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湾大雁北返、深圳博、植物园、弘法SHI与邓小平?

1 深圳湾与柳荫公园一样的水鸟 2 2016年6月 柳荫苍鹭立柳梢 3 深圳湾北飞的大雁 4 深博照片 天安门广场庆祝粉碎四人帮大游行 5 深博展品 长城286计算机 6 1949年代东江纵队的苏制冲锋枪 7 园博园门口的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 8 深圳仙湖植物园 9 邓小平手植树 10 邓小平手植树

海南游再去深圳,3月8日一早阴天小雨,从海口美兰机场穿云起飞,到深圳上空的云层有如雪山莽莽耀眼壮观,又是穿云降落;深圳阴天,像海口,也像北京的雾霾,幸好空气没有那股油气味——据说PM2·5最多也不超过几十,比北京动辙超200当然好多了。接着连阴天,幸好无雨,毕竟亚热带气候自然条件好,树木浓绿花草盛开,城市小人口少整齐干净,特别是交通拥堵之少之轻,环境质量真让北京无法可比!

深圳湾看北京的苍鹭、高天上人字形大雁北归

(照1 深圳湾看到柳荫公园的水鸟、照2 2016年6月北京柳荫苍鹭立柳梢、照3 深圳湾北飞的大雁)

先到深圳湾,意外地看到海水里站着几只水鸟,跟去年在北京柳荫公园看到的一模一样,就是从那里飞来过冬的吧?……稍倾,见游人纷纷仰望天空,原来高天上有雁阵飞过,在海天飞出个长长的“大”字,慢慢消逝在天际……好富有诗意啊!多少年不见了,在北京更没看到过!

《深圳博物馆》有粉碎四人帮、亲切286电脑、奇怪的苏制冲锋枪

(照4深博照片天安门广场庆祝粉碎四人帮大游行、照5 深博展品长城286计算机、照6 1949年代东江纵队的苏制冲锋枪)

参观《深圳博物馆》,新奇深圳有个庞大的《深圳市民中心》,也是特区一“特”吧?“深博”在它的一端,展览丰富,一览可知深圳城市形成的过往……令我眼前一亮的,有“纷碎四人帮”照片,在“新文革标语”纷现的当下,还摆在那里可能是没被注意到吧?

还有展品“长城286计算机”,现在难得一见了;当年是很精贵的,有的单位会当宝贝样“供”着。想自己接触电脑在1981年,真正用电脑在1987年,就是从286、386、486、586,五笔字形一路走来……还有奇怪的(照6)的冲锋枪,说明词是解放前夕东江纵队的;但分明是苏制冲锋枪,在大学当武装民兵就背过,在中国大量使用是在抗美援朝呀?!

仙湖植物园、弘法shi与邓小平、界线在哪里?

(照7 园博园门口的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照8 深圳仙湖植物园、照9照10 邓小平手植树)

游玩了深圳的《园博园》与《深圳仙湖植物园》,感慨后者已经不能算姓“公”了,因为无论是大门口的宣传还是游人,多是奔园里的《弘法shi》烧香拜佛而去的!

据载, 深圳仙湖植物园始建于1983年,1988年正式对外开放。而弘法shi,始建于1985年,1990年“经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准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对公众开放”——也就是说弘法shi 建立在《仙湖植物园》之后,开放更后了10年。那么,这园与寺的界线在哪里呢?

总之,没有看到哪怕一点点界线,是否违反国家有关政策呢?从弘法shi 下坡,又去看了《邓小平手植树》,在坡下的小湖边,牌子上刻着日期1992·1·22”;才20多年就粗大如许,应当是速生的榕树吧。联想这位老人去没去弘法shi?看寺里有不少某某活动、某某名人来此的宣传,倒是没看到他参观过的记载!

 

京城野泳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