出生。

1994年,金日成去世。金正男的世界随之改变,这一年他24岁。

两年后,他的母亲成蕙琳开始在莫斯科定居的生活,陪他度过童年的亲姨成蕙兰也去韩国找她自己的儿女。两个叔叔移居海外。两个弟弟这一时期也都被送到瑞士读书。

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后,金正男开始享有比其他人更多权限,他可以随意出入国境,甚至有日本媒体报道说,看见过金正男出现在日本红灯区。

继承权

有野史称,金正男过去一直深受金正日的宠爱。传说幼时的金正男,曾被金正日带到办公室坐在位子上说:“那儿就是你的席位”。金正男赴瑞士留学时,金正日伤别而泣,每逢儿子生日,还会亲自打国际电话给儿子庆生。

多年的留学生活,让金正男越来越叛逆。2001年,不按牌理出牌的他被曝用多米尼加的假护照非法入境日本,到东京迪士尼乐园游玩,被发现后遭驱逐出境。

联合早报报道称,金正日原本就对长子的叛逆不羁和放荡感到不满,这次事件后更让他改变让长子继位的打算,加上后母希望自己的儿子上位,宫廷内部出现斗争,金正男逐渐失宠。

2003年,朝鲜军方掀起对高英姬(金正恩与金正哲的母亲)的崇拜。国际媒体普遍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金正男的出身无法获得军方的认可。

2004年高英姬病逝。当时金正哲与金正恩只有20岁出头。

韩国国防研究院朝鲜研究室长车斗铉曾经接受采访说,“血统对于朝鲜确立继承权问题上很重要,但金正男在朝鲜的继承中并无机会”。虽然三儿子金正恩非常年轻,但他是金正日合法妻子所生。

这一点似乎也在金正男的亲姨成蕙兰处得到侧面印证。在2000年,成蕙兰最先向外界表示金正男无心成为领袖继承人。

香港《南华早报》披露称,至少自2004年起,金正男与妻儿便一直在海外的一栋高档别墅定居,彻底离开朝鲜核心领导层。

金正恩的哥哥金正哲一度也被国际媒体猜测为继承人,但自2008年初一首关于青年大将金正恩的歌曲《脚步》开始在朝鲜流传后,金正哲很快退出竞争舞台。

与弟弟势不两立?

失宠后的金正男一直住在北京和澳门,迪士尼事件后,他表示对政治没有兴趣,一直流放在外。

2010年6月,韩国媒体首次在澳门新濠峰酒店捕捉到金正男的身影。当时他身着牛仔裤、白底黑条纹衬衣,头戴贝雷帽,脚下一双菲拉格慕牌的天蓝色休闲皮鞋,一脸络腮胡子。

而他的弟弟金正恩则刚好相反,在穿着、造型与表情上,都努力向父亲与祖父靠拢。

父亲金正日去世后,金正男开始批评朝鲜的政治,他曾说朝鲜应该实行中国式改革开放,否则无从发展。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2010年日本媒体播出金正男接受采访的画面,金正男在视频中说,“我个人反对三代世袭,但我想应该存在某种内部因素,也只能如此了。”

对于弟弟金正恩,他表示:“弟弟成为接班人是父亲的决定。希望弟弟能够尽力让北边的居民过上滋润的生活。”

金正男到底有没有野心?我认为有。


      别看他平日隐姓埋名,可他的儿子金韩松,在巴黎政治大学读的却是政治与国际研究专业(2+1课程),要知道,法国总统奥朗德、密特朗、希拉克、萨科齐以及13位总理都毕业于该校。


叫儿子学什么不好,偏偏读培养政要的专业,这下麻烦了,金韩松流亡路上也得多加小心了。

金韩松简历:

据韩国《中央日报》2013年5月31日,曾一度被传“失踪”了的金正日长子金

金韩松
金韩松

正男的儿子金韩松参加了其所就读的波斯尼亚国际大学的毕业典礼。波斯尼亚当地媒体报道称,金韩松与其他毕业生一起参加了2013年5月28日在莫斯塔举办的学校活动。此前,波斯尼亚媒体曾报道称,在学校没有看到金韩松,因此传出了“金韩松失踪了”的说法。[1] 

对于父亲金正男一直销声匿迹的问题。金韩松没有披露父亲的近况,只是提到父亲常告诫他忘掉特权背景,想一想挨饿的人民,要对自己已经拥有的感恩。
访谈最后被问到今后的计划,金韩松表示自己完成学业后想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和人道主义活动。梦想回到朝鲜让一切变得更好一点,让人们的生活轻松一些。
当金韩松被问到其特殊身分,他毫不避讳地说起自己对爷爷金正日的印象和期许。

金韩松说:“从未见过爷爷金正日,也没有说过话。媒体固然想了解他,我也很想了解他。我甚至不清楚爷爷是否知道我的存在。所以一直期待爷爷能来找我。我想知道爷爷是怎样的一个人,想了解爷爷个人方面的事情。”

入读巴黎政治学院
金韩松于2013年9月入读巴黎政治学院,修读英文、法律、政治和国际关系等学科,该校发言人已证实此消息。
到2013年18岁的金韩松将进入巴黎政治学院勒阿弗尔分院3年制的亚欧系学习。该院用英语授课,本科毕业后,可以选择继续攻读硕士课程。
金韩松
金韩松

巴黎政治学院被誉为法国社会精英的摇篮,法国70%的政治家、80%的企业管理者,以及几乎所有法语国家的总统、总理都曾是该校的毕业生。前任法国总统萨科奇、希拉克,现任总统奥朗德都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一些外国领导人也曾在这里就读,比如斯里兰卡前总统库马拉通加夫人,伊朗前首相穆罕默德·摩萨台等。

据悉,金家有送子女到国外读书的习惯,但很少被媒体曝出。金韩松的父亲金正男曾留学奥地利,叔叔金正哲与金正恩曾在瑞士留学。金正日的另外一个女儿则曾在巴黎留学。
政治见解
在金韩松的社交网站博客上,他曾参与了一次问卷调查。这项调查的题目就是“你喜欢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金暗示,他愿意选择“民主主义”。
在这一点上,金韩松颇像其父。留学归来后,金正男几度在媒体面前提到,朝鲜要改革走向民主。他的改革派主张,或许是他最后被权力圈“流放”的原因之一。
当金韩松注意到别人就其“民调”说事时,果断地屏蔽了Facebook和Twitter账户,尔后,他还关闭了YouTube账户。人们在他的博客上再也看不到这一政治理想。
金韩松对美联社媒体说,那是个“愚蠢”的东西,你们不要过分解读。
这位前校长评价说:“金韩松双眼有神,很可爱,也很幽默。据我观察,他的理想是给朝鲜半岛带来变化。他似乎认为,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有必要更好地理解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想法。6年时间他在澳门上学,接触了不同背景的学生,但是每年夏天他都会回到朝鲜,接触当地社会,他对网络和社交网站FaceBook也很熟悉。”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如遇在微信中已停止访问文章,请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即可。苹果手机请直接在本网站浏览查看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