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有罪:野蛮甚于文革

 

漫画有罪:野蛮甚于文革

 

秋雨殷勤

 

 

2019年7月28日,安徽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公安分局发布警情通报,指某22岁女性张某宁创作并发布“猪头人身”系列“辱华”漫画,有明显“‘精日’反华倾向”,“严重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我民族尊严”,因此于今年5月被抓捕归案,目前已批准逮捕。

 

消息一出,网上大哔。除少数以痛恨和攻击所谓“精日”以为宣泄的无脑者外,大多数网民惊愕之余,均表示难以接受,将之与“文革”或帝制旧时代的文字狱挂钩。

 

首先,不知田家庵公安部门如此做的法律依据何在。

我国文化出版法规确有不得发表传播黄色及违背良俗公秩等艺木创作的规定,但其内容违法于否的认定,有明确程序和权限规定,并不由公安部门判决。

 

至于“伤害民族感情,践踏民族尊严”这样的定性,不仅没有明确的法条依据,更不属于公安工作范围。只有当公民行为确实引起社会违法暴力冲突的事实时,公安部门应该做的只是抓捕暴力犯罪人、维护社会秩序,也不应是判定谁的言论或艺术表达伤害了什么民族感情。因为民族感情并非法律范畴!

 

“精日”、“反华”一类概念,或者是网络俚词,或者是政治用语,都不是法律概念,更非刑事罪名。田家庵公安部门却堂而皇之地将其写入警情通报,将政治与道德评价混入于刑事犯罪,以挑动社会不同认知倾向矛盾,作为渲染嫌疑人行为具有危害的依据,可见该部门的法律水准甚为堪忧,也严重违背了依法治国的根本方向!

 

此事让过来人不免想起“文革”时荒唐的“猫头鹰”黑画事件。可惜因“文革”历史久被有意遮蔽,许多年轻人并不了解。

“文革”末期,上层权斗激烈,“四人帮”一派为围攻总理周恩来,针对他批准发表的一批美术作品,发动了“批黑画”

的运动,其中最著名的是画家黄永玉那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猫头鹰,被朋友画家邵宇举报,定性为“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制度”,受到猛烈批判。

因此,对田家庵漫画入狱事件消息,有跟帖者惊呼“文革又来了”!

但我以为,田家庵之事,其倒退甚于“文革”,这样用“刀把子”解决思想感情问题,其野蛮程度直追帝制时代。

“文革”时期的社会思想禁锢,固然达到人人自危的程度,但一般而言,除了直接呼喊“反动口号”外,对文艺异端也还是作为思想认识范畴的问题,以“大批判”的“群众专政”为主,大多不会釆取定罪入刑的方式。

而今日田家庵公安部门,却法外施刑,公然侵犯公民的宪法权利,将文艺讽刺和批判列入犯罪,理由竟是于法无据的“民族尊严、民族感情”,如此认定不是人治是什么?如此枉法胡为不是倒退是什么?

 

把中国人漫画成猪,并非是安徽姑娘首创。上世纪90年代,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先生就画了一系列“猪八戒”漫画,并公开发表,就是借用猪的形象讽喻中国人的陋习,批判社会不良现象。当时可没有任何人认为华君武“严重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我民族尊严”,华先生更未因此坐牢。今日公安却认定把中国人漫画成猪就伤害了民族感情,践踏了民族尊严,真不知民族感情与尊严二十多年何以就变得如此脆弱。

 

现代文明法治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思想不能入罪。思想之外在形式就是表达,包括言论和各种艺术。因此现代宪法均要保证公民的言论表达自由。而作为维护公民安全与社会秩序的刑法,针对的只是对他人或社会具有实在侵害的犯罪行为结果,而不应是思想及表达;公安部门执法机构,只能严格囿于法条之内行事,无权超越法律,判定公民思想言论表达是否正确。

至于所谓“精日”、“反华”倾向,更属封建帝制时代的诛心之论!

什么叫“诛心”?诛心就是追究思想动机,就是钳制思想。而诛心的标准,必是帝王统治者或执法者的个人好恶。

 

现在学界的共识是,唐宋之后近千年来,特别是明清两代,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进步几乎没有任何贡献,中国社会也停滞不前,最终在经济文化科技军事各个方面,越来越落后于世界,陷入被动挨打境地。其根本原因,就是明清统治者,为了维护皇权家族私利,实施了严酷惨烈的思想禁锢,大兴文字狱,以诛心为准,动辄牵连屠杀上万人。结果当然是人人噤若寒蝉,思想麻木,性格奴化,导致国家进取民族进步失去动力。

 

五十年前的“文革”,之所以让已被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扫荡的思想禁锢再次复燃,除了根深蒂固的旧文化遗毒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少制度约束的领袖人物以个人好恶为准则,企图用统一思想的方式创造所谓革命新人。结果却成全社会的悲剧。

 

今天,面对全球科学技术进步浪潮,全面创新才是保持国家民族先进之本。中央领导也反复强调实施创新战略。要创新,前提就是保证思想的自由与活跃。但为何现实生活中却屡屡发生与此方向相悖的事件呢?

 

此次田家庵漫画入狱事件,我们不太相信公安部门人员不懂法,或缺少基本的法治意识。那为什么他们如此积极地超越法律范围,介入言论表达正确与否的判别,介入“精日”、“民族感情”、“民族尊严”之类社会政治文化事务?恐怕与追逐“政治正确”以求媚上不无关系。

据说中学历史课本,已将“文革”由根据党的正式的严肃的《决议》定义的“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改为所谓“艰辛探索”和“最严重的挫折”。这种定性的改变,是否经过党的新的正式决议?是否只是某些人的个人认识与好恶?是否意味着对“文革”的重新评价与某种肯定?我们不得而知。

但其导向作用却是明显的。在这样大政治背景下,基层部门就有可能为趋附“政治正确”而忽视法治,依法治国往往流于口号。田家庵漫画入狱事件或许就是例证吧。

 

2019年7月31日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