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特大爆炸抢劫银行案始末


案件审理受到空前关注

案犯被带入法庭

受审四名案犯

4月4日晚7时34分,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震惊全国的“1·18”特大持枪爆炸杀人抢劫银行运钞车案,审判长当庭宣判:以犯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张显辉死刑;以犯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张显明死刑;以犯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李彦波死刑;以犯抢劫罪,判处李彦斌死刑。

 

  当审判长问四名罪犯是否上诉,他们都说“不上诉”。记者在现场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当李彦斌最后一个说“不上诉”时,他的兄弟李彦波小声问他:“你为什么不上诉?”李彦斌的表情很坚定说:“不上诉!”

 

  张显辉等人共作案七起,致死五人,重伤四人,轻伤六人,共抢劫331余万元人民币。

 

  至此,除在逃的张显光外,目无国法、作恶多端、手段极其残忍、血债累累的张显辉等犯罪分子,终于等到了正义的宣判。

 

  “1·18”特大持枪爆炸杀人抢劫银行运钞车案全程回顾

 

  2003年1月18日5时45分左右,位于沈阳市大东区北顺城路和东顺城街的交界地带的沈阳市商业银行第一储蓄所遭到爆炸抢劫,197万元现金被抢,银行保卫干事宾华和刘雪森等五人受伤,运钞保安刘伟和一名银行工作人员被当场炸死,司机在下车时,歹徒开枪,子弹射穿眼部致其死亡。

 

  据目击者称,一辆白色运钞车像往常一样停在银行门口,正等待取运营业款时,爆炸突然发生了。随后就是几声枪响,三四人从储蓄所门前的烟雾里窜出来,“其中有一人个子很高,有两个人手提着袋子”,乘一辆红色面包朝南逃去。

 

  1月19日,公安部专家组已经抵达沈阳,指导此案侦破工作。

 

  同日11时许,警方在某街道附近找到了犯罪嫌疑人遗弃的红色松花江面包车、1枚猎枪子弹、3个被抢的运款袋和银行用黑色皮包5个,并调查初步掌握到犯罪分子的身体特征和逃跑方向。

 

  1月21日,沈阳市公安局召开新闻通气会,警方认定:这是一起罕见的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持枪爆炸抢劫案,犯罪分子应为三人以上,至少一人手持猎枪。作案后,乘一辆红色微型松花江牌面包车逃走。沈阳警方悬赏30万元缉拿劫犯。

 

  同时,警方就通过大量证据和技术手段认定,此案与2001年1月10日发生在沈阳市邮政局某储蓄所门前的特大持枪杀人抢劫运钞车案,同为一伙歹徒所为。

 

  在“1·18”恶性爆炸劫钞大案的侦破过程中,沈阳市公安消防支队训练的10条消防搜救犬第一次担任了大范围搜寻任务,这是搜救犬们第一次参加刑事案件的侦破,据悉在全国也是首次。

 

  2月8日凌晨2时左右,在沈阳市新城子虎石台地区的尹家村,警方调集700多名警察严密布控,民警在一所住宅内将正在被窝内熟睡的“1·18”大案的主要嫌疑人张显明当场抓获,使案件出现重大转机。

 

  2月18日晚6时,这起轰动全国的“1·18”特大持枪抢劫爆炸杀人案涉案犯罪嫌疑人张显明、张显辉兄弟俩涉嫌爆炸、抢劫、杀人犯罪,李彦波、李彦彬涉嫌抢劫犯罪被正式批准逮捕。

 

  经突审,张显明供述了将司机张某杀死,抛尸于沈阳北郊农村一处芦苇塘里,作案后将130万元钱和作案枪支藏在沈阳市和平区倍思亲酒店后面一所平房内等线索。警方还在辽宁省辽阳郊区一户居室内的狗窝里缴获部分赃款。

 

  与此同时,另一犯罪嫌疑人张显辉因贩枪案发,当天被上海警方抓获。

 

  警方又连续作战,抓捕小组赶至黑龙江省,于2月9日22时许,在木兰县的一处民房内,将另两名犯罪嫌疑人李彦波、李彦彬抓获。

 

  至此,“1·18”大案成功告破,只有最后1名犯罪嫌疑人张显光在逃。

 

  3月18日,公安机关移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拆。

 

  3月25日,“1·18”爆炸、杀人、抢劫运钞车四疑犯由检察院正式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拆。

 

  4月4日,一审判决。

 

  受害人之一张晶阳家属:想得到公平的赔偿

 

  记者王丹 王慧 房立

 

  在举证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一位穿绿背心的女人一直坐在第一排,很认真的盯着大屏幕,而后移到第三排另两位30岁左右女人旁,神色凝重,眼中还闪着泪光。于是,记者坐到了她旁边,与她攀谈起来。原来,这位女士姓张,是在“1·18大案”中遇害的出租车司机张晶阳的小姨子,而她旁边的正是她的姐姐——张晶阳的妻子。

 

  穿绿背心的张女士拿过记者手中的起诉书仔细的看着关于张晶阳遇害部分的叙述,“这几个没人性的,好好的一个家庭被他们毁了”,这句话张女士很气愤地反复说了几遍。

 

  记者了解到,在张晶阳遇害前,姐姐家的生活全靠他开出租车赚钱维持,上有60多岁的老母亲,下有14岁刚上初一的儿子,而现在,全家失去了支柱,不论是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这几个月来,她姐姐家已经没有了经济来源,完全靠原来的积蓄生活,而孩子上学的费用也是亲戚们一起凑的。

 

  张女士还说:“自从姐夫遇害后,14岁的小外甥每天晚上都不敢自己睡觉,总吵着会做噩梦,他的学习成绩也比以前下滑了很多。我姐姐现在的身体很弱,一想起姐夫遇害时的惨状,心里就‘突突’地慌乱个不停。”

 

  当她们听说“1·18大案”要开庭审理了,全家人都想来听庭,可无奈每家只发了一张票,她和表姐还是因为陪同身体不好的姐姐才得已进来的。当记者问到她们想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时,她很平静地说,她们只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的赔偿,毕竟全家的支柱没有了,母子俩以后的生活应该给予保障。

 

  在采访中,张晶阳的妻子一直没有说话。

 

  “小伟,咱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首席记者谢诗建 记者赵彤 朱云鹏

 

  今报讯 昨天晚上7时40分,记者来到沈阳市金融护卫中心,与这里的民警们谈起了他们的战友刘伟。再提两个半月前,这件令人伤心悲愤的事儿,一名队友缓缓吐出一句话:“小伟,咱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队员小张和遇难的押运经警刘伟是同一批考进金融护卫中心的经警,两人一起训练、一起被分配到工作岗位。“我后来分到机关,他在基层值勤,那天出事儿后,我们中心几乎所有人都回来了,大家知道这事儿,心里都特别恨,恨不得把他们也绑上用炸药崩了”,小张回忆说,“事情过去后,我们去看望另三位受伤的战友,大家对这件事都很坦然。我记得很清楚,当初他们三个说的话‘咱选择这份职业就知道这儿里边的危险性,受伤了,也没什么好怕的,这是咱工作分内的事儿’,现在案子开审了,咱们心里终于舒坦了点儿。”

 

  随后,记者拨通了在山东省潍坊市亲戚家的刘伟父亲,他在电话中说:“四个犯罪分子被判死刑的结果,这个结果给已逝的儿子刘伟一个交待,给沈阳市民一个交待。”

 

  记者也了解到,在“1·18”案中另三位受伤的经警刘雪森、宾华、赵洁,已经基本痊愈,很快就能上岗职勤了。他们将归队加入全市2000多名经警的行列中,继续着金融护卫的工作,继续完成刘伟未了的使命……

 

  家族作案共涉恶河

 

  罪行累累的特大持枪、爆炸、杀人抢劫银行的犯罪分子,原来是由张氏、李氏两家黑龙江籍的亲兄弟成员构成,且两家为姑舅亲。

 

  罪犯张显明,男,37岁,黑龙江省鸡西市人,小学文化,捕前暂住沈阳市新城子区虎石台镇,无业。因流氓罪于1993年12月24日在黑龙江省鸡西市被劳动教养三年(所外执行)。因盗窃罪于1995年9月25日在鸡西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刑期从1994年至2003年10月8日止)。1999年5月19日因患病监外治疗。因涉嫌抢劫罪、爆炸罪、故意杀人罪于2003年2月8日被拘留。

 

  罪犯张显辉,男,28岁,系张显明胞弟,小学文化,捕前因涉嫌抢劫罪、爆炸罪、故意杀人罪于2003年2月9日拘留。

 

  罪犯李彦波,男,29岁,黑龙江省木兰县人,小学文化,捕前住在黑龙江木兰县新民乡新北村,因涉嫌抢劫罪、爆炸罪于2003年2月9日被拘留。

 

  李彦斌,男,26岁,系李彦波胞弟,初中文化,捕前住在黑龙江木兰县新民乡新北村,因涉嫌抢劫罪于2003年2月9日被拘留。

 

  目前,警方已发出通缉令,全力追捕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显光:男,39岁,系张氏三兄弟老大,身高1.72米,长方脸,短发,小眼睛,双眼皮,嘴吊角,鼻子上有一约一厘米长的旧疤痕,此人爱到洗浴中心洗浴按摩,警方悬赏5万元缉捕。

 

  罪犯李彦斌的妹妹:千里迢迢看哥最后一眼

 

  记者王慧 王丹 房立

 

  昨天早上8点,记者到达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时,已经聚集了几十人,都在互相询问到哪里取票。一对年轻的夫妇表情沉重,一直在门口徘徊,当记者几次进出时仍看见这对夫妇在门口张望。

 

  他们的执着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而他们也很健谈地说了他们的故事。前天晚上,他们从黑龙江坐了12小时的火车赶到沈阳,只为了在法庭上看哥哥李彦斌一眼。李的妹妹对记者说:“当‘1·18’大案发生后,我们从电视上也隐约知道了点,可从没想到竟然跟我的哥哥有关。直到他被捕的那天,全家上下一片震惊,从那天后他们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哥哥。”

 

  昨天,他们几次想进法庭,可都被拦了出来,无奈他们只好焦急地等在门口,等待律师给他们送来最后的宣判。李彦斌的妹夫眼中也一直泛着泪花,他说:“虽然我家很贫穷,但大哥一直对我们很好。这一年多来,总是打电话告诉家人他在沈阳与张家兄弟打工,生活过的不错。真没想到,他们竟能做出这个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来。大哥真是糊涂呀!”

 

  记者了解到,他们知道也李彦斌这次的确是犯了罪,想逃脱是不可能的,只希望能见他一面。

 

  晚上7时10分,离宣判还有20分钟时,记者在听证席里见到了他们,他们神情紧张地盯着审判席。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当“死刑”从审判长口中说出时,记者看到李的妹妹有些冲动,想要冲向前,但被法警拦可出去。

 

  此后,记者跟着人流走出大门后,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记者笔录“1·18”案庭审现场

 

  记者王丹 王慧 房立

 

  今报讯昨天上午9点,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一号法庭里座无虚席,审判长张万忠宣布开庭,全场肃静,600人聚焦审判区。

 

  “传被告张显辉、张显明、李彦波、李彦斌。”在旁听者右侧出口的门打开了,接着传来一阵阵铁链撞击地板的声音,法警们押着四名犯罪嫌疑人走了出来。四人一边走,一边看着旁听席,脸上有强装的笑容。

 

  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开始宣读起诉书,列举了犯罪嫌疑人的七次作案过程。《起诉书》有11页,仅宣读《起诉书》就花了20多分钟。

 

  之后,张显明、李彦波、李彦斌暂时退庭,张显辉坐进被告席中。

 

  张显辉:忘了自己曾犯过什么案子

 

  如果不提醒张显辉,他根本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犯了什么案子。

 

  公诉人问他抢来的钱怎么挥霍了。张显辉答道:“吃喝玩乐呗。”

 

  当问有没有想过爆炸炸死人怎么办,他毫不犹豫的说:“没想过。”

 

  当问到为什么给李彦波20万,他居然回答:“给他20万是因为觉得他作案还行。”辩护人问张显辉:“你后悔吗?”他的回答是沉默。

 

  李彦斌:打杂也是犯罪

 

  第二个受审的是张显明,戴着手铐拖着脚镣的他走向被告席,看了看旁听席坐了下来。他与弟弟张显辉一样,记不清什么时间作过什么案。

 

  李彦波走向被告席的时候,环视了旁听席一圈。他在回答公诉人问题时总为自己狡辩,公诉人一再严肃的要求他实事求是的回答问题。

 

  李彦斌先说自己是给张显明他们打杂的,后来又说,他意识到自己的给张氏兄弟“帮忙”是犯罪。

 

  听庭人:义愤填膺

 

  中午12时多,审判长宣布休庭。下午1时,继续审理。

 

  下午2时,公诉人开始举证。审判区两侧都有投影屏幕,记者可以清楚的看到被告的讯问笔录、证人证词、以及作案现场、被害人伤亡的法医鉴定等。

 

  听着公诉人详细的描述,看着犯罪现场、被害人惨状的重现,不少旁听者忍不住小声的唏嘘:“太恶劣了!”一位女士说:“如果被害人家属看到,那该多揪心啊。”记者甚至看到有人紧闭双眼,不愿再看。

 

  四罪犯全部认罪

 

  近晚上7点,审判长张万忠宣布:“下面由被告人做最后陈述。”

 

  张显辉说:“没什么可说的。”

 

  张显明说:“他们都小,不懂法,请从轻处理。我对犯罪没有疑义。”

 

  李彦波说:“我没有疑义。但是我是在被迫的情况下参与的,炸药是我拿的,但是没用。”

 

  李彦斌说:“我很后悔,我的罪恶很大,我对不起家人和孩子。”

 

  他们说完后,审判长宣布休庭15分钟。

 

  此时,记者找到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警表示想和犯罪嫌疑人说几句话,但队长说,我们有严格纪律,未经上边同意不允许采访犯罪嫌疑人,如果让你们采访,那就是我们失职。

 

  7点34分,全体人员肃静起立,等待审判长的最后宣判。审判长张万忠宣读判决书,张显辉、张显明、李彦波犯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死刑;李彦斌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同时四人均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审判长宣读完毕,询问四人是否上诉时,四人均表示不上诉。

 

  审判长宣布闭庭时,几名被告家属哭着想冲上前,但都被法警拦了出去。

 

  黑档案历数张显辉等人罪行

 

  记者单长英

 

  经警方查明,张显辉等是一个跨黑龙江、辽宁两省流动作案,对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的特大犯罪团伙,他们结成死党,每次作案都精心策划,不是采取爆炸就是枪杀,出手必要死人,抢劫财物,可谓罪恶滔天。四人的落网直接破获了另外六起血案。

 

  “8·27”抢劫案1998年8月27日9时许,罪犯张显辉伙同他人在沈阳市东陵区长青街48号育鹏小学门前抢劫被害人王旭东1万2千元;

 

  “11·13”抢劫案1999年11月13日14时许,罪犯张显辉、张显明伙同张显光(在逃)携带自制枪支及尖刀等作案工具尾随侯延凤至哈尔滨市道外区升平街,抢走被害人手拎包内1950元。

 

  “12·18”杀人抢劫案1999年12月18日17时30分许,罪犯张显辉伙同张显光来到哈尔滨市道外区承德街60号,张显辉持猎枪向被害人韩某开了一枪,张显光持猎枪向张某、田某各开一枪,抢走皮包及布包各一个,内有人民币十余万元。韩某因霰弹枪创致左肺损伤大出血而死亡。

 

  “1·28”抢劫案2000年1月28日17时许,罪犯张显辉、张显明伙同张显光在哈尔滨市道外区南极街4号南院内向张某、马某连开数枪,抢走被害人手拎的帆布包,内有人民币15.5万元。

 

  “12·29”杀人抢劫案2000年12月29日18时许,在沈阳市大东区凯翔街一居民小区,将被害人李某用猎枪打死,抢走人民币2.7万元;

 

  “1·10”持枪杀人抢劫运钞车案2001年1月10日上午8时20分,张显明伙同其弟张显辉等人在沈阳市东陵区泉园邮政支局储蓄所门前,连开数枪,将两名经警打成重伤,抢走人民币78.5万元,并事先杀死一名出租车司机,作案后乘这辆红色桑塔纳车逃跑。

 

  旁听票抢手

 

  记者王丹 王慧 房立

 

  今报讯 昨天早上8点,离开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已是人头攒动,人们都想目睹这个震惊全国的大案的审理过程。

 

  在刑庭一号法庭门口,法警忙着跟群众解释:“没有旁听票不能进去。”中级人民法院刑庭一号法庭虽然是法院最大的法庭,但容量毕竟有限,不可能人人都能进去。每当有人凭票进去时,旁边群众就会围上去,抢着问有没有多余的票。另外,还有想“走后门”的,但法警一律不准进。法警说,这时候认票不认人。一名记者想凭记者证进去,可还是不好使,急得她在外边团团转。

 

  李大爷对记者说,他通过看报纸知道今天开庭,想来听听庭,也不知道需要旁听票。旁边还有两个女的看到报纸后特地从外地赶来,也进不去。

 

  9点,张显挥、张显明、李彦波、李彦斌爆炸、杀人、抢劫案正式开庭。一位女士拿着票想进去,但法庭是严肃的地方,就是有票也进不去了。

 

  “判决大快人心!”见习记者单长英

 

  今报讯 “太好了,终于等到判决了,真是大快人心!”昨天,“1.18”大案案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市民闻讯之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记者走上街头采访了一些市民。沈河区的赵先生说:“罪有应得,这几个坏家伙,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东宇书店的吕先生提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其实,这四个罪犯的判决从快从严是应该的,但是,我更关心那个外逃的张显光。今天的审判不意味着此案已经画上了休止符。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要尽快抓住他!”沈阳市龙江中学的刘先生说:“现在,我们的确不应该只是感到解恨,这次抢劫案虽然破获了,可是,今后尚不能完全避免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我们应该想到要防患于未然。同时,我一直不明白,罪犯的炸药、枪支是从哪个渠道运进来的,这些东西的管理应该更加规范起来。”他建议说,每个银行应专门设立一个运钞车入口,运钞车可直接开进银行内部,这样就可以大大减少资金在明面的流动。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