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娘炮的作家,因称呼抗击疫情的钟南山犯难,借用鲁迅4个字
    2020年02月09日  分类 杂谈   阅读   博主 大山

2019年10月,一位老作家忽然成了“网红”,引起热议。原因是他发表了一篇文章,炮轰“娘炮”,很多人赞赏其军人风骨,敢于对时下的所谓“时尚”开炮,也有一些年轻人不以为然,认为人老了,观念落后,不懂时尚,当时网上争吵很厉害。

这位老作家就是陈先义,长期在《解放军报》工作,是该报文化部原主任,知道他的身份后,人们不由恍然大悟,也只有军人出身的人,才能说得出如此铿锵之语。

近日,老作家深深被敢说敢做逆行武汉的钟南山院士感动了,写了一首诗。这首诗的第一句是:我该怎么称谓您呢?以这句话开头,围绕该怎么称呼钟南山院士这一话题,引出全诗。我们来看看这首诗,有哪些称呼都不适合称谓钟南山。

该怎么称谓您呢?我不愿说您是明星,因为小娘炮小鲜肉们,已经消解了它丰厚的内容。说你是明星,便歪曲了社会对你的尊敬。

不愿称呼钟南山为明星,因为这样,会歪曲社会对钟老的尊重。老作家再一次提到了小娘炮小鲜肉,表达了对他们的不屑。在2019年的那场争议中,陈先义将这种现象是对立面射向我们的炮弹。

我也不愿说你是学者,因为太多太多的学者,大脑已丧失说真话的功能,面对“人传人”的科学断言,有的人语无伦次说话已经模糊不清。学术的良心,被论斤作两,卖给了大腹便便的资本大亨。

那么,就用学者来称呼钟老吧,但是也不行,因为现在不少学者,连真话都不敢说了。这次疫情如此严峻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开始有人不敢说真话,而只有钟老敢于站出来,明白无误地指出“病毒会人传人”,所以,学者这个称呼也不适合。

我也不愿说你是院士,因为用院士的称谓,似乎还描绘不出,你那泾渭分明,揉不进沙子的睿智眼睛。何况有的院士,视论文超越疫情。称你院士,似乎还表达不了,一个八十四岁高龄的老人,那铁骨铮铮的钢铁秉性。

本来,用院士来称呼钟老最为恰当了,但是在陈先义看来,院士表达不了钟老的铁骨铮铮的秉性。这个结论是从对比中得出来的,因为在抗击疫情的关键之期,有的院士在忙着抢发论文。已经对比,这个称呼也不够表达。

你是医生,可我依然不愿这样称谓,因为年轻时,你曾是一名国家运动员,酷爱绿茵场的田径。你是一名敢拼的战士,最喜欢的词汇是冲锋。

那就用医生来称呼吧,钟老自己也经常说,自己就是一个医生,一个为人看病的大夫。是的,他是医生,但是,他还是运动员,还是冲锋的战士,还是不行,这称呼也不行。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鲁迅先生,上个世纪初早已为你定名:那是沉甸甸的四个字,“民族脊梁”——

老作家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鲁迅先生用过的四个字:民族脊梁。是啊,也只有这四个字才能确切表达钟老,他不就是民族脊梁吗?2003年,他冲到“非典”最前线,当可怕的SARS病毒让很多医护人员恐怖时,他一句“把所有的重症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就稳定了军心,鼓舞了士气。

如今,他不让别人去武汉,而自己却义无反顾逆行武汉,以84岁高龄去抗击新冠病毒,只能在飞机上汽车的行进途中稍事休息!

那么,民族脊梁是怎么样的呢?陈先义的诗,从这里开始,对这四个字进行了诠释。

力拔山兮气盖世,天欲坠时南山擎。一盏仙壶济世悬,国有危难立钟鼎。为了我们国家的崛起,为了伟大民族的复兴,你是埋头苦干的战士,你是拼命硬干的先锋,你是为民请命的贤达,你是舍身求法的英雄。你用盈盈的泪水,暖化的何止是武汉人,那是整个中国的百姓。你的眼圈为什么常常发红?因为那饱含着的,是一个老战士,对祖国和人民的无比忠诚。南山不老啊,大树长青。铁肩道义啊,有英雄担承。看如今千军万马战疫魔,战旗指处老“黄忠”。这是一面英雄的旗帜,战旗的后面,是千千万万华夏儿女,无所畏惧的强大阵容。有这样的队伍,有这样的英雄,我们所向披靡,我们无往不胜。

是的,老作家说的这些,无疑都是民族脊梁的表现,不过,我想送四个字给老作家,将这四个字跟鲁迅这四个放到一起,更能准确地为钟老画像,这四个字就是“国士无双”。钟南山,注定是2020年乃至今后的全面信仰:民族脊梁,国士无双!

许多年后,假如有人问我,当年你为社会做过的贡献是什么?我会说:我传播了很多充满人性、良知、散发着正义光芒的文字,我拒绝了与邪恶同污合流。

谢谢各位的打赏,您小小的支持,让我们才能更坚定有力的走下去!感谢大家!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