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主笔的“醒来,铜陵”,读来依然振奋人心

0
1
汪洋担任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主席团主持人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预备会议2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由十二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会议以举手表决等方式,审议通过了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主席团会议主持人和秘书长名单,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议程和日程以及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提案审查委员会名单。

会议三项议程进行完毕后,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主席团会议主持人汪洋走上主席台,向在座的2000多名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鞠躬致意,同十二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亲切握手,并同在主席台就座的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一一握手。

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韩启德、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华、万钢、林文漪、罗富和、何厚铧、张庆黎、李海峰、陈元、卢展工、周小川、王家瑞、王正伟、马飚、齐续春、陈晓光、马培华、刘晓峰、王钦敏、梁振英出席会议。

2日下午,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第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主席团会议主持人汪洋主持会议。

会议审议通过了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主席团常务主席名单、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各次全体会议执行主席和主持人名单、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分组办法和委员小组召集人名单、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副秘书长名单、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秘书处机构设置和工作任务。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主席团常务主席张庆黎、刘奇葆、帕巴拉·格列朗杰、董建华、万钢、何厚铧、卢展工、王正伟、马飚、陈晓光、梁振英在主席台就座。

十九大后,汪洋的一系列职务变动
1、10月24日上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圆满闭幕。大会选举产生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汪洋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2、2017年10月25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汪洋当选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3、2018年1月16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根据新华社发布的通稿,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主持会议并讲话,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席会议。刘鹤、杨洁篪、杨晶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领导小组成员、领导小组办公室以及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从16日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画面和新华社发布的会议照片来看,曾多次出席会议的汪洋没有出席,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刘鹤,坐在了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的右手边。

4、2018年1月16日,全国统战部长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会议并讲话。

5、2018年1月25日,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发布,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

汪洋主笔的《醒来,铜陵!》,曾获中国新闻奖特等奖
汪洋任职安徽铜陵时干了件事“惊动中南海”——1991年11月14日,他促成《铜陵日报》发表文章《醒来,铜陵!》,呼吁“历史不允许我们躺在计划经济上酣睡了。必须解放思想,向一切僵化、陈腐、封闭的思想观念开刀。”此文引起激烈讨论,受到力推经济体制改革的邓小平及中央高层关注。2个多月后,邓小平南巡时专门接见了他。朱镕基说汪洋“年纪不大、胆子不小”。敢想敢说、敢做敢为、敢爱敢恨的汪洋但凡主政一方,都是“平事能手”。

今日小编与大家一起重温汪洋主笔的《醒来,铜陵!》,曾获中国新闻奖特等奖。

醒来,铜陵!

当历史的脚步匆匆跨入本世纪最后十年的时候,每一个铜陵人是否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脚下这片土地,必须重新审视我们自己。

十年磨“剑”锋自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铜陵人以“开山取宝、凿石求金”这一锲而不舍的精神,为铜陵生存、发展开拓出颇为辉煌的新天地:

——1990年与1978年相比,全市社会总产值增长3?郾5倍,国民收入增长2?郾6倍,国民生产总值增长2?郾7倍,工农业总产值增长3?郾3倍。1990年与1985年相比,在省辖九市中,我市国民生产总值、国民收入、人均工农业总产值增长幅度分别居第5位、第2位和第2位,财政收入的增长幅度也居第3位。统计数字证明了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铜陵在前进;

——“铜陵特区”已早为人们所淡忘,而淡忘的又岂止是这一名称:工业持续22年“单打一”采冶铜已被有色、化工、纺织、电子、建材五业并举、齐头奋进所取代;农业也不再是传统的种植业,而是农、林、牧、渔、工、商、运、建综合发展的大农业;铜官山下、天井湖畔,水、电、气管线密如蛛网,成片的厂房、住宅楼各呈风姿……这一切都寓示着一个新的工业港口城市正在孕育之中。

每一个铜陵人、每一个熟悉铜陵的四方宾客,都会为铜陵的飞速发展而自豪。人们知道,这10多年是铜陵建市以来最辉煌的时期,经济发展最快,城市居民受惠最多……

同处一江景不同

然而,当我们拿起理性的放大镜,回顾我们所走过的每一个履痕时,便会在辉煌中看到不足、看到令人震惊之处:

1990年与1985年相比,全市全民独立核算工业企业的产值增长了31.9%,但销售收入利税率却下降2.85个百分点,资金利税率下降2.28个百分点,固定资产产值率下降16.89个百分点,留利水平下降22%。无情的数字告诉了人们一个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即在“六五”末期效益水平已经很低的基础上,经过5年的艰苦努力,我市的主要经济指标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惊人地下降了。

高速度为什么没有带来高效益?与沿江地市县相比,同处一江景不同。这是为什么?!1989年全民独立核算工业人均创利税,全国是3851元,全省是2501元,而铜陵仅有1741元。

我们还常常为铜陵“七五”的高投入而沾沾自喜,但殊不知,投入像一根“魔棍”,变化多端,既可以变为“宁馨儿”,又能够化为“丑八怪”。截至1990年底,市属地方工业企业固定资产债务总额已高达8.23亿元,其中外债3058万美元。这些债务的61.2%(5.03亿元)要在1992年以前还清。而1990年实际只还了0.4亿元,其中还有0.15亿元是靠免税还的。按照现有企业的盈利状况推算,我市每年的债务利息都难以全部偿还。高投入为什么没有带来高产出?

除此之外,不足和差距还有很多很多:产业结构仍不合理,产品的结构层次和质量档次仍然偏低;农业的保障体系相当脆弱,生产力水平亟待提高;各项事业的发展很不平衡……

对这些,一些有识之士心中充满了困惑与焦虑。铜陵为什么不能发展的更快一些?为什么不能解决别人已经解决、或正在解决的问题?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当我们站在21世纪的门槛边,倾听着大江东去拍岸的涛声的时候,不能不深深地思索:怎样才能医治好我们身上的“疾患”,以健壮的体魄,去创造铜陵更辉煌的明天?!

剔肤见骨找病根

透视铜陵这个既健康又染疾的肌体,不同识见的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作出不同的“诊断”。但是,一个最准确的诊断,已经由历史老人作出了,这就是:思想还不够解放,观念未及时更新,精神还不够振奋,商品经济意识淡薄。这些“病源”互相渗透,彼此诱发,产生了阻碍我们前进的一个又一个“病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观念不强:有些部门和单位,以“自我”为中心,符合自身利益的事就办,不符合自身利益的事就推。外地进城劳动力的管理,与此沾点关系的部门都抢着伸手揽,而集资修路建桥等,有关单位就拼命往后退。企业兴旺的时候,各个部门都想去捞一把;企业困难的时候,不少部门都撒手不管。还有一些部门和单位,处理工作以文件为中心,以条条为标准。有个企业为了优化生产布局,曾经打算将企业的内部结构作适当调整,但有关部门却从条条出发,不给配套政策,使企业调整无法进行。一个外商很有兴趣的微波炉项目,本应在铜陵落户,但这个说资金不落实,不能批立项,那个说没有立项不能给资金。各用各的文件,各持各的道理,扯皮扯了一年半无结果,外商一气之下跑到大连,人家半天就立了项。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表现在其他工作与经济工作两张皮上。文化、教育、卫生、宣传、组织、统战等部门部署工作,有不少可以也应当与经济工作相结合而没有结合,就在知觉或不知觉中影响了经济建设。某厂党委一位领导,在一次和主管部门干部交谈时,竟说“生产上的事我们一概不管”。在这样的干部心中,哪还有“中心”的地位?

商品经济观念薄弱:在商品经济已占很大比重的今天,我们相当多的厂长和经理至今仍在迷恋产品经济的“温床”:争保护、要计划有门,闯市场、搞经营无术,全然没有效益观念。麻纺产品严重积压,就是不能进行有效地推销和处理。有些企业,舍得花钱搞基建、盖办公楼,却不愿花钱抓技改,与经济发达地区形成强烈的反差。

就是抓技改,也是无头苍蝇瞎忙乎。某厂搞技改,投资几百万,试车几个月,产量上不去,成本下不来,报捷之声犹在耳边,却停止了生产。一查,原来是工艺、技术早已落后的项目。在农村,则有相当一部分人“种树怕吃亏、养鱼怕偷、办工厂怕倒、做生意怕骗”。这怕那怕,就是不怕挨穷受苦。商品经济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而我们的一些企业,愿意花钱买轿车、搞装潢,就是不愿花钱培养人才,不愿接收大学生。现有的人才不敢用、不会用,外面的人才不给进,企业靠什么求生存、图发展?发展商品经济必须最大限度地占领市场,但我们的一些经济主管部门和企业,市场观念十分淡薄。多数企业的销售工作十分薄弱,中央的政策不敢用,省里的政策不会用,市里的政策不知道用。市府(90)50号文件对处理积压产品等问题,规定得很宽、很明确,可就是有那么一些经营者不学习,不研究,任其产品涨库积压。我市拥有的销售队伍数量,不说与江浙比,就同桐城县的10万销售大军比,也相距甚远。

精神状态不振作:从机关到企业,都有那么一些人,特别是少数领导干部,目标不明,任务不清,得过且过,不思进取。对于本部门、本单位在今后3年应该实现什么目标,今后5年能达到什么水平,采取哪些办法和措施,存在哪些问题和困难,心中无数,却泰然处之。一些干部“过糊涂日子当太平官”:坐机关的,不知道要研究哪些问题,搞好哪些服务;办企业的,不了解市场如何变幻,不懂得新品种怎样开发;搞农业的,讲不清粮食产量多少,水利设施如何,多少人温饱没解决。有一些干部,整天长吁短叹,畏首畏尾:处理积压产品怕亏损,开发新产品怕没市场,进行技改怕缺资金,处理不合格工人怕遭报复。还有极少数干部,或浑浑噩噩,或谋私钻营,有的竟置党纪国法于不顾。

改革意识不浓:经济社会工作中的许多深层次问题,只有靠深化改革才能解决。

但我们的不少同志,仅仅把改革叫在口中、写在纸上。大家都赞成住房制度改革,但适当提高房租、多住房子多拿钱,一些人就大叫大嚷受不了。公费医疗的漏洞众人有目共睹,但不少人又不愿承担改革的风险。在居民区进行安装有线电视的试点,受益者都说是件大好事,但一提要自己掏点钱,又说“这不能算是办好事”。都说分配不合理,但在企业实行质量工资制,又有人说技术低的工人吃了亏。“铁饭碗”都说要打破,但让违纪工人下岗,或作出处理,就有人四处说情。在他们的眼里,改革都必须对自己有利,个人不能作出任何一点牺牲。

对外开放观念差:铜陵位于长江黄金水道之旁,又是皖江开发开放四城市之一。

可我们的一些部门单位的领导、职工又是怎样对待开发开放呢?今年初,当南京市一位副市长率团来铜考察时,在城外转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摸进城,其原因就是本市入口处连个起码的标记也没有!一位外商结束访问离铜时,要用美钞兑换人民币去结账,但有关人员正在学习,还说:“对不起,业务暂不办理!”一位意大利商人来铜陵住旅馆,面对积满灰尘的窗户、掉了螺栓的马桶盖和污迹点点的被套,他问道:“这像做生意的吗?”我市第一个较大的中外合资项目——金光延压加工有限公司,从立项到审查,从筹资到审批,前后费时近两年,盖了几十个公章,才得以上马。如果不是外商有耐心,这个项目早就告吹了。

以上形形色色的问题我们又没有及时正视它、解决它,才导致铜陵过去某些方面的落伍和现在某些事业发展上的裹足不前。

解放思想是先导

思想的解放常常是正确行动的先导。1978年全国范围的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赢得了人们思想的大解放,赢得了全国10多年的大发展。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经济要开放,首先思想要解放。开展“理思路、抓落实、奔小康”的大讨论,意在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对此,每一个铜陵人都应积极参与。当然,思想的解放往往需要进行痛苦的反省。鲁迅说过:“我常常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无情地解剖我自己。”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铜陵人,在大讨论中,都不应讳疾忌医,而应当勇敢地拿起时代的解剖刀,割除自己灵魂深处的一切毒瘤和病根。如果我们继续抱着僵化的思想、陈腐的观念、封闭的意识、萎靡的士气,那么,不是危言耸听,在迎接新世纪到来的十年接力赛中,我们铜陵将被别人抛得更远!

改革大潮澎湃。历史不允许我们再躺在产品经济上酣睡了。环顾神州,时不待人:沿海经济上去了,山东经济上去了,省内各城市也在你追我赶。每个有志的铜陵人都应该扪心自问:怎样才能无愧于脚下这块浸满烈士鲜血的土地?!

 醒来,铜陵!

  (原载1991年11月14日《铜陵报》,《经济日报》1992年1月4日刊发,略有删节)

汪洋同志简介

汪洋,男,汉族,1955年3月生,安徽宿州人,1972年6月参加工作,197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大学学历,工学硕士学位。

1972-1976年 安徽省宿县地区食品厂工人、车间负责人1976-1979年 安徽省宿县地区“五七”干校教员,教研室副主任,校党委委员

1979-1980年 中央党校理论宣传干部班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

1980-1981年 安徽省宿县地委党校教员

1981-1982年 共青团安徽省宿县地委副书记

1982-1983年 共青团安徽省委宣传部部长

1983-1984年 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

1984-1987年 安徽省体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

1987-1988年 安徽省体委主任、党组书记

1988-1992年 安徽省铜陵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其间:1989-1992年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本科班党政管理专业在职学习)

1992-1993年 安徽省计委主任、党组书记,省长助理

1993-1993年 安徽省副省长

1993-1998年 安徽省委常委、副省长(其间:1993-1995年中国科技大学管理科学系管理科学专业研究生课程班在职学习,获工学硕士学位;1997.03-1997.05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1998-1999年 安徽省委副书记、副省长

1999-2003年 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其间:2001.09-2001.11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进修班学习)

2003-2005年 国务院副秘书长(负责国务院办公厅常务工作,正部长级)、机关党组副书记

2005-2006年 重庆市委书记

2006-2007年 重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7-2007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7-2012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

2012-2013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

2013-2017年 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

2017- 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党组成员

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十七届、十八届、十九届中央委员,十七届、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打赏码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