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动内斗何以热传

 

煽动内斗何以热传

──评徐焰有关香港的演讲视频片断

 

郭戍华

近日,在港人因修法引发社会矛盾的背景下,网上热传一段据称是国防大学少将教授徐熖评说香港社会的视频片断。核心论点是:

其一,香港社会基础是中国最坏的地方,比台湾还坏。

其二,香港年轻人闹事,原因是他们的家长坏。

其三,香港人三分之一是港英时代居民及后代,只是傲气,还不是最坏;三分之一是建国时逃到香港的,这部分人最坏;还有三分之一是三年困难和文革期间偷渡去的,对共产党也不会有好印象。

最后,徐焰认为,香港人之所以坏,是因为缺少爱国主义教育,至今还在用英国教材搞教育。回归后一个大教训就是一切都不变,这怎么行?

视频片断中如此公然污蔑部分国民是坏人,公然挑拨族群对立,与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国策明显相悖的违法言论,让人震惊!

 

此视频中提到香港雨伞运动,可以断定发布时间应为2014年之后。

根据网上资料,徐焰拥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出生于1951年。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服役条例》第十四条,关于军队院校、科技单位副军职和正军职军官任职的最高年龄分别为五十八岁和六十岁的规定推测,他发表此演讲视频时,已非现役军官。但他却身着解放军迷彩作训服,俨然以军人的形象示人,且发表如此违背中央一国两制国策、污辱部分国民、破坏人民内部团结、制造社会对立的言论。我们不禁要问徐焰教授:

 

第一,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人民也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香港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作为一个被人民奉养的军人或退役军人,你有什么资格、哪来的胆量,敢把奉养你的人民中的一部分公民判定为坏人?!你这样说有何法律依据?你这种公开对香港人的污蔑,明显违反了《宪法》第三十八条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的规定。

 

第二,只因“三年困难”和文革时期逃港人员对共产党印象不好,就被你视为“坏人”,但印象不好的起因何在?难道不是因为当年执政党犯了严重错误?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三年困难时期”的定性是:“主要由于‘大跃进’和‘反右倾’的错误,加上当时的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我国国民经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发生严重困难,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因为执政党的错误导致人民吃不饱而大量“逃港”,应该反思和道歉的是党和政府,怎么人民倒成了“坏人”?!

对于“文革”,上述《决议》指出:“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因躲避内乱中被迫害而逃港的人民群众,不仅没得到徐焰将军的同情,反倒成了“坏人”!如此颠倒黑白的逻辑,公正何在?

 

第三,视频中你判定香港人“最坏”的方法是毛泽东在大革命时期提出的阶级分析,而依据就是建国后到文革以阶级斗争为纲时期的社会旧怨。这种用党已明确否定的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路线研判今日中国社会,明显与改革开放后党确立的以经济建没为中心、建设和谐社会的政治路线相悖。

阶级是社会客观存在,阶级之间的矛盾乃至斗争也不可避免。尤其是在追求民族独立和解放的革命运动时期,提倡阶级分析当然有其合理性与必要性。但在国家处于和平建设的绝大多数正常状态下,任何明智的执政者,都会以缓解阶级矛盾、避免族群冲突、维持社会和谐为执政目标,以有利于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有利于人民团结和国家稳定。中共建政后前三十年最大的教训,恐怕就是没有实现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型,仍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正是基于这一教训,才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政治路线的转变,才有了改革开放。

作为军队高级将领,徐焰先生肯定是中共党员。你发表与党的政治路线明显相悖的言论,不是严重错误吗?

 

第四,对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政策,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上升为所有中国人必须遵守的法律。

其中第五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其中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础上,自行制定有关教育的发展和改进的政策,包括教育体制和管理、教学语言、经费分配、考试制度、学位制度和承认学历等政策”。

其中第二十二条规定:“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

那么请问徐焰少将,你所谓香港教育是殖民教育必须改变的言论,是不是干预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是不是宣扬要放弃“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法律规定?是不是公然的违法言论?

 

徐焰少将作为退役军人,如果仅仅是在私下场合表达其个人观点,仍可视为言论自由范畴,不必深究。但事实上,他不仅身着军服,以国防大学教授、少将的身份出场,摆出一副代表党和政府官方立场的姿态,并未声明他的言论只是个人观点;更严重的是,徐焰还透露他曾参予驻港部队内部对港情况分析会,并将分析内容在演讲中公开。请问徐将军,你这样做获得上级授权了吗?这是否涉嫌泄露国家军事机密?

 

近些年,一些与军队有关人员乃至现役军人,经常在网上或其他公众场合发表各种涉及政治、经济、社会、外交等方面的言论,其中不乏与党和政府政策相悖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偏激观点。目的当然是为吸引公众眼球,炒作自已。这种现象很不正常。

军人是国家公务人员,军队是最严格的纪律组织。军人的行动,包括以军人身份发表言论,无疑必须获得上级命令与授权,岂可擅自胡作非为、胡言乱语?

 

更可怕的是,类似徐将军这种以阶级斗争为纲,将部分国民树为敌对势力,主张开展新的国内阶级斗争的偏激言论,竟能在网上受到追捧,引起相当一部分社会利益受损民众的共鸣,只能说明两个问题。

一是内斗思维仍然存在。

中国人强烈的斗争意识,尤其是内斗传统,首先是由几千年专制社会遗留的。在那样一个人分等级,不做主子即为奴仆的社会,争夺生存资源和权力地位的争斗异常激烈血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统治者制造挑动臣民互斗,以便从中渔利也成为最有效的帝王权术;而全社会流行的就是阴谋诡计、尔虞我诈、成王败寇的厚黑文化。

近现代以来,为了应对外部文明的冲击,中国人在诸多西方思潮中,最终选择了激进的马列阶级斗争学说,因为这个学说中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和实现理想的斗争专政手段,恰与中国传统社会中大同世界的美好梦幻及天无二日的残酷现实形成的文化基因,产生强烈共振,可以有效发动革命力量。

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进步,以及由其决定的社会文明进程,人类社会的主流,从二战后已经开始逐渐摆脱了为争夺生存资源和市场空间而你死我话的帝国与殖民时代,科技创新拓展、需求深度开掘,使空间与资源争夺导致的战争冲突日益失去意义。然而可悲的是,由于种种内部原因,中国人的思维观念,大多数仍然停滞在旧时代,虽然口头上也宣称要合作共赢,要建立命运共同体,但头脑里充满的依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心里暗想的还是“敌对势力,忘我之心不死”。至于对内,更是不容异议,凡是不同声音不同诉求,就归于必须消灭的敌人之属!

 

二是现实社会形成可怕的内斗土壤。

近几十年来,社会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日益严重,导致社会矛盾尖锐且缺泛疏解机制,无疑强化了内斗意识。尤其是利益受到损害的下层民众,比如长期在城市打工却无法获得市民身份福利,又不可能回归乡村的一、二代农民工及其子女;比如边远山区或资源枯竭城市低收入贫民;比如城镇原中小企业的下岗职工,或低退休金领取者;比如大中小城市依靠小生意养家糊口,却经常面临驱逐与罚没的摊贩游商;……等等。他们面对不断揭出的大量官场腐败大案,面对双轨制下国有单位高薪与翻倍退休待遇,面对垄断行业的超常暴利,却仍号称亏损以蚕食纳税人贡赋的不公,面对权贵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面对高房价、高药价、高学费的沉重压力,极易产生仇权仇富的心理,这为内斗思维的滋生传播提供了现实土壤;因而让那些利用下层民众心理,发表煽动内斗言论以耸人听闻、炒作自已的名利之徒得逞。

 

正因如此,我们在加快社会各领域改革,推进社会公平制度建没,切实解决中低收入民众生活水平相对降低的严重问题的同时,尤须警惕鼓吹内斗和撕裂社会、煽动阶层或族群敌对的言论,譬如徐焰将军这样的演讲。

因为这样的言论,无助于矛盾的缓解,而只会加大社会的冲突对立,危害国家的团结稳定。

 

2019年6月30日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