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退休生活:游历江南 遍访名山古刹

《老年世界》 ,作者:廖海青,原题:《江老的退休生活》

退休后的江老极少公开露面,2010 年则更少。不过平时,他也到下面走一走,看一看,但只要极少的当地领导作陪,尽量不扰民,不影响地方日常工作。“随心所欲不逾矩”,或许是这位老人所属意的境界。

游历江南

据《人民日报》资深记者詹国枢透露,江老退下来以后,回到了他曾经任职的上海。除偶尔到北京外,大部分时间住在上海。他在上海的公寓,距母校交通大学只有咫尺之遥。

2010年4月26日,江老从上海出发,27日到达江苏无锡,参观了老师顾毓秀的纪念馆。29日抵常州。4月30日,江老在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时任省长罗志军的陪同下参观了瞿秋白纪念馆。在瞿秋白故居,江老透露,当年作为地下工作人员的他,就是在被窝里用手电照着读瞿秋白的《赤都心史》。

2010年5月6日,江老出现在南京。此后,他游历家乡扬州,参访母校扬州中学。在扬州期间,江老还宴请了老朋友、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李光耀女儿李玮玲在新加坡《海峡时报》撰文透露,父亲一行人原本打算直飞上海,但在江老的邀请下,决定先到扬州探望老朋友。

“我了解我的父亲。为了表现他不曾遗忘退休的老朋友,他乐意踏上这让人疲惫的旅程。这是独特且值得的一趟旅程。”

随后,江老又游历靖江、泰州等地,于15日到达安徽宿州泗县。在泗县,江老向县党史办的专家询问他的父亲江上青在皖东北革命斗争的细节等情况。随后到泗县烈士陵园举行祭奠活动。

观看歌剧

2010年6月6日晚,江老到国家大剧院观看威尔第经典歌剧《茶花女》,消除了有关他健康状况不佳的传言。

据悉,陪同江老观看演出的有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等。

喜爱文学艺术的江老对《茶花女》情有独钟。据《为了世界更美好——江老出访纪实》透露,2004年江老访法期间,对法国总理巴拉迪尔说,茶花女确有其人,她就和小仲马同葬在巴黎的一处公墓内。在座的时任驻法大使蔡方柏补充说,茶花女的墓就在蒙玛特高地。江老当即表示很想去看看,但来不及安排了。后来蔡方柏专门去找了茶花女墓地的录像送给江老。

佛缘不已

淡出政坛后,江老已有余暇遍访名山古刹,并在多处庙宇留下了墨迹。

江老对宗教的了解和兴趣颇为渊长。他在2001年11月拜访河北名寺——柏林禅寺时曾称,“作为无神论者,宗教也要了解一点,我每年都要到一个宗教场所去。”

柏林禅寺位于河北赵县,是千年名寺。柏林寺净慧法师回忆说:“那个时候明海大和尚讲到他出家的因缘,讲到他很喜欢打坐、修禅,江主席听了也不住点头。对明海法师说,你刚才讲的坐禅,我在大炼钢铁时,胃出血,练习打坐,3个月就好了。不得了,可以入静啊。”

江老2010年5月30日曾莅临位于浙江嘉兴平湖的李叔同(弘一法师)纪念馆参观。弘一法师是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亦是江老推崇的一代高僧,其所作的《夕歌》,是二十世纪初最负盛名的“学堂乐歌”之一。有关人士介绍,童年时代的江老每天放学回家,唱的就是这首歌。

题词作序

2010年11月的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永恒的记忆——苏联专家基列夫的中国情结》一书首发式活动在此举行。“这个看似平凡的首发式,其实是在圆前国家主席江老的一桩心愿。”一位参加了首发式的人士表示。

上世纪50年代,无数中国青年——包括像江老这样在苏联受过教育和培训的“留苏学生”和人民政府为适应建设需要定向紧急培养的大批俄语翻译,被派往祖国各地,与苏联专家一起工作,努力建设年轻的人民共和国,而作为援华专家的尼古拉·雅科夫列维奇·基列夫对江老有知遇之恩。

据《永恒的记忆》一书作者刘人伟回忆,1956年5月,江老从苏联斯大林汽车厂实习归来,担任一汽动力处副处长。他的俄语说得很流利,与苏联专家可以直接对话交流。为此,已在长春工作近三年的基列夫,很快就同留苏的江老找到了共同话题。基列夫为一汽动力系统的建设、安装和调试作出了突出贡献,他雷厉风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品格都让江老深感敬佩。在此后的工作中,年近30岁的江老和年长他14岁的基列夫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基列夫对一汽动力系统非常熟悉,他主动提出陪江老到各个动力站房、厂房内的变、配电间,一边看,一边介绍,使江老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全面了解了情况。1956年下半年,基列夫在再次延长援华工作期满即将回国之际,开始考虑未来一汽总动力师的人选问题。经过深思熟虑,他向当时的一汽第一副厂长、总工程师郭力推荐了江老。基列夫说:“我认为,江可以胜任总动力师的工作。他有理论水平,又在斯大林汽车厂实习过,也掌握了管理方面的经验,是总动力师的最佳人选。”后来,一汽厂党委采纳了基列夫的推荐意见,但基列夫在江老面前却从未提起过这件事。

为了纪念这位故人,江老亲自提议基列夫在华工作时的翻译刘人伟同志撰写此书,并亲自为该书题写书名并作序。

江老在《永恒的记忆》的序言中说:“在当时各方面条件都比较艰难的情况下,一汽能够三年建成投产,基列夫同志功不可没。……他深深热爱中国和中国人民,矢志不渝,令人感佩”。他更把这位苏联专家与白求恩相提并论:“我觉得,基列夫同志身上也有这种国际主义精神。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应该忘记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59,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如遇在微信中已停止访问文章,请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即可。苹果手机请直接在本网站浏览查看文章。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