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与酒
    2019年02月09日  分类 生活   阅读   博主 258li

烟与酒
李 峰

有一天,在街上,烟和酒打了个照面,但见烟迅速地转了大半个身子,“想躲我,是吧!”不难看穿对方的心思,“您是三滴水旁,俺是火字旁,水火岂能相容;您走您的康庄大道,俺走俺的独木小桥,各行方便。”烟开了口,算不算做出回答,就那么回事呗,较起真来没完。
“若是怕我把你灌醉,我还怕你把我点着呢。”酒说的更直白、更进一步,不往点子上靠拢决不罢休,“其一,俺的核心意思懂不,互不干涉,其二,彼此没什么可聊的,尴尬。”“烟老弟,不要这样说,既然巧遇,说明一种缘分在,既然一种缘分在,不妨坐下来,天南海北、那说哪了的侃一通大山,不至于没话可聊,不至于陷入尴尬。”“俺和您就是聊不到一块,俺敢打包票,相信直觉,再则说,喊我老弟。”顿了顿,打量打量你,“先有的谁还不一定。”将话讲完整。
你纠缠我,门都没有?
“不强迫它,一味的强迫,没用,等它想通了,明白了,不迟!”望着烟的背影,酒在想,管它先有的谁,起码摆出一副老大哥的姿态。不计较一时的短长,考虑的长远,彰显成熟。
“酒啊酒,什么德行,臭名远扬的主,休怪我瞧不起你。”
不管咋的,当面也还左一声“您”、右一声“您”,怎料背后……
能不能行。
作为一对,啊……想必有由此吐出舌头的,“有如此的一对吗? 荒唐!真正的一对该是……它俩……”
开什么玩笑。
渐渐的……
不存在转机,打死不信的事。
“我曾经给无数世间的人带去活神仙一般的感觉,爽!酷!妙不可言!我向来是畅销品,别吃饱了骂厨子。”
“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商界名流,有谁愿意丢弃我,回味无穷呦,还好意思对我口诛笔伐,良心何在。”
各自的所思所想竟然异曲同工?
想没想象过,两者二次巧遇的场景,第一次原封不动的重演?
“烟大哥,一向可好!”老弟变大哥,注没注意到,“我还好,您好!”这一回不做躲闪的架势,反而主动迎上前去,不光“您”字不显牵强,而且表示出十分的友好,“我也还好。”听得出来,话里带话,“您往下说。”“好归好,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请您明示!”“可以……”
话不投机的痕迹显然一扫而光,这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呀!
“有了替你代劳的,好事,或茶或水,谢谢它们,您应该从此活得不很累。要是活得很累,太不值当。”忆起烟的一番话,顿觉浑身上下暖暖的,好似一道阳光照耀。
“咱们保持低调,过往的一切,清零!喜欢我们的,不喜欢我们的,均属正常。改掉身上的坏毛病,做最棒的自我。”被叫大哥,仿佛长了不少岁,这不,刚一说完,酒立马冲烟伸出大拇指。
什么水火不相容,是烟酒不分家,甭管褒义贬义,任性一把。
烟的转变,哪是一日之功,酒的等待,哪是冲动之举。
这下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一对”。
但是……
对啦!同性恋?
讨厌!
采用拟人的写法而已,跟性别不挨边,正如吸烟的有男有女,喝酒的一样。
事实上从那之后,烟与酒的见面遥遥无期,似乎不在同一世界。
“我是我,它是它,没工夫说文解字,干点啥不好,干啥偏要想它。”这是谁的硬气话,天晓得说没说反话。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要保重你自己。”又是谁有可能唱的,没听错,歌声悦耳动听。
时间改变了所有,那些不曾在乎的,简直越来越在乎了?
无非或烟或酒,两个“人”的故事照旧精彩,不乏亮点。
它俩是“人”? 都说过了,拟人。
是受人享用,贴切。
“好东西,累了的时候,吸一口,解乏;困了的时候,吸一口,提神;烦心的时候,吸一口,解压;婚宴上吸一口,祝福新郎新娘长长久久。”
“好刺激,一杯接一杯,不醉不归,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关羽温酒斩华雄,李白斗酒诗百篇,白日放歌须纵酒,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受到好评,分别保持冷静,至于是否客观,夸没夸大,自有公论。
“久违啦!”
“是啊!”
谁打招呼在前,谁回应在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再度见面,非梦中,只不过间隔了数年。“这些年忙些啥?”“忙于……”于是一个对另一个打开话匣子。
当说者发自肺腑,当听者频频点头,难道效果不为最佳。
当然说者和听者少不了迟早迟晚、随其自然的互换。
梦同现实的相似度究竟几成,谁也不挑明,几分神秘的衬托好上加好,“今后,想我就来找我,我没那么难见。”“好的,你我每时每刻争取进步,哪怕一点一滴。”
临别互道珍重,落入俗套能怎样,你创新创新。
我和酒全无意与人类为敌,劝君掌握度,不上瘾,不烂醉,婚礼上抽的是喜烟,庆功宴上喝的是美酒,你我扬眉吐气的那一刻,莫得意忘形,反之,不大顺利,甚至遭受围攻,没什么可怕的。身正不担心影子邪,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借鉴人类的格言,启迪你我。
以上节选烟的日记,脑子清醒、不飘飘然才对劲。
数日过……
“那天说好的……所以……”边说边呈现高高兴兴的状态。
彼此遵守约定,不由相视一笑。
愿它俩擦出更加默契的火花,愿人们非常理性的看待它俩。

作者后话:读者朋友们,首先,敬请琢磨琢磨我从中提炼的哲理,尽可抛开对烟酒二物的好恶;其次,本篇怎敢比肩伊索寓言或安徒生童话,充分表达出想要表达的,便达到目的,同时力争创造自我创作的新高度。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