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化?黑帮化?寡头化?

叶利钦执政时期,罗斯政治转轨的一个特点就是“破坏”有力,而“建设”无术。叶利钦摧毁了苏共建立的苏维埃体制,却没有建立起另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加上社会在转型过程中法律的缺失与国家权威的衰落,俄罗斯的政治转轨伴随着大量的新伤与痼疾,政治发展和民主化进程不可能一帆风顺。

1993年12月,匆匆而就并强行通过的新宪法规定了俄罗斯总统拥有超乎寻常的权力:总统掌握外交、国防、内务,甚至包括直接指挥经济以及任命政府总理的权力,支配着全国重要干部的任免;在司法权方面,联邦最高法院、宪法法院院长及总检察长人选均要由总统提名;总统有权独立做出解散议会的决定,无须同总理及议会两院议长磋商;总统发布的命令,无须总理或有关部长签署;总统可以决定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的基本方针。民主宪法确立了“强总统”和“弱议会”的政坛格局。

按照俄罗斯宪法,俄罗斯总统掌握的权力比法国或美国总统掌握的权力更大。俄罗斯总统是国家元首和军队最高统帅。总统主持召开政府会议,实质上领导着政府工作。总统可以对外宣战,并且只要将他的决定通知议会,议会便不能否决,而在美国,是由国会正式对外宣战。俄罗斯总统制定国家的外交和国防政策,这一点与法国总统一样,而美国总统在这方面要显得“逊色”。俄罗斯总统直接领导内务部、外交部和国防部等所谓“强力部门”,而不必通过总理。在三大权力机关的关系上,虽然俄罗斯仿照美国宪法宣称三权分立,但俄联邦总统实际上是凌驾于三大权力机关之上的。任何一个权力机关——无论是立法机关,行政机关,还是司法机关——在与总统的相互关系上都不是独立的,三大权力机关的相互关系也是由宪法授予总统全权协调的。实际上,这一协调功能是通过总统,首先是总统办公厅来完成的,甚至议会的预算也由总统办公厅控制。

在俄罗斯,由总统提名总理人选,如果议会连续三次否决提名,总统有权解散议会,重新组织议会大选,法国总统拥有与之相当的权力,而美国总统则不能解散国会。像法国一样,俄罗斯总理负责任命部长,但实际上,总统可以自己改组政府,他还可以不经议会同意便解散政府。总统还可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和发布戒严令,只需经议会上院批准即可。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议会只能批准总统的决定。总统颁布的“总统令”同样具有法律效力。议会无法监督总统,甚至对政府的约束也只限于批准预算。宪法法院、最高法院、仲裁法院的法官由总统建议,而其他联邦法官则由总统任命。总统机构还控制着包括上述三法院、议会的财权和物权。

虽然宪法中有对总统弹劾的条文规定,但是在实践中弹劾程序不可能完成,这实际上使得三大权力相互制约和平衡的制度变得形同虚设。唯一弹劾总统的办法是指控他叛国或严重犯罪,但至少要有1/3的下院(国家杜马)议员提出动议,并要获得2/3的多数,指控才能成立,即使如此,还必须得到最高法院的核准。按照俄罗斯新宪法,要弹劾总统是十分困难的。20世纪90年代末,俄罗斯共产党曾在其力量的鼎盛时期,期望凭借其在议会中的多数,启动弹劾程序,结果也是无功而返。为保证叶利钦总统职位不受挑战,“民主”新宪法还特别取消了相对独立的“副总统”职位,这样一来,总统便又有了自己挑选接班人的权力。

俄罗斯学者指出,1993年新宪法所确立的超级总统制赋予总统比原苏共中央总(zong)书记、比任何西方国家总统大得多的权力。在这种总统大权独揽的情况下,国家各方面的大政方针,如国有经济私有化纲要等都可以依靠总统个人的决策,这导致了政治失衡。20世纪90年代后期,叶利钦常常在电视上即席签署“总统令”,来绕过议会,强行实施私有化政策。俄罗斯总统的“强权政治”不仅缺少监督和制衡,也给国家治理埋下了严重的政治隐患。后来的实践证明,随着叶利钦健康情况的恶化,基本上不能履行其正常的总统职责,俄政坛的“真空”状态引发了政治精英激烈的政治较量,削弱了国家的权威与能力。这种“没有强总统的强总统制”的怪胎与民主背道而驰,俄罗斯被弱化的国家权力既不能从制度上推进民主和治理,也不能在实践中解决国家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在苏联后期的民主化浪潮中,叶利钦是作为反抗“专制、保守”的民主斗士而闻名的,是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民主化浪潮的“旗帜和领头人”。一些分析者在对叶利钦的政治经历进行跟踪研究后得出结论,认为民主派代表人物叶利钦除具有一些模糊的改革的直觉外,更多追求的是权力。一般从外界来看,叶利钦是对苏共旧体制和官僚治理方式的反叛,而内心的思想意识和后来的执政方式与民主思想又相距甚远。他对民主、市场、改革的理解多是限于直觉的感受,如“美国先进而悠久的民主制度”,“休斯敦的超市货架上数不清的各种美味香肠”。叶利钦常常醉心于欣赏少壮派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满腹经纶和侃侃而谈,但缺少对整个社会和经济改革过程的布局谋篇。

1993年的十月冲突给俄罗斯民主罩上了“阴影”。通过“炮打白宫”,叶利钦的政治生命在又一次生死的交锋中获得了新生。新宪法确立了总统至高无上的权威,俄罗斯成为总统制国家,议会的权力被大大削弱。

1994年以后,人们发现叶利钦的政治形象出现了较大的改变。在连续几年的致议会“总统咨文”中,前些年“反专制”“反特权”的口号,已经换成了维护“总统的权威”和“国家的秩序”。叶利钦在1994年的新年致辞中说:“俄罗斯一定要强大。要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你们需要一位强有力的总统。”民主、民主,所有人是“民”,只有叶利钦是“主”。在俄罗斯,经常有人将叶利钦称作“鲍利斯沙皇”。叶利钦也乐此不疲,对年轻的内阁成员常以父辈自居,希望从中看到自己的“接班人”。曾被叶利钦选为“接班人”、担任过政府副总理的涅姆佐夫认为,“俄罗斯并不是一个现代民主社会,而更像是一个旧式的君主专制国家”。如今许多俄罗斯人认为,叶利钦心目中只有“权力”。叶利钦的原新闻发言人科斯济科夫写到,权力是他的生活、是他的生命、是他的思想、是他的一切。叶利钦在自己出版的自传《总统马拉松》(中文译《午夜日记》)中承认,他之所以要撤换总检察长是因为“在俄罗斯谁也不能使他按照别人的规则去行动”。

当然,也有人认为,对叶利钦的评价应该五五开。叶利钦既有维护权力的愿望, 也有推进改革的考虑。在问到“叶利钦是想为俄罗斯做些什么,还是出于夺取政权,报复那些侮辱他、撤他职务人的欲望”时,原叶利钦的宠臣、首任俄罗斯外交部部长安·科济列夫说:“两者都有……当然,叶利钦不是萨哈罗夫。他从来都不是百分之百或者百分之九十的民主派改革者,但认为他是贪权者也是不公平的。”

(摘自:《俄罗斯之路30年:国家变革与制度选择》张树华/著 中信出版集团)

小编个人相册里的内容有干货,有意思,加小编的个人微信号:caring060,让我们一起开启一段奇妙的旅程吧!

mmexport1555209792839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或注册 才能发表留言!